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神通與逃命

第三百六十八章:神通與逃命

此莫非見,認了的身份?

蒼藍暗,左思右想也沒認,眼白衣修士到底誰!

紅日高掛,間漸漸接近午。

到山巔的觀戰修士越越多,粗略一數也二三十之多,佔據山總數的八九分之一。

千里迢迢趕觀戰的修士,其果然少實力非凡者。

當然,也與白雲觀意的「放水」關。

考驗資格的修士,按照劉玉劃分,離「精英修士」層次還一段距離。

只實力超普通修士一些,便機會擊敗獲得資格,所以現的數也就足為奇了。

……

就二三十名觀戰修士一語發的等待,間到了午。

空長風真一方的幾位金丹修士,頻頻向邊張望,似乎些耐煩了。

忽然間,山巔氣氛為之一滯!

一股如淵如海的強靈壓,憑空降臨此地,讓所築基修士都心一沉,感受到強的壓力!

「了。」

劉玉心暗。

只見白雲觀一方的幾位金丹真方,何多了一影。

此鬚髮皆白,穿著灰色的袍,舉手投足一股仙風骨的韻味。

清微真!

劉玉心一動,兩位真靈壓方面倒相差,修為應該差多的吧?

具體如何,還打才知,只的一些淺薄見解。

思慮間,雙方已經開始交流。

「長風友,多年見,別無恙乎?」

清微真衣袍鼓盪,見開口,卻氣十足的聲音傳,空迴響。

「勞清微友挂念,李某好得很。」

「如果友能將仙闕城拱手相讓,那就更好了。」

長風真毫客氣的回,氣勢弱半分。

「想到八十年一別,再次見面卻兵戈相向,真乃世事無常啊。」

說著,一身灰袍的清微真臉,露幾分唏噓之色。

只方的劉玉看,怎麼看都幾分裝模作樣。

無,兩者一燕國一楚國,能什麼交情?

最多也就幾面之緣罷了。

既然沒交情,那還「懷舊「也就無從談起了。

「哼,清微老,廢話就必多說了。」

「等燕國四宗背信棄義背叛聯盟,還什麼情面講,落到步田地,純屬咎由自取!」

「正給了白雲觀什麼好處李某知,但正虛偽的功夫,倒學到精髓了。」

「按照約定,等就開始吧。」

長風真一聲冷哼,根本吃一套。

現兵臨城,雙方的仇恨以說共戴,還什麼談的?

燕國四宗投靠正,那就觸犯了整九國盟的利益,整九國盟的敵,根本沒談的餘地。…

除非九國盟想被正魔兩吞併。

聽見如此客氣的話語,即使以清微老的城府,臉色由一僵。

「既然長風友如此心急,那老便成全友。」

「請!」

清微老笑意收斂,臉色一肅沉聲。

「好,此地還近了。」

感受著兩位頂尖真散發的,越越強的靈壓,劉玉眉頭一皺,迅速向後退。

而其它觀戰修士,才反應,也紛紛向山退了一段距離。

最終,從山巔往退了足足二十丈,找了一好位置。

「距離應該安全,好被波及了。」

保證了自身安全,劉玉才繼續往方看。

鬥法即將開始,雙方的金丹修士紛紛退到一邊。

王山正空,只留長風真與清微老遙遙相對,皆神情嚴肅。

兩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帶給方修士極的壓力,使得方圓一里的氣機都為之一凝!

「嘩啦」

一塊塊細的碎石,向著山滑落。

「還沒手,就使等感到如此沉重的壓力。」

「就頂尖真的實力嗎?」

「若元嬰老祖,兩位真已經足以縱橫南了。」

「真畏怖!」

遠處,修士一臉敬畏,嘆為觀止。

「若種實力,縱然南廣闊,應該也足以自如了。」

劉玉心亦閃樣的念頭。

強的靈壓,只覺肉身像被壓了一塊沉重的石,一舉一動都艱難無比。

近距離觀察之,感受到所未的壓力降臨。

而自身,卻如風的浮萍英一般渺,隨能被狂風吹走。

面對樣強的靈壓,劉玉從心底升起一種無力之感,似乎自身所的反抗都徒勞。

種弱的感覺,已經很久沒體會了。

「一次種感覺,還同尚川江聆聽白雨萱講的候吧?」

記憶深處的回憶被勾起,劉玉默默想。

隨後聚氣凝神,運轉體內精純的法力,消除陣靈壓的影響。

就思索之間,場靈壓與氣勢達到最巔峰,兩位真終於開始動手!

光!

紅色的霞光!

方圓一里的空,突然被紅色的霞光佔據。

一紅色霞光,就如一條條紅色的彩帶一般,密密麻麻布滿了空間,佔據所的視野。

紅霞美輪美奐,像落日的餘暉,沒絲毫的殺傷力。

但劉玉卻心一凜,能從其感受到莫的威能!

其蘊含暴躁的火屬性靈力,每一紅霞的威能,都於一二階品法術。

如果只樣也沒什麼,但紅霞布滿視野,只怕至少也千之多。

更畏怖的,幾乎瞬息現的!…

「神通」

劉玉心閃念頭。

法術或多或少還著施法的程,能夠瞬息間便釋放,還著如此驚的,必定金丹真級別才的神通莫屬了。

修士的神通與妖獸的賦法術相似,能幾乎瞬間便施放,並且消耗極,還能隨境界提升而提升威能。

只相比賦法術,神通的威能遠遠超,並且也更複雜更難以被克制。

妖獸晉陞到妖丹期后,也會覺醒賦神通能夠相提並論,倒談誰高誰低。

修士結成金丹后,會自然而然生成神通。

而根據金丹品質與功法的同,所生成的神通也同。

並且金丹的品質越高,神通的威能就越。

「長風友,且試試貧一門神通。」

清微老嘴一張,便吐千霞光,向對面的長風真落。

千紅霞隨的心念而動,密密麻麻向長風真席捲。

遠遠看,像一場紅色的霞光之雨,著遮蔽日的氣勢。

紅霞到之,長風真周身就浮現了一青色護罩,將自身保護內。

「嘭嘭嘭」

紅霞落青色護罩,然後炸裂成濃郁的火屬性靈氣,爆發讓所築基修士動容的威能。

但就紅霞神通赴後繼的沖刷,長風真身周的青色護罩卻巍然動,就如激流的礁石動如山。

明明只薄薄的一層,卻使紅霞半點都得寸進。

長風真當然會只被動承受而還手,王山空的形勢很快又發生了變化。

劉玉只感覺風突然了許多,將自己的衣袍吹的呼呼作響。

遠方的空,卻忽然間風雲變幻。

狂風呼嘯!

只見長風真手臂一抬,袖便片凜冽的青色狂風呼嘯冒。

化為絲絲縷縷的青芒,向著紅霞斬。

每一縷青芒,都帶著風屬性強的破壞力,於二階品法術的威能!

令方諸修寒芒倒豎!

「砰砰砰」

紅霞與青芒斷碰撞,發連聲絕的炸響,一聲接著一聲又快又急,引發劇烈的靈氣波動。

聲勢之,即使百里之外,也能隱隱感覺到。

空,一邊紅色的霞光,一邊青色的寒芒。

青紅兩色寸步讓,分別佔據了一半空,誰也沒佔到風。

「嘭!!!」

一聲巨響后,紅霞與青風互相涅滅,盡皆消耗殆盡。

短暫的試探后,兩位真似乎動了真火,取各自的法寶開始激斗。

卻越打越遠,逐漸遠離了王山的範圍,使得觀戰修士看真切。

而雙方的金丹修士,同樣消失了王山範圍。

觀戰修士見狀想跟,卻被以紫云為首的白雲觀修士攔了。

劉玉方看得心潮起伏,見狀也想御使法器跟,再一睹兩位真交手的情況,同樣被攔了。…

「兩真鬥法,諸位友還打擾了。」

「冒然,被鬥法餘波波及,恐性命之憂!」

知什麼候,紫雲竟然帶著三十名築基修士,把守住了山的。

劉玉微微皺紋,見此情景放棄強行突破,跟觀戰的打算。

很快便覺得對,紫雲帶著么多幹什麼?

群,同樣修士察覺到對,悄悄溜到山崖邊,想驅使法器離開。

就此即將踏法器的候,一枚紫色的火球突然射了,使之得閃躲。

「諸位友......。」

紫雲開口,想先穩住場的修士,等一位金丹師叔偷偷迴轉,再將些「叛逆」一網打盡。

沒錯,白雲觀的許多眼裡,些還趕觀戰的修士就叛逆。

以往燕國四宗強的,境內以及臨近國無表示臣服,並且老老實實每年交資源,乞求四宗的庇護。

還聽從號令的勢力都沒,現還敢看白雲觀「好戲」的,叛逆又什麼?

正因為如此,白雲觀修士對觀戰修士沒半分好感。

紫雲的想法雖好,但觀戰修士卻乏經驗豐富之,見此場景哪裡還知白雲觀懷好意?

當便幾祭法器,眼看就遁走。

「走!」

許多觀戰修士候都反應了,顧得責罵白雲觀的行為,爭先恐後祭法器就遁走。

但白雲觀籌謀的么久,又豈能沒防備?

一瞬之間,便數十件法器靈器被祭,齊齊朝觀戰修士轟!

觀其動手之間的默契程度,便知早預謀。

「呃啊~!」

幾聲短促的慘叫響起,但很快就沒了聲音,顯然已經隕落。

雖然數雙方相差,但一方號令統一,一方卻一一盤散沙,根本能相提並論。

所以才了樣的結果,僅僅一輪攻勢,便兩三名築基修士隕落。

「此地宜久留,等必須全力手脫離此地。」

「否則長此以往,恐性命之憂!!」

觀戰修士,喊。

話落此首先做了表率,控制三件極品法器靈光盛,接連擊退好幾件白雲觀修士的法器。

築基修士都愚笨之,經幾息間的思考,就算反應再慢,也明白了白雲觀的意思與自身的處境。

知到了生死攸關的刻!

於接所的觀戰修士盡皆全力手,一件件法器靈器、符籙、靈獸、傀儡等手段使,竟然短間內反將白雲觀壓入風。

經篩選之後,還能山觀戰的修士,自然都接近同階的「精英」。

所以造成樣的結果並奇怪,眾心思各異,明顯能長久。

「對方金丹修士隨能到,能么了。」

「必須馬離開!」

劉玉心閃此念。

隨後全力激發三面護體焰盾防護周身,控制暗黃飛劍漲,同操控粉紅摺扇抵擋攻擊。

「叮叮」「嘭嘭」

雖然兩名白雲觀修士阻攔,但攻擊被粉紅摺扇擋了半,剩的半根本突破護體焰盾的防護。

「踏」

劉玉踩暗黃飛劍,手法決迅速一變,就往仙闕城方向飛遁而。

就電光火石間,白雲觀修士注意到了的行動,竟然又極品法器疾射而!

「叮」「咚」

品靈器坤靈珠激發的光盾,輕鬆抵擋住了四件極品法器的攻擊,剩一件也被護體焰盾擋住。

以深厚的法力與修為,普通築基修士的極品法器,沒達到一定數目,已經很能形成威脅了。

即使么危險的刻,劉玉也忘隱藏身份與實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八章:神通與逃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