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威逼赤楓(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三十四章:威逼赤楓(二合一大章)

「一直以的規矩,蕭友應該會意見吧?」

設禁制,又怎麼能放心使用?

若一注意,還真能被蕭崇跑了,那就白忙活一場了。

故而隨手編撰一「規矩」,方便自己控制此。

如此,才能放心使用,也為後的收編定一章程。

攜斬殺獨孤問劍之威,只其還想平安無事,劉玉相信對方會做正確的選擇。

「棄暗投明絕無二心,既然一直以的規矩,那自當遵守。」

蕭崇勉強一笑,拱了拱受。

此為刀俎為魚肉,獨孤問劍的車之鑒就眼,還其餘的選擇嗎?

至於顏開三,則反應,也支持先設禁制。

剛才還劍拔弩張,現對方威逼之成了「自己」,也難以放心,還設禁制控制比較好。

「放鬆身體抵抗,得罪了。」

劉玉平靜,還算客氣。

如今的南,築基修士管哪勢力,都足以算得堅,待遇還算錯。

對些「投誠」的築基修士,明面還願意給予基本的尊重。

畢竟世俗一句話,叫做「士殺辱」,再怎麼說也一築基戰力。

「好的,青陽友。」

蕭崇呼吸略微粗重,勉強平靜。

劉玉見此微微點頭,讓其降落到盾風舟,走了雙手掐訣,開始施展「鎖靈咒」。

施咒的程,神識放開,刻觀察周圍動靜,也警惕蕭崇突然後悔動手。

所幸,並沒發現那樣的事情。

隨着指食指併攏,最後一法訣打對方丹田的重穴位,劉玉手的光芒消失,鎖靈咒就此完成。

鎖靈咒一種封禁修仙者法力的禁制,一但發動,會讓修士再也無法動用丹田內的法力,瞬間失九成以實力。

只千里範圍之內,施咒者一念之間,便發動禁制,控制修士的二選擇。

當然,鎖靈咒只能對金丹境界以修士起作用,修士結成結丹后法力會產生質變,並且丹田著金丹主持,就鎖靈咒能封禁的了。

「好了蕭友,只剷除白家好好表現,屆自然以解除鎖靈咒。」

劉玉收手,淡淡。

「!」

蕭崇低低應了一聲。

被種鎖靈咒后,反而輕鬆了起,因為知,自己暫沒生命危險了。

丹田內的法力依舊以運轉任何一處經脈,似乎與之並沒什麼兩樣。

但蕭崇明白,只自己稍異動,鎖靈咒便會立刻發動封禁丹田,一絲法力也休想動用。

劉玉見微微點頭,望着赤楓山方向,瞳孔幽黑深邃,悠悠:

「走吧。」

「攻打鳳凰山之,先看看韋家何態度,看看能能讓其「歸順」。」

「就從赤楓山開始,向片土地宣告等到。」

雖然表面看,韋家屈居於白家之一直低眉順眼,看起老實無比的樣子。

但兩家距離如此之近,都想家族發展壯,劉玉相信兩家之間沒齷齪,畢竟資源總限的,心的無限的。

而一但發生衝突,白家白雲觀撐腰,本身實力又強,吃虧退讓的一定韋家。

經慶典的一番觀察,察覺到兩家絕像表面那般睦。

「。」

顏開、蕭崇四紛紛應,隨後各自駕馭遁光,往赤楓山而。

既然已經拿了遁風舟,劉玉也就沒再隱藏的想法,直接駕馭著件專精飛行的極品法器。

之剛晉陞築基的候,因為實力境界的原因,擔心惹眼故而隱藏。

現修為已經到了築基期,並且還十二名青鋒隊領隊之一,元陽宗築基修士也名聲,自然用再像從那般心翼翼。

迎風站立與飛舟,劉玉細細體會著御器飛行「器」的同。

相比於離玄劍,遁風舟速度更快,並且消耗的法力更少,更適合用趕路。

唯一的缺點本體脆弱,容易損壞。

……

約兩刻鐘后,赤楓山已經現眾的視野。

韋家的護山陣法,名為「波雲紅楓陣」,高達二階品。

數百丈高的靈山,瀰漫朦朦朧朧的紅色靈光與霧氣,些節點之處的靈光特別濃郁,遠遠看就像朵朵紅雲一般。

整座靈山,都被或濃或淡的靈光籠罩內。

一名名韋家鍊氣期子弟,手拿着法器神情凝重,守衛陣法的節點之。

之劉玉四截殺白家兩女的動靜,即使隔了幾十里也能夠感覺到,那強的威能讓赤楓山所修士都心一緊。

韋家族長韋光正也收到了白蓮華的求援信息,卻無動無衷,沒半點救援的想法。

因為擔心收到波及,還令遣散了參加慶典的各路修士。

韋家些年沒少吃白家的苦頭,白家的逼迫,連少族長的築基慶典,都強行被白家安排了聯絡各路修士的任務。

救援自然能救援的,趁機落井石就錯了,反正屆的理由推脫。

一遁光從際而,帶着獨屬於築基期的強靈壓與壓迫感,停留相距赤楓山二十多丈的半空。

「者善。」

韋光正負手站山頂,一旁站着韋聰,眼底閃一絲憂色。

雖然因為白家的壓迫,韋家三名築基修士已經了「膽」的念頭,但白雲觀幾千萬年的威嚴深入心,終究還處觀望之。

二十幾萬世俗族、三百多名鍊氣期子弟,極其沉重的責任,使得顧慮重重,得瞻仰后。

「蕭友,與韋家應該比較熟悉,就由先與之溝通一番。」

「如果能兵血刃的說服韋家,算功一件。」

看着眼座靈山陣法開啟的種種異象,劉玉觀察了一會兒,隨口吩咐。

「,青陽友。」

「對於韋家與白家之間的那點破事,再清楚了,就包身吧!」

聽見功勞拿,蕭崇精神一振,立刻回。

一些粗鄙的言辭,散修的習性暴露無疑。

眼已經被種鎖靈咒,算了賊船,也沒辦法再。

如果只一船的話,未免也孤單與明顯了,若能將韋家也拉水,分擔一些注意力,自然最好。

韋家先陣法開啟、見死救的行為,使得蕭崇記恨於心耿耿於懷,現機會將之拉水,當然非常樂意。

當蕭崇化身水鬼,狐假虎威的與韋家展開談判。

其言語之間十分犀利,站九國盟的一方,將白雲觀與白家定義為「叛逆」,一副義正詞嚴的模樣。

「燕國四宗乃叛逆也,滅亡只旦夕之間!」

「韋家莫非還想助紂為虐,與白家串通一氣,站聯盟的對立面?」

「若真那樣,待聯軍一到,赤楓山定然會被血洗,聯軍所之處寸草生!」

「兩位友想好了,就算為自己考慮,也為韋家二十幾萬條命考慮!」

蕭崇站法器,遙遙對着陣法內的韋家老少族長陰惻惻,話語的威脅恐嚇之意絲毫加以掩飾。

似乎為了好好表現自己一番,說服韋家面格外賣力。

劉玉雙手環胸沒言語,靜靜看着蕭崇表現。

眼嚴家護山陣法已經開啟,其品級高達二階品,僅憑現,想強行攻破現實。

第一目標還白家,待解決了白家,再收拾其餘貓貓遲。

眼只威逼一番,若能使得韋家臣服,攻打白家正好派的用場,能減少一些宗門弟子的死傷。

若其臣服,其縮陣法,拿它沒什麼辦法,也只能暫退。

早就定好的戰略,顏開三已經知曉,所以只靜靜看着並無異色。

一刻鐘,蕭崇說了一堆,已經口乾舌燥。

韋家沒半點回應,既拒絕也反對,似乎充耳聞一般。

見此,蕭崇些怒氣,卻又無奈何。

「咦,戲。」

劉玉見到一幕,敏銳的察覺到韋家的態度。

其並拒絕,似乎所意動,但又顧慮重重,處觀望之,想早表明態度站隊。

想想決定加一把火,看看能能讓韋家為自己所用。

「蕭友,且拿着此處靠近陣法,讓韋家族長好好看清楚。」

「此乃白家叛逆白蓮華貼身之物,此女已經被施展雷霆手段滅殺。」

「相信韋家幾位同看了此物,應該會清醒許多,做正確的選擇。」

劉玉取一朵銀色珠花,隨手拋向蕭崇,嚴肅。

正白蓮華的法器之一,平被其戴髮鬢作為裝飾之物。

「,青陽友。」

「韋光正那老匹夫見了友神威,定然敢識好歹!」

見到銀色珠花,蕭崇瞳孔一縮心極為震驚,但手動作慢,麻利接住。

修為深厚、聲名的優秀女修,就么隕落了?

久還與之談笑風聲,自然識得件白蓮華的貼身之物,而女子的貼身之物能隨便丟棄或贈與的。

原本蕭崇見鬥法的動靜消失,已經所猜測,現更加確定,對劉玉也更加敬畏。

「吧。」

「等能再次停留的間多了。」

劉玉擺了擺手。

蕭崇當即重重點頭,催動法器翼翼向赤楓山靠近,生怕陣法內的韋家修士突然攻擊。

「什麼!」

「......莫非?」

韋聰瞪了眼睛,低呼。

那猜測膽,使得些語無倫次。

「哼,兩位友想的沒錯。」

「白家叛逆白蓮華,已經被元陽宗的青陽友,施展雷霆手段親手斬殺。」

「希望兩位好好考慮,步了其後塵。」

蕭崇十足的模樣,陰惻惻說。

說着,還衝劉玉方向遙遙一拱手,以示尊敬。

「沒想到啊,沒想到。」

「沒想到久還慶典耀武揚威的蓮華仙子,居然已經慘遭橫死。」

「當真世事難料。」

韋光正摸著鬍鬚,表情複雜,口氣頗為唏噓。

自白蓮華執掌白家以,一直明裏暗裏壓制韋家,被韋家視為最的對手,沒想到居然死樣一看似平常的候。

「蕭友,否讓老夫再考慮考慮?」

「知韋家三名築基修士,此等事老夫也能一獨斷。」

白蓮華之死,似乎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使得韋光正的口氣現鬆動,觀望的念頭開始動搖。

「考慮一會自然沒問題,青陽友間寶貴,幾位快些。」

「另外,希望光正友做正確的選擇。」

「否則,慶典剛剛,說定久后便會迎喪禮。」

著劉玉撐腰,蕭崇態度強硬。

突然,神色一動,收到神識傳音,又接着:

「青陽友寬宏量,親自發話。」

「只韋家現歸順,並且派遣一部分修士,協助攻打鳳凰山。」

「那麼事後以考慮,將白家現所的那座二階品棲木山賞賜給韋家。」

「青陽友當真誠意十足,希望家族識好歹。」

一座二階品靈山何其珍貴?

足以作為基礎,憑此創建一築基家族。

蕭崇些羨慕,語氣帶着些許酸意。

「元陽宗青陽友如此看重韋家,老夫受寵若驚,定會讓青陽友失望!」

韋光正鄭重其事對着劉玉遙遙拱手,似乎徹底定了決心,然後轉頭:

「聰,叫各位族老,到祠堂議事。」

兩沖蕭崇一拱手,隨後走山頂,與族商議。

「看樣子韋家挺識務啊。」

「賞賜一座二階靈山,也多了。」

作為元陽宗附屬勢力,被徵召而的吳永春,解的問。

「能斬殺白蓮華,全賴劉師兄神威,師兄的決定都支持。」

「況且韋家相助,青州的修士,也能減少一些損失。」

顏開,光明正拍著馬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四章:威逼赤楓(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