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礦場之變

第三百八十二章:礦場之變

測試防守方面,又測試攻擊方面,得的結果讓劉玉為滿意。

「錯。」

劉玉滿意的點了頭。

伸手掌,赤炎塔又縮到巴掌,變得巧精緻緩緩轉動,塔身散發鮮紅的靈光。

熟悉了一會件靈器的性能后,便將之收進儲物袋。

「咕嚕」

劉玉盤膝而坐,取一顆養神丹仰頭吞服,眼眼眸開始修鍊「存神妙法」。

丹藥入腹后,很快便一陣涼意自腹部升騰而起,往泥丸宮漂浮而。

修鍊存神妙法產生的煉神之苦,潛移默化的滋潤著元神。

平靜普通的面容,細細的汗珠浮現,睫毛抖動,顯然並如表面那般平靜。

養神丹雖然能減輕修鍊所產生的痛苦,但並能完全消除。

源自元神的痛苦,即使只剩絲絲縷縷,也遠勝肉身的痛苦數倍。

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種痛苦劉玉早已習慣了。

條紊的淬鍊著元神,的心境也越越平靜,默默忍受著種痛苦。

四次「存神妙法」修鍊完成,已經兩辰之後。

「呼」

劉青睜開漆黑如墨的瞳孔,感受神識增加的幅度,眉頭微微一皺。

自從神識提升到十一里后,修鍊「存神妙法」增加的神識,變得越越少了。

之所以變成現種情況,三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神識越向提升越難,十里后每提升一寸,難度將十里的倍許。

一方面養神丹服用的多了,漸漸產生了抗藥性。

最後一方面,神識境界已超築基巔峰,高了修為兩境界。

神識強度與修為境界息息相關,兩者並單獨存的,簡而言之就修為「拖後腿」了。

正因為三方面的原因,才導致元神、神識的提升變得緩慢。

劉玉眉頭一皺又鬆開,儘管神識提升變得緩慢了許多,但也總比普通修士,只能隨境界提升而被動提升好。

「還貪心足。」

自嘲一笑,隨後調整好心態,閉眼眸掐動法決,運轉青陽功打磨法力修為。

隨著間推移,的面容漸漸泛起一層青光。

就劉玉修鍊的候,王山之戰的餘波,卻漸漸擴散。

件事情的影響,漸漸傳遍整燕國。

白雲觀「王山之戰」使詐設埋伏,長風真雖然早準備,但還受到了重傷。

包括長風真內,只三名金丹真逃回了營。

其幾名燕國投靠的金丹真,則那一戰之後沓無音訊,想凶多吉少。

元陽宗勃然怒,立即對仙闕城發動了疾風驟雨一般的攻勢。

一番尋常相對溫的手段,對燕國願意「站隊」的勢力,發動了血腥的清晰。

而雙方的元嬰老祖,知為何都沒露面。

……

間一晃,半月間轉瞬即。

劉玉對「王山之戰」後續發生的事情,持續保持著光柱,對宗門一反常態的態度,也感到些奇怪。

所半月之,又抽空了一趟仙闕城的營,了解最新的信息。

「想到長風真的傷勢,比想象還嚴重。」

「竟然傷到了金丹本源,很能會對結嬰產生測的影響,降低結嬰的幾率。」

「難怪宗門會態度改。」

永泰坊市練功房,劉玉結束修鍊,默默的想。

長風真宗門實力最高強的金丹修士,結嬰的希望也最,一直被風老祖寄予厚望,當做「元嬰種子」培養。

發生樣的事情,當然會使得風老祖怒。

而唯一元嬰老祖的態度,就宗門的態度,無怪乎宗門行事風格會變。

思考著燕國的局勢,劉玉心閃無數念頭,如繁星般升起又破滅,最終又歸於平靜。

最後,自身朝練功房外走。

半月之,已經召見了永泰坊市周圍的勢力。

經一番「商討」后,與些勢力達成共識,保留其原本的地盤、產業與利益。

代價則需派一些修士聽候調遣,同需協助維持片地域的穩定。

「轟隆隆」

石門緩緩開啟,身穿黑袍長袍的劉玉從其走。

「公子!」

鶯歌、燕舞聽到動靜,連忙快步走,彎柔軟的身子,恭恭敬敬的行禮。

「嗯。」

劉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徑直朝盥洗室走。

燕舞知主的習慣,亦步亦趨的跟身後。

衣物與水都準備好了,並且水涼了每一段間就會換掉,換新的溫水。

盥洗室的門打開著,滾滾霧氣從其冒。

劉玉走入后,手臂一抬。

暗紅衣裙妝容精緻的燕舞,便心翼翼的靠近,輕手輕腳的解衣物。

儘管種場景已經無數次,臉龐還會浮現兩朵紅暈,感到莫名的羞意。

同眼眸亮晶晶的,心又幾分莫名的期待。

期待著被主「臨幸」的一日,好飛枝頭變鳳凰,實現階級的躍升。

劉玉當然能猜到侍女心裡的想法,對純粹的肉體歡愉,卻並很感興趣。

侍女的身材與容貌也算佳了,比江秋水還差了一籌,如果需完全以找江秋水。

些許的肉體歡愉,長生路的調味劑罷了,並會沉迷進。

何況侍女又跑掉,想採摘隨都以。

對築基期修士而言,鍊氣期的侍女處子之身,一眼就能看。

眼還需江秋水處理內外事務,劉玉想刺激自己得力助手,否則就沒辦法當甩手掌柜了。

兩年之,也少勢力找借口想送侍女,綜合考慮之,還一口回絕了。

否則洞府早就成了「後宮」,鶯鶯燕燕熱鬧起了,而會現么「冷清」。

劉玉衣物褪,進入水池。

很快,就一隻柔弱無骨的手伸了。

燕舞的服侍,劉玉很快完成沐浴,換一身嶄新的黑袍,現廳之。

「公子,請用茶。」

坐后久,鶯歌便雙手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靈茶,神色溫順的開口,聲音清脆動聽。

「嗯,錯。」

劉玉端起茶杯輕輕呷了一口,點了點頭贊,隨後將茶杯又放到托盤,拿一本得自白蓮華的制符典籍,慢慢翻看了起。

至於鶯歌燕舞兩女侍女,則安安靜靜立於一旁,敢發的聲音。

主面,作為侍女,當然沒資格坐著的。

……

當一杯靈茶飲盡,劉玉正想讓鶯歌再續一杯的候,洞府門口突然傳一清冷的聲音。

「師兄,秋水事求見。」

儘管兩相識數十載,多次親密交流,但禮廢。

「師妹進吧。」

劉玉嘴唇蠕動,神識瞬間將聲音傳到客耳邊。

一會兒,便一明媚動的女修,邁著急促的步伐走了進。

正江秋水!

此臉色凝重,似乎著什麼重的事情一般。

待看到分別立於兩旁的兩女侍女,頓黛眉一皺臉色也冷了,冷冷:

「里沒什麼事情了。」

「以了!」

鶯歌、燕舞聽到呵斥一般的命令,些知所措,只能將求助的看向主。

江秋水明顯著事,劉玉沒拂了的意,揮了揮手示意兩女。

區區兩名鍊氣期的侍女,地位當然能與師妹相比,也就沒計較了。

很快,洞府便只剩兩。

江秋水見兩女離,面色好看了許多,劉玉身旁輕輕做。

一眼就能看,兩女還處子之身,心才舒服了少。

「師兄,剛剛收到消息。」

「永泰坊市周圍,原白雲觀的一處「琉金石礦脈」,被合歡門修士借故強行佔領了。」

「按約定俗成的規矩,那處琉金石礦脈應該歸屬的。」

江秋水臉色鄭重,緩緩說意。

此事牽扯到合歡門,做了主,必須請示師兄。

「琉金石礦脈?」

「劉某沒記錯的話,此處礦脈暫由趙家強看管,趙家派了一名築基修士常駐。」

「那名築基修士呢?」

劉玉聞言,眸子一瞬間變得幽深起,問。

「回師兄,趙家那名築基修士,已經隕落合歡門修士手了。」

「合歡門修士借口趙家子弟無故攻擊,將趙家十三名修士扣留。」

「然後求趙家築基親自令,趙家築基離開礦場后久,魂燈便熄滅了。」

「然後合歡門修士,就強行佔領了琉金石礦場。」

「師兄,只怕合歡門支隊伍,蓄謀已久啊!」

江秋水迅速回,精緻的臉閃一絲擔憂。

琉金石礦場之變,僅僅一日之間,快到隊伍邊都及做反應。

明顯偶然,而蓄謀已久。

琉金石一種價值較高的礦石,以從其提煉一種法器煉製材料「琉金沙」,僅僅一兩就塊靈石。

琉金沙適合用煉製金屬性品法器,作為主材料使用,

就算煉製金屬極品法器,也以作為輔料使用。

條琉金石礦脈價值非常觀,放型勢力,絕對算得命脈了。

劉玉微微點頭,隨後陷入了思索之。

首先條價值觀的琉金石礦脈,絕對能輕易放棄的,單單它本身的價值,更關係到自己的利益。

佔領了礦脈之後,便宗門的財產。

如果再從自己手丟了,意義就為同了。

說得便會落得一「喪權辱宗」的名聲,葬送自己宗門內的途。

「青陽老魔」、「青陽子」的名號,也就成了一笑話,辛辛苦苦建立的形象也會崩毀。

毀滅遠比建築簡單。

宗門高層絕對會喜歡一「喪權辱宗」的弟子,也會讓一背負「軟弱」名聲的修士進入核心,成為真傳。

劉玉此次燕國之行的主目的,只為了收集煉製結金丹的靈草而已,根本無意為了宗門的榮耀與利益拼死拼活。

合歡門修士的種行為,無意嚴重損害了的利益。

只敢退後半步,長久以維持的「設」與「形象」便會坍塌,局面又會變得為同。

劉玉以接受好的名聲與壞的名聲,卻唯獨能接受軟弱的名聲。

合歡門支隊此舉,但奪取了元陽宗的利益,更破壞的「無形財產」。

「能退!」

劉玉心閃念頭。

修仙界,退讓往往得到安寧,換的多半得寸進尺。

只揮拳狠狠還擊回,打得它血流如柱,將其爪牙一根根拔,對方才敢逾越雷池半步。

「此事已經了解。」

「師妹,立刻派修士與合歡門隊伍交涉,告訴態度一定強硬。」

「若對方肯交還。」

「將惜一戰!」

「對方既然顧忌現聯合,那也必顧忌。」

心做決定,劉玉面色一冷,斬釘截鐵的說。

雖然心已經了決定,做好了開戰的準備,但事情如果能夠通談判解決,自然最好。

「。」

感受到師兄堅決的態度,江秋水面色一肅迅速回,同心升起一種安心的感覺。

正樣實力強,並且意志堅定師兄,才值得依附託付終身啊。

「立刻整頓隊伍,做好與合歡門修士交戰的準備,一切都按劉某方才所說的做。」

「師妹,立刻安排吧。」

劉玉微微點頭,面色稍稍緩,柔聲對著江秋水說。

「明白,師兄。」

「秋水邊安排。」

江秋水微微點頭,明媚的臉露一絲笑容,乖巧的說。

隨後起身微微一福,便往洞府外走,妙曼的身影很快消失見。

「琉金石礦場」

劉玉喃喃自語。

了件事情,的心情也好,沒心思再翻閱典籍。

久了會兒,也起身走到洞府外,打算欣賞一番今晚的月色。8)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二章:礦場之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