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年少的夢

第四百一十九章:年少的夢

劉玉平心靜氣的翻閱著法術典籍,耐心等待宗門指令到。

如今燕國戰事已定,剩的就善後治理之事了,的戰爭應該會再。

善後之事,些青峰領隊或許需參與,或許用參與。

皆看長老否看重。

劉玉無無。

既然勢已定,燕國也會什麼的風險,那麼哪裡修鍊都一樣。

反而塊宗門飛地,能夠更為「自由」一些。

靈地方面用擔心,以現的實力地位,佔據一座二階極品的靈山,還成問題的。

而且劉玉還隱隱所想法,宗門之外,更好培植自己的勢力,更能放開手腳。

快點回到宗門也好處,宗門畢竟安全、安定許多,用擔心忽然遇到危險。

管哪處,都能夠接受,並沒現患得患失的情況,內心十分平靜。

……

沉入修仙知識海洋,一夜間很快。

翌日,午。

劉玉放手典籍,正打算用法力溫養一番幾件靈器,儲物袋卻忽然傳動靜。

「了。」

心暗,迅速取宗門令牌,神識沉入其查看。

如劉玉所想,正三宗聯合所發。

令所築基期以修為的修士,往原白雲觀的一處殿議事。

收到訊息,劉玉迅速起身,打開陣法門而。

木屋外,江秋水、冷月心等已經等候。

而韋光正等后投靠的修士,正簇擁著兩女交談,蹦一兩句奉承的話。

遠處,還隊伍的築基修士往邊而。

看得,以韋光正為首的些燕國本地勢力,此還些安的。

畢竟背棄老東家,投靠新東家,義確實些好聽。

而且還知新東家,日後會待如何,候當然七八。

「青陽友」

「劉友」

見劉玉現身,韋光正等紛紛拱手,含笑打著招呼,態度十分熱情。

對元陽宗夠了解,元陽宗也對夠了解的情況。

候,劉玉就顯得非常重了。

韋光正等,需一能幫宗門說話,保住現利益的修士。

而修士,沒比劉玉更合適的選了。

首先通劉玉的渠,投靠的元陽宗,雙方關係然就「親近」了幾分。

其次劉玉的分量足夠重,些修士看,著足夠的話語權。

由於接觸間短,也認識其它修士,所以能夠選擇的餘地並多。

正因為如此,戰爭結束后隊伍失存的意義,了多久便會解散,卻一如既往的恭敬。

「諸位友無需客氣。」

「既然宗門召見,諸位友自行即,必等候劉某。」

劉玉沒托,與眾修打招呼,隨後含笑。

對於些修士的想法,心知肚明。

能多一手或者朋友,又何必冷臉拒絕呢?

「現隊伍還沒解散,等依然聽從友領導。」

「聽慣了青陽友指揮,些難以改啊。」

比較含蓄的話,委婉表達想長久交好的意思。

「青陽友聲名遠揚,老夫心悅誠服,願唯友馬首瞻!」

韋光正之言。

年老成精的老油條,激烈的戰活了,成為了最資深的「帶路派」。

因為得到了量的好處,韋家算劉玉的堅定支持者,也一向能擺自己的位置。

燕國之戰,韋家但沒衰落,反而獲得了足以讓許多修士眼紅的利益。

折扣的既得利益者。

之獲得么多好處,除了千金買馬骨的原因外,韋家本身的功勞也極為重。

當然,最讓劉玉滿意的還其態度。

端茶遞水的鶯歌燕舞兩名侍女,只佔很的一點因素。

美色,絲毫能動搖的立場。

「好說、好說。」

「既然諸位友抬舉,那就一同吧。」

「請!」

劉玉朗聲說,話落一馬當先地走面,江秋水、冷月心兩與並列而行。

而韋光正等,則隱隱落後半步。

「青陽老魔?!」

「此平平無奇,看也如此,莫非傳聞只元陽宗空穴風的炒作?」

一行浩浩蕩蕩的往雲霄山走,引得其修士側目,修士議論紛紛,乏其它兩宗修士的惡意揣測。

多數修士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其聲名更的物吸引。

各處簡陋的木屋,斷修士走,往雲霄山行。

其,乏成名修士的身影,還築基期的頂尖物。

如元陽宗的「三英四傑」、合歡門的「合歡六子」、殘月谷的「殘月七劍」之類。

些修士一現,便以引起陣陣驚呼,低階修士之,著的影響力。

劉玉雖然自己隊伍,著足夠的威望,但對於隊伍之外的宗門弟子,影響力就十分限了。

相比三英四傑的影響力,還遠遠如。

方面,還很長一段路走。

劉玉望著一幕若所思,腳步停,快步向山走。

經一片廢墟,原白雲觀祖師堂的位置,看到了數百白雲觀弟子跪倒地。

些俘虜的法力已經被封住,能動用半分,除了肉體強一些外,其它方面與凡並無多差別。

對看守修士的說,如同待宰羔羊,沒丁點反抗之力。

此些俘虜神色低沉,神情惶恐安。

雖然沒戴腳鐐手銬等物,但卻事實的「囚犯」。

「呃啊~!」

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一名看守修士毫無徵兆地手,驅動法器砍向一俘虜的頭顱,臉帶著絲絲狂熱之色。

屍體撲通一聲摔倒地,鮮紅的血液靜靜流淌。

像釋放了某信號,三宗的看守修士紛紛手,御使法器展開屠戮。

被封禁法力的白雲觀修士沒反抗之力,法器的鋒芒片片倒地,慘叫之聲此起彼伏。谷蓺

就像割稻穀一般,鐮刀輕輕揮舞,稻穀就倒一片。

望著一幕,行走的劉玉忽然止步,眉頭微微一皺。

當然心神憐憫,只覺得種處理方式,實浪費了。

朝江秋水使了一眼色,此女當即會意,馬喚一名看守的宗門弟子,開始問詢原因。

「啟稟師叔,長老的命令,弟子只依令行事。」

「弟子等看守之,同接收到各自宗門長老的命令,將些白雲觀俘虜全部處死。」

叫的看守弟子,見一名築基師叔,立刻老老實實的回答。

劉玉眉頭舒展,揮了揮手讓名弟子離開,隨後身形一動繼續行。

「惜。」

「數百名鍊氣修士,怎麼也能度燃料了。」

節儉之,對於燃料的白白浪費,由衷感到惋惜。

些俘虜三宗的財產,就算成為屍體也一樣。

劉玉如果冒然用魔火燃料,行為屬於「飽私囊」,除非請示長老,否則後續只怕少了許多麻煩。

眼還以穩妥為主,所以得熄滅某誘的念頭。

「唉」

劉玉心又一嘆,繼續行。

「呃啊」

身後,慘叫聲接連斷。

但看守修士高效率的殺戮,很快便稀稀落落,慢慢低聞,最後只剩寂靜。

一灘灘鮮血匯聚一起,染紅了青色的地面,看觸目驚心。

或許,些選擇投降而被俘虜的白雲觀修士,會臨死的一刻會悔恨已。

既然橫豎都死,為何選擇轟轟烈烈呢?

既然免了一死,那還如成全了恩義,痛痛快快的戰死!

聽著響起又消失的慘叫,江秋水、冷月心、韋光正等,並沒現什麼波動。

死亡種東西,兩年已經見多了,對於些無親無故的白雲觀修士,更會生憐憫。

就算方面經驗較少的江秋水,兩三年經歷的多,也已經習慣了。

……

沿著初步清理的路行,穿行一片片倒塌的樓闕廢墟之間。

沒多久,一行就一座古香古色、莊嚴氣派的殿止步。

此殿佔地極廣,長寬高皆幾十丈,整體偏向家的建築風格。

殿皆採用足以煉製法器的材料建造,表面呈青銅色澤,四壁雕刻了許多家「仙尊」,作為傳說永久流傳。

四周的角落,還一根根巨的青銅柱子,更為殿增添了幾分莊嚴肅穆之色。

普通修士面對如此巨空曠、莊嚴肅穆的殿,難免生幾分渺之感。

「正清殿」

身側,清脆的聲音傳,江秋水念了此殿的名字。

正清殿白雲觀高層議事之所,著陣法守護,受到的波及也較少,所以還保持完好。

覆滅白雲觀后,三宗便將此臨議事之所。

劉玉看了一眼牌匾,內心毫無波動,便帶領眾修步入其。

一眼望,殿情景盡收眼帘。

殿方的主位,赫然坐著三宗最頂尖的金丹修士,正長風真、三戒真、重玄真。

三位真閉眼假寐,氣氛些微妙。

方,千百名築基修士涇渭分明,以宗門單位分成了三團體。

每一團體,又分成一團體,相互之間保持一定距離。

「白雨萱」「趙無極」「李語」「周卓峰」

千百名築基修士,劉玉看到了少熟悉的修士。

一直盯著熟悉的修士看,極為失禮的事情。

沒多打量,帶著江秋水、冷月心等,找了一無的區域站好。

二十名築基修士站一起,儼然又一團體,自成一體的跡象。

「劉師弟。」

耳邊,傳一略顯冰冷的女聲。

劉玉轉頭望,看見一身穿銀色戎裝的女修,師姐李語又何?

跟江秋水說了幾句,向李語走,拱手:

「見師姐。」

看著位師弟,李語冷如冰霜的臉,略微露一絲笑意,:

「呀,還么客氣。」

「師弟得正好,為介紹一,些都本門翹楚。」

「同門之間,理應好好熟悉一番。」

「位......」

李語釋放善意,一改最初相見的高傲模樣,介紹著一名名築基同門。

確實如所說,算「翹楚」。

修為普通偏高,築基後期的都少數,比起劉玉以煉丹師身份認識的那些,層次明顯高了一些。

劉玉從善如流,李語的介紹,認識一名名修士,客氣的打著招呼。

如今的,也確實達到層級了。

管憑藉「青陽老魔」的凶威,還「青陽子」的功勞,都完全足夠了。

即使李語介紹,些修士早晚也會結識。

劉玉能夠成為青鋒領隊,又了青陽老魔的名聲,些宗門翹楚眼,也確實勉強算物。

所一交流非常順利,並沒發生打臉的狗血橋段。

「見......白師姐。」

「劉某對白師姐,聞名已久了。」

劉玉稍稍一頓,眼閃一絲自然,但稍縱即逝很快消失,神色如常。

眼位白衣勝雪的女修,正還少年,夢曾經夢到的。

如果劉玉沒記錯,一次見面還宗門藏經閣,剛晉陞築基的候,還二三十年。

「劉師弟。」

白雨萱沒熱情,只矜持的微微點頭,打了招呼。

打量眼平平無奇的同門,眼閃一絲好奇。

短短到三十年的間,就從新晉築基修鍊到如今的境界,而且以氣息看,離期巔峰也遠了。

更難得的,還能夠成為青鋒領隊之一,做到許多築基後期同門都做到的事情。

白雨萱儘管些好奇,但也沒多問。

一偏傳統的女修,性格比較矜持或者說冷淡,恪守男女之間的防,會與男修走得近。

更會因為寥寥數面,就問家的私事。

兩隻淺淺聊了幾句,劉玉便李語的介紹,與另外一名築基同門相互認識。

此,心已經平靜如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九章:年少的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