第三百二十八章:艱難抉擇

第三百二十八章:艱難抉擇

畢竟吳方兩修為修為平平,手也只普通的極品法器,實力確實限。

若想強行突破二階品靈符的封鎖,很能受到創傷,稍意隕落也沒能。

知對方聲名的「蓮華仙子」,更久負盛名的二階品制符師。

劉玉現許可權雖,以命令兩行事,但也直接命令做自損的事情。

真達樣的指令,即使兩遵從,也情原,宗門明面也會追究。

畢竟讓附屬勢力的修士直接送死,實些說。

「即使二階制符師,手二階符籙的存貨也能多。」

劉玉瞳孔一片冰冷,發傳音符后,控制離玄劍與幽冥斷魂錐片刻停的攻擊,給對方喘息之機。

與丹藥一樣,二階符籙的煉製也更為困難。

因為二階法術威能的關係,需品質更好的符紙方能承載,更好的符墨繪製,而且需修士熟練相對應的法術,或製作修士施展法術。

況且更的威能,也一定會帶更的穩定,想成功製作封印,難度也會驟然提升許多。

綜合種種因素的限制,即使二階品的制符師,手也能多二階符籙。

所以白蓮華的種鬥法方式註定堅持了多久,終究耗盡的候。

此地距離赤楓山僅僅十多里,其已經發傳音符,即使算傳音符到達與修士做反應趕路的間,留給的間也會久。

白家本地的地頭蛇,以劉玉謹慎果斷的性格,自然會選擇耗間的方法。

兩輪攻勢后,察覺到繼續樣,局勢很能朝自己願意見到的方法發展,心一動,立即決定使用新的手段打破僵局。

伸手往儲物袋輕輕一撫,手立刻多了一件造型奇特的黑色劍刃,與兩張繪著金色微風的符籙。

正子母追魂刃與金風散形符!

劉玉經脈內遠比普通修士精純的法力迅速運轉,僅僅一瞬就將子母追魂刃激發,化為一烏光向白蓮華射。

試圖繞白色蓮台的阻礙,直取此女性命!

同手兩張符籙一拋無風自燃,化為化為蝕骨銷魂的金風,帶着令寒毛直豎的鋒銳之氣,向對方吹拂而。

以強的神識,即使同御使兩件品靈器與一件極品法器,還激發兩張金風散形符攻擊,也依然游刃余,並沒覺得多負擔。

神識強的好處,一刻顯露無語。

而環環相扣,留一絲余的幾攻擊,也讓對方臉色一變,復之的冷靜從容!

白蓮華精緻的玉臉終於變了顏色,感受所未的危機。

但神識刻觀察著劉玉的動靜,所以反應極快,迅速祭了自己的手段。

顧得心痛,迅速取一張漆黑如墨、繪著朵朵黑色火焰的符籙,注入法力直接激發。

隨着符籙騰空自燃,一股強的威勢驟然現。

三顆石磨、散發熾熱高溫的黑色火球從釋放,向金色微風與劉玉射,威勢之一無兩。

二階極品法術暗滅火隕,此術二階威能最的幾種法術之一,釋放法術的間長,激烈鬥法很難用。

但製作成符籙,種弊端也就消失了,以接近瞬發。

激發暗滅火隕符后,白蓮華敢遲疑,飛速又將發簪一朵銀色珠花取,正面迎向子母追魂刃。

「砰」「砰」

三顆黑色火球與金色微風剛一接觸,就發巨的轟鳴之聲,兩者蘊含的威能急速碰撞。

一息后,兩法術分勝負。

燃燒虛幻烈焰的黑色火球,金色微風寸寸涅滅消失,明顯呈敵的姿態。

僅僅短暫的僵持后,兩金風散形術就已經開始涅滅,最後化為虛無。

而黑色火球從一穿而,徹底擊潰了兩金風散形術。

更高一階的法術,劉玉屢試爽的金風散形符,只能淪為陪襯。

一者二階極品,一者為二階品,僅僅一品階的差距。

但就算同激發兩張符籙,也依然能抹平其的差距。

而子母追魂刃,也被銀色珠花輕易擋住,能寸進分毫。

劉玉的又一次攻擊,被白蓮華化解!

「嘭」

威能消耗半的黑色火球撞厚土擎傘,一次卻能進分毫,最後因為威能耗盡而消失。

「哼」

劉玉冷冷一笑,攻勢雖然受阻,臉卻見絲毫沮喪的神色,只因目的已經達成了。

白蓮華全力應付自己的攻擊,騰手幫助白彩凰。

吳方二頓抽手,合力圍攻此女。

三都知對方的增援隨能打,事關身家性命敢半分留手,絲毫沒因為對方嬌俏少女而手留情!

面對三名築基的全力攻擊,一間白彩凰險象環生,只能用各種一次性手段勉強抵擋。

「族長,候彩凰還隱藏自己的賦嗎?」

「或許發揮全部實力,二還能等到援兵到!」

危機關頭,白彩凰神識傳音。

「!」

「對方身為楚國宗弟子,而且一次襲擊蓄謀已久,現展現的很能全部實力,即使彩凰再隱藏自己,也無濟於事。」

「對方多勢眾,繼續對利,當務之急還先脫身微妙!」

「待會會用水幕華符創造機會,彩凰用「木行符」先走!」

全力應對着劉玉的攻勢,白蓮華依然冷靜分析局勢,為兩謀划退路。

除了族以信任外,其築基修士又幾能為了「交情」,而得罪另一名築基修士?

雖然少築基修士與白家交好,但否會為此手,幾願意手?也心卻沒底,也敢把希望全放面。

「先走了,族長怎麼辦?」

白彩凰聞言,心湧現一股熱烈的感動,眼角都些濕意,但此卻無暇多想,急急關心的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艱難抉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