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界碑留名

第三百九十二章:界碑留名

劉玉手掌一動,精準接住缺了一半的泛黃古冊,拿手細細打量。

只見古冊的封面,龍飛鳳舞的寫了四字,一看就歷盡滄桑源遠流長。

「莫非就此女先使用的閃避秘術?」

劉玉心一動,先鬥法卓夢真的閃避秘術,給留了深刻的印象。

此秘術能夠瞬間爆發極快的秘術,移動一段距離,從而躲避即將到的危機,確實非常實用。

危機刻,說定能保住一條性命化險為夷。

思及此處,已經所心動,但面卻動聲色,只平靜的翻閱起了古籍。

卓夢真雙手環胸,站立原地動,見此也沒催促,顯然對自己秘術非常信心。

劉玉一目十行,閱讀的速度極快。

一會兒,就翻看完了「閃靈秘術」的幾頁,致明白了秘術的功效。

與絕部分秘術同,一種作用與肉身的秘術。

主還消耗肉身氣血與體力,只需寥寥數縷的法力參與,引導約束的作用。

「閃靈秘術」通特殊的方式壓縮,使得肉身超負擔運轉,能夠爆發遠超平數倍到數十倍的速度。

「此秘法對肉身強度、氣血的求非常高。」

「像正統的法修秘術,反而像凡俗的武技,卻又高明了無數倍。」

「似乎非常適合肉身強橫的修士,適合......體修。」

「「閃靈秘術」,似乎與也非常契合!」

一目十行看,劉玉漸漸升起絲絲古怪的想法,旋即心卻一喜。

經常年服用「龍血果」,的肉體強度雖然還比體修,但如果只氣血方面,自問就算比之二階體修,應該也差了多少了。

畢竟誰能如一般,隔三服用「龍血果」種靈物?

幾十年服用,雖然表面與普通修士差別,但表面普通的肉身之內,卻蘊含了澎湃的氣血。

已經為將的法體雙修,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點劉玉隱藏的極好,刻用隱靈術收斂自身的氣血波動,其修士根本沒發現端倪。

與多次「親密交流」的江秋水、紀如煙,已經所體會。

本側重肉身氣血方面的「閃靈秘術」,倒與非常契合,憑藉體內嘭嘭的氣血之力,關鍵刻能夠發揮奇效,失為一張底牌。

樣想着,劉玉心依舊了決定,生志必得之心。

但面卻露以為意的神色,以防對方坐地起價,挑刺:

「等法修主修氣之一,重法力元神方面,所以古稱「鍊氣士」,肉身方面一向弱勢。」

「秘術消耗氣血才能發動,而且對肉身的負擔,瑕疵多怕頗為雞肋啊。」

「與紫銅礦脈的價值相比,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以如今博覽群書的眼光,自然能分辨秘術的行性,應該會假。

只細節之處,會會刪改,就清楚了。

卓夢真聞言黛眉微皺,紅唇輕勾冷冷一笑:

「「閃靈秘術」的價值,想必青陽友心已定數,又何必吹毛求疵呢?」

「就算就肉身負擔極,關鍵刻也能發生奇效,說定就能保住一條性命。」

「至於價值,自然無法與紫銅礦脈相比。」

「對劉友而言,孰輕孰重就說定了。」

卓夢真氣急而笑,毫客氣的回。

通兩年的情報了解,以及「青陽老魔」的作風,認為此那種,對門派忠心二迂腐之輩。

眼如此說,無非坐地起價的想法罷了,當然能讓其得逞。

劉玉被戳破心的想法,但臉卻毫無愧色,依舊一本正經的與之討價還價。

兩再次唇槍舌劍,件誰也沒佔到便宜。

直到好一會兒,劉玉見此女死咬着鬆口,一副滾刀肉的架勢,才「勉為其難」的同意了樁交易。

敏銳的察覺到,紫銅礦脈此女最後的底線,無論如何都會讓步。

如果答應的話,卓夢真絕對會乖乖交,說定又一場戰將起,又憑空生波折。

當然劉玉願意見到的,所以此女再加靈石之後,才選擇了鬆口。

「就此為止,只劉某得到了好處。」

「雙方修士也能避免戰,數千修士避免了一次隕落之憂。」

「無數蒼生凡,也能免於戰亂的威脅。」

「真虛偽啊,就鱷魚的眼淚嗎?」

兩口頭基本達成一致后,劉玉思緒萬千,心自嘲一笑。

就么交易,當然能放心,必須做一保險才行。

否則此次交易傳了,免得背負一「以權謀私」的罪名,宗門的途就算毀了。

「交易自然以交易,必須保密,能泄露一絲一毫。」

「此事一但泄露,劉某的聲名勢必會受到影響。」

「所以卓友必須發「心魔誓言」,保證能以任何方式,外泄此次交易的信息,以及保證秘術的真實性。」

「只立心魔誓言,次交易才能正常進行。」

「否則一切休提!」

劉玉收起方才討價還價的圓滑,一字一頓緩緩說,語氣極為堅決。

卓夢真從堅決的語氣,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態度,知如果答應對方的話,場交易無法進行了。

「好!」

次交易於而言,什麼光彩的事情,本就打算以此為籌碼。

如果件的影響,很能影響到門的地位,關係到結金丹的爭奪,驕傲如根本也根本會做妥協。

當,卓夢真神情嚴肅的發心魔誓言,又將「閃靈秘術」冊靈石交。

劉玉面露笑意,接閃靈秘術冊,又將拿手微微掂量。

便宜已經佔盡,也就沒當場用神識查看其內的靈石了,以免刺激到對方,算給了對方一面子。

將兩本記載秘術的冊子隨手收進儲物袋,裝着靈石的儲物袋掛腰間。

「好,卓友愧合歡門嫡傳,行事果然爽快。」

「劉某執行宗門任務而已,希望等以後能井水犯河水。從此相安無事。」

劉玉意味深長的說。

經次交易,雙方的關係總算緩了一些,所以的態度也就稍稍改變。

「哼!」

卓夢真一身冷哼沒說話,但也拱了手,緩關係的意思。

畢竟家修仙為了自身長生,打打殺殺為了利益而已。

就算心尚敵意,也沒必表現,那樣只會顯得膚淺浮誇。

交易完成,卓夢真沒再次停留的意思,一拍靈器便騰空而起,向陰陽舟返回。

臨行,深深看了一眼劉玉,似乎將給予自己失敗的修士,永遠的記住。

劉玉面色淡然,黑袍黑髮負手立於甲板。

只靜靜看着此女遠,並沒多表示,心湖已經沒半點波瀾。

以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卓夢真此女尚且還「處子之身」。

雖然合歡門以雙修為主,也沒求門弟子一定雙修。

對於那些賦優秀的弟子,更鼓勵修鍊到高深境界之後,再進行雙修,以免於沉迷於男歡女愛耽誤了修行。

合歡門名字雖然庸俗了一點,雙修乃自古以就一條,某種程度而言,亦修仙界的正統。

並非許多修士想像,那般污穢堪的模樣。

然合歡門也會與元陽宗並列楚宗門,恩恩怨怨糾纏了數千年之久,直到現都能平息。

樣想着,劉玉隨手發傳音,讓江秋水、冷月心等一眾修士從船艙。

金華山靈藥園距離琉金石礦場,十六里的距離,而寒鐵礦脈距離琉金石礦脈,則十八里距離。

區區十八里的路程,對於修仙者說轉瞬即。

一會兒,隨着歸元舟降低飛行高度與減緩速度,就又一座礦場映入眼帘。

但相比於琉金石礦場,寒鐵礦場無疑了許多。

比起劉玉鍊氣後期,寒月城駐守的那處寒鐵礦場,規模卻又了數倍止。

此處產的寒鐵品質更多,產量也更多。

交接流程與金華山靈藥園一樣,卓夢真任然派遣粉裙女修,將礦場的修士全部叫,最後拆除陣法帶陰陽舟。

最後由劉玉一方,派遣修士接手。

屬於的靈物提,至於礦場的凡管事與礦工,則算免費贈送了。

修仙者高高,多數修仙者眼,凡性命一文值,如雜草一般毫無價值。

需的候,世俗一抓一把,所以也就沒帶走了。

當然,用凡練功祭煉法器的魔修除外。

心閃諸多想法,劉玉著痕迹的看了一眼冷月心。

讓後者摸清頭腦,思索自己哪裏做錯了,最近也沒「偷吃」很多啊?

寒鐵礦場交接進行的很順利,「閃靈秘術」都交了,還立了心魔誓言,卓夢真也沒途翻臉的意思。

劉玉派遣了一築基家族接手寒鐵礦場,確認沒問題之後,合歡門標誌性的陰陽舟便騰空而起,化為一黃色遁光迅速消失際。

而佇立原地動,沒半點阻止的意思。

「青陽師兄,......?」

身旁,冷月心解的聲。

明白,為何紫銅礦場還沒到手,合歡門一行就「逃之夭夭」了,而且師兄也沒阻止的意思。

孟文星等同樣望了,面帶着些許疑惑。

江秋水嘴角微查的一笑,以的心思,自然能猜到方才師兄,定然與卓夢真達成了什麼協議。

其免了一番利益交換,相互妥協的結果罷了。

當然,以己方占風的情況看,師兄肯定會吃虧的。

江秋水沒多問,知師兄喜歡別打破砂鍋問到底。

宗門與師兄兩者之間,毫無疑問心向師兄很多的,品嘗到權力的滋味后,知覺間,也更難以離開師兄了。

——————————

ps:防盜一,因為今點卡文,所以應該一點半左右才能刷新,今補一月一號請假的一更。

「「閃靈秘術」的價值,想必青陽友心已定數,又何必吹毛求疵呢?」

「就算就肉身負擔極,關鍵刻也能發生奇效,說定就能保住一條性命。」

「至於價值,自然無法與紫銅礦脈相比。」

「對劉友而言,孰輕孰重就說定了。」

卓夢真氣急而笑,毫客氣的回。

通兩年的情報了解,以及「青陽老魔」的作風,認為此那種,對門派忠心二迂腐之輩。

眼如此說,無非坐地起價的想法罷了,當然能讓其得逞。

劉玉被戳破心的想法,但臉卻毫無愧色,依舊一本正經的與之討價還價。

兩再次唇槍舌劍,件誰也沒佔到便宜。

直到好一會兒,劉玉見此女死咬着鬆口,一副滾刀肉的架勢,才「勉為其難」的同意了樁交易。

敏銳的察覺到,紫銅礦脈此女最後的底線,無論如何都會讓步。

如果答應的話,卓夢真絕對會乖乖交,說定又一場戰將起,又憑空生波折。

當然劉玉願意見到的,所以此女再加靈石之後,才選擇了鬆口。

「就此為止,只劉某得到了好處。」

「雙方修士也能避免戰,數千修士避免了一次隕落之憂。」

「無數蒼生凡,也能免於戰亂的威脅。」

「真虛偽啊,就鱷魚的眼淚嗎?」

兩口頭基本達成一致后,劉玉思緒萬千,心自嘲一笑。

就么交易,當然能放心,必須做一保險才行。

否則此次交易傳了,免得背負一「以權謀私」的罪名,宗門的途就算毀了。

「交易自然以交易,必須保密,能泄露一絲一毫。」

「此事一但泄露,劉某的聲名勢必會受到影響。」

「所以卓友必須發「心魔誓言」,保證能以任何方式,外泄此次交易的信息,以及保證秘術的真實性。」

「只立心魔誓言,次交易才能正常進行。」

「否則一切休提!」

劉玉收起方才討價還價的圓滑,一字一頓緩緩說,語氣極為堅決。

卓夢真從堅決的語氣,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態度,知如果答應對方的話,場交易無法進行了。

「好!」

次交易於而言,什麼光彩的事情,本就打算以此為籌碼。

如果件的影響,很能影響到門的地位,關係到結金丹的爭奪,驕傲如根本也根本會做妥協。

當,卓夢真神情嚴肅的發心魔誓言,又將「閃靈秘術」冊靈石交。

劉玉面露笑意,接閃靈秘術冊,又將拿手微微掂量。

便宜已經佔盡,也就沒當場用神識查看其內的靈石了,以免刺激到對方,算給了對方一面子。

將兩本記載秘術的冊子隨手收進儲物袋,裝着靈石的儲物袋掛腰間。

「好,卓友愧合歡門嫡傳,行事果然爽快。」

「劉某執行宗門任務而已,希望等以後能井水犯河水。從此相安無事。」

劉玉意味深長的說。

經次交易,雙方的關係總算緩了一些,所以的態度也就稍稍改變。

「哼!」

卓夢真一身冷哼沒說話,但也拱了手,緩關係的意思。

畢竟家修仙為了自身長生,打打殺殺為了利益而已。

就算心尚敵意,也沒必表現,那樣只會顯得膚淺浮誇。

交易完成,卓夢真沒再次停留的意思,一拍靈器便騰空而起,向陰陽舟返回。

臨行,深深看了一眼劉玉,似乎將給予自己失敗的修士,永遠的記住。

劉玉面色淡然,黑袍黑髮負手立於甲板。

只靜靜看着此女遠,並沒多表示,心湖已經沒半點波瀾。

以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卓夢真此女尚且還「處子之身」。

雖然合歡門以雙修為主,也沒求門弟子一定雙修。

對於那些賦優秀的弟子,更鼓勵修鍊到高深境界之後,再進行雙修,以免於沉迷於男歡女愛耽誤了修行。

合歡門名字雖然庸俗了一點,雙修乃自古以就一條,某種程度而言,亦修仙界的正統。

並非許多修士想像,那般污穢堪的模樣。

然合歡門也會與元陽宗並列楚宗門,恩恩怨怨糾纏了數千年之久,直到現都能平息。

樣想着,劉玉隨手發傳音,讓江秋水、冷月心等一眾修士從船艙。

金華山靈藥園距離琉金石礦場,十六里的距離,而寒鐵礦脈距離琉金石礦脈,則十八里距離。

區區十八里的路程,對於修仙者說轉瞬即。

一會兒,隨着歸元舟降低飛行高度與減緩速度,就又一座礦場映入眼帘。

但相比於琉金石礦場,寒鐵礦場無疑了許多。

比起劉玉鍊氣後期,寒月城駐守的那處寒鐵礦場,規模卻又了數倍止。

此處產的寒鐵品質更多,產量也更多。

交接流程與金華山靈藥園一樣,卓夢真任然派遣粉裙女修,將礦場的修士全部叫,最後拆除陣法帶陰陽舟。

最後由劉玉一方,派遣修士接手。

屬於的靈物提,至於礦場的凡管事與礦工,則算免費贈送了。

修仙者高高,多數修仙者眼,凡性命一文值,如雜草一般毫無價值。

需的候,世俗一抓一把,所以也就沒帶走了。

當然,用凡練功祭煉法器的魔修除外。

心閃諸多想法,劉玉著痕迹的看了一眼冷月心。

讓後者摸清頭腦,思索自己哪裏做錯了,最近也沒「偷吃」很多啊?

寒鐵礦場交接進行的很順利,「閃靈秘術」都交了,還立了心魔誓言,卓夢真也沒途翻臉的意思。

劉玉派遣了一築基家族接手寒鐵礦場,確認沒問題之後,合歡門標誌性的陰陽舟便騰空而起,化為一黃色遁光迅速消失際。

而佇立原地動,沒半點阻止的意思。

「青陽師兄,......?」

身旁,冷月心解的聲。

明白,為何紫銅礦場還沒到手,合歡門一行就「逃之夭夭」了,而且師兄也沒阻止的意思。

孟文星等同樣望了,面帶着些許疑惑。

江秋水嘴角微查的一笑,以的心思,自然能猜到方才師兄,定然與卓夢真達成了什麼協議。

其免了一番利益交換,相互妥協的結果罷了。

當然,以己方占風的情況看,師兄肯定會吃虧的。

江秋水沒多問,知師兄喜歡別打破砂鍋問到底。

宗門與師兄兩者之間,毫無疑問心向師兄很多的,品嘗到全力的滋味后,知覺也難以離開師兄了。

江秋水嘴角微查的一笑,以的心思,自然能猜到方才師兄,定然與卓夢真達成了什麼協議。

其免了一番利益交換,相互妥協的結果罷了。

當然,以己方占風的情況看,師兄肯定會吃虧的。

江秋水沒多問,知師兄喜歡別打破砂鍋問到底。

宗門與師兄兩者之間,毫無疑問心向師兄很多的,品嘗到全力的滋味后,知覺也難以離開師兄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二章:界碑留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