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悄然回宗

第三百五十八章:悄然回宗

如果普通修士,面對種情況,就只兩種選擇:

就到此為止,就冒險行。

但劉玉同,還更多的選擇,選擇提升自己的實力。

絕會到此為止,也用冒然冒着性命危險行!

煉製結金丹的輔葯已經收集了四十九種,只差七株輔葯與主靈果便齊全,集齊指日待。

根據宗門等各方面的情報,接近「仙闕城」一千里內的範圍,白雲觀開闢了少靈藥園,其很能就需的靈草靈藥。

決允許自己白白錯失良機!

「築基丹已經找嚴家修士帶回了,兩年間,如果意外的話,那侍女應該已經衝擊築基了。」

「此女資質本就差,又提供的種種資源,希望一切順利吧。」

「了通靈之氣,那......。」

劉玉默默想,腦海浮現一家碧玉模樣的女修。

返回宗門一趟的打算,已經事先知會了江秋水、冷月心。

囑咐兩女相互配合,做好了相應準備,無需擔心。

如果一切順利及回,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如果間耽誤了,兩女也想了應變之策。

收拾好物件,沒驚動任何修士,劉玉駕馭盾風舟沖而起,化為一隱秘的遁光向南方飛。

正幽州最南方的古闕仙城方向!

傳送陣的建造非常複雜,涉及到了空間的奧妙,即使最簡單的傳送陣,也至少需二階陣法師陣法師方能嘗試建造。

何況燕國距離楚里之遙,需距離的傳送陣方能橫跨兩國,建造難度更一層樓。

即使楚通力合作,兩年間也只古闕城建造了一座傳送陣。

了傳送陣,一點情況變,便能通傳送快速增援高階修士,或者高階修士憑此逃命。

故而,楚對於古闕城嚴防死守,留了好幾位金丹修士,生怕了什麼差池。

劉玉正通古闕城,直接傳送回宗門。

否則靠自己御器飛行,邊黃花菜都涼了,收集靈草靈藥的事情就更別提了。

……

待飛永泰坊市幾十里的距離后,劉玉便再掩飾遁光,直接按照直線距離,往古闕城全速飛行而。

歸程三千多里的距離,都一些被收服的勢力,所以飛遁無需顧忌,害怕被忽然攻擊。

即使白雲觀的餘孽,也成了什麼氣候,只能遮遮掩掩,又哪裏敢跳?

真實力高強,往邊推進就遇到了,也能如此順利。

一路風馳電掣,直接用品靈石為遁風舟提供靈力,對法力的消耗極。

所以劉玉沒絲毫停頓,需停恢復法力。

就樣,僅僅四半辰之後,古闕仙城的輪廓就映入了眼帘。

「友止步!」

「請示身份證明。」

「非常期,非楚修士及聯盟特批的修士之外,無關等一律得入內。」

城門執勤的築基執事,很快便發現了劉玉的存,待鍊氣期修士問詢,便主動開口。

沒現庸俗的橋段,劉玉取元陽宗的令牌,待經幾重驗證之後,很快被放行進入城。

經城門,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陣法之力,從自己身一掃而,極為隱晦。

如果一般的修士,即使達到了築基巔峰,也能察覺到。

但劉玉靈覺遠比敏銳同境界修士敏銳,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了,只動聲色進入城。

「看對古闕城,遠比想像重視啊。」

微微一笑,徑直向城內傳送殿的位置走。

「此好生熟悉啊,似乎哪裏見?」

執勤的築基修士望着劉玉背影,手托巴仔細思考了起。

「元陽宗的青陽魔頭?!」

忽然,靈光一閃睜了眼睛,猛然想起了曾見此的影像。

「此外表普普通通,一點也看凶神惡煞的樣子,實難以讓聯想到魔頭之名。」

「會謠傳吧?」

名築基修士嘟囔著,心產生了好奇,隨後搖了搖頭。

親自接待樣一位成名修士,也能讓與好友聚會好好吹噓一番了。

那距離的傳送陣就已經開始架設,所以劉玉清楚的知位置,需詢問。

想候返回楚國,一件簡單的事情。

若操作的好,落得一臨陣脫逃的罪名,也沒能。

但對劉玉而言確實輕而易舉,早就做好了準備,

到傳送殿,取宗門令牌還便宜師尊給的特許文書,順利通資格檢驗,登了傳送陣。

兩年,沒少向便宜師尊李長空彙報任務進展,也孝敬了少好處。

交給宗門的資源,同樣會先經便宜師尊的手。

或許對記名弟子比較滿意,也或許「孝敬」起到效果,所以當劉玉提起需返回宗門一趟,順利得到了特許文書。

一顆顆靈石被激發,其的靈氣被法陣迅速吸收,

傳送陣緩緩被激發,銀色的靈光逐漸亮起,並且越越閃耀。

一陣刺目的銀光,陣法的修士見了蹤影。

……

元陽宗,青台峰。

此傳送殿的一角,一最近幾年架設的傳送陣,逐漸亮起靈光,吸引了看守修士的注意。

「通往燕國古闕城的陣法,哪位同門返回了?」

執勤的築基修士,一名頭髮黑白摻半的年男子,好奇的打量邊。

如果劉玉此,一定認此。

正築基,掌管青素峰閉關洞府的段姓修士。

幾十年間,此修為已經提升到了築基期,還能領到看守傳送殿的任務,看樣子得錯。

傳送陣的光芒逐漸明亮,帶動周邊的靈氣也產生些許波動。

靈光達到最旺盛的一刻,便猛然開始暗淡。

一身穿黑袍的身影,忽然現了陣法央。

此正劉玉!

一陣旋地轉的感覺傳,只覺眼一黑,便跨越了千山萬水的距離。

「噁心」「眩暈」

身體傳的種種適,使得劉玉沒第一間走陣法。

經常服用龍血果,的肉身強度已經今非昔比,適應力也增強了許多,沒多久便恢復了。

調整好自身狀態,劉玉一步跨,離開傳送陣。

「劉......劉師兄。」

段姓修士臉閃驚愕之色,但很快反應,訕訕一笑:

「恭迎劉師兄回宗,」

「師兄參加宗門遠征,為宗門生入死,辛苦了!」

十二名青鋒領隊,放整元陽宗的築基修士群體,也絕對的佼佼者。

更說以鐵血、殘忍名的青陽子了。

所以劉玉雖然燕國,但名聲早已傳回宗門。

聽說青陽子姓劉,段姓修士原本還想,親眼見證其築基的那。

此見到劉玉的容貌與修為,再無半點疑問。

雙方實力與地位差距極,心暗暗祈禱,青陽子計較當年那點「事」。

「哦,段師兄啊。」

劉玉目光掃傳送殿,隨意的開口。

「敢、敢。」

「劉師兄面,哪裏當得起師兄的稱呼,早一點築基罷了,算得什麼。」

段姓修士連連擺手,敢接受師兄稱呼。

心些惴惴安,知青陽,還沒把當年那點事情放心。

同也尋思,找間門賠罪。

劉玉自然清楚段姓修士的內心活動,只淡淡點頭,沒與之閑聊的意思,徑直向傳送殿外走。

當然的那一點事情,確實只一件事,百十塊靈石罷了。

何況此最後歉又還了回,所以並沒放心,也就沒專門報復的想法。

若機會,還介意坑此一把的。

了傳送殿,劉玉取遁風舟,化為一烏色遁光,慢悠悠的朝彩蓮山飛。

管燕國現局勢如何混亂,對楚國的影響都,畢竟兩國隔了數萬里的距離,足以消弭許多餘波。

遠離了燕國,劉玉刻緊繃的心弦也短暫的放鬆了,心緒莫名變得輕鬆了許多。

……

半刻辰后,一座高約兩百丈、普普通通,卻又異常熟悉的靈山映入眼帘。

彩蓮山!

控制法器彩蓮山山頂降落,劉玉揮手收起遁風舟,向洞府走。

走到洞府,取戊土青石陣的令牌打開陣法。

「轟隆隆」

塵封數月的石門緩緩開啟,抖落片的灰塵。

金窩銀窩,如自己的狗窩。

雖然彩蓮山的靈脈只二階品,無法為修鍊提供什麼助益,但回到此處,劉玉還升起一種輕鬆的感覺。

就像回到家了一樣。

一間,思緒萬千。

搖了搖頭,劉玉回神,向洞府內走。

各種生活的用具,都佈滿了一層薄薄的灰塵,枯黃的落葉透窗落進洞府,灑落了一地。

地面沒鞋印,見跡。

看得,洞府已經許久沒打理。

眼見此景,劉玉非但生氣,反而平靜異常,

的靈覺,練功房左邊的一房間,正傳陣陣鍊氣級別的靈壓。

靈壓已經到了鍊氣圓滿的境界,正向更高的境界突破,只忽忽,顯得極為穩定。

房間,正紀如煙的住處。

根據靈壓與靈氣波動,以及洞府內的情況,劉玉判斷紀如煙正衝擊築基境界。

稍一思索,便放棄了窺探的念頭。

修仙者突破境界、實現生命層次的躍遷,需集全部精力,全心全意奮力一搏,才能成功。

候稍微分散精力,都能功虧一簣。

即使分散精力,也沒受到干擾,只被其修士惡意窺探,也幾乎能成功。

就牽涉到了冥冥的氣數。

衝擊境界的候,能夠被其修士懷着惡意窺探到,就氣運足,註定失敗的一種體現嗎?

真那樣,最後迎失敗的結果,也就一點都奇怪了。

當然,一種修士除外。

種修士能激烈鬥法完成突破,最終達成思議的壯舉。

乎意料之外、卻又合情合理的翻盤,逆襲斬殺「疏忽意」的敵修。

種修士,稱之為「命之」,也稱之為「主角」。

紀如煙顯然以那種修士,並且關乎到自己的計,「通靈之氣」沒到手,劉玉當然會做影響此女修鍊的舉動。

看着已經數月沒打掃的洞府,搖了搖頭,施展法術拿起工具,開始親自打掃起。

法術的作用,僅僅四分之一刻鐘,洞府就已經煥然一新。

「知此女衝擊築基,進行到哪一步了?」

「還沒引動靈氣灌體,顯然沒到最後的「肉身關」。」

「處於「法力關」,就「神識關」。」

站紀如煙閉關的房間外,劉玉仔細感應靈壓與靈氣的變化,猜測著此女的狀態。

法力關築基丹,神識關清荷靈茶,肉身關也龍血果。

按照理論說,此女築基成功的概率已經超了七成,甚至比自己當初還高,沒理由失敗。

「該為此女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剩的就看自己了。」

佇立良久,感受靈氣的細微變化,劉玉轉身進了練功房,開始了每日的修鍊。

吞服赤元丹修鍊青陽功,吞服養神丹,配合「存神妙法」淬鍊元神。

修鍊之辰很快。

劉玉完成修鍊走洞府,見紀如煙那邊還老樣子,只能拿幽冥玄冰錄開始翻閱,耐心等待此女的結果。

……

日升日落、月明月隱。

就短暫的平靜生活,七日間轉瞬即。

七日之後,劉玉正溫養靈器。

卻突然感到一陣劇烈的靈氣波動,心一動,猛然朝紀如煙閉關的房間望。

「莫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八章:悄然回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