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即使能馬面臨一場戰,劉玉心湖依舊一片平靜。

洞府品茶端坐了一會,便收拾一應物品,向洞府外走。

……

日懸挂於空正,一熾熱的光線照射而。

永泰坊市東南角的廣場,此已經滿為患。

一名名自同勢力的修士,以各自的勢力或者家族為團體,分別站各廣場各角落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些男女,服飾也盡相同,但修為最低都鍊氣期以,能夠御使法器對敵。

粗略一數,至少也。

議論歸議論,都敢聲喧嘩,只因廣場的心,站十六身影。

鍊氣期修士眼,每一身影散發的靈壓都極其強,些築基期的「高」。

以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為首的築基修士一言發,只站原地等待著,似乎等待著什麼。

忽然,一火紅色的遁光從坊市一角升起,眨眼間就到了廣場空。

離玄劍,劉玉面色平靜,漆黑如墨的瞳孔向俯視而。

只百名的鍊氣期修士,身穿元陽宗內外門衣袍者足百名,到總數的六分之一。

連年的戰,從宗門帶的弟子已經死傷了半。

至於宗門附屬修士,同樣一名鍊氣期修士,更死傷了半。

因為接連鬥法的死傷,就連築基期修士也死傷了八名,青州修士隊伍佔據的比例還到半數。

著自己的鎮壓,加鎖靈禁制的控制,目隊伍還算穩定,按部就班會什麼問題。

雖然「化靈丹」等手段以解除鎖靈禁制,付的代價都菲,終究只例,無需為此擔心。

將廣場修士的情況盡收眼帘,劉玉心暗暗點頭,江秋水、冷月心等的辦事效率感到滿意。

隨後左手腰間儲物袋一摸,取一艘巴掌的紅色飛船。

正歸元舟!

注入法力往空一拋,接著雙手連續掐了幾法決。

歸元舟離手之後沒向墜落,反而懸浮空迅速漲,呼吸的間,就成了一十丈的龐然物。

巨的陰影投射而,籠罩住了整廣場。

「種特殊的飛遁法器,價格應該比一般的極品靈器還昂貴吧?」

「也只擁元嬰老祖,財氣粗的宗門才魄力煉製。」

「管看到多少次,都為之驚嘆啊。」

目睹空散發淡紅靈光的巨歸元舟,廣場少身勢力的修士,眼神都帶著濃濃的驚嘆。

元陽宗的弟子以及一些青州修士,以及乘坐許多次歸元舟,早已經見怪怪了,看向者的眼神帶著鄙夷。

就像城看起鄉一般,情自禁升起一種優越感。

「所修士,速速登舟。」

管方修士心思各異,劉玉已經站歸元舟甲板,動用音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的每一角落。

而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韋光正等十六名築基修士,正站的身後。

話音落,很快便一隊隊修士騰空而起,按照隊的編號從到,絲毫見混亂的場景。

經冷月心、孟文星等的簡單訓練,雖然些鍊氣修士複雜的配合能做到,但簡簡單單的排兵列陣還沒問題的。

當然,種「軍容」比起李語隊伍,就差得點遠了。

甲板容多修士,江秋水、冷月心指揮,所鍊氣期修士皆進入船艙之,只築基期修士能待甲板。

后四分之一刻鐘百名修士便已經完成登舟。

劉玉只淡然待著江秋水等安排,一般基本會插手具體的管理,只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就行了

待所修士都登舟后,數法決打控制令牌,歸元舟便頓一震,緩緩朝西南某方向飛。

至於坊市留守的修士,一向算做隊伍的力量,依然以正常運轉。

……

琉金石礦場距離永泰坊市一百九十里,按照鍊氣期的飛遁速度,需兩辰左右,所以用歸元舟趕路最為合適。

九台山趙家一隻四名築基修士的修仙家族,放劉玉面值一提。

相對於許多勢力,也算頭臉了。

與韋光正的韋家體量差多,放眼永泰坊市周圍兩百里,也算數一數二的實力。

因為九台山距離琉金石礦脈僅僅二十幾里,所以驅逐原本白雲觀的修士后,江秋水請示劉玉,便安排趙家代為看守礦場。

一日的一命令傳,永泰坊市二百里內的勢力便隨之而動,紛紛跳動修士趕赴九台山。

管多麼情願,才剛剛投靠元陽宗,候命令絕對能違背。

此趙家的九台山,已經滿為患,聚集自同勢力的名鍊氣期修士,還七名築基期修士。

七名築基期修士,自修仙家族的,自宗門的,也牽挂甚少的散修。

但如今想繼續永泰坊市兩百里內待,就只能聽從劉玉的調遣,否則便只離開或者滅亡兩條路走

數百名修士的翹首以盼,一淡紅色的遁光從邊而,迅速變得醒目且巨。

九台山的修士,才看清楚遁光的正面目,竟一艘巨的紅色飛舟。

「歸元舟。」

「青陽子友,速速打開陣法。」

飛舟元陽宗的標誌非常醒目,每一艘歸元舟也些許的同,修士認了飛舟歷,馬提醒。

因為琉金石礦脈距離九台山只二十多里,所以自從卓夢真隊伍佔領礦脈后,九台山的護山陣便一直保持著開啟狀態,生怕合歡門修士突然發起襲擊。

與猛虎為鄰,趙家幾日寢食難安。

————

ps:防盜一,稍後修改

即使能馬面臨一場戰,劉玉心湖依舊一片平靜。

洞府品茶端坐了一會,便收拾一應物品,向洞府外走。

……

日懸挂空正,一熾熱的光線照射而。

永泰坊市東南角的廣場,此已經滿為患。

一名名自同勢力的修士,以各自的勢力或者家族為團體,分別站各廣場各角落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些男女,服飾也盡相同,但修為最低都鍊氣期以,能夠御使法器對敵。

粗略一數,至少也。

議論歸議論,都敢聲喧嘩,只因廣場的心,站十六身影。

鍊氣期修士眼,每一身影散發的靈壓都極其強,些築基期的「高」。

以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為首的築基修士一言發,只站原地等待著,似乎等待著什麼。

忽然,一火紅色的遁光從坊市一角升起,眨眼間就到了廣場空。

離玄劍,劉玉面色平靜,漆黑如墨的瞳孔向俯視而。

只百名的鍊氣期修士,身穿元陽宗內外門衣袍者足百名,到總數的六分之一。

連年的戰,從宗門帶的弟子已經死傷了半。

至於宗門附屬修士,同樣一名鍊氣期修士,更死傷了半。

因為接連鬥法的死傷,就連築基期修士也死傷了八名,青州修士隊伍佔據的比例還到半數。

著自己的鎮壓,加鎖靈禁制的控制,目隊伍還算穩定,按部就班會什麼問題。

雖然「化靈丹」等手段以解除鎖靈禁制,付的代價都菲,終究只例,無需為此擔心。

將廣場修士的情況盡收眼帘,劉玉心暗暗點頭,江秋水、冷月心等的辦事效率感到滿意。

隨後左手腰間儲物袋一摸,取一艘巴掌的紅色飛船。

正歸元舟!

注入法力往空一拋,接著雙手連續掐了幾法決。

歸元舟離手之後沒向墜落,反而懸浮空迅速漲,呼吸的間,就成了一十丈的龐然物。

巨的陰影投射而,籠罩住了整廣場。

「種特殊的飛遁法器,價格應該比一般的極品靈器還昂貴吧?」

「也只擁元嬰老祖,財氣粗的宗門才魄力煉製。」

「管看到多少次,都為之驚嘆啊。」

目睹空散發淡紅靈光的巨歸元舟,廣場少身勢力的修士,眼神都帶著濃濃的驚嘆。

元陽宗的弟子以及一些青州修士,以及乘坐許多次歸元舟,早已經見怪怪了,看向者的眼神帶著鄙夷。

就像城看起鄉一般,情自禁升起一種優越感。

「所修士,速速登舟。」

管方修士心思各異,劉玉已經站歸元舟甲板,動用音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的每一角落。

而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韋光正等十六名築基修士,正站的身後。

話音落,很快便一隊隊修士騰空而起,按照隊的編號從到,絲毫見混亂的場景。

經冷月心、孟文星等的簡單訓練,雖然些鍊氣修士複雜的配合能做到,但簡簡單單的排兵列陣還沒問題的。

當然,種「軍容」比起李語隊伍,就差得點遠了。

甲板容多修士,江秋水、冷月心指揮,所鍊氣期修士皆進入船艙之,只築基期修士能待甲板。

后四分之一刻鐘百名修士便已經完成登舟。

劉玉只淡然待著江秋水等安排,一般基本會插手具體的管理,只按照自己的意志做就行了

待所修士都登舟后,數法決打控制令牌,歸元舟便頓一震,緩緩朝西南某方向飛。

至於坊市留守的修士,一向算做隊伍的力量,依然以正常運轉。

……

琉金石礦場距離永泰坊市一百九十里,按照鍊氣期的飛遁速度,需兩辰左右,所以用歸元舟趕路最為合適。

九台山趙家一隻四名築基修士的修仙家族,放劉玉面值一提。

相對於許多勢力,也算頭臉了。

與韋光正的韋家體量差多,放眼永泰坊市周圍兩百里,也算數一數二的實力。

因為九台山距離琉金石礦脈僅僅二十幾里,所以驅逐原本白雲觀的修士后,江秋水請示劉玉,便安排趙家代為看守礦場。

一日的一命令傳,永泰坊市二百里內的勢力便隨之而動,紛紛跳動修士趕赴九台山。

管多麼情願,才剛剛投靠元陽宗,候命令絕對能違背。

此趙家的九台山,已經滿為患,聚集自同勢力的名鍊氣期修士,還七名築基期修士。

七名築基期修士,自修仙家族的,自宗門的,也牽挂甚少的散修。

但如今想繼續永泰坊市兩百里內待,就只能聽從劉玉的調遣,否則便只離開或者滅亡兩條路走

數百名修士的翹首以盼,一淡紅色的遁光從邊而,迅速變得醒目且巨。

九台山的修士,才看清楚遁光的正面目,竟一艘巨的紅色飛舟。

「歸元舟。」

「青陽子友,速速打開陣法。」

飛舟元陽宗的標誌非常醒目,每一艘歸元舟也些許的同,修士認了飛舟歷,馬提醒。

因為琉金石礦脈距離九台山只二十多里,所以自從卓夢真隊伍佔領礦脈后,九台山的護山陣便一直保持著開啟狀態,生怕合歡門修士突然發起襲擊。

與猛虎為鄰,趙家幾日以寢室難安。

因為琉金石礦脈距離九台山只二十多里,所以自從卓夢真隊伍佔領礦脈后,九台山的護山陣便一直保持著開啟狀態,生怕合歡門修士突然發起襲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