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大局為重?

第三百七十四章:大局為重?

「敵襲!」

就像一塊巨石投入平靜的湖面,引發了巨的迴響,原本平靜的甘泉山轉瞬間沸騰起了。

其它三方向的哨崗,似乎收到了什麼指令,也駕馭法器試圖返回靈山。

李語派的隊更快,已經先一步攔截進路。

「嘭嘭嘭」

明亮的夜空遁光交錯,一陣陣法器的轟鳴之聲響起,山林間傳很遠,驚醒許多沉睡的世俗凡與野獸。

「呃啊」

一聲聲慘叫響起,那華家哨崗死亡的悲鳴。

為了萬無一失,李語派的都精銳修士,拿些哨崗還成問題的。

只華家的築基修士還些實力,以一敵二也沒快速敗亡的樣子,讓眾些意外。

至於華家會沖陣法救援,劉玉、李語都擔心。

陣法外激斗,「圍點打援」更好,己方築基戰力還佔據了優勢,多少就吃多少。

「轟隆隆」

管三面的激斗,歸元舟快速靠近甘泉山,最終一里之外停,緩緩降落地面,發的聲勢。

「踏」

劉玉輕輕一躍,跳歸元舟落地面,往向籠罩了整甘泉山的陣法。

華家套陣法,名為顛倒乾坤陣,實實的三階品陣法,具功法兼備的作用。

也就說陣法一開啟,能夠發揮威脅到金丹修士的攻擊!

雖然只入陣之後,陣法才能發揮最的威能,但其攻擊陣法之外,威能也絕對能看。

至少對於築基修士而言,絕對能看陣法的威能!

思及此處,劉玉心一驚,馬一拍儲物袋取坤靈珠,處於半激活的狀態。

幾乎就取坤靈珠的一瞬,陣法馬便傳了一陣波動。

幾十丈許的半月形光刃,從陣法之顯現,以迅雷及掩耳之勢向立足未穩的李語隊伍射。

華家手狠辣果斷,竟趁機會,直接擊殺多數襲修士!

「心!」

隊伍少築基修士都發覺了情況,就拿法器阻擋。

李語更快一步,早已做反應,將那件銀色圓環極品靈器祭!

只見此女雙手其掐訣,銀色圓環便漲至半丈左右,向射的光刃迎。

「嘭嘭嘭」

一連串的巨響后,所的光刃都被摧毀。

而銀色光環卻安然無恙,轉了一圈后,又回到了李語手。

而正手的築基修士,見此都默默收回了將祭的法器。

「每一光刃都只比二階品法術差一點,師姐正同凡響啊。」

劉玉見此心一動,暗自估算李語的實力。

修仙界因為分贓均而反目的例子,實多了。

「鍊氣期修士後退一段距離。」

估算陣法的攻擊距離后,李語果斷令。

六百多名鍊氣期修士很快後撤了一段距離,原地只留二十多名築基修士,遙遙望著靈光耀眼的陣法。

而陣法之內,望著自己家族的哨崗被圍攻,華家的築基修士也陷入了激烈的爭論之。

「族長,九長老、老險象環生。」

「必需立刻手救援,否則三位長老凶多吉少啊!」

「族長,快派吧!」

一名修為築基初期,身穿白色襦裙,看二十歲左右的女修焦急。

看著陣法遠方的景象,一臉焦急之色,因為被圍攻的築基修士,一正好的長輩。

「族長,萬萬。」

「元陽宗勢洶洶,冒然派援兵,恐怕無回!」

「幾位長老隕落固然惜,但還以家族為重,以華家的傳承為重才。」

「還請族長三思!!」

一名三十歲左右,修為築基期,面容英俊的男修聲說。

此言一,立即引得襦裙女修怒目而視。

「華玉澤,沒想到竟然如此心性涼薄。」

「幾位長老為家族鞠躬盡瘁,如今身處險境,居然能說種見死救的話!」

襦裙女修臉色漲紅,杏眼似怒火燃燒,毫留情的指責。

「幾位長老自然勞苦功高,為家族鞠躬盡瘁,誰也能否認。」

「但如今元陽宗者善準備充足,一切還以家族局為重!」

「若因為某些的一衝動,使得家族損失慘重,又何顏面面對兩位老祖?」

被稱之為華玉澤的修士,毫客氣反駁,話語意所指。

「好一局為重!」

「難為了所謂的局,就眼睜睜看著幾位長老隕落嗎?」

「今日九長老、老,日又誰?」

「、?還?」

襦裙女修的情緒越越激動,聲音都提高了幾音調,顯得十分尖銳。

種一說,原本議論紛紛的眾徒然一靜。

因為內容敏感,所以眾雖然都自己的見解,但都敢堂而皇之的講,只望著華家的族長華雲飛,等待的裁定。

「好了玉坷,必再說了。」

「玉澤說得錯,元陽宗勢洶洶覷,等若派修士救援,只怕正對方懷。」

「屆單九長老、老三救回,連後派的長老都一回。」

「兩位老祖將讓等留守家族,自然能辜負老祖的期望。」

「家族的千年傳承,也能毀手裡,所以一切都以家族局為重!」

華雲飛一外表歲左右的威嚴年,身穿青色錦衣,黑色的長發幾縷灰白。

收回望向陣法外的目光,掃視華家諸位長老,嚴肅的說。

「......。」

被稱之為華玉珂的襦裙女修,聞言還想挽回,但被族長威嚴的目光逼視,只好將口的話語止住。

華雲飛華家的威望如日,只兩位金丹老祖之,但華家築基修士修為最高之,還其一位老祖的嫡傳血脈。

所以做的決定,基本沒修士敢質疑。

華雲飛做決定,那些想陣救援的,最終也都偃旗息鼓。

「只到了顛倒乾坤陣的攻擊範圍內,就能安全了,千萬放棄啊!」

華玉珂望向陣法北方的九長老,面色沉重心如刀絞,杏眼盡擔憂之色。

就觀察間,華家外的三位長老處境愈發險惡,已經岌岌危。

「雲飛友,何一見?」

「難友真的就如此鐵石心腸,眼睜睜看著華家三名築基長老死眼?!」

李語開口,冰冷的聲音傳遍靈山周圍。

雖然種話肯定起到什麼效果,但只能擾亂華家一點軍心,待會攻打起也能簡單一點。

而劉玉等則嚴陣以待,一華家修士真的陣,就將面臨最猛烈的攻勢。

「哼!」

陣法內,華雲飛聞言發一聲冷哼,隨後吩咐操控陣法的幾名築基長老,又射了數十巨的半月形光刃。

「嘭嘭嘭」

一次,劉玉等一齊手,操控法器靈器化解了陣法的攻擊。

見華家沒回應,李語也意外,目的已經達成了。

隨後嘴唇蠕動,似乎發了神識傳音。

數里之外,正圍攻華家三名長老的築基修士,似乎接到了什麼命令,約而同地加急了攻勢。

「砰」「叮」

法器的轟鳴之聲斷響起,璀璨的光芒夜空如此顯眼。

「呃啊!!」

一兩呼吸后,便三聲慘叫先後響起,然後突兀的消失。

華家千修士目光,三名築基長老血灑長空,止步於陣法的影響範圍之外。

驚恐、憤怒、哀嘆.....,華家修士的種種情緒一而足,但相同的,都對元陽宗一行恨之入骨。

但事情的發展,卻以意志為轉移。

「諸位,一同手,試圖陣法的弱點。」

甘泉山外圍的哨崗被肅清后,六名築基修士飛快返回,李語當指揮。

說完,一拋手的銀色圓環,施展靈器化形之術,使之化為一隻銀白色的蛟龍,迅速向籠罩甘泉山的陣法攻。

「」

其築基修士見此,也齊齊手。

一間,夜空盡法器與靈器的靈光,強的威勢籠罩了整座甘泉山。

尤其以那隻銀白蛟龍最為醒目,威勢竟然達到了二階巔峰。

讓許多華家修士為之色變,心些害怕與安,但隨之而的,卻深深的憤怒!

華家金丹家族,放整燕國,都得了檯面的勢力,如今卻落到了步田地?

家族靈山都被圍攻?!

似乎回想起了家族的榮耀,讓許多華家鍊氣期修士同仇敵愾,就算面對築基級別的攻擊,也勇敢祭法器釋放法術。

李語令攻擊,劉玉也帶著冷月心、蕭祭法器靈器,朝套「顛倒乾坤陣」發動試探性的攻擊。

面對全盛的三階陣法,區區築基級別的攻擊,自然能攻破的。

既然任由二十九一同攻擊,憑藉陣法本身的防禦力與恢復力,也能攻破。

之所以么做,無非為了試探陣法的破綻罷了。

好鋼用刀刃,三階破禁珠何其珍稀,豈能輕易浪費?

萬一胡亂使用,而起到應的效果,導致功歸一簣,所就都白忙活一場了。

三階破禁珠種珍稀之物,縱然李語背景深厚,也能第二顆,所以必需懸合適的機,用合適的位置。

「還能請精通陣的修士,愧宗門第一家族李家。」

目光掃一名雙眼亮著紫色靈光,正觀察甘泉山陣法的築基修士,劉玉心微微感慨。

但手的動作卻沒半點停頓,掐動法決控制離玄劍,橫掃諸多一階法術,落了陣法所形成的的光幕。

「轟」「轟」

儘管華家修士使全力阻攔,還陣法的協助,但雙方實力差距,隨機應變之,依然數攻擊落陣法,使其泛起陣陣波紋與漣漪。

鍊氣期修士的攻擊範圍達到一里,本身又「脆弱」,考慮到還分精力護持,所以李語便沒讓鍊氣期修士手。

而讓待數里之外嚴陣以待,隨準備聽令行事。

陣法內,華家剩的二十四名築基修士,又展開了議論。

「元陽宗賊子真狡猾,若些敢進入「顛倒乾坤陣」,定讓無回!」

年輕的長老恨恨的說。

「築基級別的攻擊,安能撼動陣法?」

「一點對方會知,但依然選擇做無用之功。」

「莫非什麼依仗,或者準備了厲害的底牌,諸如破禁符、破禁珠之類,準備其意?」

華玉澤雙手環胸,周圍望向陣法之外,將心的疑問說了。

「一二階的破禁符、破禁珠,只能對「顛倒乾坤陣」產生微足的影響,根本沒什麼作用。」

「即使最頂尖的符寶,也難以攻破陣法。」

「難對方還準備了三階的破禁寶物成?」

「樣的寶物,即使一般的金丹真,也能擁!」

華玉珂因為親隕落,憤怒到極致反而冷靜了,望著陣法外斷攻擊的李語等,黛眉微皺猜測。

三階破禁寶物!

猜測一說,華家築基修士皆悚然一驚!

「三階的破禁寶物,能吧?」

嘴說著能,但因為心的擔憂,華家築基修士的手之間,約而同加了幾分威能。

「管怎麼樣,能讓元陽宗修士繼續試探了。」.

「等全力手,攔截的攻擊!」

華雲飛臉色些陰沉,最後。

僅僅一兩呼吸的間,便一柄柄法器靈器,從陣法現。

閃耀著各色靈光,向劉玉、李語一行的攻勢阻攔而。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四章:大局為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