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收拾殘局

第三百九十九章:收拾殘局

散修能夠修鍊到築基期,心謹慎最基本的東西。

就算到了候,價值連城的靈草就眼,也會放心最基本的防備。

所以曹元武等的突然發難,雖然著其意的優勢,卻並沒一擊功成。

「叮叮」「砰」

三叉戟靈器被一件紅色盾牌擋了,儘管占風,但卻無法第一間解決目標。

被曹元武偷襲的築基後期修士,一骨瘦如柴老者,看七老八十,號為清溪散。

倘若拋方才殺戮白雲觀修士的模樣,倒也算得仙風骨。

此像早預料一般,幾乎三叉戟靈器調轉方向的同,就已經祭了防禦法器。

另外一的經驗,就沒么豐富了,雖然沒當場殞命,但也受到了輕的傷勢。

一身實力難免受到影響,只怕最多只能發揮七成。

偷襲之也貪功,一擊成立刻遠遁,避免被圍攻的處境,拱衛曹元武的身邊。

同一間,攻擊靈藥園陣法的法器靈器立刻停止了,被散修召回手。

「叮」

見短間內突破了紅色盾牌的防禦,再次狠狠一斬后,三叉戟靈器被曹元武召回手,暫停止了攻擊。

守護靈田的綠色光罩旁邊,兩伙修士展開無聲的對峙,氣氛極為壓抑。

一方曹元武四,兩名築基後期,一名築基巔峰一名築基初期。

一方清溪散、葉夢華等六,包括劉玉內。

數雖多,但修為卻低了止一籌,修為最高者只築基後期,還一受了輕的傷勢。

從形勢看,無疑對清溪散極為利。

「曹友真好算計啊!」

「老夫千算萬算,卻沒算到吳友的。」

約了,清溪率先開口。

雖然被偷襲,但語氣平淡,皺巴巴的面容卻見怒色。

正所謂老成精,久經滄桑的已經能做到喜怒形於色。

「清溪友獎了。」

「正所謂兵者詭也。」

「略施計,實當得誇獎。」

勝券握,曹元武哈哈一笑。

但其心卻沒半分意,到最後一刻,鹿死誰手尚且未知。

「友打定主意,獨吞座靈藥園了?」

察覺到自身危險的處境,清溪散臉的皺紋更深了,皺眉問。

表面的交談提,已經暗神識傳音,串聯葉夢華等築基修士。

意敵強弱,必須聯合起,方一線生機。

作為無依無靠的散修,能夠修鍊到築基期的自然蠢貨,都已經看清楚了形勢,都同意聯合抗敵。

「洪友,待會打起的候,伺機逃走如何?」

忽然,劉玉耳邊響起葉夢華的聲音,由望了。

只見此女臉色凝重,微微點頭示意。

方才殺戮白雲觀修士,非常「積極」,已經得到了少資源。

一趟算白跑,基本已經滿足了。

現面對強勢的曹元武四,葉夢華心沒半分把握,已經了退縮的心思。

單獨一逃跑目標,所以還想着拉一一起。

「葉友說得錯,洪某正此意。」

「以眼劍拔弩張的形勢,等切先行逃走,否則恐怕立刻會成為曹元武等的目標,為做了嫁衣。」

「還需找准機,伺機而動。」

劉玉暗傳音,安撫此女。

想盡收靈藥園的靈草,當然能先走。

而將此女暫穩住留里,以讓雙方打得更激烈一些,為自己的全殲創造條件。

雖然以自己目的實力,擊敗些修士成問題,但如果想逃跑,也能盡數留。

畢竟自己只一,實分身乏術。

葉夢華也意思,所以當即答應了。

但那珠圓玉潤的俏臉,凝重的擔憂與安卻減。

雖然知此女的年齡,但從眉梢眼角流露的風情看,年歲定然了。

「洪友,說真的機會逃走嗎?」

正當劉玉以為完事的候,此女又發一神識傳音,比想像還安。

「事為,只見機行事,自然機會的。」

劉玉稍稍一頓,意味深長的傳音。

聽到么說,葉夢華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但心的安卻沒減少半點,反而愈發強烈了,幾乎讓心神寧。

「難曹元武的實力,比想像還強?」

葉夢華暗暗想。

一百幾十年的經歷,也曾遇到數次生死危機,從未像今般強烈。

此女的自然會知,真正的危機源曹元武,而就身邊的「洪友」。

距離,只劉玉產生殺意,管此女沒防備,都逃了死亡的命運。

而劉玉如今已經能很好的收斂殺意,導致葉夢華靈覺雖然隱隱察覺到危機,卻完全知從何而。

明面曹元武與清溪散兩爭鋒相對,暗地裏幾名散修之間,也做着頻繁的交流。

龐的利益就眼,並所散修都向著退縮的,葉夢華其,還算比較理智的修士了。

雙方的交流,並沒持續多久。

曹元武擔心會白雲觀或者元陽宗的修士,被壞了好事,所以並打算拖延,速戰速決。

見對方願意交儲物袋束手就擒后,果斷選擇了手。

三叉戟靈器與黑色彎刀靈器同祭,鋒刃對準清溪散,搶先發動了攻擊。

「叮叮」

兩交手,清溪散一照面就落入了風。

此屬於比較普通的修士,修為雖然到達了築基後期,但卻還沒一件品靈器,也沒其它比較厲害的手段。

實力相比與曹元武,著明顯的差距,明眼都能看落敗只間問題。

就曹元武動手的同,其同夥三也同一間手,祭法力靈器直指劉玉、葉夢。

同樣一照面就落入了風。

雖然多了兩名築基修士,但一傷勢輕,實力發揮力。

而且但對方兩名築基後期,手還著靈器,實力相差止一點半點。

似乎收到了曹元武的指令,決心速戰速決給半點機會,所以一手便全力。

攻勢一波接着一波,給葉夢華等喘息之機。

「叮叮」

種情況,葉夢華等節節敗退,只能勉勵支撐,

按照樣的情況發展,說伺機逃跑了,就連能支撐多久都成問題。

「行,能讓敗亡的快了。」

思及此處,劉玉法力暗暗提了一分,幾乎以一之力牽制住了對方一名築基後期修士。

樣的表現,令葉夢華等壓力減,同也紛紛側目。

使得能夠騰更多精力,集四之力對付對方兩,至於隨傾覆的危險。

倒雙方的交手,卻愈發的激烈了,斷各種底牌被使。

葉夢華等沒想逃走,但激烈的交鋒,根本沒機會駕馭法器飛遁。

誰都知,先逃的會成為首先打擊的目標,都等其先沉住氣吸引火力。

「叮叮」

殘破的建築,十名築基修士激烈的交手。

法器靈器強橫的威能,將已經殘破的建築徹底粉碎,原本景色優美的地方現面目全非。

幸虧著陣法守護,靈田的靈草才安然無恙,否則為了靈草,劉玉說得提展露實力了。

兩方修士激烈的交鋒,就微妙的平衡,十呼吸的間轉瞬即逝。

直到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才打破了脆弱的平衡。

葉夢華等臉色變,朝清溪散的方向望,只見此已經成了一具無頭的屍體,普通一聲倒地面。

此竟被黑色彎刀靈器一刀梟首!

沒修鍊到金丹境界之,頭顱依舊修士的絕對害,被梟首元神及逃,也就意味着真正意義的死亡了。

兩件靈器的夾擊,此竟然只堅持了十呼吸的間!

見葉夢華的等望,曹元武臉露一殘忍的笑容,但與此同動作卻根本沒停止。

三叉戟靈器與黑色彎刀靈器一轉,直逼受傷的修士而,深諳先捏軟柿子的奧義,試圖順勢再斬一。

「諸位,若還底牌,就趕緊使吧。」

「否則只怕沒機會了。」

葉夢華臉色變,立即開口說。

的眼神卻望向劉玉,指望位「洪友」,能夠拿扭轉頹勢的底牌。

此女註定失望了,劉玉依舊「拼盡全力」的模樣,根本像還底牌的樣子。

眾都知此已經到了生死關頭,留手的候。

但「底牌」種東西的珍貴,自然無需多說,每一種都需花費巨代價,甚至機緣巧合之才能得到。

一般消耗后,就難以再次擁了,比如說「符寶」。

劉玉注意到,一名身穿藍袍的女修,面露一絲掙扎之色,但最終還沒選擇手。

散修的本性,一刻暴露無疑。

彼此之間互相信任,都想率先消耗自己安身立命的底牌,都向著先手、先付。

葉夢華四極速掐着法訣,拚命鼓盪法力,甚至惜經脈損傷超負荷運轉。

想擺脫對手的糾纏,為逃跑爭取間。

此曹元武已經騰手,勝利就眼,幾名築基修士的身家數目,對方又如何能讓幾如意?

以對方極限運轉法力,會葉夢華四擺脫糾纏的機會。

「呵。」

劉玉將藍袍女修的表現收入眼帘,微查的露一絲嘲弄之色。

都到了候,還想着留底牌,真認清楚形勢。

「現用,待會也會用,難還能帶進地府成?」

劉玉微微搖頭,依舊「拼盡全力」的模樣,選擇袖手旁觀。

對於散修的習性,置否。

些修士一直以養成的習慣,倘若如此為之,也未必能走到今一步。

雙方立場同,看待事物角度就同,看見的風景與思維方式自然也同的。

三叉戟靈器散發深藍色靈光,黑色彎刀靈藥幽光隱隱,兩者都散發強的威勢,一齊向之受傷的那名修士襲。

之手偷襲的吳姓修士,則默契的加強攻勢,使之能召回幾件法器回援。

而葉夢華三,都拚命想擺脫對方的糾纏,絲毫沒手救援的意思。

那名受傷的修士眼閃絕望之色,只能祭各種符籙,形成法術護罩擋身。

隨後便無計施,眼睜睜看着兩件靈器靠近。

符籙最高二階品,數量雖多,但又如何能夠抵擋品靈器的鋒芒?

「嘭嘭」

一層層護罩悉數破碎,最後由三叉戟靈器將那名修士擊殺,四連哀嚎都及發。

曹元武目光隨之一轉,又看向了劉玉、葉夢華四,似乎思考着先處理哪一名修士。

「照樣的情況,很快就會輪到自己。」

先那名面露掙扎之色的藍袍女修,終於定了決心,從儲物袋摸一張綉著紅色針模樣的符寶,隨後將之激發。

「符寶!」

同就差藍袍女修另一的築基後期修士,臉色變驚呼聲。

也顧得糾纏兩,立刻召回法器靈器回援,先保證自身的安全再說。

一般的符寶雖然對頂尖築基形成了效的威脅,但對於些普通築基修士,威脅還非常的,隨能夠威脅到生命的存。

見到符寶現,曹元武等臉俱都露忌憚之色。

築基修士激發符寶的速度已然極快,一息間就已經激發。

------題外話------

每一票的支持,都作品更新的動力,長亭拜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九章:收拾殘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