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暗取靈樹

第三百七十七章:暗取靈樹

「堂堂元陽宗的傑弟子,聲名赫赫的青陽老魔,就點實力?」

「難只會抱頭鼠竄嗎?」

「敢敢停堂堂正正一戰?!」

華家二長老怒罵。

符寶的威能限,維持了多久。

眼見自己件符寶的威能即將耗盡,失快速擊殺對方的機會,由些心急。

「呵呵。」

劉玉冷冷一笑,沒半點回應的意思。

么簡單的激將法,又怎麼會當?

兩年,元陽宗十二支青鋒隊燕國也算赫赫名了,所以對方認自己的身份絲毫奇怪。

但對而言,聲名只達成目的的工具,絕會為聲名所累!

「叮」「叮」

騰轉挪移之間,劉玉手快速掐著法訣,控制離玄劍、黑羽矛、坤靈珠輪流抵擋黃色尺的攻擊。

儘管看兇險,但暗暗發揮更多實力的情況,實則驚無險。

而成長到現的護體焰盾,也沒讓失望。

面對華家二長老玉簪靈器的攻擊,能很好的抵擋。

雖然兩三擊后,便潰散的趨勢,但法力的補充,總算還艱難的維持住了。

表面敢直攖符寶的鋒芒後退,實際卻暗暗往華家三階靈藥園的方向移動。

劉玉沒直接往靈藥園的方向移動,那樣明顯了,而左右移動,但總體還靈藥園的方向。

而其修士也沒覺得什麼對,面對符寶的強威能,敵才正常的。

如果能夠直接硬憾,那才「奇怪」了,根本普通築基修士能夠做到的。

一追一逃之間,知多久。

築基期經靈氣洗滌的體魄,以使得修士輕易翻越複雜的地形,輕輕一躍也非常簡單的事情。

看見方的「養心亭」,劉玉心一動。

根據事先搜集好的華家情報,知此處距離三階靈藥園,已經非常接近。

也差多,該動手了!

思及此處,劉玉身形突然一頓,冷眼看向身後追擊而的女修。

「終於沉住起了嗎?」

「年少成名,終究還年輕氣盛。」

華家二長老覺得自己計策得逞,心暗暗自得。

臉露笑容,操控黃色尺符寶狠狠一斬,就取了元陽宗賊子的性命,然後支援家族其長老。

對於兩百歲的年齡而言十歲確實「年青」了一些。

華家二長老很快就笑了。

因為一暗紅火光猛然乍現,伴隨而的,還一陣強的威勢驟然浮現!

停的瞬間,劉玉已然一摸儲物袋,取極品靈器熔火刀,全力鼓盪丹田內的法力將之祭。

靈器化形!

一條三丈的暗紅火蟒虛影現,將熔火刀包裹內,然後朝黃色尺符寶直撞而。

「砰砰」

兩者皆攜帶強的威能,電光火石間碰撞一起,發巨的轟鳴之聲。

熔火刀的威能明顯如符寶,威勢也相差較遠,一擊之直接被擊退了,火蟒虛影也些暗淡。

劉玉法力一催,其便迅速恢復如初。

擊退熔火刀后,黃色尺的靈光更為暗淡,就像風的殘燭一般,隨能熄滅。

「極品靈器!」

華家二長老睜了眼睛,心由一驚。

極品靈器珍稀貨色,但本身的價值極高,而且還難以買到。

早年也曾想購買一件極品靈器,即便使用了家族的渠,也幾次與極品靈器失之交臂,最終得放棄了念頭。

就算華家現任族長華雲飛,也蒙老祖賜予,才能擁極品靈器。

「對方為何能夠同御使四件靈器,就算築基巔峰修士,恐怕也很難辦到吧?」

震驚后,華家二長老又升起疑問,註定得到解答了。

「嘭!!」

恢復如初的暗紅火蟒再次與黃色尺符寶碰撞,也再次被擊退。

就華家二長老想乘勝追擊的候,黃色尺的靈光突然一閃一閃明滅定。

「好,符寶的威能耗盡了!」

華家二長老的念頭還未落,符寶的靈光就徹底暗淡,重新便變為了一張符紙。

「噗嗤」

隨後,威能耗盡的符寶自燃,轉瞬間化為灰燼。

「最的阻礙總算消失了。」

「雖然距離足夠遙遠,但還能被其它修士發覺。」

「能拖延,必須速戰速決。」

劉玉心瞬間閃數念頭,隨後手法決一變,丹田法力如洪水決堤一般傾斜而。

全力催動熔火刀、離玄劍、黑羽矛三件靈器,使之威能達到目的巔峰,齊齊朝華家二長老攻。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三根「驚神刺」也同一間射。

幾乎就黃色尺符寶威能耗盡的一瞬,便爆發除了全部的實力,發動了精心準備的絕殺一擊!

「糟了!」

劉玉祭極品靈器的那一刻,華家二長老就知盛名之無虛士。

並且青陽老魔的實力,只怕比傳聞還強。

至少公開的資料,對方沒極品靈器,而且神識也沒般強。

那一瞬間,的心就已經生退意。

但想法還沒得及付諸行動,致命的殺機已然臨!

華家二長老看到了三件靈器耀眼的靈光,感受到鎖定自己的氣機,以及靈覺瘋狂示警。

迅速取一件銅鏡靈器擋身,打算拖延片刻間,就使用符籙遁走。

但就祭銅鏡后,神識便一陣強烈的刺痛傳。

「神識攻擊!」

華家二長老閃念頭,隨便便陷入恍惚之,短暫失了對兩件靈器操控。

趁其失神的短暫間,劉玉神識控制三件靈器繞玉簪,直取其本體。

元神、神識越強,對驚神識攻擊的抵抗力就越高。

以兩的神識差距,就算三枚驚神刺,也僅僅讓對方失神了一瞬多一點。

四件靈器靈器臨近,華家二長老就已經恢復,隨後便看到了刺目的光華。

意識到自身的處境,但已經及做些什麼,玉簪靈器也根本及回援。

「砰!!」

熔火刀變幻的火蟒,狠狠撞擊銅鏡靈器,使得其靈光迅速暗淡,接著纏繞而使之動彈得。

「噗」

只其它兩件靈器則繞銅鏡,黑羽矛無視慣性突然止住,離玄劍則從其丹田一穿而。

劍身火焰繚繞,沒絲毫血跡。

「......。」

華家二長老顫顫巍巍指著劉玉,還想說些什麼。

但劉玉間緊迫,沒興趣聆聽敗者的哀嚎,迎接此女的一青色火光。

正青陽魔火!

魔火的燃燒,此女轉瞬間就化為了灰燼,身體與靈魂都成了燃料。

將玉簪、銅鏡收起,將此女的儲物袋掛腰間,劉玉很快收拾好了殘局。

十一里的神識放,朝周圍仔仔細細一掃,確認交戰的眾沒注意到自己,才鬆了一口氣。

神識攻擊無形無質,當事很難了解到。

只極品靈器如果被發現的話,還些好解釋。

間緊迫,收拾好殘局劉玉沒半點停頓,駕馭離玄劍貼地飛行。

穿越養心亭,迅速向華家三階靈藥園趕。

一呼吸后,便看到了養心亭後面的一湖,跳法器落湖面。

根據事先收集的情報,華家唯一的三階靈藥園便位於此處。

「只守護陣法些好辦吶。」

劉玉雙眸亮起乳白色的靈光,「眼術」瞬間施展而,打量著籠罩靈藥園的陣法。

觀察了一會,微微皺眉。

處三階靈藥園種植的,理所當然多數華家兩位金丹修士需的靈草靈藥,所以守護陣法的品階,最少也二階極品。

甚至達到了三階,也沒能。

如果自己選擇強攻,就算現沒修士主持,短間內也能攻破。

而且還會造成極的動靜,被其修士所發覺。

「一顆破禁珠或者破禁符就好了。」

劉玉暗暗想,一刻,愈發覺得破禁寶物或缺。

「希望華家二長老的手,打開靈藥園陣法的令牌。」

心閃念頭,隨後拿起華家二長老的儲物袋,神識往內一掃,取十幾枚顏色材質同的令牌,

接著,劉玉往令牌注入法力,手指飛快掐動法決,開始一一嘗試。

失敗、失敗、失敗......。

一連嘗試了十枚令牌皆失敗,劉玉看向最後兩枚令牌,一枚為紫銅一般的紫色,一枚為精金一般的金色。

沒半點猶豫,拿起那枚紫色的令牌,一瞬間又數法決打。

紫銅令牌頓亮起靈光,了一會,腳的陣法還沒什麼反應。

「希望能驚喜吧。」

「否則只老老實實參與分贓了,祈禱火靈果的數量超三顆。」

劉玉拿起那枚金色的令牌,注入法力數法決打其。

「嗡嗡」

金色令牌受到激發,頓亮起金色的光華,緊接著一金光射入了腳的湖面。

「噗噗~」

湖水翻湧已,迅速朝兩側分開,現了一條筆直向的同。

「......」

劉玉神識一掃,確認沒危險后祭起坤靈珠環繞周身,才迅速向走。

華家二長老為何會三階靈藥園的令牌,原因重,重的結果。

實際,華家二長老靈植培養方面,著錯的賦,折扣的二階靈植夫。

雖然處葯園看守,但卻一直由打理,為了方便入,華家金丹老祖才特地給了一枚控制令牌。

劉玉神識掃視周圍,靈覺完全放開,沿著通迅速向。

沒多久,視野便徒然一寬,進入到了一片廣闊的空間。

空間絲絲縷縷的白色霧氣,一瞬,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鼻而。

些白霧,竟然都幾乎化為實質的靈氣!

輕輕吸入幾縷便精神一振,如果種環境修鍊,即使服用丹藥,普通三靈根也衝擊築基的能。

甘泉山本身三階靈山,何況靈藥園還布置了聚靈、束靈的陣法,所以靈氣格外的濃郁也屬正常。

就算比之金丹老祖的修鍊洞府,只怕也差半分了。

片靈藥園足足十幾里,阡陌縱橫的田地之間,被打理的井井條。

一株株形狀、顏色各異的靈草靈藥生長,彼此之間,隔了一段的距離。

被一透明的護罩保護其,一副生機勃勃的景象。

————————

ps:間夠了,先複製一段,稍後修改....

劉玉神識一掃,確認沒危險后祭起坤靈珠環繞周身,才迅速向走。

只華家二長老為何會三階靈藥園的令牌,原因重,重的結果。

實際,華家二長老靈植培養方面,著錯的賦,折扣的二階靈植夫。

雖然處葯園看守,但卻一直由打理,為了方便入,華家金丹老祖才特地給了一枚控制令牌。

劉玉神識掃視周圍,靈覺完全放開,沿著通迅速向。

沒多久,視野便徒然一寬,進入到了一片廣闊的空間。

空間飄蕩縷縷著白色的霧氣,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鼻而。

些白霧,竟然幾乎化為實質的靈氣!

輕輕吸入幾縷便精神一振,如果種環境修鍊,即使服用丹藥,普通三靈根也衝擊築基的能。

甘泉山本身三階靈山,何況靈藥園還布置了聚靈、束靈的陣法,所以靈氣格外的濃郁也屬正常。

就算比之金丹老祖的修鍊洞府,只怕也差半分了。

片靈藥園足足十幾里,阡陌縱橫的田地之間,被打理的井井條。

一株株形狀、顏色各異的靈草靈藥生長,彼此之間,隔了一段的距離。

被一透明的護罩保護其,一副生機勃勃的景象。

就算比之金丹老祖的修鍊洞府,只怕也差半分了。

片靈藥園足足十幾里,阡陌縱橫的田地之間,被打理的井井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七章:暗取靈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