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自飽之策

第三百四十四章:自飽之策

「方受傷的修士,也已經安排好了。」

江秋水輕柔的聲音,身後響起。

劉玉聞言,神識一掃。

果然,鳳凰山周圍已經平靜了,再也沒修士間的鬥法。

而宗門弟子、附屬勢力修士、韋家修士,也都各自「安營紮寨」。

或拿蒲團席地而坐,或鑽進帳篷遮擋目光,或取一套簡陋陣法防護自身,開始療養傷勢、恢復法力。

雖然對劉玉而言,白家的鍊氣修士以如雜草一般,隨意收割。

但對說,卻折扣的勁敵,其法器法術等手段並差。

白家修士拚死突圍,修士受傷乃至隕落,也正常之事。

而攻鳳凰山之後,那麼白家的一切,自然都歸宗門所。

鳳凰山所資源清點完成之,一般的修士能隨意接近,以免現飽私囊的情況。

當然,親手滅殺的修士,收穫還歸自己的。

但,凡得自白家的儲物袋,都需先經一番。

以免白家修士趁機攜帶量白家資源,被撿了幸運兒「便宜」。

畢竟現宗門的財產,而保護宗門的財產,隊伍每一修士都義容辭的責任,沒修士敢說拒絕。

劉玉作為整隊伍的領隊,萬一什麼重、珍稀的資源,當然存放里,先替宗門保管。

待回到了宗門,再交給諸位長老。

所以方面非常重視,事先就鄭重的做了安排,成立了專門的「監察隊」,並讓江秋水親自監督。

畢竟,自己「責任」的一部分。

倘若真珍稀的資源,或者劉玉正需的資源,那就少得間操作一番了。

反正戰利品多少,也只與統計的江秋水知,還自己說了算。

劉玉從做青鋒領隊開始,奉行的便「自飽「之策。

什麼「自飽」?

自然想辦法讓自己的儲物袋膨脹,慢慢「飽滿」起,並且盡能的更、更圓。

劉玉著龐的仙府,想自飽沒那麼容易。

當真任重而遠啊。

雖然著監察隊的存,隊伍的普通修士想撈取好處比較困難,但也並沒操作空間。

從鬥法開始,到正式攻佔鳳凰山的段間,監察隊管的,所以還機會撈好處的。

只膽子夠,放棄「操作「。

修士從獲得的資源,絕對遠超平老老實實執行宗門任務!

對於種種以操作的地方,劉玉當然心數,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分就由了。

畢竟水至清則無魚。

作為宗門弟子,以撈取好處的地方就更多了,比如監察隊便都宗門弟子組成,也算一的福利。

收回思緒,望著鳳凰山周圍,一支支井然序巡邏的隊,劉玉淡淡開口:

「隊伍傷亡多少?」

「還鳳凰山的資源,清點好了?」

平靜看著山山一切,沒回頭。

「一戰,方鍊氣期修士共死亡了九十一,重傷十,輕傷三十。」

「其宗門弟子死亡二十,青州附屬的死亡三十三,韋家修士死亡三十八」

「部分死於白家引爆陣法。」

「至於鳳凰山的資源,已經安排弟子清點了,暫還沒清點完畢。」

江秋水稟告。

原本對於白家還些憐憫,但一得知宗門弟子竟二十死此地,那一絲憐憫也就蕩然無存了。

死亡宗門弟子,還幾熟悉的同門,親友都還門等待,盼望歸。

雙方立場同,悲歡自然也相通。

一想到陣法引爆,劉師兄還保護後撤,江秋水的臉就浮現淡淡紅暈,覺得分外安心。

「嗯~,資源的清點儘快完成,能耽擱。」

「還佔領鳳凰山後的一應事務,也儘快安排妥當,些便交給師妹辦了。」

劉玉淡淡的應了一聲,沒特別的情緒,隨後說。

彷彿死亡的手修士,而一串冰冷的數字一般。

「些都已經安排了,就交給秋水吧,師兄請放心。」

江秋水笑著。

么多事情被劉師兄交自己,讓一種被信任的感覺,非常喜歡種感覺。

「辛苦師妹了。」

劉玉轉身,摸了摸眼女修的臉頰,態度難得溫。

「秋水願為師兄分憂。」

江秋水些自然的低了頭,聲說。

劉玉微微一笑,將之擁入懷,溫存了一番。

了一會,鬆開此女吩咐:

「好了師妹,安排吧,切記現疏漏。」

「還,叫韋友一趟,事安排。」

江秋水此臉微紅,看起分外動,聞言搖了搖紅唇應:

「,師兄!」

說完深深呼吸,催動向山飛,又恢復了平日清麗女修的模樣。

劉玉收回目光,又負手看著夕陽,靜靜等待著。

雖立足山巔,但強的神識以觀察鳳凰山每一角落,並且還沒修士能夠察覺。

沒讓等多久,約了十呼吸的間,便又一遁光落山巔,正韋光正。

「青陽友。」

「知何吩咐,老夫與韋家一定全力配合!」

韋光正拱手。

了白家的車之鑒,亦心戚戚,生怕步了其後塵,所以急於表明韋家的態度,想知劉玉對韋家的態度及看法。

同也知沒事情,劉玉能傳喚的。

「光正友得正好,劉某正一件麻煩事情,想請友幫忙。」

「白家金闕坊市南里還許多產業,些產業還少白家的餘孽存,依舊活得好好的。「

「趁能還沒反應,或者還沒得及收拾財產逃跑,所以劉某想請友手,將些餘孽一網打盡!」

劉玉轉身含笑。

語氣輕鬆,態度也十分客氣,就像與之商量一般。

「老夫與韋家誠心投靠青陽友與宗,萬萬敢當一「請」字。」

「若差使,友儘管吩咐一聲便。」

「老夫對白家各處產業非常熟悉,此事就交給韋家吧!」

「定然會讓青陽友失望!」

韋光正微微彎腰,心翼翼恭敬,敢絲毫僭越。

雖然劉玉笑語晏晏,看起很好相處。

但親眼見眼的雷霆手段,與心狠手辣作風,根本敢因此就真的放鬆。

「錯,韋家的誠心,劉某已經看到,絕會食言而肥。」

「待一切塵埃落定,棲木山便韋家的了。」

「好了,此事宜快宜遲,友馬動身吧。」

劉玉笑意收斂,正色。

「謝青陽友!」

像真正的手一般,韋光正鄭重行禮,然後駕馭法器離。

劉玉神識觀察,馬便點齊韋家沒受傷的修士,分成一支支數一的隊,消失鳳凰山周圍。

「候查看一番此行的收穫了。」

劉玉神識一掃,到山巔唯一的洞府。

腰間的幾儲物袋翻找了一番,最終用白蓮華儲物袋的一枚令牌,成功打開了陣法。

「此地整鳳凰山的靈氣匯聚之所,靈氣最為濃郁。」

「如果猜得錯,便白蓮華的洞府了。」

閃念頭,劉玉先用神識觀察了一番,而後抬腳走了進。

自己的襲擊非常突然,白蓮華完全沒準備,所以陷阱的能性非常,並用於擔心。

進入洞府舉頭四顧,目光隨意掃動,打量著洞府的環境。

「藏書室」「練功室」「制符室」

白蓮華作為一族之長,洞府的規模非常之,比劉玉的彩蓮山洞府還勝少。

以看見一用途同的房間名字,每房間都禁制遮擋。

洞府內的擺設,明顯女修的風格,許多精緻的物件,邊邊角角也都一塵染。

甚至廳之還一汪池,池六七朵盛開的蓮花,幾座山。

仔細看,幾座山與鳳凰山周圍的靈山,依稀幾分相像。

空氣瀰漫如蘭似麝的氣味,像室內花兒盛開的芳香。

但如果仔細一聞,似乎又幾分女修身的幽香,著濃濃的雌性氣息。

除了事關傳承的寶物外,一般重的資源修士都會隨身攜帶,會放洞府,比如劉玉自己。

所以對於白蓮華的洞府,並沒抱什麼期待。

秉持浪費的原則,還搜索了一番。

久后,劉玉走白蓮華的閨房,心略失望。

隨手一火球術,將一堆薄薄的貼身衣物焚燒成灰,接著走向最後一未查看的房間。

赫然便——藏書室。

……

「轟隆隆」

伴隨輕輕的震動,石門緩緩開啟。

「制符隨筆」「火球術的三種繪製方法」「火龍符繪製點」

「金風散形術練習心得」

藏書室的書架,擺放著非常多用紙質記錄的典籍,也少用玉簡記錄的典籍。

劉玉神識隨意一掃,便發現些典籍多數與制符關的。

從一階品火彈術,到二階品金風散形術的繪製方法,都概的記載。

還許多制符用符的心得。

「些資料十分詳細,以算一份制符傳承了。」

「直指二階極品的制符傳承。」

額外的收穫,算一的驚喜,劉玉露一絲笑意,毫客氣的笑納了。

將所的典籍都收入儲物袋,專門放一角落,以便取用能快速找到。

關於修仙的任何知識都珍貴的,尤其一份直至二階極品的制符傳承。

對於一些家族、宗門以及散修而言,更無價之寶,根本無法簡單用靈石衡量。

……

將白蓮華的洞府搜索一遍后,劉玉坐廳精雕細琢的椅子,將腰間收穫的幾儲物袋一一取。

開始清點擊殺修士獲得的「戰利品」,心略微些期待。

四儲物袋,分別得自白蓮華,白彩凰、白家二長老、白老。

雖然鳳凰山一戰擊殺的築基修士四,但最後一白家四長老,已經沒多少掙扎之力。

劉玉搶頭,最主的還為了燃料。

而且一築基初期修士身家,也被放眼裡。

雖然以將之身家強行昧,但那樣一,吃相也難看,為劉玉所取。

白家四長老的身家,便讓追擊的幾分了。

「嘩啦」

四儲物袋的東西,被劉玉一一倒,一堆物件頓堆滿了整桌面,甚至還許多掉到了地面。

品儲物袋的空間,一房間那麼,以裝的東西自然少。

劉玉稍稍整理一番,將亂七八糟的雜物放到一邊,接著看向桌剩的「寶物」。

分別一堆靈石、一沓沓符籙、數件法器靈器、瓶瓶罐罐的丹藥,還十幾玉簡。

那一堆靈石約一萬頭,其白蓮華與白家二長老的貢獻佔了頭。

幸虧多數都為品靈石,否則張寬的桌子都一定放得。

特別其的一塊靈石,使劉玉目光都些移開。

塊靈石通體呈深紅之色,散發驚的火屬性氣息,整體已經接近透明。

但像一塊「石頭」,反而更像一塊好的美玉。

「品靈石!」

「還火屬性的。」

劉玉面色露一絲驚喜之色。

自從改換地的古戰之後,整修仙界的靈氣濃度都緩慢降,各種珍稀資源也漸漸減少乃至絕跡。

資源減少,但修仙者的數量卻沒少多少,更加劇了對現資源的消耗,比如說靈石。

實際,古、古代,品靈石也算得珍稀。

但到了如今,品靈石對於金丹期修士也非常難得,等閑難以得到,築基期修士就更用說了。

品靈石的靈氣總量,遠超品靈石,而且其的靈氣更為精純,「質量」也更高。

更容易被修仙者煉化,被陣法等所吸收,用途更加廣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四章:自飽之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