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策略主張

第三百三十二章:策略主張

顏開三取品靈石,一面恢復消耗的法力,一面站立原地靜靜看著劉玉,等待一步的指令。

符寶保留了法寶的一成到三成威能,對普通築基修士而言,固然能起到碾壓的作用。

但對於築基後期修士,乃至築基期的精英說,卻也未必能能夠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畢竟符寶就介於符籙與法寶之間的產物,消耗品,能保存的威能相對法寶說極其限,築基期修士也能抵擋的。

頂尖、精英築基完全以一瞬間爆發全部實力,使種種手段,消耗符寶的威能,使其威能耗盡起到應的效果。

就比如白蓮華,若劉玉第一間用金剛戟符寶,對方以使用眾多二階符籙,消耗、磨滅符寶威能的。

那樣一,也就起到應的效果。

加符寶動輒萬靈石,而且很少金丹修士願意損耗法寶的製作,流傳的極少,所以註定能作為常規手段,只能成為關鍵性一擊的「殺手鐧」。

劉玉正考慮到白蓮華作為一名制符師,一瞬間使諸多符籙,以抵消符寶的威能,故而沒選擇第一間使。

才選擇其符籙消耗的差多了,最後的關頭方才用,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若金剛戟符寶都能建功,顏開三場,想暴露多底牌,還真拿此女沒好的辦法。

隨手將白蓮華的儲物袋掛腰間,拿此女消耗了一張符寶,劉玉並沒絲毫分享戰利品的意思。

顏開三也默契的沒提起。

畢竟三看,劉玉身為領隊原本就拿頭,而且還消耗了一張珍貴的符寶,用戰利品回一回血也理所應當。

享受戰爭紅利的候,還後面。

取精品雪花釀灌了一口,丹田內消耗的法力迅速恢復。

方才鬥法的間長,故而法力消耗的也多,還處於安全性,一口精品雪花釀足以恢復到九成,足夠支撐接的行動。

「白蓮華已死,滅亡白家的阻力消失半,接就直取鳳凰山了。」

「能夠對方多反應間,行動從截殺開始,無論失敗成功都能停止。」

「此之,倒以先找一些「先鋒」。」

默默望著際兩飛的遁光,劉玉閃諸多念頭,淡淡:

「留兩。」

兩支援白家,一看就與之關係匪淺,當然能輕易放。

「!」

顏開三立刻拱手,隨後踏法器駕馭遁光,向邊飛的遁光圍,行動間十分積極。

顯然蓮華仙子都被斬殺,給了十足的信心。

畢竟多目那樣的魚,而白家族長,金闕坊市附近聲名遠播的修士,折扣的地頭蛇。

邊兩增援的遁光,正劉玉曾慶典見的獨孤問劍與蕭崇。

「好!」

「鬥法的動靜消失,方卻只一夥陌生修士的氣息,蓮華已經遭遇測,就已經脫離兇險了。」

「者善,等以身犯險。」

「速退!」

察覺到幾名陌生的築基修士氣息,蕭崇心生退意,傳音。

然後等獨孤問劍回答,就遁光一轉,向另一方向飛。

作為名的築基散修,本地也一些利益,受到了白家的客氣對待,平得了少好處。

故而接到傳音符的候,才會選擇支援,打算先看看情況。

想讓蕭崇因為點「交情」,就位白家拼死拼活,就異想開了。

所以察覺對,立刻選擇放棄先的打算。

獨孤問劍與白家的糾纏比較深,還娶了幾名白家之女做侍妾,生了幾名子嗣,確實真心打算救援。

但感覺白蓮華的氣息消失,蕭崇也放棄了行動。

咬了咬牙,也只能遁光一轉緊隨其後,放棄先打算。

黑暗的夜幕,方兩遁光,後方四遁光,雙方一追一逃,片刻間已經了十幾的距離。

韋家赤楓山,已經盡眼。

「該死,韋光正貪生怕死的老賊!」

遠遠見到赤楓山開啟的護山陣,而且發傳訊后沒半點回應,生怕引火燒身的樣子,蕭崇臉色陰沉破口罵。

慶典相約還口口聲聲互相照應、共同進退,現卻門緊閉事關己的模樣。

蕭崇內心什麼憤怒,但眼面臨追擊卻敢半點停頓,徑直從赤楓山方一掠而。

心現也暗暗後悔,該心存援手白蓮華的心思,導致現引火燒身。

「兩位友既然了,又何必急著走呢?」

「蕭友、獨孤友,等一定誤會,會沏一壺靈茶,坐好好談談如何?」

劉玉傳音,想設法讓兩停,話帶著些許戲謔。

片地域除了白家與白雲觀牽扯深,必須剷除的對象外,其它修士與勢力與白雲觀的聯繫相對較淺,還著會的餘地。

只抵抗到底,的主張還收服為主。

管劉玉幾說什麼,蕭崇、獨孤問劍都只一語發的悶頭逃跑,根本相信話語的條件與誠意。

燕國四宗門積威已久,每宗門元嬰修士都止一位,屹立於九國盟頂端幾千年的龐然物,就算著種種利的傳聞,許多修士也相信白雲觀會就么沒了。

所很少修士敢公然反叛、投敵的,都害怕事後遭到清算。

以蕭崇、獨孤問劍築基期的遁速,四一之間居然還追,只能陷入僵持之。

就樣,追逃之間又了幾十里。

「敬酒吃吃罰酒。」

意識到兵血刃能了,劉玉徹底失耐心,黑色兜帽的臉龐冷了。

一聲冷哼,從儲物袋取專精飛行的極品法器遁風舟,注入法力催動跳,遁速立刻暴增一截,迅速拉近雙方的距離。

劉玉同命令顏開三全速追擊。

自己則打算先行一步繞到方,將蕭崇、獨孤問劍的遁光攔,后夾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二章:策略主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