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消極拖延

第三百九十四章:消極拖延

了第一次的成功,接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只需依照先的經驗按部就班即。.

一縷縷鮮紅色的氣血之力,斷從四肢百骸而,匯聚胸膛之間。

通秘術壓縮、凝聚,轉變成了深紅色的氣血精華。

一縷、兩縷、十縷......

隨着劉玉對程愈發熟練,壓縮氣血的速度也越越快。

一千縷的氣血精華,僅僅三辰間,就已經壓縮完成。

所的深紅色氣血精華,都被處胸膛間的「膻穴」之,需只心念一動即使用。

「成了。」

感受到「膻穴」傳的鼓脹感,劉玉心念睜開了眼眸,目神光一閃而逝。

但緊隨其後,就一陣強烈的虛弱感傳,眼發黑肉身虛弱無力。

就像世熬夜網,三三夜眠休一般。

劉玉見狀絲毫慌,知氣血之力消耗多的癥狀,於立馬一拍儲物袋,取一顆龍眼、通體暗紅色的丹藥。

正「溶血丹」!

「咕嚕」

將丹藥放入口,喉結聳動溶血丹便已經進入了腹。

溶血丹入肚后,並沒像修鍊所用丹藥那樣,迅速發揮藥性。

它依舊保持着穩定的結構,模樣變化。

劉玉見狀立刻雙手掐訣,運轉法力煉化丹藥,彌補消耗的氣血之力。

隨着溶血丹被煉化,身體之又斷生一縷縷氣血之力,斷補充先的消耗。

而肉身虛弱無力的癥狀,也隨隨着氣血之力的漸漸補充,很快得到緩解。

「溶血丹」於肉身而言,無疑折扣的補之物,但劉玉肉身基礎本就雄厚,倒也用擔心現虛受補的情況。

劉玉法力已經今非昔比,僅僅半辰后,便煉化了顆溶血丹的藥力。

因為凝聚氣血精華而消耗的氣血,也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剩的一兩成,憑藉肉身原本雄厚的基礎,足以自行恢復,會影響實力與正常修鍊。

「呼。」

煉化溶血丹,劉玉重重吐一口濁氣,然後緩緩起身。

靜極思動,新練成了一門秘術,已經迫及待的想試驗一番了。

也必需親身試驗一番,才能清楚明白自己施展秘術的效果,鬥法之方能運用自如。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否則把握好,危機刻危機性命的!

劉玉站寬敞的練功房正央,閉眼眸調整了一番狀態又睜開,隨後雙手一動法決連掐。

幾乎之瞬息之間,就打了三法決。

與此同,體內法力運轉,引動二十縷膻穴的氣血精華,按照「閃靈秘術」的運行方式瞬間消耗乾淨。

秘術「閃靈」,成功施展!

劉玉只覺得身體之,徒然湧現一股強的動力,想帶動自己往某方向移動。

心念一動,就順勢引導股力量,往正方移動而。

說遲那快,其實從掐動到秘術施展完成,將將一瞬的間。

一瞬后,劉玉身體就消失了遠處。

「砰!!!」

身體與牆面接觸,留了一形的凹坑,石屑刷刷往掉落。

「想到「閃靈秘術」,效果比想像的還好。」

秘術控制好撞到了牆壁,劉玉但沒感到懊惱,反而面露一絲喜色。

之所以沒控制好,一除此施展熟悉,二秘術效果比想像還好。

施展閃靈秘術湧現的那股「動力」,比預想還強,使得猝及防沒做好準備。

「閃靈秘術,施展起的效果,似乎比卓夢真更好?」

最後總結。

回想卓夢真施展的效果,僅僅能夠瞬間移左右,雖然其赤炎塔封禁之力影響的緣故。

滿打滿算,估計此女正常施展的候,也左右。

永泰坊市洞府的練功房,從間到牆壁足十丈,以方才施展的情況看,劉玉估計自己最少能夠快速移動二十丈。

若練習的次數,更加熟悉了,還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幸虧方才護住了臉。」

拍了拍身的石屑,劉玉微微一笑。

仔細回憶了一番方才施展「閃靈秘術」的程,又站到洞府的央,一遍又一遍練習種秘術。

的身影斷寬敞的練功房閃爍,留黑色的殘影,幾乎瞬息就能跨越十丈的距離,到牆壁邊緣。

著牆壁的阻隔,還能移動的更遠。

「瞬息之間以移動二十多丈,無愧於「閃靈秘術」之名。」

「鬥法之用,無論進攻還撤退,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失為一張底牌。」

一直到膻穴的千縷「氣血精華」消耗殆盡,劉玉方才停了,微微感慨心情好。

「惜,真正意義的「瞬移」或者「閃現」,然就完美了。」

默默想。

閃靈秘術終究隻身體快速移動類的秘術,還著移動軌跡,能被打斷的,而且也會受到地形限制。

「還些貪心足了。」

「真正的瞬移與閃現空間秘術,涉及到了空間的隱秘,那元嬰甚至化神修士才能涉獵的領域。」

「那種秘法就算得到了,恐怕也參悟了,更別說練習使用了。」

思及此處,劉玉自嘲一笑,暗罵自己貪心足。

隨後沒繼續練習,而向外走離開練功房,今日宴群修的日子。

閃靈秘術確實對肉身的負擔,但那隻對普通修士而言。

對劉玉說,即使連續施展了二十次,肉身也只感到些許疲憊罷了。

稍稍休息了一會,便恢復如初。

……

「公子。」

見主從練功房走,侍女鶯歌連忙行禮。

知主修鍊之後,習慣立刻沐浴更衣,所以兩女侍女早早做好了準備。

三兩女輪流守候門,隨準備伺候。

鶯歌眼閃爍異樣的神采,顯得亮晶晶的。

原本伺候沐浴的事情,一般由燕舞做的,只主連續閉關的候,才能輪得到。

相比於端茶遞水,伺候沐浴更衣無疑更容易得到寵幸,所以鶯歌一直暗暗羨慕燕舞,生怕「好姐妹」搶了走自己的機會。

現輪到,也更加珍惜樣的機會。

「嗯。」

劉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徑直向盥洗室走。

接,嬌俏侍女的服侍,自然一番香艷的沐浴。

平日裏文靜規矩的鶯歌,到了候,反而比燕舞更加「膽」,刷新劉玉對此女的認知。

「雨後晨曦」的效果已經消退,而「溶血丹」的效果卻還殘餘,使得體內氣血微微些躁動。

意志堅定,差點就「擦槍走火」了。

一番沐浴之後,換一身嶄新的黑袍,劉玉只覺神清氣爽,原本的些許疲憊也一掃而空。

間已經超,讓兩名侍女留洞府,隻身往宴席之處趕。

……

算死亡與補充進的修士,隊伍一直維持六百左右,加駐守永泰坊市的修士,足七八百之多。

么多修士,一般的殿堂與房間自然容。

所以江秋水請示劉玉之後,便做主將宴會會場,放了坊市心的廣場。

片原本自由交易的廣場,足以容納七八百名修士。

此寬的廣場之,已經擺了一桌桌席面,一名名修士落座。

按照十一隊劃分,打散了原本各自勢力的編製。

席面放着各種各樣的靈食,以及靈瓜靈果,每一桌都十數種之多,顯然足了本錢。

一眼望,樣的席面足七八十桌之多。

一場對外的勝,極的振奮了士氣,何況對手還合歡門修士。

而且還靈食、靈瓜靈果享用,用精進修為,所以多數修士還比較高興的。

即使一部分性格孤僻的修士,種熱烈的氣氛之,也知覺被影響,心情莫名變得輕鬆起。

江秋水含笑看着一幕,見修士交頭接耳,讓現場顯得嘈雜喧嘩,見此也沒組織。

諸修就位已經一段間了,領隊未至,誰也敢擅自開動,只能暗暗咽著口水。

劉玉威信,由此見一斑。

忽然,廣場的所修士,都感受到了一股強的靈壓接近,由轉頭向靈壓源看。

正好看見一閑庭信步般走的身影。

此黑髮黑袍、面容平凡,睫毛的瞳孔漆黑如墨,眼神平靜深邃且銳利,閃理性智慧的光澤。

一舉一動之間,似乎都帶莫的威嚴。

此正劉玉!

待看清楚了,廣場立一靜。

喧嘩的聲音消失見,七八百名修士都立刻站直了身子,無一敢於怠慢。

而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以及投靠的築基修士,已經親自迎了。

「劉師兄」「青陽師兄」「青陽友」

十六名築基修士,皆拱手抱拳,見禮。

「嗯。」

劉玉目光掃眾,微微點頭算回禮。

「恭迎青陽領隊!」谷

,隊伍鍊氣期修士的聲音才響起,整齊劃一的傳。

數百聲音合一起,竟一種山呼般的感覺,顯隆重的儀式感。

「諸位輩必多禮。」

「間也差多了,爾等自行享用吧。」

「盡興即,必拘束。」

劉玉抬起手掌微微往按,嘴唇開合,聲音傳遍廣場每一角落。

落鍊氣期修士的耳,卻似乎又帶着莫名的威嚴,使得由自主的坐了,難以生違逆的想法。

似樣的情形,兩年劉玉早已經曆數次,應付起沒絲毫適。

「諸位友還等什麼?」

「等就就坐吧。」

劉玉說完,旁觀若無的向主桌走,築基期修士由自主的讓開一條路。

江秋水、冷月心分別立於的左右兩側,也隱隱昭示了隊伍此的格局,「左膀右臂」的意味內。

其餘築基修士則跟後面,也沒發任何意見。

築基期修士的席面被分成了兩桌,按照地位、功勞以及修為劃分。

————————————

ps:防盜一,六千字補一號的欠更,兩點鐘划書架即刷新,或者打開目錄長按此章節重新載。

「成了。」

感受到「膻穴」傳的鼓脹感,劉玉心念睜開了眼眸,目神光一閃而逝。

但緊隨其後,就一陣強烈的虛弱感傳,眼發黑肉身虛弱無力。

就像世熬夜網,三三夜眠休一般。

劉玉見狀絲毫慌,知氣血之力消耗多的癥狀,於立馬一拍儲物袋,取一顆龍眼、通體暗紅色的丹藥。

正「溶血丹」!

「咕嚕」

將丹藥放入口,喉結聳動溶血丹便已經進入了腹。

溶血丹入肚后,並沒像修鍊所用丹藥那樣,迅速發揮藥性。

它依舊保持着穩定的結構,模樣變化。

劉玉見狀立刻雙手掐訣,運轉法力煉化丹藥,彌補消耗的氣血之力。

隨着溶血丹被煉化,身體之又斷生一縷縷氣血之力,斷補充先的消耗。

而肉身虛弱無力的癥狀,也隨隨着氣血之力的漸漸補充,很快得到緩解。

「溶血丹」於肉身而言,無疑折扣的補之物,但劉玉肉身基礎本就雄厚,倒也用擔心現虛受補的情況。

劉玉法力已經今非昔比,僅僅半辰后,便煉化了顆溶血丹的藥力。

因為凝聚氣血精華而消耗的氣血,也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剩的一兩成,憑藉肉身原本雄厚的基礎,足以自行恢復,會影響實力與正常修鍊。

「呼。」

煉化溶血丹,劉玉重重吐一口濁氣,然後緩緩起身。

靜極思動,新練成了一門秘術,已經迫及待的想試驗一番了。

也必需親身試驗一番,才能清楚明白自己施展秘術的效果,鬥法之方能運用自如。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否則把握好,危機刻危機性命的!

劉玉站寬敞的練功房正央,閉眼眸調整了一番狀態又睜開,隨後雙手一動法決連掐。

幾乎之瞬息之間,就打了三法決。

與此同,體內法力運轉,引動二十縷膻穴的氣血精華,按照「閃靈秘術」的運行方式瞬間消耗乾淨。

秘術「閃靈」,成功施展!

劉玉只覺得身體之,徒然湧現一股強的動力,想帶動自己往某方向移動。

心念一動,就順勢引導股力量,往正方移動而。

說遲那快,其實從掐動到秘術施展完成,將將一瞬的間。

一瞬后,劉玉身體就消失了遠處。

「砰!!!」

身體與牆面接觸,留了一形的凹坑,石屑刷刷往掉落。

「想到「閃靈秘術」,效果比想像的還好。」

秘術控制好撞到了牆壁,劉玉但沒感到懊惱,反而面露一絲喜色。

之所以沒控制好,一除此施展熟悉,二秘術效果比想像還好。

施展閃靈秘術湧現的那股「動力」,比預想還強,使得猝及防沒做好準備。

「閃靈秘術,施展起的效果,似乎比卓夢真更好?」

最後總結。

回想卓夢真施展的效果,僅僅能夠瞬間移左右,雖然其赤炎塔封禁之力影響的緣故。

滿打滿算,估計此女正常施展的候,也左右。

永泰坊市洞府的練功房,從間到牆壁足十丈,以方才施展的情況看,劉玉估計自己最少能夠快速移動二十丈。

若練習的次數,更加熟悉了,還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幸虧方才護住了臉。」

拍了拍身的石屑,劉玉微微一笑。

仔細回憶了一番方才施展「閃靈秘術」的程,又站到洞府的央,一遍又一遍練習種秘術。

的身影斷寬敞的練功房閃爍,留黑色的殘影,幾乎瞬息就能跨越十丈的距離,到牆壁邊緣。

著牆壁的阻隔,還能移動的更遠。

「瞬息之間以移動二十多丈,無愧於「閃靈秘術」之名。」

「鬥法之用,無論進攻還撤退,都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失為一張底牌。」

一直到膻穴的千縷「氣血精華」消耗殆盡,劉玉方才停了,微微感慨心情好。

「惜,真正意義的「瞬移」或者「閃現」,然就完美了。」

默默想。

閃靈秘術終究隻身體快速移動類的秘術,還著移動軌跡,能被打斷的,而且也會受到地形限制。

「還些貪心足了。」

「真正的瞬移與閃現空間秘術,涉及到了空間的隱秘,那元嬰甚至化神修士才能涉獵的領域。」

「那種秘法就算得到了,恐怕也參悟了,更別說練習使用了。」

思及此處,劉玉自嘲一笑,暗罵自己貪心足。

隨後沒繼續練習,而向外走離開練功房,今日宴群修的日子。

閃靈秘術確實對肉身的負擔,但那隻對普通修士而言。

對劉玉說,即使連續施展了二十次,肉身也只感到些許疲憊罷了。

稍稍休息了一會,便恢復如初。

……

「公子。」

見主從練功房走,侍女鶯歌連忙行禮。

知主修鍊之後,習慣立刻沐浴更衣,所以兩女侍女早早做好了準備。

三兩女輪流守候門,隨準備伺候。

鶯歌眼閃爍異樣的神采,顯得亮晶晶的。

原本伺候沐浴的事情,一般由燕舞做的,只主連續閉關的候,才能輪得到。

相比於端茶遞水,伺候沐浴更衣無疑更容易得到寵幸,所以鶯歌一直暗暗羨慕燕舞,生怕「好姐妹」搶了走自己的機會。

現輪到,也更加珍惜樣的機會。

「嗯。」

劉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徑直向盥洗室走。

接,嬌俏侍女的服侍,自然一番香艷的沐浴。

平日裏文靜規矩的鶯歌,到了候,反而比燕舞更加「膽」,刷新劉玉對此女的認知。

「雨後晨曦」的效果已經消退,而「溶血丹」的效果卻還殘餘,使得體內氣血微微些躁動。

意志堅定,差點就「擦槍走火」了。

一番沐浴之後,換一身嶄新的黑袍,劉玉只覺神清氣爽,原本的些許疲憊也一掃而空。

間已經超,讓兩名侍女留洞府,隻身往宴席之處趕。

……

算死亡與補充進的修士,隊伍一直維持六百左右,加駐守永泰坊市的修士,足七八百之多。

么多修士,一般的殿堂與房間自然容。

所以江秋水請示劉玉之後,便做主將宴會會場,放了坊市心的廣場。

片原本自由交易的廣場,足以容納七八百名修士。

此寬的廣場之,已經擺了一桌桌席面,一名名修士落座。

按照十一隊劃分,打散了原本各自勢力的編製。

席面放着各種各樣的靈食,以及靈瓜靈果,每一桌都十數種之多,顯然足了本錢。

一眼望,樣的席面足七八十桌之多。

一場對外的勝,極的振奮了士氣,何況對手還合歡門修士。

而且還靈食、靈瓜靈果享用,用精進修為,所以多數修士還比較高興的。

即使一部分性格孤僻的修士,種熱烈的氣氛之,也知覺被影響,心情莫名變得輕鬆起。

江秋水含笑看着一幕,見修士交頭接耳,讓現場顯得嘈雜喧嘩,見此也沒組織。

諸修就位已經一段間了,領隊未至,誰也敢擅自開動,只能暗暗咽著口水。

劉玉威信,由此見一斑。

諸修就位已經一段間了,領隊未至,誰也敢擅自開動,只能暗暗咽著口水。

劉玉威信,由此見一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四章:消極拖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