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雲龍探爪

第四百一十三章:雲龍探爪

「巧合,還內奸?!」

「難忘白雲觀嗎?」

「咳咳」

清微真心緒激蕩,險些引發重傷。

但卻顧注意些,立刻令做相應安排,同密切注意三宗的動靜。

或所謂的信仰,或所謂的情愛。

總一些事務,能夠讓奮顧身!

「嘭嘭嘭」

就算白雲觀修士全力攔截,還一法術、一件件法器落青色光幕,爆發驚動地般的轟鳴。

實力以及狀態的差距,注意白雲觀一方徒勞無功。

即使竭盡全力,

即使奮顧身,

依然半攻擊落了仙木玄靈陣撐起的護罩。

許多白雲觀修士目眥欲裂的眼神,青色光幕穩穩抵擋住了一輪輪攻擊,依舊沒被攻破的跡象。

細心觀察的劉玉卻敏銳發現,其閃耀的青色靈光,還微查的暗淡了一絲。

「看絕靈符還起到了效果,對座四階陣法,還一定的剋製作用。」

「也對,畢竟四階靈符。」

「況且四階陣法運轉所消耗的靈力,如山入海般的巨消耗。」

「靈力於陣法而言,就像機器的「機油」,沒機油陣法也就攻自破。」

「通臨改變靈力性質,使得仙木玄靈陣吸收靈力的速度減緩,加強攻擊的消耗,長此以往必定會現破綻。」

暗暗思考着,升起一些明悟。

長風真使用「絕靈符」的同,就金丹長老傳令到,命令修士所加緊了攻擊。

所以三宗一方的攻勢,驟然增強了許多。

儘管三宗修士的狀態也好,但一想到攻破雲霄山的利益,許多修士便「精神」了起,咬牙硬鼓盪起了法力。

雙方態度同,也決定面對種緊急情況,所能發揮的實力同。

白雲觀儘管少弟子爆發遠超尋常的實力,但更多的弟子,卻漸漸喪失信心,自覺呈現悲觀消極的態度。

「轟隆隆」

排山倒海般的攻勢,一波接着一波到,落青色光幕,響起沉悶的巨響。

往往一波攻勢未盡,一波攻勢就已然到,根本給白雲觀喘息之機。

面對三宗一方整齊序的攻擊,白雲觀一方承受了巨的防守壓力,卻又無奈何。

「轟!!!」

正面承受了無數法術的轟擊,青色光幕的靈光持續暗淡。

暗淡的速度緩慢且微查,卻又堅定無比,落心注意的修士眼裏,卻又如此的顯眼。

更為猛烈的攻擊,加劇了仙木玄靈陣的靈氣消耗,見此三宗修士士氣振,約而同加了法力輸。

連續數年的戰爭,單隻白雲觀損失慘重,三宗許多修士也產生了厭戰的情緒,想快速結束場戰爭。

畢竟白雲觀身為「地頭蛇」,本身的實力又弱,三宗修士也現了許多傷亡。

些傷亡若加一起,也未必會比白雲觀少多少,尤其對低階修士而言。

面對於己方極為利的情況,清微真面色卻露半分驚慌之色,依舊冷靜的做着相應安排。

而見「定海神針」如此鎮定,原本心惴惴安的許多修士,一刻也鎮定了少。

「「絕靈符」雖四階靈符,但改變範圍如此之廣的靈氣性質,定然能維持長間。」

「以目的情況看,堅持到絕靈符效果消失,完全問題。」

清微真精準的判斷形勢,並將判斷告訴了金丹期同門,一層層宣揚。

「只,真的會么簡單嗎?」

「只元陽宗一方手。」

「既然三宗已經開始掀開底牌,那麼最為危險的刻,已經到了。」

此暗暗判斷著。

對於此戰的最終結果,清微真總體還持悲觀態度的,畢竟雙方實力差距如此明顯。

況且對方的元嬰修士,何就會手.......

兩位元嬰老祖魂燈熄滅,正承諾的支援沒到的情況,光憑白雲觀本身,堅持住的希望卻渺茫。

……

「砰砰」「轟轟」

三宗持續間斷攻擊,青色光幕靈光持續暗淡,

場攻防戰,就樣進入到了第九日。

「絕靈符的效果,逐漸消退。」

自從鬥法開始,劉玉的靈覺便刻放開,故而第一間感應到了情況。

的靈覺,靈氣「死寂」逐漸減弱,重新開始變得「活躍」。

「三宗高層,會拿什麼樣的手段呢?」

思及此處,劉玉居然些的期待感,想見識見識高階修士才的「高端」手段。

認為,三宗會就此半途而廢。

根據種種跡象,劉玉猜測三宗應當着某種約定,宗門已經拿手段,現輪到合歡門、殘月谷兩宗了。

就算就此半途而廢,也覺得沮喪。

畢竟宗門的利益等於自己的利益,能就此退的話,那最好了。

至少錯失殲滅白雲觀修士的機會,導致其分散逃亡,就與沒什麼關係了。

反正此戰後,便想找地方潛心修鍊。

些爛攤子,就交給三宗高層頭疼吧!

「但云霄山一定攻的,就算次能攻,休整之後三宗還會重,自己還能脫身。」

「倘若能一舉解決麻煩,自己恐怕也沒自由啊。」

「能夠一勞永逸解決麻煩,那最好了。」

心閃數想法,劉玉還希望三宗高層,能夠定決心給力一點,將場戰爭拖延久。

以現修士的狀態,如果兩內能攻破陣法,也差多到了撤退的候了。

兩年,金丹修士隕落的例子極少,對方畢竟還著三四十位金丹真,並沒還手之力。

如果膽一點突襲,很能造成量低階弟子的死傷。

……

隨着「絕靈符」效果逐漸消退,靈氣漸漸變得「活躍」,仙木玄靈陣從靈脈吸取到的靈力也增多。

青色光幕靈光停止了暗淡,甚至重新明亮的趨勢。

白雲觀修士見此一幕,禁士氣振。

少認為場攻防之戰,很快便高一段落,總算以暫鬆一口氣。

但很快,面的笑容便僵硬住了,心情也隨之跌落到了谷底。

因為陣法之外,合歡門一方的「三階真」,同樣取一張白色靈符。

白色的獸皮符紙、淡金色的符墨、玄奧複雜的符文......

又一張絕靈符!

與先的情況同一轍,三戒真選擇了同樣的使用方式,對着雲霄山靈脈使用絕靈符,影響仙木玄靈陣獲得靈力。

一璀璨明亮的白色光柱,帶着強靈力波動,徑直沒入地面消失見。

絕靈符很快發揮作用。

此符強的效果,莫名的能量,以低階修士理解的方式,再次影響了片地域的靈力性質。

萬眾矚目的眼神,原本逐漸明亮的青色光幕,又以緩慢的速度堅定的開始暗淡。

陣法內,清微真第一間注意到種情況,熟練的指揮白雲觀。

已經了經驗與準備,一次白雲觀修士,倒沒顯得多麼慌亂。

就算些惴惴安的弟子,也能勉強保持鎮定。

「楚國三宗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到底作何倒算?」

「僅僅憑藉絕靈符,就想攻破仙木玄靈陣,否輕敵意了?」

「仙木玄靈陣歷代祖師精心佈置,就算受到絕靈符的影響靈力吸收困難,也幾乎能被眼種程度的攻擊攻破。」

「除非三宗量的絕靈符,並且一直耗!」

「絕靈符四階靈符,能嗎?」

清微真表面神色輕鬆,內心卻也極為安,隨着間的推移,那種安正逐漸強烈。

想到了許多破局的辦法,但卻無奈何,根本沒辦法執行。

只因雙方實力相差懸殊,以選擇的餘地極為限。

如此危局,以說九死一生。

留里,只抱着一絲僥倖心理,還期待着「奇迹」發生罷了。

管勝負與結局,總算對所承擔的責任無愧於心,對得起白雲觀的培養,沒辜負兩位老祖的信任。

後事已經安排妥當,清微心早已做決定,堅持到最後一刻。

如果傳承能繼續,就隨着宗門一起被埋葬!

……

劉玉注視着青色光幕,其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暗淡。

同也沒忘記自己的定位,刻謹記低調的原因,盡量風頭,保留實力以備接的戰。

也沒忘記提醒江秋水、冷月心等,較為親近自己的修士,注意保留一定實力。

場戰,危險止攻山之。

若陣法被破,白雲觀走投無路拼起命,情況會更加兇險。

「額啊」

零星的慘叫偶爾響起,從三宗的陣列傳。

許多修為較低的修士,就此一命嗚呼,「壯烈犧牲」了此處。

或因為仙木玄靈陣的攻擊,或因為交手的餘波,或因為白雲觀金丹修士動法寶殺戮。

戰爭到了候,雙方都已經無所顧忌。

高階修士得所以對低階修士手,條修仙界約定俗成的規矩,此刻已經形同虛設。

所幸劉玉隊伍所的位置並起眼,也沒什麼「厲害」的物,所以並沒遭受法寶的襲擊。

就算如何,也讓許多心神緊繃刻警惕,隨做好了閃躲的準備,生怕法寶的攻擊落頭。

接的情況既意料之,也意料之外。

第二張絕靈符的效果消退後,又由殘月谷重玄真取第三張,還以同樣的方式激發,改變雲霄山十幾里範圍的靈氣性質。

珍貴靈符的消耗,換青色光幕的持續「暗淡」。

三張絕靈符后,青色光幕相比最初,已經暗淡了約十分之三左右,威能也減弱了少。

於攻擊一方的楚國三宗而言,依舊那麼堅摧。

間漸漸,每張絕靈符的效果約都能持續一辰,三張后已三辰。

第三張絕靈符的效果,也逐漸消退。

陣法內,清微真見此稍稍鬆了一口氣,傳音長風、三戒、重玄三位同級別的金丹真,急忙:

「三位友否就此擺手?」

「家妨坐,好好談一談。」

「只三位能夠罷手,一切都以商量,本觀願意付任何代價!」

「貴三宗佔領的地盤,本觀也一概承認,絕再非分只想!」

態度以說極其卑微,甚至放了身為頂尖金丹的驕傲與顏面,主動卑躬屈膝的求。

清微真心羞恥、憤怒種種情緒,但為了宗門的存續,得承受種羞辱。

但管如何訴說,三宗都沒任何回應。

「只滅了白雲觀,其所資源與資源點,還都的?!」

一刻,少三宗修士冷笑,都沒回話的意思,攻勢也沒片刻停止。

「自古以,修仙界的地盤與資源,都靠承認得的,而憑藉實力擁的。」

「實力強了,自然能夠用各種方式,奪取更多的資源點與地盤。」

「實力衰退了,只老老實實吐該資源點與地盤,才能明哲保身。」

「只實力足的候,才需所謂的「承認」。」

「實力足的候,擁超實力的地盤與資源點,從都一件危險無比的事情。」

劉玉亦冷冷一笑。

堂堂金丹真,居然能夠說如此卑躬屈膝的話,也着實讓驚訝無比。

看,位清微真,對白雲的確忠心無二啊。

雲霄山數十里範圍,斷各色靈光綻放,雙方手段層窮。

着實讓劉玉好好開了一番眼界,見識了各方「才豪傑」的實力。

其能夠與「三英四傑」比肩者,亦超雙掌之術。

些修士被一一記住,心暗暗警惕,同因為實力增升起的些許飄然之感,也就此煙消雲散。

忽然,就第三張絕靈符效果即將結束的候,一陣所未的巨靈壓忽然降臨。

股靈壓之強,甚至讓劉玉體內法力運轉都受到了影響,比平緩慢了許多。

「如此威勢,就算長風真也遠遠如,如果江河與海的一般。」

「就像面對浩瀚無垠的海!」

「深測,畏怖!!」

「種靈壓與威勢,難.....?!」

心閃諸多念頭,只一瞬間的事情,猛然朝遙遠的空方看。

只見雲霄山周圍數十里迅速風雲變幻,短短一兩呼吸間,已被厚厚的烏雲所籠罩。

色因此變得昏暗,彷彿黑夜降臨。

浩瀚如海、畏怖的威勢,籠罩數十里範圍,氣氛變得壓抑無比,就像狂風暴雨臨的奏。

鍊氣期修士驟然受到影響,甚至連法術都能正常施展,法器也難以控制。

築基期修士的實力,也因此而打折扣。

就連高高的金丹真,似乎也受到了威壓的影響,得降低御空飛行的高度。

劉玉的視線,一隻金黃色的巨手掌,從厚重烏雲緩緩探。

僅僅初步露的手指,便一兩丈,其的掌紋更栩栩如生。

就像陽光劃破際,光明終將驅散黑暗。

隨着金黃色手掌徹底探,籠罩數十里範圍的烏雲也飛速消散,空又重新放晴。

巨手掌整體呈金色之色,足足十幾丈巨,細節之處更栩栩如生,彷彿真的類手掌一般。

像古老傳說的雲龍探抓,帶着畏怖的威勢,金黃色巨掌從千丈高空迅速落,向青色光幕形成的擎玉柱落。

「......」

三宗修士的陣,斷傳各種驚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三章:雲龍探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