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火羽道兵

第四百零八章:火羽道兵

感嘆與法寶的威能,剋制住心的貪婪,劉玉向自己隊伍的位置走。

校場此頭攢動,密密麻麻數勝數,粗略估計約兩三萬,甚至更多。

即使每隻發一點聲音,現場也嘈雜無比。

只嘈雜的聲音再,也完全無法與烈陽鼓的鼓聲相比,完全能影響鼓聲。

無視周圍打招呼的修士,劉玉放開靈覺感知。

一會兒,就校場某處,感覺到幾股熟悉的氣息。

轉身朝氣息源處走,很快幾熟悉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

為首兩女一身穿紫衣,神情嚴肅氣質清冷,一長發為暗紅之色,臉色蒼白神情冰冷。

正江秋水與冷月心!

「劉師兄」

「青陽師兄」

由於沒特意收斂氣息,劉玉還沒走近便被兩女注意到,立刻迎了。

「嗯。」

「江師妹,隊伍所修士都集結好了?」

劉玉應了一聲,但腳步停,徑直向著列陣的方陣走,淡淡開口問。

「回師兄,都已集結完畢,並無缺席之。」

兩女跟身後,江秋水開口回。

知什麼候,烈陽鼓的鼓聲已經消失,那股蠱惑心、提升士氣的力量,也緩緩消退。

劉玉微微點頭,走方陣頓步,凝眸向些修士掃。

算所內,隊伍現鍊氣期修士八百多名,築基期修士也二十三名。

按照總體實力算,十二支青鋒隊,當然算最強的,但也最弱的。

漆黑如墨的瞳孔,

閃爍理性的光澤。

劉玉目光似乎帶莫名的威壓,所處之處無論鍊氣修士還築基修士,盡皆低頭顱。

被目光掃,些修士心由生壓抑,皆閉口言,生怕成了殺雞儆猴樹立威嚴的對象。

以劉玉如今的實力,對於些修士,早已用著殺雞儆猴的戲碼。

所以許多修士想象的情況,並沒發生。

沉默了良久,就一些修士越發壓抑難受的候,開口了:

「恭喜諸位,劉某回到營的第一件事,就將任務情況彙報。」

「其,當然也少了諸位的一份功勞。」

「長老認了諸位的功勞,之諸位獲得的賞賜與恩典,也已經得到宗門承認,劉某說到做到。」

「那些資源點與資源,將一直效,諸位以永遠傳承福澤後代。」

、鏗鏘力的聲音,隊伍每一修士身邊響起。

劉玉動用了音法術,將聲音約束一定範圍,範圍之外難以聽聞具體內容,除非用神識窺探。

「多謝宗!」

「多謝青陽友!」

築基修士滿臉喜色,立刻反應,朝劉玉拱手謝。

拼死拼活為何?

就為了資源,就為了以傳承的資源點嗎?

光佔領行,名正言順,其實力強的修士,以隨便找理由奪取。

現家族、勢力所的區域,全都元陽宗掌控的範圍之內。

所以想保住現的利益,就必須得到「宗」的承認。

現但獲得了好處,還得到宗的承認名正言順,又怎能感到高興呢?

其,屬韋光正等幾最高興。

些平執行任務之,確實最賣命的幾,而且家族弟子也非常拚命。

故而得到了劉玉少的賞賜,光二階資源點,就止一處。

只能夠消化所得,韋家實力翻倍乃至崛起,絕妄想。

「必多禮,劉某一諾千金。」

「現所擁的,都各位友辛辛苦苦應得的。」

劉玉也沒顯得近情,反而客氣的與眾修打著招呼,一副禮賢士的模樣。

但隨後,的話鋒卻一轉:

「,一切等到白雲觀滅亡,才能夠正式生效。」

「所以接的戰,還請諸位友儘力而為。」

笑意收斂,神色嚴肅的說。

「等願......」

韋光正、孟文星等心,似乎早腹稿,當認認真真、規規矩矩的回答,挑任何毛病。

見此,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

又訓了幾句話,見差多了,便閉口言,等待長老的到。

一身黑袍雙手負背,闡明利害,激勵了一番隊伍修士的鬥志后。

便將目光投向其它隊,乃至其它的修士方陣。

師姐李語的方陣,劉玉的遠處,間隔了兩方陣。

仔細聆聽,還以聽到那清冷的訓話聲傳,微微一掃,便發現那方陣的修士噤若寒蟬。

「師姐御的手段,比熟練多了。」

「也對,身顯赫,自就受到了相關培養。」

「而半路家,差了一些也理所當然。」

仔細聽了一會兒,劉玉暗暗感嘆。

也沒多意,對修仙者最重的,還關於真理的感悟,還境界實力。

類似御之等等,而已。

但此情此景,由讓劉玉想到了世的一句話。

「祖孫三代的積累,憑什麼比十年的寒窗苦讀?」

條長生路,修仙資源愈發稀少的如今,身確實重了。

候光憑努力,根本能抹平其的差距。

一沒根基的修士,連築基都一塹,而些家族身的修士,築基丹伸手得。

一方毫無根基只能慢慢積累,一方修仙知識世代相傳,差距以里計。

得承認一現實,除非特殊的機緣,否則只靠努力,根本能抹平兩者的差距。

「世界,從缺少努力的修士。」

劉玉心閃念頭。

從一普通的外門弟子,到如今名聲的「青陽老魔」。

自問自己確實未曾懈怠,但今的實力地位,努力只佔了很的一部分。

最的功勞,還仙府世界啊。

偉力歸於自身的世界,並努力就一定能夠成為「輩高」,事實只最基本的素質。

所以劉玉一日都敢懈怠,努力適應世界,也想找什麼侶,給自己留弱點與牽挂。

對於矢志追求長生永恆的而言,侶種東西實遙遠了。

相對整楚國、九國盟乃至南,築基期的修為實微足,說定哪得罪了高階修士,就一命嗚呼了。

而且對於追求自身永恆的修仙者而言,子嗣血脈種東西,真的流傳的必嗎?

繁衍銘刻血脈里的本能,但對於長生者而言,自身便長存於世,種本能真的必存嗎?

即使誕生子嗣,也未必能夠傳承自己的「」。

劉玉也曾聽聞,如今修仙界算主流之一的一種觀點。

種觀點說靈魂才一的根本,如果從方面講,似乎血脈也就沒那麼重了?

精神的傳承,或者說每「」,才最重的?

如果真樣,進無進即將坐化之,或許收一些真傳弟子,將自己的「」傳承,確實一錯的選擇。

耐心的等待,劉玉開始浮想聯翩。

……

修士的靈覺何其敏銳?

許注視得久了,被李語的靈覺所感應。

只見此女冰冷的目光一轉,迅速鎖定位置望了,待看到自己的師弟,才稍稍緩點頭示意。

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劉玉露一絲歉意,遙遙拱手,隨後移開目光。

李語隊伍築基修士足三十幾,鍊氣期修士千之多,並且修為都鍊氣期以。

種實力十二支青鋒隊,足以名列茅,而劉玉隊伍,卻只能算作水準。

也算錯了。

相比吊車尾的幾隻隊伍,任務都能獨立完成,需宗門的增援。

能夠獨立完成任務,已經稱得優秀。

長寬數十里的「校場」之,一或或的方陣林立。

多則數千,少則數百數十,老老實實站宗門事先安排好的位置。

巨的校場,修士的數雖多,戰立排列卻規規矩矩,一點都顯得雜亂。

些修士的修為多鍊氣期,路卻八門。

宗門弟子、青州附庸,也「改邪歸正」的燕國修士。

劉玉估算著,總數應該接近三萬左右的樣子。

還沒帶鍊氣初期修士的情況,否則只會更多。

而築基期修士的比例,就少多了。

兩三萬名鍊氣期修士,卻僅八百名左右築基修士。

其,止宗門修士、青州附庸、燕國投靠修士,還聽從九國盟號令,其它國修仙界派遣的修士。

所修士,也全列成方陣的模樣。

還一支支數只百名左右,但修為卻較高的「精銳隊伍」,以用完成一些難度較高的作戰任務。

些精銳隊的修士,修為最低都鍊氣後期,法器等方面亦精良無比。

尤其其的一支隊伍,引得劉玉目轉睛觀察了許久。

修為皆鍊氣圓滿,身穿淡紅色勁裝,衣袖紋著一隻栩栩如生的神鳥。

百名修士面色肅穆、軍姿整齊,與其它方陣的竊竊私語截然同,體現了良好的軍容。

身的氣機隱隱相連,似乎修鍊了某種合擊之法,一支支方陣,顯得最為「特殊」。

由一名老牌築基後期修士統領,足以發揮遠超本身境界的實力。

「種感覺......」

「莫非傳聞的「兵」?!」

「宗門連種底蘊都動了,看真的對此戰重視非常,因為「王山之戰」的緣故嗎?」

劉玉感受到些輩的氣息,頓覺心一凜,竟然生一種如臨敵之感。

百名修士氣機相連,宛如一整體。

一種預感,即使自己全力手,應該也百聯合起的對手,甚至遠遠如。

兵能夠集結眾多修士的力量,發揮遠超本身的實力,達到以弱勝強的目的。

其培養的難度極高,涉及到了方方面面,花費極為高昂,一般說非宗門為之。

傳聞就算最低級的兵,都能夠發揮遠超築基境界的實力,足以對金丹期以修士形成震懾。

「兵」的培養,並隨隨便便訓練就行了,而需特別的「秘法」。

即使些整體實力錯的勢力,能夠承受培養兵的花費,也難以培養,正缺少了關鍵的秘法。

每一種兵,培養的秘法都一樣,牢牢被勢力攢手裡,根本能將秘法泄露。

也勢力,與勢力明顯的區別之一。

聽聞宗門就培養了三支兵,劉玉由於修行的間尙短,雖然所耳聞,卻還從沒見到。

「莫非就三支兵的「火羽兵」?」

「找間,好好了解一。」

觀察了一會,暗自猜測著,隨後移開目光,打量其它方陣。

一修士方陣,除了以用精銳與非精銳區別外,還以用特長區分。

些方陣的法器方面犀利,負責專門用法器攻擊。

但就算專門御使法器的「法器方陣」,也以根據法器的種類,細分為「利器方陣」與「鈍器方陣」。

還擅長使用法術的「法術方陣」,根據所擅長法術屬性,還以分為「冰系法術方陣」、「火系法術法陣」、「雷系法術方陣」等等。

根據法術的攻擊性與防禦性,甚至還以分為「攻擊法術方陣」、「防禦法術方陣」等等。

宗門之間的戰爭方式,自然與勢力、散修的對戰為同。

只數更多,而且經整編成各種方陣、隊伍后,手段也豐富了多。

方陣、隊伍以相互配合,以其意的方式進攻。

更加容易被克制,更難以被防禦,也更能夠發揮某方面的優勢。

與只靠著數優勢各自為戰的勢力,種戰爭方式無疑優秀了多,幾乎沒比性。

若兩者相遇,必將摧枯拉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零八章:火羽道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