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利來利往

第四百零七章:利來利往

思索了一會兒,將這個消息用宗門令牌通知江秋水與冷月心,讓兩女連夜整頓一番隊伍,以備接下來的大戰。

不過就算有培植勢力的打算,也不能影響到自己修鍊。

劉玉依舊不打算親力親為,還是準備交給助手去做,自己只在關鍵時刻露面。

平時下達命令與發放資源,通過助手下達即可。

而左膀右臂的助手人選,除了江秋水以外,冷月心也很合適。

此女修鍊魔道功法,在宗門內孤立無援,這兩年來表現也十分不錯,正適合收為己用。

這樣想著,劉玉漸漸有了打算。

「此處可是青陽師兄營帳?」

「在下史祥龍,久聞師兄神威,今日特來拜見!」

營帳外忽然傳來一個聲音,似乎有些熟悉。

「請進。」

劉玉放下煉丹筆記,打開營帳禁制。

一個身形高大的人影,很快走了進來,臉上掛著爽朗的笑容。

來人正是血色秘境開啟時,為了搜集靈草,劉玉投資的一名外門弟子之一。

「史祥龍,拜見青陽師兄!」

只見此人重重一拱手,客氣的說道。

「哦?」

「原來是史師弟。」

「多年不見,想不到你也築基了,恭喜師弟築基。」

「坐吧。」

劉玉細細打量了此人一會兒,淡淡笑道。

「多虧了青陽師兄的指點。」

「在下三年前衝擊築基,僥倖成功。」

史祥龍客氣的笑道,依言坐在一張椅子上。

見劉玉沒有趕人,他暗暗鬆了一口氣。

即使已經築基,眼前這位青陽帶來的壓力,也半點沒有減少。

剛剛築基成功,就趕上了燕國之戰,以新晉築基的實力,好不容易才保住一條性命。

恰逢劉玉聲名鵲起之時,所以史祥龍也就動了一些心思。

想看看能不能依靠以前的關係,與這位師兄親近親近,日後也好獲得一些庇護。

宗門中各種派系盤根錯節,他一個新晉築基,就算舔著臉投靠過去,也分不到多少利益。

這位青陽師兄是宗門新崛起的風雲人物,聽說還有長老撐腰,現在羽翼漸豐,想必也會缺少一些搖旗吶喊之人吧?

若是能夠交好,就算只能搖旗吶喊,應該也比投靠某些固有的派系強上一些。

當然,也沒必要因為這邊就放棄那邊,可以雙管齊下嘛。

劉玉自然不知道此人的心思,客套了幾句后,便開門見山道:

「不知史師弟來此所謂何事?」

現在大戰將臨,他可沒有多少時間與之閑聊。

「在下欽佩青陽師兄的豐功偉績,特地來拜訪一番,順便敘敘舊。」

史祥龍嘿嘿一笑,恭維道。

「哦。是嗎?」

劉玉目光熠熠盯著對方,淡淡開口。

「聽聞師兄是一位出色的煉丹師。」

「不瞞師兄,此次除了敘舊外,在下還想從師兄這裡購買一些築基初期的修鍊丹藥。」

那目光似乎帶有莫大的威嚴,使得史祥龍感受到了沉重的壓力,準備好的說辭在這一刻全部忘卻,不由自主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史師弟連這個都知道,看來對劉某很是了解嘛。」

劉玉目光一冷,話語帶著絲絲寒意。

「師兄不要誤會,在下絕對沒有其它意思。」

「青陽師兄的名聲,如今在宗門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在下也只是聽其他同門提起,才偶然知道的。」

明白這青陽話語中的寒意,史祥龍急急忙忙解釋道。

雖然同為築基修士,但他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萬萬不敢得罪。

聽了這話,劉玉臉色又是一變露出笑意,似乎方才只是幻覺:

「好說好說,史師弟不要介意,劉某隻是習慣使然,順便提了一嘴。」

「至於二階丹藥,劉某在宗門中開設了兩間玉丹堂。」

「師弟若想購買,直接去玉丹堂即可。」

聽到此處,史祥龍勉強維持笑意,心中卻失望不已。

但就在這時,劉玉話語又是一變:

「不過燕國之戰來臨,負責管理玉丹堂的江師妹也不得不參加,店鋪也就只好關閉了。」

「師弟若是想要,劉某可以出售一些。」

「看在你我是舊識,又是同門的份上,可以優惠一點賣給師弟。」

「這樣吧,精元丹市價每瓶四百五十塊靈石,就按照每瓶四百靈石出售給師弟吧。」

說完,他似笑非笑盯著對方,靜待下文。

「瓶?」

史祥龍心中一顫,像他這種根基淺薄的新晉築基,購買丹藥一向是用「顆」算的。

見劉玉風輕雲淡的模樣,這一刻,他真正意識到與老牌築基的差距。

與眼前這位青陽師兄相比,更是天差地別,甚至比鍊氣與築基的差距還要大。

權衡利弊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史祥龍立刻站起身來,彎腰拱手道:

「多謝青陽師兄!」

「在下囊中羞澀,燕國之行也沒什麼收穫,就先購買兩瓶精元丹吧。」

說著,此人迅速從儲物袋取出八塊中品靈石。

劉玉收了靈石,從儲物袋取出兩瓶精元丹,用御物術操控飛了過去,被對方輕輕接住,看也沒看收進儲物袋。

注意到這個細節,他暗暗點頭。

至於此人為何如此窘迫,這個倒是不難理解,新晉築基差不多都是這樣。

大多數修士為築基做準備的時候,就已經將鍊氣期的積累耗光。

築基失敗不提,就算僥倖築基成功,往往也是一窮二白要重新開始積累。

購買修鍊丹藥需要靈石,購買法器需要靈石,就算是宗門藏經閣的各種法術,也是需要宗門貢獻。

歸根結底還是靈石,方方面面的打點也需要靈石。

最關鍵的是,新晉築基的實力,往往比不上築基已久的老牌修士,難以與同階修士競爭。

就算燕國之行油水豐厚,可史祥龍跟隨宗門主力,能保住一條性命就不錯了,分到的好處自然就少了。

這種情況下,對方囊中羞澀一點,也沒什麼奇怪的。

畢竟不同江秋水有自己照拂,此人可沒有半點根基。

現在還能拿出八百塊靈石,已經算是不錯了。

「在下多謝師兄!」

「青陽師兄今日相助,在下沒齒難忘,以後宗門之內,唯師兄馬首是瞻。」

「若有差遣,在所不辭!」

史祥龍半真半假的感謝道。

雖然只是優惠了一百靈石,但對於剛購置了極品法器不久,身上僅有八百多塊靈石的他來說,已經是不小的優惠了。

不管怎麼說,修為進度不能落下,這方面不能節約靈石。

想到這裡,他想與這位青陽師兄打好關係的意願,就更為迫切了。

「客氣了。」

劉玉示意對方坐下,兩人圍繞著如今局勢,開始點到即止的閑聊了起來。

一刻鐘后,史祥龍告辭離去。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望著此人離去,劉玉對於「利益」二字,又生出些許感悟。

史祥龍的拜訪,似乎是起到了某種帶頭的作用,接下來的半日時間裡,不斷有修士上門拜訪。

形形色色的築基修士,接二連三到來。

釋放善意想要親近者有之,不服氣想要切磋者有之,不抱任何目的,單純只是想認識一下的也有之。

隨著劉玉聲名鵲起,在宗門內地位的提升,宗門中的明戰暗鬥,一些事情終究無法避免。

這也是正常的事情。

在宗門中,地位往往決定分配到手的利益多少。

而劉玉這顆新星的崛起,必將改變一些築基層次的利益分配,被諸多築基修士甚至金丹長老所注目。

只要他不想拱手相讓,就是遲早要面對的事情。

修仙之道,就在於一個「爭「字。

對於這些,劉玉早就有所準備,所以並不意外。

前來拜訪的修士,他來者不拒,但卻都只是淺談即止,並不急著表露自己的態度。

這讓一些修士失望不已,不過劉玉如今的地位與實力擺在那裡,並沒有修士敢於放肆。

「如今我拜師李長空,在外人看來,應該算是家族一脈的「走狗」吧?」

待拜訪修士走後,在帳門前掛上閉門謝客的牌子,劉玉暗暗想道,隨即啞然一笑。

不管如何,他如今的確算是家族一脈的人,不能與別院一脈、師徒一脈走得太近。

否則,只會三邊都不討好。

何況有了便宜師尊這張大皮,又與嚴家、李家交好,過得還算不錯。

恐怕在別院一脈眼中,自己早已經是「叛徒」,就算「改邪歸正」,也就對不會比現在更好。

既然如此,何不一條路走到底呢?

不過在不與別院一脈走太近的前提下,接觸一些別院出身沒有根基的築基修士,如史祥龍這樣的修士,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些事情先不急。」

「當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安然渡過眼前這場大戰。」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繼續溫新煉丹筆記,養精蓄銳以備大戰。

……

要說誰最急著讓白雲觀滅亡,絕對不是受到其壓迫的散修與小勢力。

而是在這兩年中,三分了白雲觀地盤的楚國三宗,元陽宗、合歡門、殘月谷。

隨著一月之期的到來,營地的氣氛愈發凝重,來往修士凝重無比。

大戰,隨時可能爆發。

「咚~」「咚~」

高昂、響亮的鼓聲,以一種不快不快的頻率響起,就像是某種高級生命的心跳,暗含天地間的規律。

幾乎在響起的瞬間,就已經傳到所有修士耳邊,無視營地禁制的阻隔。

就在劉玉來到營地一日後,有振奮人心的鼓聲響起,傳遍了營地每一個角落。

綿延數十里的大營,隨著這鼓聲響起,氣氛為之一變!

「這是烈陽鼓的鼓聲。」

聽到鼓聲,劉玉神色一動,心中閃過烈陽鼓的資料。

傳聞烈陽鼓,是由一整隻妖丹期三階後期妖獸的皮毛製成,是宗門極為重要的戰爭法寶。

鼓聲具有振奮人心的力量,可以極大的提升士氣。

不過以他如今的修為以及元神強度,這種程度的鼓聲,對他的影響微乎其微。

對築基期修士的影響較小,效果最大的目標,還是鍊氣修士。

「想不到宗門連烈陽鼓都出動了。」

「鼓聲響起,最終決戰就要開始。」

劉玉豁然站起,閃過這個念頭。

不出他的意料,就像鼓聲響了八聲后,儲物袋微微震動,宗門令牌傳來了動靜。

「速至大營xx方位,依舊.......」

「整頓隊伍,聽候調遣,違令者斬!」

取出令牌,迅速讀取其中的信息。

就像先前預想的一樣,決戰近在眉睫,來不及打散重編,宗門依舊讓劉玉等領隊執掌先前的隊伍。

該準備的已經準備了,深深呼吸一口氣,劉玉打開禁制走出營帳。

一眼望去,視線所及儘是修為不一的各色修士,耳邊響起匆匆忙忙的腳步聲。

長老們親臨前線,門規執行的極為嚴厲,沒有一絲折扣。

沒有修士想嘗嘗逾期未至的處罰,根本不敢耽擱時間。

他們行色匆匆,由於急著趕路,根本顧不上關注別人。

營地在建立之初,就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校場,作為點兵集合之所。

鼓聲的源頭也是校場,所有修士都往校場而去。

劉玉沒有停留,當下亦是往校場方向走去。

大營不能飛行,營帳之間的過道相對狹窄,顯得有些擁擠。

不過在感受到築基級別的靈壓后,眾多鍊氣修士紛紛讓出一條路。

很快,劉玉來到校場,見到了戰爭法寶「烈陽鼓」的真面目。

這是一面丈許大小的圓鼓,周邊為暗紅之色,兩面鼓面卻是羊皮紙一般的黃色。

正面的鼓面上,有著一圈圓形的火焰花紋,就像是太陽的紋路一般。

兩名鍊氣大圓滿的內門弟子,正揮舞著比人還高的鼓槌,費力的一下下敲擊在上面。

那屬於法寶範疇獨一無二的威勢,比之真正金丹真人的威壓,也差不了多少!

任何法器靈器都不能與之相比,就像螢火蟲比之皓月,根本不再一個層次。

僅僅泄露的一部分威能,就足以讓金丹期以下修士驚嘆,感受到莫大的危險。

「咚咚咚」

每一下鼓聲響起,都詭異的瞬間傳到修士耳邊,似是心臟的跳動。

「才只是激活之後,由兩名鍊氣期敲響,便有如此威能。」

「如果是金丹長老親近催動,豈不是能催魂奪魄?」

「到時恐怕連我,都不免要受到影響。」

劉玉目光一觸即收,得出了這個結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零七章:利來利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