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江中鏖戰

第三百七十一章:江中鏖戰

「神識方面的法器!」

劉玉瞳孔一縮,瞬間將鎖定了夢雪手腕的手串。

還第一次遇到神識法器,想到看平平無奇的翠綠手串,居然種特殊效果。

幸虧,只能防護一。

射向夢雪的驚神刺雖被擋住,但劉玉手的動作一刻未停,已經催動的四件靈器也沒絲毫停頓的意思。

「噝噝」

熔火刀變幻的火蟒最為驚,龐的身軀足三丈多長,腰身也水桶粗細,嘴毒牙栩栩如生,看無比猙獰兇惡。

其身軀繚繞的深紅烈焰,似乎把江水都染成了紅色,氣勢洶洶向夢雪纏繞而。

火蟒身後,還跟着一隻神武的銀鷹,與一隻兇惡的火鳥。

只威勢,卻差了止一籌。

一聲聲獸吼響徹河岸,令兩岸許多凡心膽俱喪,視為遇到詳,慌擇路的逃走。

而幽冥斷魂錐則更快一步,化為幽芒先一步到達白浩波身,帶着凜冽的殺機就沖其身軀一穿而!

就,後者清醒了,望見一幕亡魂皆冒。

白浩波臉色變,法力拚命的傾斜而,只能匆匆催動一件紅色令牌法器擋身,那一縷幽芒就已經到。

沒想到,青陽老魔的實力,竟然比資料厲害了么多!

「叮~!」

刺耳難聽的金鐵之音響起,幽芒直直刺紅色,迸發了片的火花。

「砰」

紅色令牌的靈光,以肉身見的速度暗淡了,僅僅僵持了兩瞬便被擊飛,一副靈光暗淡的模樣。

「噗」

白浩波被紅色令牌帶着擊飛了十丈,牽連之已經受到輕的傷勢。

但還及平息體內一些躁動的法力,便強行再次催動紅色令牌防禦,因為那一縷致命的幽芒已然到。

趁病,命!

劉玉當然會放機會,丹田內法力鼓盪噴涌而,催發幽冥斷魂錐全部的威能,直接將白家餘孽斬殺!

想待會兒面對兩的圍攻,機會先斬殺對方一,樣的良機自然會放。

至於此舉會會激怒夢雪,則根本沒考慮。

雙方本就敵對,難惹怒對方,對方便會手留情嗎?

另一邊,擋了神識攻擊后,夢雪手臂一抖,衣袖便滑一根紅色玉笛迅速催動。

紅色玉笛受到法力催動后,頓靈光盛,變幻一隻英武凡的炎雀,煽動翅膀向臨近的火蟒撲,直指火蟒七寸的位置。

催動紅色玉笛的同,夢雪取一把紙扇,對着方輕輕一揮。

數十根黑色冰刺憑空現,冒着森冷的寒氣,密密麻麻朝銀鷹與火鳥射。

「嘭嘭」

炎雀與火蟒糾纏,聲勢震動四野,炸起片水花。

熾熱溫度一瞬間便蒸發了許多江水,使得江面水霧繚繞,情景些看真切。

「喳喳」

炎雀雖然體型嬌,與火蟒相比顯得袖珍了許多,但嬌的身軀卻蘊含了更多的威能,反而火蟒逼得連連後退。

「嗖嗖」

黑色冰晶速度極快,臨近了火鳥銀鷹才破空之聲響起,轉瞬已經籠罩了兩隻栩栩如生的妖獸虛影。

「叮叮」

火鳥銀鷹揮動雙爪,或以鳥喙啄擊,但也只擋住了半數冰晶,依然半數從它身軀穿。

黑色冰晶似乎一種奇異的冰寒之力,能給化形的妖獸虛影留輕的「創傷」,使之恢復起極為困難。

僅僅一輪冰晶后,火鳥與銀鷹軀體便了數十一的傷口,就像破破爛爛的玩偶一般,

形體再也無法維持,恢復了離玄劍與流光劍的本體。

三件靈器盡皆落入風,白浩波受傷。

短短一呼吸的間,就發生了諸多的交鋒,劉玉先發制的攻勢,對方兩高立判。

「兩件極品靈器!」

神識刻展開,劉玉將場的情況盡收眼底,眼神微微一凝,感受到了巨的壓力。

第一次遇到,法器靈器比自己還精良的對手,修為還比自己更高。

聯想到對方的身份,兩件極品靈器甚至更多,好像也極為正常的事情。

「住手」

輕鬆化解青陽老魔的攻勢,眼見同門師弟已經命懸一線,夢雪再也無法維持風輕雲淡的模樣,猛然喝。

說話之,就摸一枚銀色飛箭甩了,想阻擊幽冥斷魂錐的攻擊。

「哼」

劉玉掀起黑色的兜帽,閃避迎了夢雪的目光,露了一殘忍的笑意。

操控幽冥斷魂錐沒絲毫停止之意,同為了更穩妥一點,一枚驚神刺再次射,目標直指白浩波。

無形無質的驚神刺速度極快,瞬間便穿越了遙遠的距離,比幽冥斷魂錐更快一步到目標身。

「好!」

「該死的青陽老魔!!」

白浩波及摸嘴角的鮮血,瞳孔火光一閃,射兩金紅色的火光,紅色令牌又形成了一光幕防護。

心縱無窮的恨意,但都及發泄。

電光火石般的一息間里,變故發生的快,還許多手段及使,才會落得如此狼狽。

「好,又神識攻擊!」

白浩波一隻手正想摸向儲物袋,但神識一陣熟悉的刺痛感,令動作由一頓,閃念頭。

隨後,意識便因為神識的痛苦陷入恍惚之。

驚神刺之後,幽冥斷魂錐已然臨近!

「刺啦」

因為沒主操控,金紅光幕威能降,被幽芒直接一穿而,化為細的光點消散。

「叮」

已經威能損的紅色令牌,更抵擋的了幽芒的威能,被擊飛到荒野之靈光全失。

「!絕對能死!」

「家族的仇恨還沒報,怎麼能死此地!!」

白浩波清醒的瞬間,一縷幽芒已經佔據了全部的視野,瞪了眼睛,心閃無數念頭。

間,一刻似乎分外緩慢。

藹親、兢兢業業的族長白蓮華,古靈精怪、冰雪聰明的丫頭白彩凰,還古板無比、頑固守舊的二長老。

許多珍貴的記憶,一瞬間腦海閃,並且清晰無比。

另一名築基期族,已經與合歡門修士的鬥法隕落,便白家最後一築基修士。

如果也死,白家從此就真的會沒落了。

管為了家族,還為了自己。

白浩波都想死,也能死。

但靈器無情,管眼修士的身背負多少責任,根本沒半點停頓之意。

「噗」

脆弱的血肉之軀,毫無阻攔的被幽芒穿,白浩波頭顱如西瓜炸裂般,變成了一團血霧。

死,就必背負那麼多了。

責任、仇恨,都一刻煙消雲散,也就徹底解脫了。

「叮叮叮」

而銀色飛箭才姍姍遲,朝試圖攜帶儲物袋的幽芒射,輕易破壞了幽芒的企圖。

見事為,劉玉也強求,心念一動就操控幽芒斷魂錐返回。

眼還一強敵應對,區區財物舍了便舍了。

「砰」「砰」「砰」

極品靈器之間的交鋒,僅僅餘威便使得江面翻地覆,片水花升空,水霧愈發濃郁。

一切的一切,凡看,斗彷如夢幻之。

劉玉衣袍無風自起,黑色的長發肆意飛舞,手法決又快又急。

全部的精力都放操控靈器,面對樣的強敵,敢半點意之心。

「魔頭,真好深的魔性!」

「原本還想將生擒回拷問一番,但既然白師弟隕落於此了,那也就留陪葬吧!」

夢雪銀髮飄飄,似乎因為白浩波動了真怒,原本的心境蕩然無存,再也沒保留實力的想法。

法力一提,炎雀體型便再次漲一圈,威能再次強盛了三分。

玉手拿捏紙扇,連續輕輕的揮舞兩次,其靈紋連續閃耀兩次,便片的黑色冰晶浮現。

黑色冰晶鋒銳無比,還帶着奇異的冰寒之力,密密麻麻如同密集的雨點一般,朝劉玉射。

對方一動,劉玉便立刻做應對,控制離玄劍與流光劍變化到最的三丈三。

變為了一紅一銀兩柄巨劍,然後朝飛舞的冰晶之雨連連揮舞橫掃。

「叮叮叮叮」

黑色冰晶落兩柄巨劍,響起密密麻麻的碰撞之聲,飛速消磨著兩件靈器的威能。

單黑色冰晶的威能其實並算強,最多也就比品法器全力一擊的威能勝些許,但架住一眼望密密麻麻的數量啊。

連綿絕的冰晶之雨,離玄劍與流光劍很快便呈支之勢,眼看無法抵擋多久。

劉玉當機立斷,手法決一變,控制兩件靈器稍稍後退,將黑色冰晶放一些。

再妄想兩件靈器能全部阻攔,只爭取抵擋住部分即。

樣的結果並奇怪,離玄劍與流光劍只品靈器,而夢雪手的紙扇卻極品靈器,品質的差距簡簡單單就能彌補的。

更何況對方的修為還勝兩籌,即使青陽功的優勢,也依舊所如。

「嘭嘭嘭!!」

劉玉抽身閃避,及跳離船隻,躲開了一部分黑色冰晶的攻擊,剩的一部分無法躲開,則由護體焰盾擋。

由青陽功火屬性法力激發的護體焰盾,能效防禦黑色冰晶,使之消融化為虛無。

只自身的威能也斷損耗,需法力停補充。

但所幸護體焰盾根本功法自帶的法術,對法力的消耗極,所以支持一段間還沒問題的。

「嘭」

船隻化為一的碎片,徹底消失江面,滿船的凡也就此屍骨無存。

一股股鮮紅的血液湧現,給江水增添了一樣的色彩。

當夢雪真正發揮實力后,劉玉立刻便感受到了巨的壓力,以及彼此間的差距。

熔火刀所化火蟒,威能增的炎雀的咄咄逼攻勢,已經傷痕纍纍節節敗退。

只能被動的防守,而無多少還手之力。

光從威勢看,兩者的差距便些明顯,敗退只間問題,就看能支撐多久了。

離玄劍與流光劍,冰晶之雨更能寸進分毫,連綿絕的冰晶之雨,顯得軟弱無力。

兩件靈器能後退,一旦後退將造成嚴重的後果。

而自己賴以依仗的神識秘術,也被對方的神識法器克制能發揮作用,非但如此,還心對方法器同樣神識攻擊的效果。

秘術被克制,修為靈器又如對方,以至於劉玉只能全力防禦,先保住自身的安全謀求其它。

激烈的交鋒,就樣又了呼吸的間。

「能樣了。」

劉玉臉色凝重,得樣的結論。

自己的修為終究如對方,就算著青陽功的加持,法力也沒對方深厚。

同操控幾件靈器對法力消耗,即使夢雪沒使其它的手段,先支撐住的也一定自己。

更何況以雙方實力的差距,根本支撐到法力耗盡的刻,若繼續,只怕那之就敗亡。

還此地距離仙闕城近,白雲觀修士隨能到,隨能陷入被圍攻之。

除此之外,注意到一細節。

離玄劍與流光劍經黑色冰晶的「洗禮」,漸漸被其陰寒之力影響,威能正以一穩定的速度減弱。

「必須儘快脫身,繼續恐性命之憂!!」

「以自身的實力,恐怕很難辦到,只使用符寶了。」

關鍵的刻,劉玉心念急轉,瞬間便了決定。

事宜遲,現就立刻行動,否則等夢雪再使其它手段,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樣想着,劉玉一面神識驅使幾件靈器全力維持守勢,一面騰一隻手,偷偷摸向腰間儲物袋。

取一張靈光隱隱、精緻異常,表面繪著一根栩栩如生的銀白針的符籙。

正雪絲針符寶!

由金丹初期修士的法寶,煉製而成的符寶,對夢雪樣的築基期頂尖修士,已經很難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只能給其造成一點麻煩,達到自己想的效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一章:江中鏖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