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異路異心

第四百二十二:異路異心

「閉嘴!!」

「做樣同門相殘、傷害理之事,覺得心愧嗎?」

「宗門待薄,就般回報宗門的?!」

「早知今日,老夫當初就算違反觀規矩,也將狼心狗肺之處死!」

回神,童師兄怒斥。

呵斥的同,心悔恨交加,為當初的選擇而後悔萬分。

「雲霄山陷落,各位師叔師伯知向,現還了狼心狗肺之輩!」

「難......就意嗎?」

「自古意高難問!」

童師兄念及此處心緒激蕩,久久能平靜。

心無力一嘆,已經萬念俱灰。

一亂,御使法器之間,立刻就失了章法。

此實力本就如宋昊蒼,加之被言語所激亂了章法,很快就被一件黑輪靈器切斷頭顱,切口處血噴如柱。

滅殺童師兄后,宋昊蒼臉癲狂的笑意暫斂,閃一絲追憶與緬懷之色,但很就被狠辣所取代。

「老東西,浪費么長間!」

聲罵了一句,隨後便打算收拾戰利品。

宋昊蒼想元陽宗到之間,多收取幾處樣的資源點,作為日後衝擊金丹的資糧,所以間刻容緩。

「同室同門。」

「異心異路。」

神識觀察里,劉玉微微感慨。

古往今,多少宗門與家族,因為同門相殘、同室操戈而沒落的。

正因為如此,對於種同門相殘、同室操戈的情況,家法門規的處罰才非常嚴厲,往往只欺師滅祖之。

即使如此,種情況也屢見鮮。

見,性之惡。

白雲觀體量么,元陽老怪直接手的情況,即使三宗佈置的再嚴密,也能將所修士都斬殺。

必然會一部分修士,帶着一部分資源逃走。

資源又修士,些修士如果能夠同心協力,即使能恢復白雲觀先的榮光,也以處另立傳承,將統傳承。

惜,仙貴私。

難當頭心動搖,部分修士都先顧著自己的利益,早已經將曾經誓言遺忘。

禁引發劉玉的深思。

如果日,元陽宗也覆滅,自己否會行今日宋昊蒼之事?

劉玉心得答案。

著仙府手,自己並缺少普通修仙資源,並需如宋昊蒼一般行事。

到了那,宗門無法提供幫助,自己最的能還遠走高飛。

想讓做牛做馬,為宗門復興而奔波,那能的。

如果能夠修鍊到高深境界,順手幫一把昔日宗門,那倒無妨。

「候解決後患了。」

思及此處,劉玉再收斂氣息,築基後期的修為毫保留的釋放。

一拍儲物袋取赤炎塔,注入法力變化到三丈,朝漸漸平靜的白霧落。

鮮紅的靈光,伴隨着屬於極品靈器的強威勢,突兀現跡罕至的山谷。

變化到三丈三的赤炎塔,通體繚繞紅色烈焰,似帶千鈞之力,自鎮壓而。

無操控的陣法,自動浮現一層薄薄的乳白色護罩,與繚繞紅色烈焰的赤炎塔了親密接觸。

「嘭」「嘭嘭嘭」

一聲巨的轟鳴聲響起,空曠的山林間回蕩,驚起無數飛禽走獸。

僅僅一擊,套品質一般的二階陣法便直接告破。

隨後便一陣連環炸響,分先後,于山谷四周響起、

極品靈器赤炎塔強橫的威能,陣基亦被牽連破崩壞殆盡。

沒了陣法的維持,籠罩山谷的白色霧氣迅速變得稀薄,烈焰燃燒之,僅僅一兩呼吸間便消失殆盡。

一擊之威,竟至於斯!

「錯。」

劉玉微微點頭,對自己次手的威能感到滿意。

由於功法的原因,築基期巔峰,便完全發揮極品靈器的威能。

修為提升到築基後期后,催動起更加得心應手,威能也更一層樓了。

,山谷的全部面目,也真正現了眼。

「誰?!」

正收取戰利品的宋昊蒼,赤炎塔威能剛剛爆發,就已經所感應。

心一驚,升起一種詳的預感,暫停止動作朝山谷入口看。

待陣法被破霧氣散,一些熟悉影,現的視線。

「元陽宗,青陽老魔?」

宋昊蒼認了劉玉,眼含忌憚之色。

劉玉如若閑庭信步般,疾徐走進處靈果園,目光隨意往四處一掃,感嘆:

「鳥語花香,環境清幽。」

「錯錯,真一處山清水色之地啊」

宋昊蒼聞言目光一寒,正說些什麼,心卻突然一驚。

只因突然感覺到,對方的修為知何,竟然已經到了築基後期!

其手掌托著的紅色塔,更散發極其強的威勢,讓忌憚非常。

根據之的消息,宋昊蒼知對方從華家得的極品靈器「赤炎塔」。

「青陽老魔只築基期,便那般俗的實力。」

「現修為提升到了築基後期,還極品靈器相助,那豈能超自己了?!」

宋昊蒼瞳孔一縮,臉變幻陰晴定。

劉玉明顯追擊而,此哪裏還知,自己定然了什麼追蹤手段。

對方旁若無、自信非常的態度,更讓心些驚懼,敢當場翻臉。

一間,場陷入了沉默之。

「三元果消息,已經悉數告知友,沒半句虛言。」

「著心魔之誓的見證,難友還放心嗎?」

按捺住,僅僅數呼吸,宋昊蒼便開口打破沉默。

對方的態度讓心極為惱怒,但其知深淺的實力,卻又讓敢輕舉妄動。

敢怒敢言!

「著心魔之誓的見證,劉某當然相信三元果的消息真實虛。」

「只宋友,卻讓劉某實些放心,牽掛心啊。」

目光名為童師兄的屍體掃,劉玉輕輕一笑,認真。

但一刻,話語卻帶着肅殺的氣息!

「劉某聽聞宋友即將遠行,特地趕宋友一程。」

「此地山清水秀,作為友的葬身之地,想再合適了!!」

話落,劉玉右手一動,數法決瞬間打左手的赤炎塔。

赤炎塔塔身立靈光盛,靈光涌動從九層塔窗透體而,迅速交織成了一條丈許的粗壯火蛟。

「吼」

火蛟無聲地咆哮一聲,周圍溫度迅速攀升,而後向宋昊蒼纏繞而。

激發赤炎塔后,劉玉還擺手,一拍儲物袋又取熔火刀,法力鼓盪剎那祭。

帶着凌厲的殺機,熔火刀化為紅色匹煉,瞬息便消失了眼。

威勢之,比之赤炎塔還超半籌!

件極品靈器劉玉得已久,已久祭煉了數十年,更何況還專精攻擊的靈器,所以攻伐一,比之赤炎塔還勝一籌。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對方儘管沒特別拿得手的戰績,聲名也甚響亮,但終究築基巔峰的修為。

劉玉如今實力雖然了長足的進步,卻依然沒半點看的意思。

畢竟修士之間的鬥法兇險莫測,能簡簡單單用修為與實力斷定輸贏,若稍意,也能丟掉性命。

以一手便祭兩件極品靈器,意圖用疾風驟雨般的攻擊,快刀斬亂麻。

「好!「

「兩件極品靈器!」

見到赤炎塔與熔火刀的威勢,宋昊蒼臉色變,一種深深的危機感襲。

此已經失了先機,只能催動黑輪靈器與另一件品靈器抵擋,試圖憑藉更高一層的修為周旋。

「叮叮」「嘭嘭」

刺耳尖銳的金鐵之音,以及巨的法術轟鳴,山谷間回蕩。

靈器與靈器剛一交鋒,宋昊蒼的企圖便已經落空。

劉玉修鍊青陽功,法力「質量」本就比較高,而且經六次魔火煉元后更非同尋常。

修為只初至築基後期,但御使靈器的威能,已經以比肩一般築基巔峰修士。

就算宋昊蒼修鍊品功法,也只超劉玉一籌而已。

一籌的差距,完全無法抹平品靈器與極品靈器的差距,令此的想法破滅。

僅僅初步交鋒,其兩件靈器就已經落入絕對的風之!

「青陽友何必如此呢?」

「已經發心魔誓言,絕會將消息泄露,也絕會再妄想。」

「友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承受了巨的防守壓力,宋昊蒼艱難抵擋之餘,傳音解釋。

試圖消除誤會,就此止戈休戰。

憐見,雖然想着機會報復劉玉,真的沒打算違背心魔誓言,泄露消息啊。

「友莫非以為吃定了?」

「難就怕魚死網破?!」

見對方攻勢停,卻一直沒回應,宋昊蒼顏色狠色一閃,驚怒。

劉玉冷冷一笑,發一言繼續驅使兩件極品靈器繼續攻擊。

未免陰溝翻船,坤靈珠已經懸浮身,激發土黃色護盾防禦周身。

同驅動兩件極品靈器一件品靈器,丹田內的法力如開閘的流水一般,迅速傾斜而。

劉玉法力深厚,保持種強度的鬥法,堅持一兩辰左右,還成問題的。

見管如何信誓旦旦的保證,對方依舊無動於衷,宋昊蒼終於定決心。

當,眼閃一絲舍,從腰間儲物袋取一張繪著金色杵的符籙。

此符籙威勢非同,還勝極品靈器許多。

正一件符寶!

「符寶。」

劉玉瞳孔閃爍理性的光澤,臉神情愈發嚴肅。

靈器御使之間,卻悄然收回了幾分力,做好了防守的準備。

符寶的威能限,註定能持久,只需等到其其威能消磨殆盡即。

頂着符寶的鋒芒強攻,非常理智的行為。

「對方連符寶種東西都捨得拿,看拚命了。」

劉玉閃念頭。

雖如此,但次打算動用符寶,也打算動用「驚神刺」,只隨準備着。

自晉陞築基後期以,還第一次真正意義動手,正好藉此機會看看,自己實力提升了多少。

也估算一番,普通築基巔峰修士多少實力。

自己與「三英四傑」那種最為頂尖的層次,還差了多少。

諸多思緒閃,短短一瞬間的事情,劉玉剛將撤回兩件極品靈器,做防守的姿態。

便感覺到一股強的威能,對面十幾丈外降臨。

股威勢,遠遠及法寶,但比之極品靈器,卻又強盛了多。

正以符籙的形勢存,介乎法器與法寶之間,特殊的存——符寶。

一陣刺目的金光,一根亮眼卻又樸實無華的暗金色杵,現宋昊蒼身,接着迅速了動作。

符寶以看做法寶的延續,承載法寶的一部分威能,由於法寶的主親自催動,一部分威能也能完美髮揮。

正因為如此,才給了金丹以修士抵擋的機會。

會就算一部分威能,也普通修士能夠抵擋,只築基期的頂尖存,才抵擋的能。

而普通修士,則會被無形碾壓。

對普通修士而言,難以抵抗的威力,

或許,只符寶才能對付符寶。

此面對金色杵符寶,劉玉毫慌亂,依照先想好的計策,御使幾件靈器穩紮穩打。

金色杵符寶的凶威,很快落入風。

憑藉本身強橫的實力,防守得密透風,場面雖然驚險,卻沒性命之憂。

一間,兩之間維持住了脆弱的平衡。

……

宋昊蒼祭符寶后,脆弱平衡只維持三十呼吸。

三十呼吸后,隨着金色杵符寶威能的消耗,脆弱的平衡即將告破。

「叮叮」

金色杵射三類似劍氣的金色氣勁,靈光再次暗淡了一絲,攻擊卻再次被赤炎塔與熔火刀聯合抵擋。

見祭了符寶,依然能拿對方,反而符寶的威能被斷消磨,宋昊蒼冷汗淋漓。

就像一桶涼水從頭頂澆,讓從心底升起一種寒意,漸漸變得些絕望。

劉玉實力展露的越多,種絕望就越深!

「此的實力......」

「只怕比之紫雲師兄,也只差了一兩籌。」

「青陽老魔,隱藏的好深吶!!!」

宋昊蒼含恨,臉寫滿了甘之色。

如果早知對方的手腳以及手裏,絕會還留幽州,脫離險境之後一定會離開離開燕國,往正或者魔區域。

「滋」

忽然,金色杵靈光迅速暗淡,重新化為一張符紙,隨後燃燒殆盡。

「候送對方路了。」

劉玉眼寒芒一閃,連續數法決打,法力毫無保留的傾泄,全力催動的兩件極品靈器。

熔火刀與赤炎塔靈光盛,立刻轉守為攻。

「叮叮」

僅僅數回合的交鋒,宋昊蒼的兩件靈器便再也難以支撐,被擊飛數十丈遠同靈光閃爍,短間內已經堪用。

宋昊蒼視線,赤炎塔從而降。

及反應,一護身法術就被輕易破滅,並無形之力降臨周身,使得肉體動彈得。

此欲擇而噬,極為仇恨與甘的眼神,青陽魔火一撲而,將之化為了灰燼。

「死亡臨,忍住沒開口求饒,倒也物。」

「惜,遇到了劉某。」

劉玉默然無語,心卻又些欣賞。

生死之間恐怖,並所修士,面對死亡都能夠從容的。

宋昊蒼知敵的候,選擇拋棄同門獨自逃命,顯然非常珍惜命,但死亡真正無避免的候,卻又能勇氣面對。

種心性,已經超許多修士了、

稍稍點評幾句,劉玉一招手收回青陽魔火,將之吞入腹。

「八度」

很快,就得到了魔火增加的燃料信息。

一名正值壯年的築基巔峰修士,竟然能提供八度燃料,比築基期修士多了足足四倍!

「看向快速增加魔火燃料,多擊殺修為高的修士,才正確方法。」

「,還選擇修為低的修士。」

魔火的成長,讓劉玉心情愉悅,隨後拿起宋昊蒼的儲物袋,神識一掃開始查看。

光兩件品靈器,就價千靈石,加此儲物袋雜七雜八的各種資源,初步估算至少一萬靈石了。

「果然,多數修士靈石最快的渠,還無本買賣。」

劉玉微微搖頭,確認安全后將收穫的儲物袋,盡皆收入仙府。

一睜一閉,僅僅兩彈指,多餘的儲物袋便消失見。

隨後目光掃視山谷的靈樹靈果,開始一一摘取。

整山谷種植的,都只普通的靈果,已經成熟的那點靈果值了多少靈石,也就八九千左右。

以劉玉如今的身家,自然些看眼了。

只動一動手,便能輕易採摘,還介意的,

畢竟將的結丹準備與煉製法寶,都一無底洞,靈石種東西自然多多益善。

現多準備一點,將煉製法寶的候,就少售一點丹藥,風險也一點。

將靈果盡數收入自己儲物袋,目光掃山谷的靈樹。

劉玉想了想,心情好之,最終還沒選擇手毀滅。

山谷的靈果並無特異,都認識的品種,眼的價值高,也沒興趣培養。

劉玉取遁風舟,化為一漆黑遁光沖而起,悄無聲息往永泰坊市方向飛。

山谷,只留一顆顆靈樹與一片廢墟。

隨着修士的死亡,同門相殘、殺滅口等事情,終究被間所埋葬。

只知哪一幸運兒,會偶然找打山谷,從此擺脫資源缺乏的情況,從此一飛沖!

……

夜幕,一漆黑遁光快速穿行,悠忽間便已遠。

由於此行只為了解決後患,沒其它的目的,所以滅殺宋昊蒼后,劉玉便徑直往永泰坊市方向飛遁。

因為永泰坊市距離近了少,故而僅僅八辰,那片些熟悉的建築便映入眼帘。

劉玉沒遮掩的意思,坊市入口落遁光,方方走向原的洞府。

「公子。」

鶯歌燕舞接到通報,遠遠地門迎接,臉洋溢着笑容。

侍女命運與主息息相關,如果主意外隕落,侍女的場往往會無比凄慘。

加劉玉對鶯歌燕舞雖然嚴格了一點,但總體說還算錯,所以對於平安無事的回歸,由衷感到高興。

由於兩女實力低微,故而作為的侍女,便被留了永泰坊市,沒參加雲霄山的九日戰。

「嗯」

劉玉淡淡應了一聲,步入洞府。

主回歸,兩女侍女立即忙碌了起。

燕舞負責泡茶,正取靈水燒煮,鶯歌負責沐浴事宜,正盥洗室調節水溫。

待到沐浴更衣,美美喝一杯靈茶的候,已經兩刻鐘后。

劉玉讓兩名侍女退後沒多久,江秋水、冷月心便聯袂訪。

「稟師兄,依照吩咐,隊伍現還沒解散,都安排坊市。」

「還附近的修仙勢力,聽聞等巡視消息,也主動拜見。」

「隊伍征戰日久,許多修士都思鄉心切。」

「師兄,還儘管安排一間召見,然後放回比較合適。」

兩女落座,由江秋水開口。

劉玉聞言微微點頭,稍加思索便:

「師妹說的很合理,思鄉乃之常情,一點以理解。」

「既然如此,明日便安排一場宴吧。」

「宴之後一一召見,然後解除鎖靈禁制,放回。」

主的事敲定,江秋水、冷月心又彙報了一些,從仙闕城巡視到永泰坊市的情況。

一些亂無傷雅,總體還比較平靜的。

或許感覺到危險的到,管白雲觀餘孽,還趁火打劫的散修邪修,都暫平靜了。

彙報了情況后,兩女便告辭離,開始安排明日之事。

------題外話------

感謝書友胖張帆10000點幣打賞,感謝書友秋生文的狗腿子鍾名然2000點幣打賞!!

ps:盟主加更都已經補,現還二月一號的一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二:異路異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