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大膽想法

第三百七十六章:大膽想法

實力方面,已經發揮了七成。

比起古闕城擂台鬥法展露的,還強少。

只極品靈器熔火刀,以及符寶秘術等底牌,依然選擇隱藏。

燕國之戰多少利益,又多少油水撈,家都心知肚明。

既然油水足夠,儲物袋鼓脹起了。

那麼購置一兩件品靈器,也正常之事。

路非常「清白」,用擔心被高階修士懷疑。

既然最後準備分一杯羹的,那麼肯定得發足夠的作用,讓旁無話說。

如此,最後才能「火靈果」的分配,佔據足夠多的話語權。

正劉玉思慮間,雙方築基修士的攻擊已經全面碰撞。

「嘭嘭嘭!」

一聲接着一聲轟鳴響起,強威能向四周橫掃,帶起一陣狂風,將遠方的樹葉吹得沙沙作響。

短短一呼吸的間,雙方的交鋒便分了高。

自華家築基的法術盡數破滅消弭,法器靈器皆倒飛而回,舊力已盡新力未生。

華家鍊氣期修士,反應速度當然比築基修士,根本反應。

就算些反應快的,攻擊也輕易攔。

三階破禁珠被劉玉、李語等護衛著,一路暢行無阻,方的障礙皆被掃除。

漆黑的破禁珠,珠體與符文皆亮起微弱靈光,散發銀黑色的光芒。

劃一條彎彎的拋物線,最終落了李語鎖定的位置。

「啪啦」

破禁珠落顛倒乾坤陣的破綻之處,與陣法接觸了一起,發如玻璃破碎一般的聲音。

聲音清脆且動聽,轟鳴斷的戰場,依然清晰傳進了劉玉耳,隨後便看到了熟悉光芒。

光!

破禁珠被激發之後,瞬間施放了無比耀眼光華。

似乎就連夜空,也被染成斑斕的顏色。

劉玉的第一感覺,隨後敏銳的靈覺便被觸動,升起一種恍惚之感。

混亂!

靈氣的混亂!

種情況,修士說修鍊了,就算吸收靈氣也會比平困難許多。

就算吸收了種混亂狂暴的靈氣,也難以煉化,處理好還會損傷經脈。

幸好光華盛放之後便迅速收斂。

但帶給片地域的影響,卻沒那麼快消退,混亂、狂暴的靈氣需間撫平。

光華一盛后,肉眼都以清晰看見,破禁珠化為了一光華。

眨眼間,便融入了顛倒乾坤陣形成的白色光幕之。

就像一張白紙滴入了一滴墨水般,兩種顏色的對比十分明顯,謂涇渭分明。

並且「墨水」滴落之後還沒結束,迅速向白紙的其它區域擴,佔據的範圍也越越廣。

照趨勢,用了多久,便會浸染白色光幕的全部區域。

突然間的變故,讓所華家修士都驚駭已,就連手的動作都為之一頓。

「好!」

「種程度的動靜,根本二階破禁珠能夠做到的。」

「三階破禁珠!」

「元陽宗修士么捨得本錢,就怕最後血本無歸嗎?」

眼見破境珠造成的巨動靜,華雲飛心瞬間閃數念頭,臉的平靜沉穩,再也維持住。

急忙傳音控制陣法的長老,:

「快,快將破禁珠的力量驅逐,否則事妙!」

控制陣法的華家三長老沒說話,但臉色漲紅,手的法決又快又急。

顯然作為華家專門掌控陣法的長老,對陣也一點了解的,無需提醒早就做了應對。

三階破禁珠豈般簡單?

何況,李語顆破禁珠達到了三階品!

「行啊族長,現顛倒乾坤陣完全失了控制。」

「等用陣旗根本操控了。」

「陣法已經被破禁珠的力量影響,現只能選擇關閉陣法或者開啟陣法。」

「族長,快想想辦法!!」

一息后,華家三長老着急。

瞬息之間,已經嘗試了數次,但每一次都無功而返。

得承認現實,往日控制如意的陣法,現已經失了掌控。

「糟了」

「沒用的東西,該死!」

華雲飛聞言臉色徹底沉了,心卻念頭急轉,馬做了決定,:

「與二長老,動用老祖賜的符寶,盡量拖延間。」

「等幾全力恢復陣法,事關家族傳承,絕對能放棄!」

「其也全力手,為陣法的恢復拖延間。」

儘管心煩意亂,但多年執掌家族的經歷,還讓華雲飛迅速安排了應對之策。

「。」

須臾之間,華家築基紛紛領命,華家二長老,也依言拿符寶準備祭。

但就準備開始動作的候,變故徒生!

放眼望,籠罩整座甘泉山的陣法,已經變成了彩色。

就連其源頭的靈脈與陣法的陣旗,也受到了影響。

靈脈的靈氣迅速變得混亂,陣盤陣基的靈力,也漸漸染之色,變得再穩定。

籠罩靈山光幕一收一縮間,許多混亂的靈氣,從其泄露。

並且光幕總體呈斷膨脹的趨勢,就像一直氣球般斷漲,漸漸瀕臨極限。

「轟!!!」

一聲驚動地的轟鳴響起,膨脹到極限光幕猛然炸裂。

變成一塊的碎片,隨後又快速轉變為濃郁、混亂的靈氣,向周邊地域擴散。

「砰」

陣法破碎的同,似乎因為巨的衝力,改變了地的某些結構,連周遭地面都結結實實震顫了幾。

「呃啊」

雖然沒特意針對,但濃郁的靈力,本身便具威能。

破碎的一瞬間釋放了,使離近的華家修士受到了傷害。

至少數十,因此受傷死亡。

三階品顛倒乾坤陣,破!

「愧最克制陣法的破禁珠,效果正立竿見影啊。」

「種好東西,日後機會一定收集幾顆,總用得的候。」

望着三階破禁珠如此明顯的效果,劉玉睜了眼睛,心閃念頭。

猜測,能造成樣的結果,也完全破禁珠的功勞。

若沒陣修尋找到陣法的破綻,使得破禁珠落破綻之處,應該會如此明顯的效果,至少顛倒乾坤陣會直接被破。

破綻之處與薄弱之處,兩種同的概念,兩者差別了。

「劉師弟,隨一起攻甘泉山!」

說話,李語加入法器飛空,手握著銀白圓環。

「正當如此!」

見對方如此膽,劉玉心也豪氣頓生,聲答。

隨後一拍儲物袋,取許久未用的銳金劍升空。

一手離玄劍一手黑羽矛,坤靈珠環繞周身,護體焰盾心念一動便升起。

為了避免華家帶着火靈果逃跑,能給丁點喘息之機。

陣法一破,李語、劉玉等二十九名築基修士,便駕馭法器直撲甘泉山。

觀戰的六百名鍊氣期修士也隨之一動,如潮水般向靈山涌。

了多久,便會與對方的鍊氣期修士交手。

「師弟,華家二長老便交給了,沒問題吧?」

半空,李語的聲音傳,似乎些放心。

「師姐放心,青陽也著幾種底牌的,定然會讓師姐失望!」

劉玉立刻回。

配合此祭的三件品靈器,話語更具說服力。

短暫的交流之間,眾已經接近甘泉山,以清晰看到華家長老臉的種種神色。

從陣破到劉玉等登甘泉山,短短兩息的間,華家諸修還沒反應。

華家金丹家族,又三階品陣法守護,即使燕國之戰爆發了數年,也沒遇到攻擊。

根本就沒想,陣法被攻破的能,所以一些本該的退路,全都沒部署。

「迎擊!!」

華雲飛身為族長,儘管心震撼,但還反應了,迅速傳音提醒眾。

變故發生的快,一之間也知戰退。

經提醒,華家築基修士才從陣法破碎的震撼回神,讓后就看到了一件件已經臨近的法器靈器,急忙祭自己的法器靈器抵擋。

「叮叮叮」

一陣刺耳難聽的金鐵之音響起,兩方馬迅速交手。

劉玉神色嚴肅,也找到了自己的對手,修為接近築基巔峰的華家二長老。

一滿頭銀髮的女修,眼角淡淡的魚尾紋,臉也著淺淺的皺眉,

從現的模樣以看,此女年輕一定美麗的女子,現芳華已逝年老色衰,已經快成了一老嫗。

「生機夠旺盛,最好的燃料啊。」

驅使兩件靈器的同,劉玉習慣性的想到了問題,

但其接近築基巔峰的修為,還著靈器與符寶,敢半點看。

「華家高階靈藥園的位置......」

控制發揮七成實力的同,劉玉眼神閃爍,心了一「膽」的念頭。

很快就無暇多想了,因為華家二長老,已然祭了符寶!

件符寶一把黃色的尺,其的圖案清晰精緻異常,九寸左右的。

但散發的威勢,卻讓任何築基修士都敢意。

「叮叮」

黃色尺符寶靈光熠熠,黃家二長老的控制輕輕揮動,射兩淡黃色的氣勁,輕易擊破了離玄劍與黑羽矛的靈器化形。

射兩威能強的氣勁后,黃色尺只靈光暗淡了一些,接着迅速向劉玉本體射。

此女竟想直接取了的命!

劉玉見此情景,漆黑如墨的瞳孔殺意涌動,控制坤靈珠擋身。

同身形一動,敏捷的向後退。

「砰!!」

僅僅僵持了一息,坤靈珠的光盾便直接破碎,本地也被擊飛。

幸虧劉玉閃躲的快,然肉身少得受一點輕傷。

即使法力精純,坤靈珠品質也差,但面對符寶依舊夠看。

一息的間,已經足夠了。

離玄劍與黑羽矛迅速回援,一左一右夾擊黃色尺,暫化解了次攻擊。

但絕對的威能差距之,種戰術並沒什麼用。

「叮」「咚」

黃色尺只輕輕揮舞幾,離玄劍與黑羽矛便又被擊飛,就兩件「玩具」一般。

然後件符寶輕輕一轉,鍥而舍的追擊而。

面對符寶,劉玉能發揮全力,也能祭熔火刀,根本能直面直面符寶的鋒芒。

還好,件符寶只金丹初期修士製作,威能也被消磨了少,還無法對達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憑藉三件靈器,倒也能夠勉強周旋。

華家二長老當然會就此罷休,很快就又一件玉簪被祭。

玉簪冒着森冷的寒氣,威勢十分凡,赫然一件品靈器!

「砰」

受限於能發揮多的實力,劉玉只能憑藉護體焰盾抵擋玉簪的攻擊,形勢岌岌危。

雖然儲物袋還品靈器,但已經御使三件,打算御使更多了。

同御使三件品靈器,已經普通築基期修士的極限,甚至還超少。

如果再多一件,神識異於常一點就暴露了!

劉玉也會迂腐之輩,心神隨與熔火刀保持聯繫,一旦意料之外的情況發生。

就會視情況放棄兩件品靈器的控制,瞬間祭極品靈器熔火刀。

「嘭」「叮」

護體焰盾光芒暗淡,離玄劍與黑羽矛再次被擊飛,同黃色尺光芒也暗淡了一些。

劉玉知,符寶承載的威能限,終耗盡的候。

那,才自己反擊的刻。

但那之,還只能避其鋒芒,狼狽的逃竄。

劉玉驅使三件靈器,斷抵禦、閃躲對方符寶與靈器的攻擊。

情況看起兇險萬分,似乎隨能殞命。

知意還無意,逐漸遠離部分修士的交戰區域,往華家高階靈藥園的方向逃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六章:大膽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