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來日再見

第四百二十七章:來日再見

鳳凰山距離古闕城一千餘里,以遁風舟的速度,到兩辰便抵達。

值得一提的,古闕城作為原燕國最北邊的城池,重程度言而喻。

以此城獨特的地理位置,但戰略地,而且每日吞吐的修士數目巨,同樣一聚寶盆。

把古闕城掌握手,無異於多一條新的財源,即使對於元陽宗樣的宗門而言,亦無比重。

所以楚,都願意讓此城落入對方手。

故而一番交鋒誰佔到便宜,只能相互妥協,共同掌管。

如此都無法放心對方。

而作為白雲觀的立派根本,雲霄山也如此。

其品階高達四階品,三宗任何一宗得到,都能加強底蘊,都願落到對方手。

最後,只能達成協定,由元陽宗、合歡門、殘月谷共同掌管。

……

日懸浮於空正,一漆黑的遁光從際而。

仔細看,竟一艘做工精緻的黑色舟船,船艙甲板影。

正劉玉、江秋水、冷月心,還兩名侍女。

望著座古老的仙城,見目的地已經達到,劉玉手法決一變,控制遁風舟城門遠處落。

幾先後船,但還沒得及收起法器,一名修士便迎了。

此相貌清秀、皮膚白凈,身高八尺頭,修為築基期。

因為身受重傷,回到古闕城休養的顏開,又何?

「哈哈哈,恭候劉師兄。」

「辰便等候此,總算等到師兄的駕啦!」

身穿白袍的顏開走到近,重重一拱手,熱情的說。

「顏師弟府等候便,何必如此費周章?」

「劉某一到,自會拜訪。」

劉玉微微一笑。

說話的同,動聲色打量顏開,心由些驚訝。

短年間見,位顏師弟的修為,便已經達到了築基期,而且看氣色錯,傷勢應該沒什麼礙了。

生死邊緣徘徊,反而逢凶化吉因禍得福,此子當真氣運凡吶。

寒暄的同,劉玉心暗暗感慨。

「恭喜師弟修為更進一步,期啊。「

隨手將遁風舟收入儲物袋,笑。

「哪裡哪裡,點的進步,又怎能與師兄相比?」

「師兄當面,期之言,萬萬敢當的。」

「師兄遠而,如到府一敘,讓師弟好好招待一番?」

「幾年古闕城變化,劉師兄妨停留一些日,感受一仙城的熱鬧?」

對於劉玉的讚譽,顏開連敢,態度非常之謙虛,而後又熱情邀請。

「必了。」

「仙城之熱鬧,劉某仙闕城已經看得夠多,就湊熱鬧了。」

「數年沒返回宗門,累積了少事情,還先趕回處理吧。」

劉玉微微搖頭,而後越顏開向城門走。

見提議被拒絕了顏開也懊惱,跟腳步的同又接著:

「那正好,便與師兄一同回返吧。」

「反正洞府的些許俗物,也值幾靈石,宗門給的期限也快到了。」

滅燕之戰也得了少好處,深知關係的重性。

心想許久沒歸隊關係能生分,此便想拉近與劉玉的關係,最少至於生分。

雖然已經築基期修為,但如果沒關係的話,宗門之也頗為艱難啊。

對於此子的心思,劉玉概能夠猜到。

也沒表現得生分,而保持一種近遠的距離。

顏開多次死裡逃生,十分看好此子的未,保持良好的聯繫倒錯,順手拉一把也行。

若想得到自己的力幫助,就純粹想多了。

劉玉取宗門令牌表明身份,輕易便被守城修士放行,幾乎沒受到認真的查驗。

明顯以感覺到,隨著燕國之名復存,以及燕國四宗的覆滅,古闕城的戒備已經鬆弛了。

想也。

身處七國盟的門戶之地,最威脅無疑燕國四宗的內憂,以及正魔兩的外患。

眼內憂已除,外患沒趁機裡應外合落井石,待一切平定后,再進犯的能性就很了。

保持高度戒嚴狀態,非常利於賺取靈石,而且力物力的消耗也。

所以基本塵埃落定后,解除戒嚴也順理成章之事。

再次步入古闕城,劉玉轉頭四顧,打量著周圍一切。

街車水馬龍,到處都形形色色的修士,各種叫賣之聲絕於耳,兩旁的店鋪往好熱鬧。

叫賣聲、吆喝聲、爭吵聲,各種各樣聲音此起彼伏。

「光,果然世間最偉的力量。」

望著眼繁華的景象,劉玉微微感慨。

如今八年間,當年楚強行攻打此城造成的創傷,還法寶留的痕迹,都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再也看到丁點的影子。

似乎,戰火已經遠,那驚心動魄的夜晚,也只存某些修士的記憶。

偶爾回想起,也只能沉默語。

一路腳步停,劉玉、江秋水、顏開、冷月心以及兩名侍女,很快到了傳送殿。

劉玉找到負責傳送殿的主事,拿了宗門令牌,表示通傳送陣發揮元陽宗。

此次與次同,因為完成宗門任務返回宗門,還屬於任務期間,所以回的費用由宗門報銷。

傳送一次花費的靈石少,如果吧鍊氣期弟子都加入進入的話,即使宗門說負擔也。

經檢驗之後,劉玉四順利減免費用。

鶯歌燕舞兩名侍女,的私財產,並算裡面。

所以兩女的那一部分靈石,還自己掏的,沒漏洞鑽。

片刻后,六站傳送陣心。

隨著「遁空石」的插入以及靈石就位,傳送陣順利被開啟,一陣陣莫名的波動開始傳開,腳陣紋亮起靈光並逐漸強盛。

當莫名的波動達到一峰值,靈光也到了最耀眼的程度,傳送陣已然被激發。

一瞬間,刺目的光華閃耀,房間內的靈氣一陣混亂。

待靈光暗淡的候,傳送陣已然沒了影。

……

楚國,元陽宗。

青台峰,傳送殿。

一陣劇烈的靈氣波動傳,殿內某一傳送陣忽然閃耀刺目靈光,修士傳送而的跡象。

值守修士認了連通古闕城的傳送陣,心猜測紛紛,又哪一位同門完成任務返回。

待靈光暗淡,真正看清楚傳送陣內修士面目的候,少修士神色一驚!

青陽子!

劉玉現宗門的低階修士,多多少少也算一知名物了。

從成為青鋒領隊,便開始嶄露頭角,擊敗擊殺了許多燕國知名的築基修士,拿得手的戰績少數。

當然,最為元陽宗修士津津樂的,還擊敗合歡門卓夢真的戰績,讓許多修士聽了心暗爽呼癮。

傳聞,合歡門卓夢真咄咄逼,青陽子師兄被迫迎擊。

但對方備而非等閑,故而交手后青陽子師兄被壓制處於絕對風,想到宗門的榮耀奮力迎敵,幾次處於危險的境地,最終還咬牙堅持住了。

終於戰一一夜后,才艱難戰而勝之,落宗門聲威。

得說,一非常勵志但又非常粗糙的故事,還真那麼一些修士,聽得津津味。

當然,一些「冷血」、「殘暴」的劣跡,也隨之傳揚開。

經間的發酵,元陽宗內的知名度倒再次提高了少,全好的名聲。

傳送陣開啟,劉玉只覺眼微微一黑,再次恢復意識,已經身處青台峰的傳送殿。

由於肉身再次增強了少,一次乘坐傳送陣的副作用微乎其微,完全以強行壓制。

只覺輕微的眩暈,但很快恢復如初。

相比之,江秋水、顏開、冷月心三就慘多了,更別說鶯歌燕舞兩名侍女。

的肉身遠如劉玉,乘坐經驗也豐富,所以癥狀十分明顯,久久沒回神。

特別兩名侍女,修為還到鍊氣後期,劉玉反應用法術托住,幾乎癱軟地當眾丑。

還「傳送符」守護的情況。

燕國距離楚國超十萬里,傳送程空間之力的壓迫已然,即使築基修士也能承受。

如果沒傳送符的護佑,免了落肉身崩潰的場。

對殿修士的問候,劉玉微微點頭算回應,隨後便理會各色目光,靜靜等待幾恢復。

沒多久,三位同門已經恢復,至於兩名侍女還種種的適,但總算勉強恢復了行動之力。

傳送殿往宜久留,劉玉便領著幾到殿外休息。

少頃,冷月心狀態恢復如初,拱手辭別:

「既已返回宗門,月心也一些瑣事需處理,等就此別吧。」

「告辭,改日一定登門拜訪青陽師兄,以及江師妹顏師弟。」

說著,又朝江秋水、顏開微微拱手。

「等同甘共苦,日後自然多多親近,能斷了聯繫。」

「師妹日後若遇到什麼難處,儘管找到師兄里,劉某能幫就幫。」

「隨歡迎各位師弟師妹的到。」

劉玉沒托,露溫的笑意,拱手說。

鍊氣期弟子的培養提,眼幾好容易找到的班底,對幾也足夠了解,自然能白白疏遠了。

「月心明白,屆一定客氣登門拜訪。」

「師兄若事,儘管吩咐一聲便。」

「告辭。」

冷月心拱了拱手作別,面色雖然沒多變化,但語氣倒非常誠懇。

隨後此女取法器,化為一紅色遁光遠。

望著遠的遁光,劉玉面露笑意,等得就一句話嗎?

江秋水計算內,同門之比較信任的還顏開與冷月心兩,者結識已久,後者處境特殊。

「相信以此女門的特殊處境,只以足夠的利益驅動,還能夠信任的。」

「畢竟一次的收穫雖多,但總耗盡的候。」

冷月心離開后,顏開也告辭離,同樣約定日後登門拜訪。

態度心靈的面具,從兩親近的態度,無疑表明了內心的某些想法。

「自己的一番拉攏,總算沒白費。」

思及此處,劉玉心情錯。

見兩女侍女也恢復得差多了,便取遁風舟,載著江秋水與兩女向彩蓮山飛。

……

黑色舟群山之間穿梭,與仙鶴擦肩而。

隔將近八年,再次見到熟悉的景色,江秋水的心情很錯。

抓著劉玉的手,搖搖晃晃嘰嘰喳喳,請求放緩遁速,好好欣賞宗門勝景。

已經回到宗門,凡事也急於一,劉玉答應此女的求,放緩了遁速。

同,也思考,讓紀如煙與江秋水現就相見呢?

「罷了,還明日再見吧。「

「回再囑咐一番如煙,讓退讓一點,與江師妹好好相處。」

「明日再告訴江師妹,將如煙收為侍妾的消息。」

聽著遁風舟嗖嗖的破空之聲,忽然想到問題,劉玉也些頭疼。

紀如煙就待彩蓮山,江秋水又因為事務需經常。

者被破身的事情,遲早會被發現,些總歸妥善處理的。

負手遙望宗門的一座座靈山,劉玉很快就了決定,於控制遁風舟方向一轉。

「好像往彩蓮山的方向。」

正常觀察周圍景色的江秋水很快發現,黛眉微微一皺,美眸帶著解。

「今日的修鍊還沒完成,師妹先回自己洞府,明日再彩蓮山相見。」

迎著此女的目光,劉玉面改色,沒多解釋。

「師兄......」

江秋水紅唇微張,似乎些情願。

但忽然想到了什麼,神色微微些黯然,移開目光自然:

------題外話------

感謝書友jk000點幣打賞!

ps:面修改了一,兩名侍女忘記車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七章:來日再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