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約戰天王山

第三百六十四章:約戰天王山

李語聞言,冷眸之卻閃詫異之色,假思索:

「自然一月之後,才最佳的動手機。」

「師弟最近恐怕返回宗門,或者閉死關了吧?所以才了解最近的信息。」

說話,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劉玉。

如此關鍵的期,還敢當甩手掌柜,真知說什麼了。

私隱,雖然其師姐,也好多問,最多提醒一番。

「莫非就離開的半月里,燕國發生了什麼事?」

劉玉聞言心一動,面露些許尷尬,直接開口:

「師弟最近確實回了宗門一趟,些急事得回處理。」

「師姐,最近發生了什麼了得的事嗎?」

李語放手茶杯,沉吟了一會,:

「最近確實發生了一件了得的事情。」

「元陽宗還殘月谷、合歡門的合力進攻,白雲觀已經疲態盡顯,兩洲之地丟失半。」

「但宗門已經攻打到距離白雲觀最近的仙闕城,而且其它方向,合歡門、殘月谷兩派亦靠近了白雲觀山門。」

「眼看就形成合圍,白雲觀危旦夕,其終於還坐住了。」

說此處,知想些什麼,頓了頓才:

「白雲觀的清微真,主動約戰宗長風師叔,八月圓之夜於王山之一決高!」

「雙方立乙契,若白雲觀清微真勝了,宗門便主動罷手一段間。」

「若長風師叔勝了,白雲觀便將仙闕城拱手相讓。」

「屆,從仙闕城至白雲觀山門,將再無阻攔!」

說起自家長風真,李語臉露與榮焉的神情,但談起王山之戰,又露幾分憂色。

「原如此。」

劉玉目目閃瞭然之色。

既然征戰燕國,白雲觀名姓的金丹真當然知。

清微真正白雲觀的第一金丹,整九國盟都諾的名聲,甚至還超長風真半籌。

樣的物展開對決,那的確驚動地的事。

的勝負成敗都至關重,將直接影響到局部的形勢,造成深遠的影響。

而長風真李家的定海神針,李家興盛半原因都,其單刀赴會萬一了丁點意外,那李家就遏止的衰落了。

所以,擔心也正常的。

通對燕國地形的了解,劉玉也完全知種擔心,毫無原由的。

其一,畢竟清微真聲名,而且停留金丹巔峰更久,底蘊更深厚。

相比之,長風真了一百餘歲,晚了幾十年才達到金丹巔峰境界,確實種後起之秀的味了。

其二,王山此地還處於白雲觀的掌控範圍內,宗門力量暫滲透進。

長風真單刀赴會,萬一遇到埋伏,那就妙了。

通兩年對燕國地圖的了解,劉玉知王山位於仙闕城之後,約一百里的位置,仙闕城沒被攻之,宗門暫觸及到那裏。

為了宗門利益而冒險,將自身的安危看淡,長風真此舉確實值得敬佩,無愧於宗門的培養。

自問換了自己,很難做同樣的決定。

至於乙契,劉玉當然知什麼。

相比與鍊氣、築基境界,心魔誓言對於金丹期修士的約束力就弱了多,付一些代價,還以破除的。

更別提對於頂尖金丹的約束力了,已經完全失了效果。

而乙契能夠引動一絲規則作為見證,違者會受到的反噬,進階的各種劫難都增強。

對金丹元嬰修士隊友極強的約束力,雙方簽乙契,無疑非常合適的。

兩位真都各自宗門,進階元嬰能性最的一,種代價對而言,難以接受的。

一但違反,結嬰便成了奢望。

「長風師叔為了宗門局,選擇孤身赴會,此種豪情壯志,實佩服!」

劉玉真心實意。

此語也完全恭維,自己雖然做到樣,但對樣的修士,還比較佩服的。

「師叔神通廣,定能戰勝清微!」

李語已經恢復了平靜,堅定移的說。

身為李家嫡系,面見李長風的次數還挺多的,清楚的知自家老祖的神通。

看,種實力幾乎沒什麼事情辦成的。

「師姐說得的,長風師叔明知兇險選擇接戰,定然著極的把握。」

劉玉順勢說。

候,當然會說什麼煞風景的話。

白雲觀一力促成此事,還以整座仙闕城作為賭注,又豈能沒把握?

但頂尖修士都著自信,心堅定移,孰對孰錯一點做評判。

「王山之戰,定會吸引白雲觀的部分注意力,師姐選擇此戰結束后三突襲白家,確實非常正確的決定。」

「師姐神機妙算,青陽着實佩服!!」

劉玉讚歎。

一場「王山之戰」,註定受到燕國的矚目,牽動白雲觀緊繃的神經。

論勝或者敗,都必然集部分實力以防局勢突變,白家兩位金丹候,能離開仙闕城的能性極。

選擇機,確實非常巧妙。

得說,李語作為家族弟子,雖然冰冷高傲些盛氣凌,但的確泛泛之輩,稱得冰雪聰明。

接的間,兩又約定了一些細節,比如見面的間地點等。

一直到兩鍾后,李語才起身提告辭。

「語師姐慢走,青陽一定準赴約!」

劉玉親自將之送洞府,臨別拱手說。

經兩年的交流,兩關係親近了少,更像正常的師姐師弟了,稱呼之間也隨意了許多。

師弟現也青鋒領隊之一,同輩的佼佼者,雖說比起自己還差了少,但李語已經刮目相看了。

沒托,當即拱手回禮。

隨後駕馭一件巧的藍色圓環靈器,化為冰藍色的遁光迅速遠,一會兒就成了邊一點。

看威勢,那藍色圓環靈器,竟然一件極品靈器!

聯想到其金丹家族嫡系的身份,還其現的境界與實力,也就足為奇了。

見遁光已經遠,劉玉收回目光,給了江秋水一眼神,便轉身進了洞府。

……

「離開的段日,事發生?」

沒雜七雜八的想法,劉玉坐后,便直接了當的說。

得靈果與王山之戰的消息后,迫切的想知最近的事情,好為一步的行走做好準備。

江秋水還沒得及坐,聞言美目白了劉玉一眼,點的情緒。

走到身邊坐后,才輕啟紅唇:

「師兄離開燕國的半月,發生的最的一件事,便長風師叔約戰清微真。」

「事情,想必李師姐已經說了。」

「短短一兩日的間,消息便傳遍了整燕國,估計合歡門、殘月谷也都得到了消息。」

「除此之戰,倒沒什麼值得特別注意之事,永泰坊市邊的勢力還算安定。」

說話,語速極快,顯然腹早草稿。

隨着充當劉玉代言的間日久,江秋水對諸多事務也越越熟悉。

「將王山之戰的事情仔細說一說。」

劉玉端起靈茶輕輕呷了一口,輕聲問。

「事情......。」

「事情實師兄離開的第三發生的,秋水第四日得到消息的。」

「師兄遠宗門好聯繫,也就只能等待師兄歸再告知了。」

知曉師兄談起正事的候喜歡分心,江秋水收起自己的情緒,認真起十的說。

隨着兩相處日久,彼此之間已經非常熟悉,舉動也隨意了許多,再循規蹈矩。

主動權,還牢牢掌握劉玉手裏。

即使江秋水想親密的溫存一番,但如果師兄沒興緻,也只能失望而歸,並且關鍵刻敢由著性子。

江秋水睜了明媚的眸子,邊回憶便訴說,認真的側顏一種別樣的味,一種知性之美。

眼動的風景,劉玉卻無暇欣賞,的注意力完全其說的信息,聞言微微點頭。

「師兄,收集到的信息,差多就些了。」

「還,永泰坊市周邊一些投靠的勢力,少都派了代表,想面見師兄。」

「師兄挑間召見?也好安撫一番。」

江秋水最後如此說,說完明眸定定的看着劉玉,等待吩咐。

楚到燕國已兩年,么長間內,情報方面自然已經深入燕國各角落。

而青鋒隊作為宗門計劃重的一環,自然能夠使用宗門的情報渠,所以江秋水才能么快變得到信息。

劉玉聞言稍稍思索了一會,便點了點頭:

「見到劉某,些勢力的修士恐怕睡覺都安心,為了局勢的穩定,見自然見的。」

「樣吧,明日酉將帶到的洞府。」

管一步作何打算,自己直接掌管的些區域,還維持穩定的。

隊伍的修士數量也需補充一些,自己的基本盤,所以安撫一番些實力什麼必的。

「好的師兄,明白了。」

江秋水溫順的答。

「既然如此,那便按方才商議好的做,安排吧。」

顧眼女修幽怨的眼神,劉玉揮了揮手。

「。」

見師兄冷淡的反應,江秋水些無奈,但也只能聽令行事,隨後蓮步輕移離開了洞府。

築基修士,該帶哪幾呢?」

此女離開后,劉玉待原地繼續品著靈茶,心卻陷入了沉思之。

與李語約定突襲華家的間,就一月後,既然已經決定,那麼隨行的員現便以安排了。

只挑選員方面,卻讓些遲疑定。

首先,目標畢竟金丹家族。

就算金丹修士族,其實力也絕對數一數二的,絕非築基勢力比。

關乎自己安危,所以與自己一同的修士,實力肯定能弱。

其次,永泰坊市邊初定,也留足夠的力量鎮守。

樣一,選擇的餘地就窄了許多、

畢竟現當初的四名同門,崔亮隕落、顏開離,只剩江秋水、冷月心二。

就連宗門附屬的築基修士,也只剩吳永春三。

隊伍築基修士的數量雖多,卻絕多數后投靠的修士,忠誠度打一問號。

雖然都種了鎖靈禁制,但劉玉還能完全放心,畢竟修仙界奇功異術數勝數,說定就巧妙的法術能夠化解鎖靈禁制。

所以,必須做好相應的安排,以及封鎖消息,才能放心離。

孟文星、蕭崇、韋光正......。

靜靜坐石桌旁,劉玉心念轉動,浮現一修士的名字,以及的實力等資料。

思索了半刻后,了初步的決定。

讓冷月心與蕭崇,還三名后投靠、實力尚的築基修士,跟隨自己趕赴與李語的約定,參加突襲華家的行動。

江秋水則留永泰坊市邊主持局,孟文星等則作為輔助。

經兩年的磨礪,以及豐厚的好處,江秋水的實力也了長足的進步,再當初築基期墊底的模樣。

雖然修為進步很,但鬥法經驗豐富了好,而且著一身精良的法器,實力築基初期境界,已經算弱了。

著孟文星等輔助,再加封鎖自己等離的消息,應該還比較穩妥的。

思及此處,劉玉心了最終的決定,只待秘密召見幾正做安排。

喚侍女進收拾茶具,起身打開練功房的石門,就走進修鍊,心卻突然又閃一「膽」的念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四章:約戰天王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