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即使可能馬上要面臨一場大戰,劉玉心湖依舊一片平靜。

在洞府品茶端坐了一會,便收拾一應物品,向洞府外走去。

……

大日懸挂於天空正中,一道道熾熱的光線照射而下。

永泰坊市東南角的廣場上,此時已經是人滿為患。

一名名來自不同勢力的修士,以各自的勢力或者家族為團體,分別站在廣場各個角落,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這些有男有女,服飾也不盡相同。

但是修為最低都在鍊氣中期以上,能夠御使法器對敵。

粗略一數,至少也有五百人。

不過議論歸議論,他們都不敢大聲喧嘩,只因廣場的中心,站在十六道身影。

在鍊氣期修士眼中,每一道身影散發的靈壓都極其強大,這些都是築基期的「高人」。

以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為首的築基修士一語不發,只是站在原地不動,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忽然,一道火紅色的遁光從坊市一角升起,眨眼間就來到了廣場上空。

離玄劍上,劉玉黑袍飄飄面色平靜,漆黑如墨的瞳孔向下俯視而去。

只見五六百名的鍊氣期修士中,身穿元陽宗內外門衣袍者不足百名,不到總數的六分之一。

連年的大戰下來,從宗門帶過來的弟子,已經死傷了小半。

至於宗門附屬修士,同樣是一百五十名,更是死傷了大半。

因為接連的鬥法,就連築基期修士也死傷了八名。

青州修士在隊伍中佔據的比例,已經還不到半數。

不過有著自己的鎮壓,加上鎖靈禁制的控制,目前隊伍還算穩定,按部就班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雖然有「化靈丹」等手段,可以解除鎖靈禁制,不過要付出的代價都不菲。

這終究只是個例,無需為此太過擔心。

將廣場上的情況盡收眼底,劉玉心中暗暗點頭,對江秋水、冷月心等人的辦事效率感到滿意。

隨後他左手往腰間儲物袋一摸,取出一艘巴掌大小的紅色飛船。

正是歸元舟!

注入法力往空中一拋,接著雙手連續掐了幾道法決。

歸元舟離手之後沒有向下墜落,反而懸浮在空中迅速漲大,不到五六個呼吸的時間,就成了一個五六十丈的龐然大物。

巨大的陰影投射而下,籠罩住了整個廣場。

「這種特殊的飛遁法器,價格應該比極品靈器還要昂貴許多吧?」

「也只有擁有元嬰老祖,財大氣粗的大宗門才有魄力煉製。」

「不管看到多少次,都為之驚嘆啊。」

目睹空中散發淡紅色靈光的巨大歸元舟,廣場上不少出身中小勢力的修士,眼神中都帶著濃濃的驚嘆。

不過元陽宗弟子以及一些青州修士,已經乘坐過許多次歸元舟,早已經見怪不怪了,看向前者的眼神中帶著鄙夷。

就像城中人看不起鄉下人一般,情不自禁升起一種優越感。

「所有修士,速速登舟。」

不管下方修士心思各異,劉玉這時已經站在歸元舟甲板上,動用音道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的每一個角落。

而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韋光正等十六名築基修士,這時正站在他的身後。

話音落下,很快便有一隊隊修士騰空而起,按照小隊的編號從小到大開始,絲毫不見混亂的場景。

經過冷月心、孟文星等人的簡單訓練,雖然這些鍊氣修士複雜的配合可能做不到,但簡簡單單的排兵列陣還是沒問題的。

當然,這種「軍容」比起李不語隊伍,就差得有點遠了。

甲板上容不下太多修士,在江秋水、冷月心指揮下,所有鍊氣期修士皆進入船艙之中,只有築基期修士能待在甲板上。

前後不過四分之一刻鐘,五六百名修士便已經完成登舟。

劉玉只是淡然看著江秋水等人安排,基本不會插手具體的管理,只要他們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就行了

待所有修士都登舟后,他數道法決打在控制令牌上,歸元舟頓時一震,緩緩朝西南某個方向飛去。

至於坊市中留守的修士,一向不算在隊伍的力量中,依然可以正常運轉。

……

琉金石礦場距離永泰坊市一百九十里,按照鍊氣期的飛遁速度,需要兩個時辰左右,所以用歸元舟趕路最為合適。

九台山趙家,是一個只有四名築基修士的修仙家族,放在劉玉面前不值一提。

不過相對於許多小勢力,也算是有頭有臉了。

與韋光正的韋家體量差不多,放眼永泰坊市周圍兩百里,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勢力。

因為九台山距離琉金石礦脈僅僅二十幾里,所以驅逐原本白雲觀的修士后,江秋水請示過劉玉,便安排趙家代為看守礦場。

一日前的一道命令傳下,永泰坊市二百里內的大小勢力便隨之而動,紛紛調動修士趕赴九台山。

不管有多麼不情願,才剛剛投靠元陽宗,這個時候命令下來,絕對不能違背。

此時趙家的九台山上,已經是人滿為患。

聚集來自不同勢力的四五百名鍊氣期修士,還有七名築基期修士。

七名築基期修士中,有來自修仙家族的,有來自小宗門的,也有牽挂甚少的散修。

但如今他們想繼續在永泰坊市兩百里內待下去,就只能聽從劉玉的調遣,否則便只有離開或者滅亡兩條路可走

在數百名修士的目光中,一道淡紅色的遁光從天邊而來,迅速變得醒目且巨大。

這時九台山上的修士們,才看清楚遁光的真面目,竟是一艘巨大的紅色飛舟。

「歸元舟。」

「是青陽子道友,速速打開陣法。」

飛舟上元陽宗的標誌非常醒目,每一艘歸元舟也有些許的不同,有修士認出了飛舟來歷,馬上提醒道。

因為琉金石礦脈距離九台山只有二十多里,所以自從卓夢真隊伍佔領礦脈后,九台山的護山大陣便一直保持著開啟狀態,生怕合歡門修士突然發起襲擊。

與猛虎為鄰,趙家上下這幾日可是寢食難安。

待看到站在舟上的劉玉,趙家族長才總算鬆了一口氣,令人打開陣法親自上前迎接。

「在下趙明誠,見過青陽子道友。」

「琉金石礦脈在趙家手中丟失,萬望恕罪。」

「待會若是要與合歡門修士交手,趙家願為先鋒,一切全聽青陽子道友調遣。」

等到歸元舟停住,趙家族長趙明誠立刻駕馭法器上來請罪,說話之時深深彎腰。

「趙道友不必多禮。」

「卓夢真隊伍人多勢眾實力強大,丟了琉金石礦脈,錯也不在趙家。」

「趙道友且放寬心,孰是孰非劉某自有定論,不會讓心向宗門的同道寒心。」

劉玉親手將之扶起,含笑道。

不過頓了一頓,他臉色嚴肅起來,繼續說道:

「但琉金石礦脈丟了,對於宗門與隊伍而言,都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不管對方如何猖獗,我等都必須將之奪回來!」

以卓夢真隊伍的實力,就算趙家舉全族之力也不能抵擋,這個時候就沒有必要嚴厲懲罰了。

若是強行懲罰,只會寒了投靠修士的心。

但丟了礦場,趙家隕落一名築基修士想要補償,也是不可能有的,不作懲罰就算是不錯了。

「青陽道友寬宏大量,在下代表趙家上下謝過道友!」

「但有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不管心中作何感想,趙明誠被扶起來后卻是感激零涕的模樣,話里話外都是要將功贖罪的意思。

「不錯,趙家的態度劉某已然知曉。」

「事不宜遲,我等立即兵臨礦場,試一試卓夢真隊伍的斤兩。」

「通知所有修士立刻登舟出發!」

劉玉看了一眼九台山上的修士,面上帶著些許寒意,下令道。

「遵命!」

趙明誠心中一凜,領命之後立刻下去通知各方勢力的修士。

不一會兒,就有一道道遁光升起而起,向著歸元舟飛來。

載著近千名鍊氣期修士、二十四名築基期修士,歸元舟如同璀璨的流星,接著向西南飛去。

僅僅一刻鐘后,一片寸草不深的荒蕪地域,就映入了眼帘。

琉金石礦脈是金屬性的礦脈,在礦脈十里範圍內的土地中,蘊含了大量金屬性物質,不再適合草木生長。

導致十里範圍儘是黃土,野獸絕跡沒有一草一木。

只有一片片破敗的建築,林立在這邊平地上,還有成千上萬名衣衫襤褸的礦工,在其中進進出出。

琉金石礦場!

劉玉冷冷望著將礦場籠罩的金色護罩,數道法決打在控制令牌上,控制歸元舟迅速降落。

「轟隆隆」

巨大的船體接觸地面,發出沉悶的響聲。

劉玉從甲板一躍而下,微微眯著雙眼,打量起被金色護罩籠罩的礦場。

透過護罩可以看到,已經有一名名修士聚集在礦場邊緣,粗略一數也有六百人名左右,為首的是十九名築基修士。

其中一女身穿黃色華服,面容冷艷風情萬種,看起來三十歲左右,一舉一動之間都有著一種貴氣。

通過高姓女修的記憶,他知道這就是合歡門領隊——卓夢真。

至於凡人礦工,這個時候已經被安排進住處躲避。

種種跡象無不表明,對方早就做好了準備。

不過劉玉並不意外,畢竟已方的行動,並沒有特別遮掩。

在九台山匯聚的各方修士,也不可能完全隱藏行跡。

就在他觀望時,近千名鍊氣期修士已經下了歸元舟,迅速分散開來,礦場周圍的平地上站好。

如果站得太密集的話,對方一道二階法術下來,就能造成大量死傷。

「見到我等前來興師問罪,對方還是無動於衷,也不派修士出來交涉。」

「莫非想憑藉陣法堅守,讓我等知難而退?」

身後,冷月心低聲道。

元陽宗與合歡門的恩怨綿延數千年,使得宗門上下普遍都對合歡門修士抱有敵意,此女也不例外。

「不管對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我等都不必理會。」

「傳令下去,立刻發動三輪攻擊,先向對方「打個招呼」。」

「以免旁人說我等失了禮數。」

「既然不願意談,就打到她們願意談為止!」

劉玉遙遙望著金色護罩面無表情,沉聲吩咐道。

「我等遵命。」

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等二十三名築基修士,齊聲應道。

隨後他們分散開來,按照事先的部署統領鍊氣期修士,將命令一層層傳達下去。

兩個呼吸后,炎炎烈日之下,就有一道道五顏六色的靈光猛然綻放。

雖然這光華並不耀眼,與大日相比不值一提,但其中蘊含的威能,卻讓佔領礦場的卓夢真一行如臨大敵。

冰針、火龍、金箭、土刺、掌心雷......

這些雖然只是一階中上品的法術,但數量足足有上千道之多,密密麻麻如雨點一般落下。

即使築基期巔峰修士,直面這種法術的洪流,也要化為齏粉。

法術之後,便是一件件法器,也有數百件之多。

帶著凜冽的寒光,從不同角度向金色護罩攻去。

「不錯。」

「人手多,有時候還是挺有用的。」

劉玉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點頭。

對方龜縮在陣法之中,即使兵臨城下,也不主動出來交流。

無非是認為在現在這種局勢下,自己不會有全面開戰的決心。

以雙方的實力來看,如果真正發生了全面火拚,免不了要兩敗俱傷。

在這種情況下,並不是誰都能下定決心的。

而卓夢真一方,恐怕就是想利用這一點,在琉金石礦場上面做文章。

都到了這一步,再派人前去溝通顯得太過被動。

不如先兵后禮先來幾輪攻勢,給對方熱熱身子打個招呼。

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決心,主動派人前來談判,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就在劉玉思考之時,對方已經控制陣法,激發數百枚金色光刃,向四面而來的一道道法術迎去。

並且陣法之內,也有一道道法術法器升騰而起,攔截四面八方即將到來的攻擊。

論威能,陣法之中的法術法器並不遜色於己方,只是數量上處於絕對劣勢。

「砰砰」

金色光刃威能強大極為鋒銳,每一枚都能抵消兩道一階中品的法術。

礦場中的金屬性靈力最為濃郁,在此布置陣法也以金屬性為最佳,金屬性向來以攻擊力著稱,有這樣的結果並不奇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先兵后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