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渺小公理

第三百七十八章:渺小公理

「的確火靈果樹幼苗。」

摘一片樹葉,感受其內濃郁的火靈力,劉玉微微點頭。

隨後神識一掃,確認靈藥園內沒修士后,便將手放了火靈果樹幼苗,接着閉眼眸觸動泥丸宮的碧綠光點。

瞬間,周身散發的靈壓急劇降,同手的靈樹也消失見,已然進入了仙府之。

但僅僅一息之後,劉玉又重新睜開眼眸,周身的靈壓也迅速升,回到了穩定的狀態。

落袋為安,滿意的點了點頭,面浮現一絲笑意。

隨後劉玉目光一轉,看向地面挖果樹留的坑,迅速動手開始處理,沒多久將之恢復如初。

黑黃相間的土地,看起與周圍並無同,其內的靈力也一樣濃郁。

似乎,從沒生長靈草一般!

仙府種田幾十年,加看么多關於靈植與靈植夫的典籍,並且用於實踐,劉玉對於種植靈植方面已經非常熟悉。

敢說相當於二階靈植夫,但比之普通的一階靈植夫勝少,還信心的。

特別「種田」一方面,就算比之二階靈植夫也會差分毫。

經由特殊處理的靈田,無論從哪一方面,都會半點破綻。

就算二階靈植夫,也休息看什麼東西。

加三階靈藥園管理嚴格,華家鍊氣期修士夠資格進,就算築基期長老能進的也寥寥無幾。

只將華家築基修士滅口,秘密就比較穩妥了。

李語總能找到華家金丹老祖,對口供吧?

「樣一,就萬無一失了。」

看着自己的「傑作」,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又看向其它靈草。

既然已經進了,那就像老鼠掉進米倉,如果只能吃一粒米,那與空手而歸什麼區別?

「寒光草」「紅雪見」......

「華家竟然湊齊了么多煉製結金丹的靈草?」

「足足四之多!」

看清了靈田的靈草,劉玉眼閃一絲驚喜之色,稍稍一想也就釋然了。

華家既然連火靈果都到手了,自然想湊齊靈草靈藥煉製結金丹的。

以金丹家族的影響力,收集靈草的效率自然自己比的,更何況其家族知準備了多久。

自己趕了好候,破滅了那麼多的勢力,才能如此順利。

否則想湊齊,知等到猴年馬月。

除了煉製結金丹的靈草靈藥外,靈藥園還諸多二階珍稀靈草,與少珍貴的三階靈草。

若都收入仙府,自己的收藏將立刻豐富少!

「眼還結金丹最為重,若葯園的靈草靈藥少,誰都會發覺對,能於貪心。」

「三階的珍稀靈草,都能煉製金丹期的修鍊丹藥了。」

「傳,自己保住,還會惹無窮的麻煩。」

劉玉花費了莫的毅力,才將目光從一株株三階靈草收回,然後揮動靈鋤動手。

開始將仙府沒的,煉製結金丹所需的靈草一一挖,然後又將靈田恢復到正常的樣子。

至於那些三階靈草,則只取了幾種最為珍稀的,其它的則原封動。

而處葯園的二階靈草,多與仙府的重複了,因為謹慎的考慮,則一株未動。

將靈草靈藥一株株挖,把靈土靈土處理一番,又恢復原本的模樣。

劉玉的動作極快,僅呼吸的間,就完成了自己的目標。

「原本便四十九株煉製結金丹的靈草,現又收穫四株,只差三株了。」

「最關鍵的,主靈果已經到手。」

「剩三株輔葯,收集起就相對簡單了。」

閃幾念頭,劉玉心湖情自禁泛起陣陣漣漪,似乎金丹就眼。

火木土三靈根,修鍊火木屬性的功功法,火屬性的結金丹正好合適。

各種屬性的結金丹,只主靈果的屬性同,其它輔葯則一模一樣的,只配置的比例些變化而已。

「一日未成金丹,就一日能意,」

「該離開了,若自己消失久,被其它修士發覺,就些美了。」

劉玉終究歷經風風雨雨,深深吸了一口氣后,便平復了心湖的漣漪,轉身朝入口處快速掠。

走到半途,身形一頓。

取控制靈藥園陣法的金色令牌,飛速掐了幾法訣打其,控制一些保護靈草的護罩消散無形。

些護罩消失的靈草,赫然便方才被取的那些!

「錯,應該沒留痕迹了。」

劉玉神識再次掃視一遍,確定沒留自己的痕迹后,才施展御風術快速朝入口處掠。

一會兒,便重新回到地面。

看着顯現的入口,又兩法訣打金色令牌,使得令牌朝入口處射一金光。

「噗噗」

湖兩側分開的湖水翻湧,接着迅速朝間合攏,將入口再次淹沒。

一呼吸后動靜平息,此處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從劉玉滅殺華家二長老到此處,到打開入口收取靈草靈藥,最後善後關閉入口,后后花費了約三十呼吸的間。

間短也長,聯想到華家二長老的修為,以及手犀利的符寶,卻又合情合理。

畢竟普通築基修士面對此女,被滅殺就算錯了。

即使劉玉身為青鋒領隊,聲名的青陽老魔,也鏖戰一番「艱難」斬殺才正常。

「消失的久難免會引起懷疑,應該馬現,打消那師姐以及同門的疑慮。」

思及此處,劉玉一拍儲物袋取離玄劍,向靈覺交戰最激烈的地方趕,同神識全開,掃視甘泉山。

修士激烈的鬥法之,需集部分精力,神識也因此能放的遠,最多觀察自身的周圍。

所以劉玉滅殺華家二長老的行為,才沒第一間被其修士發現。

何況神識範圍足以籠罩整座甘泉山的,恐怕也只自己、李語、華雲飛了,兩處於最激烈的鬥法之,根本無暇顧及自己的所作所為。

因此,劉玉才會生膽的想法。

神識的觀察,清晰看到甘泉山已經陷入戰火之,夜空斷法器法術的轟鳴之聲響起。

雙方修士正使各種手段,盡全力想滅殺眼的敵。

築基修士多山腰激戰,鍊氣修士則山腳交火。

從顛倒乾坤陣被破到現,已經半刻鐘之久,神識悄無聲息的掃視,劉玉也了解了現的戰況。

算死自己手的華家二長老,華家原本的二十四名築基修士,現還剩。

還能剩,除了華家身為金丹家族,其修士本身的實力弱外。

再就顛倒乾坤陣雖然被破,但甘泉山還一些禁制沒受到波及,勉強能夠使用。

正因為些禁制,己方數佔優的情況,華家築基修士才能勉強周旋。

至於雙方鍊氣期修士,則還處於膠着之,幾乎每一呼吸都修士死亡。

已經鍊氣期修士修為較高,鬥法的經驗更高豐富,相對「精銳」。

而華家鍊氣期修士則數較多,還禁制以依仗,暫沒落入風。

以預見的,己方築基修士沒騰手之,局面還將一直膠着。

隨着劉玉的到,種微妙的平衡,自然輕易被打破了!

築基修士提供的燃料雖多,但數較少。

何況築基級別的交戰,華家已經全面落入了風,候再插手,難免「搶頭」的嫌疑。

而鍊氣期修士提供的燃料雖少,但數卻眾多啊!

華家足千名左右的修仙者,就算只能收割一部分,那收穫的「燃料」也極其觀了。

至於肆意屠戮低階修士,會會違反修仙界約定俗成的規矩,劉玉一點都擔心。

戰爭都到了候了,又誰計較些規矩呢?

何況燕國四宗一方的修士,本就為九國盟所容,根本會為站說話。

至於所謂的名聲,劉玉就更意了。

好的名聲與壞的名聲都用處,更何況實實的「燃料」面,虛無縹緲的名聲就顯得那麼重了。

反正對燕國修士殘忍一些,宗門也會乎些,並會影響自己宗內的途。

只宗門任務順利完成,立的功勞少就好。

還關於的為與手段「殘忍」的指責,更如清風拂面一般。

種事情,兩年「青陽老魔」做的還少嗎?

離玄劍,劉玉黑髮黑袍,瞳孔漆黑如墨。

看着山腳的鍊氣期修士,面色淡漠平靜,眼沒半點波動。

左手手掌翻轉攤開,一朵青色的火焰便浮現而,跳動間斷放射青色的光華。

似乎感受到「盛宴」的到,青陽魔火跳動的格外快速,看起興奮已的樣子。

劉玉抬起手掌往輕輕一揮,青陽魔火就分裂為百之多。

接着火光一漲,又變成朵朵火花的形狀,向著方華家鍊氣修士的陣飄落而。

「好!」

「詭異的火焰什麼?」

「好,青陽老魔的青陽魔火!!」

「硬接,快躲開!!」

由於劉玉沒特意收斂魔火的波動,方華家鍊氣期修士很快就察覺到了。

屬於修士的靈覺,瘋狂向示警,提醒著生死危機的到。

頓,一件件普通法器升空,一一階法術射,試圖抵禦詭異的火焰。

「滋滋」

但很快,令驚恐的事情發生了。

青陽魔火的灼燒,一件件普通法器連堅持半呼吸的都很少,很快便靈光暗淡從空落,淪為了一堆廢鐵。

而一一階法術,魔火威能也蒼白無力,比法器崩潰的速度還塊,瞬間便被「融化」消散。

「好,此火力敵,快躲開!!」

經驗豐富的華家修士,精準判斷了形勢,提醒著族。

但修士的移動速度,又怎能比得法術?

「呃啊~!」

很快,便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起,一聲接着一聲連綿斷。

剛剛發卻又突然消失,顯得極為突兀。

短促的慘叫聲密密麻麻混亂無序,些看,卻又悅耳的樂章!

管青年、老年還幼年,管男女何種身份,一刻都平等的。

都深青色的魔火燃燒化為灰燼,血肉與靈魂都成了魔火的「燃料」。

只一些幸運的傢伙,憑藉禁制的抵擋才倖免於難,能夠多苟活一段間。

數十名修士一呼吸到的間里,就齊齊化為了灰燼,場面看起詭異又怕。

即使己方的鍊氣期修士見了,都一股涼意從心頭升起。

感到徹骨的冰寒!

如果沒規矩的約束,高階修士屠戮低階修士凡,真的如殺雞屠狗一般簡單。

「就本宗的青陽子師叔嗎?」

「果然神威蓋世!」

「舉頭投足之間,就能輕易滅殺數十名修士,真乃輩楷模啊!」

也一些元陽宗青州的修士,立足點點關注點一樣,但感到害怕,反而對種威能充滿了嚮往。

對舉手投足便種威能的劉玉,由衷的生敬佩之情。

「肆意屠戮低階修士,該死的青陽老魔,心還沒修仙界的規矩?」

「公理何?!」

「得好死,......一定會遭報應的!」

方,親眼目睹血脈相連的親族死眼,被無情的屠戮,華家修士悲憤欲絕目眥欲裂。

即使面對高一境界的築基修士,一刻也毫無敬畏之心,各種污言穢語絕於耳。

許多華家修士一刻,都流了痛苦的淚水,激發了共情,升起強烈的同仇氣敵之心。

「公理?」

「報應?」

「真渺啊!」

劉玉心毫無波動,亦沒半分憐憫,接着輕輕一揮手。

深青色的火焰,便隨之而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八章:渺小公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