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試探攻擊(二合一大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試探攻擊(二合一大章)

「想攻破鳳凰山,只先攻破眼的陣法,沒任何捷徑走。」

「顏師弟,崔師弟、冷師妹、韋友,立刻傳令,令所鍊氣期修士先用法術攻擊。」

收起歸元舟,看着似乎直衝雲霄的青色光柱,劉玉目光一凝,淡淡。

二階極品陣法的威能非同,攻打起絕對能操之急,還先試探一番再談其它。

「遵命!」

幾抱拳領命,隨後到遠處開始組織鍊氣期修士。

既然著么多鍊氣修士以動用,當然能讓像散兵游勇一樣各自為戰。

只佈置成各種各樣的陣型統一調度,才能發揮更的效果,起到一加一於二的效果。

最終所的鍊氣修士會被分為兩批攻擊,一批釋放完法術后立刻後退,由另一批頂,如此循環往複間斷的攻擊。

顏開、冷月心、崔亮、韋光正四的指揮,一名名鍊氣期修士很快被分成了兩批,每批都接近兩百名。

很快,被安排到先攻擊的一批修士,神色嚴肅盯着巨的青色光柱緩緩,距離青色光柱二左右的候停腳步。

隊伍的鍊氣修士多為鍊氣期,而鍊氣期修士的神識範圍,一般三十丈左右。

脫離了範圍,無論法器還法術,都會失神識操控與約束,導致威能減。

而二無疑比較合適的攻擊距離,既會讓法術威能衰減多,又能保證自身的安全。

陣法內的修士即使突然發起攻擊,也能足夠的間反應。

很快,鍊氣修士手開始掐着法訣,淡淡靈光逐漸閃耀,法術的雛形開始被凝聚而。

火球術、冰錐術、風刃術、掌心雷......

一兩息后,一法術成型,但卻引而發。

直到一聲令后,才帶着各色光華,齊齊向青色光柱某區域轟炸而。

法術之多,粗略一數也兩百之數。

兩百名鍊氣修士齊發法術的場景聲勢浩、壯觀非常,引得範圍內的靈氣波動,法術更猶如萬箭齊發一般,鋒芒勢擋。

籃球、燃燒紅色火焰的火球,丈許左右、冒着絲絲寒氣的冰錐,拳頭、又快又急的藍色閃電......

一屬性各異法術,如同空落的雨點一般,帶着令動容的威能,密密麻麻向籠罩鳳凰山的青色光柱落!

面對樣密集的法術攻擊,即使一名築基巔峰修士手持極品靈器,也得暫避鋒芒,正面硬抗免了身受重傷

第一批修士發法術后,立刻後退幾步,由第二批修士頂,接着開始釋放法術。

一切,都顏開、冷月心幾的指揮條紊的進行着,絲毫沒停止的趨勢。

另一邊鳳凰山山腳,六名築基修士此處匯聚。

分別白家剩的四位長老,包括白彩凰內,還一名散修築基,一名鍊氣家族身的築基修士。

此正透陣法觀察著劉玉一行,待見到對方十二名築基修士之,皆心一沉神情凝重。

眼見對方率先發起的攻擊,當然會坐以待斃,立刻變令迎擊。

很快就白家修士與援的修士,同樣施展各種屬性的法術,向著鋪蓋地落的法術回擊。

著陣法的掩護,用擔心自身安全,所總體發揮還比較穩定的。

「嘭嘭」「砰」

數量眾多的法術碰撞之間,發聲聲巨響,一聲接着一聲連綿絕。

陣陣餘波吹起草木,碰撞的心只留黃色的土地,以及一片坑坑窪窪的痕迹。

樣密集的法術攻擊之,如果法器被「集火」,品質又高很能導致損壞,所沒修士敢輕易動用。

劉玉一方第一批手的鍊氣期修士,雖然整體修為更高,但數量反而如對方,所以第一輪的法術攻擊盡皆被擋住,沒落青色光柱。

但青色光柱內的白家修士還及鬆一口氣,第二輪的法術攻擊已經到,根本給喘息的機會。

一樣的威勢,密集程度絲毫於第一輪,帶着令光柱內諸多修士窒息的氣息,絲毫沒停頓的向青色光柱落。

此護罩內白家一方修士剛剛釋放完法術,還及釋放第二輪,只能眼睜睜看着法術落,漸漸接近身的護罩。

除了一些白家修士顧法器的珍貴,強行驅使法器抵擋些法術,其餘半都落了陣法。

「嘭」「嘭」「嘭」

一陣陣連環的巨響,一法術赴後繼落青色光柱,使之斷微微震蕩。

如同的石子投入湖,儘管着效果,但因為單的石子,始終只能使湖面泛起微的漣漪。

卻能濺起巨的浪花,打破某種平衡,所以效果十分明顯。

顯然,對品階達到二階極品的陣法而言,只一階的法術攻擊還些夠看,即使數量少。

望見一幕,陣法內白家修士懸著的心總算放了,總算沒那麼緊張,又着手釋放一法術開始還擊。

「白家愧修仙界的名門,「幻滅青華陣」果然非同凡響,對方的鍊氣期修士即使再多,也休想踏進陣法一步。」

「對方築基修士雖多,但只等憑藉陣法堅守,對方也休想等的阻攔攻破。」

「只拖延一些間,待宗援,困局自然迎刃而解。」

陣法內,一名光着身的絡腮漢笑。

被白家緊急邀請的築基散修,名為穆修群,修為只築基初期但實力弱,本地名聲的築基散修。

知具體情況后,原本心對於支援白家還些後悔的。

儘管白家開了種種優厚的條件,但見到劉玉一方強的陣容,還暗暗打定主意,見勢對立馬開溜。

一見鳳凰山護山陣法如此強,一副堅摧的模樣,便馬又改變了主意。

想着賣幾分力氣得到白家的許諾,當想說幾句好話,藉此機會拉近與白家的關係。

穆修群區區一散修又如何知,金闕坊市已經被元陽宗主力攻打,很難修士能夠逃。

而如果沒金闕坊市的援助,失傳送陣的便捷,即使白雲觀想支援白家,也幾間能辦到的。

而消息還沒傳開,白家為了眼局面着想,更守口如瓶會主動告知。

「那自然。」

「套幻滅青華陣,家族先祖花費了巨的代價才佈置的,當為了請陣法師手,消耗了家族少底蘊。」

「對方勢洶洶,等還意。」

徐娘半老的白家四長老笑。

已經通知了依然外的核心族,近段間返回家族,也與家族聯繫,同安排好了十名靈根資質錯的族,隨準備將之送。

做了么多準備還以防萬一,鳳凰山最重的資產,關係家族氣運,絕能輕易放棄。

而且對着幻滅青華陣也著一定信心,也還對白雲觀的支援抱幾分期待,畢竟白家白雲觀也兩名築基修士,能夠說得話。

「四長老說得錯。」

「為了助家族渡難關,等段間就休息了,就一直守陣,以免給了對方乘之機。」

「幾位意如何?」

築基期巔峰的白家二長老。

「正如此。」

此言一,立刻引得眾贊同。

邊注意著劉玉一方的動靜,邊調整一些部署。

白彩凰身為白家年齡最的築基長老沒說話,只銀牙緊咬盯着陣法之外的劉玉,眼燃燒仇恨的火焰。

族長雖然才隕落久,但卻感覺家族似乎變了好多。

原本身為被族長重點培養的少族長,家族隨心而欲,從都沒什麼顧忌。

而自從聽到族長為斷後而隕落後,許多族的態度卻悄然產生了變化。

幾位長老復往日的親近,二長老更憑藉深厚的修為,暫掌控了家族權,只從就親近的四長老,還一如往昔。

一切的一切,都變得那麼陌生。

而一切,都那身穿黑袍的元陽宗修士帶的。

……

「嘭嘭」

法術的轟鳴之聲斷響起,元陽宗一方斷進攻,白家一方也頑強的阻擊,雙方往好熱鬧。

劉玉微微眯著雙眼,同江秋水站高處,刻注意著局面的變化。

同心也暗暗思索,什麼候手才最合適。

臨行,三位長老早就預料到需強行攻打陣法種情況,所以賜予了每位領隊兩張二階極品的「破禁符」,作為任務之用。

但自己沒後台,也只兩張二階破禁符,能關鍵刻削弱陣法的威能,絕能輕易浪費。

「必須選擇一合適的機動用,才能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劉玉心閃念頭,慌忙的指揮隊伍進攻,耐心等待合適的機。

破禁符,顧名思義就專門破除陣法禁制的符籙。

陣法憑藉巧妙排列、勾連一節點,撬動地自然之力發揮強的威能,高明者甚至能使修士越階斬殺遠比自己強的敵。

而破禁符、破禁珠之類的寶物,正干擾陣法撬動地自然之力,或者打亂其節點的排列,使之威能減甚至失效果。

破境符、破禁珠製作起極為困難,但需高深的陣法造詣,還需修士符籙之、煉器之俗的成就,如此才煉製的能。

但同精通幾的修士何其稀少,以說鳳毛麟角也為,完全能夠稱得「蓋世才」之名,一般也只宗門才會,而且並每一代都。

就劉玉觀察的候,白家護山陣法又發生了變化。

青色光柱一陣波動,一枚枚水桶的青色圓球緩緩凝聚,粗略一數至少二三十顆之多。

憑藉修士的靈覺,以感覺到其的俗威能,甚至部分青色光球,堪堪達到了二階法術的範疇。

青色圓球成型后沒半點停頓,齊齊向劉玉一方鍊氣期修士的陣射,調動之間頗具章法。

顯然,借陣法之力發,並且只一操控才能如此整齊。

「休驚慌,只區區六七顆光球達到二階法術的範疇而已,根本算了什麼。」

望着些騷動的鍊氣期修士隊伍,顏開、冷月心、崔亮、韋光正四微微皺眉,現場立刻安撫指揮。

看着己方如此多築基修士壓陣,隊伍的騷亂很快平息,抬手又一輪法術齊射。

些刺目的靈光,雷球、火蛇、冰針等等一階法術,迎頭撞青色光球。

「砰砰」

又陣陣巨的轟鳴,青色光球被盡皆涅滅。

而各種法術也被消耗半,只剩寥寥十幾落青色光柱,留微的波瀾。

……

就樣,激烈的鬥法,半辰一晃而。

「差多了,江師妹、顏師弟、蕭友、韋友,等一同手,攻擊陣法此處!」

將白家陣法的各種變化盡收眼底,根據宗門派的「專業士」所言,劉玉直接傳音指揮。

「!」

江秋水、顏開、蕭崇、韋光正等十二名築基修士聞言,立刻了動作。

指揮鍊氣期修士之餘,驅使一件件極品法器,開始對青色光柱展開攻擊。

達到極品法器級別,已經能被一階法術損毀,所以也就沒那麼多顧忌。

足足二十件極品法器,閃耀格外明亮的靈光,宛如一顆顆閃亮的流星,帶着強橫的威能,目標直指朝青色光柱某一塊區域。

巨的威勢剛一現,就完全蓋了諸多鍊氣期修士的法術攻擊,雙方完全沒比性。

其蘊含的強橫威能,讓兩方的鍊氣期修士都聳然動容!

二階靈山的誘惑力實,尤其對孟文星、吳永春、韋光正、蕭崇等而言,更難以抵擋。

故而格外賣力,每都驅使了兩件極品法器,好讓劉玉「看見」。

------題外話------

每一票的支持,都作品更新的動力!長亭拜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試探攻擊(二合一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