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可否一觀

第三百三十六章:可否一觀

「愧劉師兄。」

顏開餘光注視着從容淡定的劉玉,腦閃念頭。

面對迎面走的韋家諸修,忍住緊了緊手的法器,微微些緊張,但看到劉玉從容的模樣,知為何安心了許多。

接近兩百名鍊氣修士,都穿着統一黑白相間的服裝,井然序的走,確實著修士軍隊的氣勢。

讓顏開、蕭崇等心凝重,暗自戒備。

若築基期修士陷入幾十名鍊氣期修士的圍攻當,又能及突重圍的話,還能隕落的。

畢竟當質的差距沒到一定程度,還能被數量所抹平的。

「老夫韋光正,拜見青陽友!」

「之一糊塗,怠慢了元陽宗諸位,還望諸位見怪。」

「白雲觀等四宗背叛聯盟實乃逆,白家作為白雲觀的爪牙,一直以倒行逆施,被元陽宗諸位剷除實乃勢所趨。」

「老夫願帶領韋家之修,聽從青陽友號令!」

「但差遣,所辭!」

韋光正走到三丈之外,深深彎腰行了一禮,恭敬說。

清醒的認識到家族處境,沒半點老牌築基的架子。

隨着一彎腰,其身後的兩百名修士也齊齊彎腰,動作驚的一致,看頗為壯觀。

「光正友快快請起,韋家能夠及醒悟,吾心甚慰。」

「非聖,孰能無?」

「往的就了,等必意,關鍵未的路能走錯,能一直錯。」

劉玉面露笑意,客氣。

「先白雲觀及白家的Yin威,為了家族存續,等得暫屈服,但心一直期盼聯盟的到。」

「所幸終於等到青陽友,故而確認身份之後,老夫立刻率韋家投!」

韋光正「情真意切」的說。

「錯、錯。」

劉玉贊了一句,隨後神識一動傳音蕭崇,讓此做那惡。

當然會相信口頭的那些鬼話,說得再好也沒鎖靈咒實,只種鎖靈咒,才能勉強放心。

蕭崇原本就與韋家關係怎麼樣,現更早已沒了顧忌,收到傳音立刻站了,義正詞嚴訴說隊伍的「規矩」。

「韋家誠心投靠,既然一直以的規矩,老夫等自然願意遵守。」

韋光正聞言臉色微查的一僵,但終究歷經風雨,瞬間恢復了,面改色。

「善,韋家果然一片誠心。」

「劉某能夠感覺到韋家幾位友的誠意,如此,便網開一面。」

「只幾位友接受鎖靈咒即,其餘韋家鍊氣期修士,就一併免了吧。」

劉玉含笑。

或許些修士,為了表示自己胸襟氣度以及真心接納,會選擇設禁制,掌握投修士的把柄。

但卻那種「胸懷寬廣」的修士,也從會高估自己的手腕與魅力,會考驗修士的本性,會給其修士背叛的機會。

堅信,一萬句忠肝義膽,也「元神禁制」與「鎖靈咒」靠。

「老夫明白,多謝青陽友寬宏量!」

韋光正又重重一拱手。

「得罪了。」

劉玉臉的笑容消失,走了法力涌動,手靈光開始閃爍。

韋光正、韋聰還另一名韋家長老無一抵抗,皆放開了對丹田與經脈的掌控,任由被種鎖靈咒。

半刻鐘后,三順利被種鎖靈咒,劉玉臉重新浮現笑容。

到了此,才相信韋家真心「歸順」。

像種築基家族占許多資源點與產業,眼紅知凡幾,一但其築基修士都隕落了,必定群狼蜂擁而分食。

所以會拿自己的性命,以及家族的途開玩笑。

種鎖靈咒后,家都「自己」,氣氛復方才的凝重,總算輕鬆了許多,讓少修士暗暗鬆了一口氣。

「青陽友,攻打鳳凰山白家一事,韋家願派兩名築基修士以及一百二十名鍊氣修士聽從調遣。」

「具體細節還請山一敘,當然若間緊急,老夫亦立即派發。」

韋光正拱手。

很快擺正了位置,說話隱隱將自己當做屬。

劉玉聞言神色一動,微微點頭:

「磨刀誤砍柴工,間現倒急,帶路吧。」

沒忘記自己燕國之行最重的一目的,收集煉製結金丹所需的各種靈草靈藥。

韋家雖然只算一的築基家族,但也傳承了幾百年,其靈藥園或許就自己需的靈草呢?

「請。」

韋家老少族長親自陪同帶路,兩百多名修士的注視,往赤楓山走。

顏開幾相互對視,眼充滿解,明白劉師兄突然變卦。

劉玉當然會忘了攻打白家之事,冷月心那邊還沒消息傳,證明其任務還進行之。

而白彩凰既然逃走,那麼已經打草驚蛇了,也就急於一。

晚點圍攻鳳凰山,也讓白家多做一點準備,攻打的候多死傷一些修士罷了。

哪自己的靈草早一點到手重?

行走間,取宗門令牌,直接傳訊留守邙山坊市的江秋水。

令此女帶着所手必掩飾,朝白家所鳳凰山緩緩進發,但保持距離,沒自己的命令面得進攻。

拿了白蓮華條魚,冷月心那邊的行動已經重了,管其行動成功還失敗,只三隕落,都無法對隊伍的行動造成影響。

「錯,錯。」

神識一掃,瞬間點清了儲物袋靈石,劉玉贊,算認了韋家的「心意」。

隨手將儲物袋系腰間,打算攻鳳凰山再分配,隨後又:

「劉某煉丹之略造詣,對各種靈花靈草也頗感興趣,只苦於見識足,一直沒的進展。」

「知光正友否方便,讓劉某進韋家靈藥園一觀,也好漲漲見識。」

說話語氣輕鬆,臉笑容滿面,就如閑談一般,似乎拒絕了也沒關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六章:可否一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