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事了修鍊

第三百九十三章:事了修鍊

在周圍一片恭維聲中,劉玉默默想道。

鍊氣期修士的壽命是一百二十載,築基期是二百四十載,就算是有些延壽的手段,也不會超過三百歲。

而黑曜石這樣的死物,如果不是人為破壞,存在千年萬年也不成問題。

「死亡不是終點,遺忘才是。」

「倘若不能凝結金丹,這便是我留存在世間,最長時間的痕迹吧。」

這樣想著,劉玉心情忽然有些低落。

但這種狀態,沒有持續多久,最終還是恢復了平靜。

古往今來多少天驕,都倒在了金丹瓶頸之前,最終只能抱憾而終?

他就算做了種種準備,難道就能保證自己一定成功嗎?

隊伍中許多弟子看向劉玉的目光中,都帶著仰慕與敬畏。

宗門中大部分弟子,或多或少都去過青州與鏡州的交界執行任務,知曉兩宗圍繞「克米爾平原」,展開了怎樣慘烈的爭奪。

也知道合歡門的強大。

正因為如此,才對能夠從合歡門手中奪得資源點的領隊,更加佩服萬分。

劉玉能夠感受到,一道道各色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不過如今的他早已心如磐石,心中沒有半分波動。

「又何必憂慮將來?」

「抓下眼下的機會,才是最重要的。」

「不求事事順心如意,但求死而無悔!」

劉玉負手立於高大的界碑之前,眼神微微閃爍。

心中閃過諸多想法,卻無人知曉,目光又重新變得平靜、銳利。

「諸事已了,我等是時候返回永泰坊市了。」

「傳令下去,立刻出發。」

他輕輕一抬手,周圍便寂靜下來,接著下令道。

「是!」

身旁江秋水、冷月心、孟文星等諸修齊齊領命,命令很快被傳達了下去。

人群向兩側分開,劉玉徑直朝歸元舟的停靠之處趕去,待到他走過之後,一群修士才亦步亦趨的跟上。

「恭送青陽道友!」

張家族長接到消息立刻趕了過來,帶領族人遙遙行禮道。

劉玉只是微微點頭沒有說話,取出控制令牌,數道法決打出,

五六十丈的歸元舟立時便是一顫,接著緩緩升騰而起,調轉方向往來時的路線返回。

遁速全開,很快成了天邊一個小點,最後消失不見。

新邊界之處,安排張家駐守在寒鐵礦脈便足夠了,即使再派幾名築基修士作用也不大。

若卓夢真鐵了心要再次挑起爭端,即使再派十名築基修士駐守在此,也是不可能防禦住的。

不過這次此女吃了一個大虧,領略到已方的實力與決心,應該不會再做如此不智的事情。

一意孤行只會兩敗俱傷,據劉玉觀察,此女不是那種無腦之輩。

至少短時間內,邊界是不太可能再起爭端了。

至於以後的事情,燕國之戰過後,自己還在不在此處都不知道,又何必想那麼多徒費心神呢?

交給後來的修士去頭疼吧!

一連串事情下來,已經是數個時辰過去,大日西斜黃昏已至。

一道紅色的遁光迎著夕陽,在天空中快速劃過,大搖大擺的破空而去。

待過了琉金石礦脈之後,便有一個個勢力請辭,駕馭法器離開歸元舟,向各自的地盤返回。

約定好三日後大宴群修,劉玉沒有挽留。

……

「轟隆隆」

僅僅一刻鐘后,歸元舟便再次返回了永泰坊市,巨大的船體降落在地面,發出巨大的動靜。

坊市中的駐守修士,都知道要與合歡門發生衝突,這時已經警惕異樣。

待看清楚是歸元舟后,才鬆了一口氣打開陣法。

「諸位,劉某還有要事,些許雜務就交給你們安排了。」

劉玉將歸元舟收回儲物袋,在十幾名築基修士身上掃視一眼,淡淡說道。

雖然言語中是「諸位」,但他此話卻是對著江秋水、冷月心兩人說的。

畢竟親疏有別,相比於其他修士,無疑同門更值得信任。

他從不避諱任人唯親,然後才是再看才華,一直以來也都是這麼乾的。

「是,師兄。」

「秋水會安排好一切的。」

江秋水嘴角微不可查的一嘟,明亮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幽怨,但還是迅速回道。

其他築基修士心神領會,也是紛紛應是。

一直以來都是這麼安排的,經過最初的敲打過後,他們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安排。

「嗯。」

劉玉見此微微點頭,沒有過多廢話的意思,轉身朝洞府走去,又當起了甩手掌柜。

……

「參見公子。」

鶯歌、燕舞兩名侍女被石門開啟的聲音驚動,快步走過來見禮。

「速速沏一壺靈茶。」

劉玉隨口吩咐一聲,邁步進入洞府,端坐在太師椅上,思索著此次行動的得失。

從結果上來看,此次行動無疑是大獲全勝的。

成功達成目標,奪回了琉金石礦場,還從卓夢真手中,拿下來金華山靈藥園、寒鐵礦脈兩處資源點。

但凡事有利有弊,對自己的影響卻不止於此。

卓夢真是合歡門的嫡傳弟子,自己擊敗了此女,意味著從此真正進入了合歡門的視線。

「以後遇到合歡門修士,要小心一點了。」

劉玉默默想道。

正所謂彼之英雄,吾之仇寇。

以兩宗的關係,自己恐怕已經成了,合歡門修士的眼中釘、肉中刺。

日後若是單獨遇到合歡門高階修士,其絕對不介意隨手扼殺自己。

正在思慮之間,一壺靈茶已經沏好。

「公子,請用靈茶~」

鶯歌雙手捧著端過來,嬌聲說道。

劉玉隨手端起輕輕抿了一口,靈茶入肚,立刻有一股溫熱氣息自腹部升起,朝四肢百骸蔓延。

這氣息流過的地方,非但沒有滾燙之感,反而使得體內氣血格外的平靜,使得肉身上沒有絲毫躁動之感。

以劉玉如今的地位,喝的自然不是普通靈茶。

許多想要巴結的修士、勢力,在了解到他的喜好之後,爭先恐後送上各種靈茶。

對於這些「禮物」,劉玉來者不拒,統統笑納了。

他現在喝的這種靈茶,按品階算的話達到了二階中品,名為「雨後晨曦」。

其內精純的靈氣堪比丹藥,可以精進修為無需多提。

還有著特殊的效果,可以平息體內躁動的氣血,使得心神放空達到一種寧靜的境地。

修鍊之前喝上一兩杯,是最好不過的。

細細品著,兩杯「雨後晨曦」很快入肚,劉玉制止了鶯歌想要續杯的動作,將茶杯放在其手中的托盤上。

「好了,這裡沒你們什麼事情了,下去吧。」

他淡淡吩咐道。

「遵命,公子。」

身後,傳來鶯歌、燕舞嬌柔的聲音。

兩女不敢有半點不敬,又行了一禮后,才端起茶具轉身向洞府外走去。

燕舞眼中閃過不甘之色,卻又無可奈何。

像她這種資質極差,被培養出來以色侍人的修士,如果得不到主人的寵幸,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只是差了一步,但這一步卻如同天塹,兩年了都沒有跨過去。

「唉~」

走出洞府,燕舞幽幽一嘆。

……

練功房中。

劉玉盤膝坐於蒲團之上,身前放著兩本缺了一半的冊子,合起來正好是完整的一本。

正是「閃靈秘術」!

例行溫養完幾件法器靈器,清除一遍赤炎塔中的異種法力氣息,他拿起「閃靈秘術」的上冊,仔細的翻看了起來。

自從築基以後,劉玉就沒有放下過對修仙知識的獲取。

一有空暇就會翻看各種各樣的典籍,平日里也會與隊伍中其他築基修士交流,常常坐而論道。

他深知,想要在這條長生路上走得更遠,光靠打坐鍊氣、閉關修鍊是不行的。

雖然劉玉實力凌駕於隊伍所有修士之上,但若論對修仙各方面的見解,卻未必如此。

一些法術運用、靈力運用、境界感悟方面的見解,未必有其他築基修士深刻,甚至未必有築基初期修士深刻。

由於天賦、傳承的原因,每個修士都有擅長的地方。

劉玉雖然一直在努力的汲取修仙知識,但在相關領域,卻未必能比肩或者超越其他修士。

雖然說起來有些滅自己威風,但這卻是事實。

不過他「不恥下問」,其他修士也「樂於講解」,這兩年來倒是收穫頗多。

極大奠定了修仙基礎,各方面的見解都提升了不少。

雙方各取所需,自然皆大歡喜。

隨著手中「閃靈秘術」一頁頁翻過,劉玉面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燦爛。

愈發覺得將這種秘術換到手,是絕對正確的決定。

這種側重與肉身氣血的秘術,當真與他契合非常。

「這種關鍵時刻能夠起到奇效的秘術,還是越早修鍊越好。」

「雖然燕國之戰已經到了後半段,眼看過不了多久就要結束,但事情如何發展,誰又能說得定呢?」

「這種底牌,還是越早握在手裡越好。」

將「閃靈秘術」上下兩冊翻看完,劉玉沒有思考多久,就決定立刻動手修鍊。

隨後將上冊捧在手中,一頁頁參悟起來。

只待將全部的內容領悟,就立即開始著手修鍊。

有著心魔誓言的約束,他也不怕卓夢真動什麼手腳,除非此女放棄了道途。

這種秘術修鍊失敗,最多給自己造成一點輕傷,而如果其中有假,此女卻是要承受心魔誓言的反噬。

只要其神智健全,就不可能做出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

修鍊之中時間如流水,接近三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這三天里,劉玉沒有邁出練功房一步,除了日常打磨法力修為,就是在參悟「閃靈秘術」。

相比於功法之類,秘術無疑簡單了許多,特別是這種作用於肉身的秘術,參悟起來的難度就更小了。

這閃靈秘術,劉玉越看越覺得像是體修的秘術。

通過特殊方式壓縮體內的氣血之力,然後瞬間消耗,一瞬間產生強大的動力。

爆發出超越平時數倍,甚至數十倍的速度。

三天時間過去,以劉玉如今的底蘊,「閃靈秘術」早在半日前就參悟的差不多了。

他已經正式開始修習。

蒲團上,劉玉盤膝而坐,雙眸緊閉面容平靜。

但平靜外表之下,體內卻是翻江倒海,時不時有雷鳴般的聲音傳出。

像是晴天霹靂,又似乎是虎豹雷音!

四肢百骸中,有一縷縷鮮紅色的氣血之力,緩緩向胸膛中心匯聚。

儘管已經看過不少普通的體修功法,對「氣血」這個概念,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了解。

但這一步,劉玉還是進行的非常小心。

畢竟他的肉身還沒有經過錘鍊,肉身與經脈都相對脆弱,稍有大意就可能造成損傷。

這種一般的傷勢,雖然恢復起來簡單,可難免耽誤時間影響修鍊。

氣血之力不同於法力,直接由體內精氣等生成,自然能夠在體內暢行無阻運轉自如,不一定要通過經脈流通。

血肉骨絡之中,同樣能夠暢行。

「是時候了。」

待到大量的氣血之力匯聚於胸膛,劉玉判斷時機已至,立刻雙手一動,掐出了幾道玄奧特殊的法決。

按照「閃靈秘術」記載的方式,開始壓縮氣血。

秘術上記載的壓縮氣血這個步驟,當然是事先壓縮好,儲存到相應的穴竅之內,然後等到需要之時再動用。

否則事到臨頭才才開始壓縮,發動起來無比緩慢,這秘術也就形同雞肋了。

在這方面,劉玉有三個優勢:

一是長期服用龍血果,他體內的氣血之力是同階修士的數倍,而且「質量」也更高更為精純。

二是有「溶血丹」在手,他補充氣血之力非常簡單,只需服用一顆溶血丹,便可恢復得七七八八。

三是他的肉身強度遠超同階修士,雖然還比不上同階體修,但施展秘術的那點肉身負擔,承受起來還是輕而易舉的。

「閃靈秘術」每施展一次,就要消耗五十縷壓縮過的氣血之力,每次最多儲存一千縷,也就是施展二十次的數量。

尋常修士想得到一千縷壓縮過的氣血,恐怕要恢複數次才能夠完成。

否則氣血大量虧損,雖不如精血那麼嚴重,可難免也會影響肉身根基。

但對劉玉而言,一次便可功成,無需分為數次那麼麻煩。

隨著法訣打出,通過神識可以觀察到,一縷縷鮮紅的氣血在胸膛糾纏濃縮。

體積慢慢變小,緩緩向深紅之色轉變。

隨著時間推移,數十縷鮮紅的氣血體積慢慢縮小,最終合成了一縷,轉變為深紅之色。

「成了。」

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馬上控制這縷壓縮過後的氣血,進入到「膻中穴」之中儲存起來。

ps:書評區有粉絲稱號活動,有書友想要「青陽老魔」稱號的,回帖即可參與,基本全訂就有希望獲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事了修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