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身份變化

第三十七章:身份變化

洞府的設施很簡單,也沒多少值錢的物件,把之藏暗格里的兩儲物袋取,放入懷,再簡單收拾一,劉玉就走了洞府。

昨日青泉峰看到許多都行色匆匆,令劉玉覺得些奇怪,知何原因,莫發生了什麼事?

劉玉一拍儲物袋取巨木劍,駕馭著巨木劍向江秋水的洞府趕,打算打探一消息,些年一直忙於修鍊與做任務,最熟悉的同門莫於江秋水了,畢竟每月為別院派手煉製一次丹藥都經的手,一一兩也就熟悉了起。

隨著升入內門,修為與身份地位發生變化,之的約定自然作罷,如今修為提升到鍊氣後期,又品法器金龍劍手,對於鍊氣期的修士已經沒那麼多顧忌,自然也需畏首畏尾。

御劍飛行的速度遠快於用兩條腿趕路,一會就趕到了江秋水的洞府外。

收起巨木劍把它放回儲物袋,劉玉取一張傳音符,嘴唇微動,隨後傳音符就化為一白光向洞府內飛。

發傳音符后,劉玉站禁制外耐心等待起。隔半月再一次到里,修為的突破讓心態發生一些變化,心情相同。

劉玉身穿白色長袍,雙手橫抱於胸,深邃的眸子四掃射,隨意打量著四周。

江秋水外門交遊廣闊,特別別院派認識很多,或許些關係的原因,的洞府位置比劉玉的好多了,但了許多,還更加靠近靈脈節點,靈氣也稍微濃郁了少。

或許正修鍊,一次劉玉等待了兩刻鐘左右,江秋水才打開洞府。

「轟隆隆」

隨著洞府的石門緩緩開啟,一張嬌媚的玉臉映入了劉玉的視線。

一件元陽宗外門弟子的長袍蓋住了半的風光,只兩點傲之處隱現輪廓,頭髮用一根彩帶隨意系腦後,或許剛剛收功的原因,雪白的額頭還點點香汗泛著微光,以修仙者的視力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江秋水打開禁制,看到了身穿白衣內門弟子服飾的劉玉,感受著身散發明顯比強一截的靈力波動,睜了眼眸,感到些思議。

半月此打探突破瓶頸的丹藥之,知位師弟修鍊到鍊氣六層頂峰,已經讓刮目相看,沒想到居然轉眼就突破修為升入內門,真讓羨慕妒忌啊,應該得到了突破瓶頸的丹藥,然絕能突破的么快,江秋水心肯定。

其實也想購買丹藥用突破瓶頸,那種珍稀的丹藥昂貴無比,以的身家還差許多靈石,只能打熬法力,以期朝一日能消磨瓶頸,哪煉丹門技藝賺靈石快呢。

江秋水腦轉么多念頭,實際一瞬間的事情,很快就擺正了自己的身份與定位,嘴角露一抹笑容:

「恭喜劉師...哦,劉師兄突破鍊氣後期升入內門,師兄還請先進洞府說話吧!」

修真界以修為論輩分,劉玉但修為比高,還已經內門弟子,當然得稱呼為師兄。

聲音動,如黃鸝鳥一般明亮清脆,含一絲雜質。一次沒先行,而等劉玉走進后,才法決一動關閉石門。

「江師妹半月沒見了吧,師妹依然美貌動,劉某又叨擾了!」

從嘉泰坊市歸養傷與衝擊鍊氣七層的間,一直閉關狀態,沒山崖打坐鍊氣,所以兩的確半月沒見了,修士之間因為閉關或者做任務賺取靈石,很長一段間見面也尋常之事。

劉玉也客氣,點點頭很坦然接受了身份得轉變,修真界的常態,沒什麼尷尬的。笑著向江秋水打了招呼,方方向洞府內走。

江秋水走後面,看著面身穿白衣的身影,美眸之閃几絲複雜,三年長相資質都很普通的師弟,居然一轉眼已經成為了內門的師兄,讓心難免些一些落差,很好受。

洞府的擺設與次的候一樣,並無變化,劉玉隨意看了幾眼,徑直走到一張石桌旁坐,斟酌著怎樣開口問詢。

江秋水把兩隻茶杯擺好,輕挽長袖,露一截潔白如玉的臂,優雅地倒了兩杯茶,其一杯輕放到劉玉那邊,才坐。

端正的坐石凳,雙手交叉放腿,雙目低垂注視著茶杯,輕嘆一口氣,幽幽:

「想到三年的戲言一語成讖,如今已經內門的師兄,而還鍊氣期苦苦打熬法力修為,知還困頓幾春秋!」

江秋水的話語滿感慨,說到最後又帶著一絲落寞。些偽靈根修士因為瓶頸一輩子都進入了鍊氣後期,三靈根的資質會那麼艱難,但如果運氣好,被瓶頸卡住十幾年,進了內門錯築基最佳年齡還能的,也正所擔憂的。

「劉某僥倖買到一顆突破瓶頸的丹藥而已,師妹必羨慕,相信師妹只努力修鍊機緣一到,定然能三十歲之突破!」

劉玉看著之的師姐,從與自己說話隱約帶著一絲居高臨,現卻副落寞的模樣。

心由閃自得的情緒,很快定了定心神,安慰起。

端起桌的茶杯,劉玉慢悠悠品了一口。茶水口味極佳,帶著一絲絲靈氣,沒特殊效果,論價值而言比清荷茶差了許多,放茶杯,才開口,氣度沉穩且從容。

「師妹也知劉某對於煉丹一略心得,劉某一心修鍊,願為一些雜事而分神,知江師妹願為劉某分擔一些煩惱,處理一些丹藥!」

也劉玉突破到鍊氣後期,少了許多顧忌才敢么干,樣做能提升影響力名聲,辦一些事情的候會容易少,擴寬自己的脈。

劉玉經世的熏陶,深知名聲候一橋樑,能讓接觸到許多平接觸到的東西,比如說幾種助於築基的寶物。

而且幫自己辦事,也能節約少間。

樣做也會引一些覬覦,但隨著實力的提升,自信能擋住一些暗處的窺伺。

「但憑手劍,斬破萬里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身份變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