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枯萎凋零

第四百四十章:枯萎凋零

而隨着星光減少,功法的修鍊效果,也漸漸變弱。

劉玉只神識一掃,就發現了原因。

原知覺,皓月與群星都已經隱,色開始明亮,西山紅霞漫。

「就結束了?!」

禁升起意猶未盡之感,還騰手,將窗關。

接着,還繼續修鍊。

雖然已經無法吸收星光,著「寒心液」的輔助,依然能夠繼續淬體。

根據典籍記載,修士第一次修鍊煉體功法的候,會感到非常痛苦,乃至於無法進行正常的修鍊。

一次修鍊,劉玉卻沒多少痛苦的感覺。

也知本身的基礎雄厚,還已經習慣了痛苦煎熬,種程度的痛苦已經算得什麼。

畢竟相比煉神之苦,肉身些許疼痛確實算得什麼。

況且「星辰真身」第一層才剛剛修鍊,還涉及肉身深層次的東西,種種原因相加,順利一點也就理所當然了。

隨着間推移,「寒星液」的效果逐漸消失,身體的熒熒青光漸漸褪,露一片通紅的皮膚。

「咚咚咚」

氣血翻湧、血脈鼓動,心臟跳動的速度也斷加快,最後達到了一種驚的頻率。

劉玉耳邊,能夠清晰感覺到心脈跳動的聲響。

又了半刻鐘,寒星液的效果徹底消失,一次的修鍊也就此完成。

緩緩停止功法的運行,原本急速跳動的心脈漸漸減速,神闕穴的「星辰」也慢慢暗淡。

通紅的皮膚,一卻無法平息,全身升起騰騰熱氣。

「呼」

劉玉睜開眼眸,重重吐一口濁氣,平息體內的躁動。

「咻咻」

單手握拳,對着眼的空氣急速擊,發清晰聞的破空聲。

劉玉細細體會著一次修鍊的效果,肉身確實發生了變化,正緩緩向「星辰真身」的狀態靠攏。

全身的力量,似乎增加了一點,又似乎沒增加。

只能夠更好的運用,原本就的肉身力量。

「錯。」

第一次修鍊,就順利步入正軌,達到鍊氣一層的程度,劉玉感到比較滿意。

體會了第一次修鍊星辰真身的變化后,回憶關於戰技「流星拳」的內容,起身緩緩打着一套拳法。

勁風陣陣,健步如飛。

「咻咻」

練到酣暢淋漓之,劉玉揮汗如雨,練功房內騰轉挪移。

一拳一腳之間,都帶的威能。

對戰技「流星拳」的領悟,也一開始的陌生,漸漸熟悉起。

目神光奕奕,拳速越越快,聲勢也越越。

似乎每一拳,都攜著必勝的意志揮,令望而生畏!

如果肉體凡胎觀看,只能看到片片殘影。

「咔嚓」

由於用力猛,心將腳的木板踩一洞,塌陷了。

劉玉並意,興緻勃勃繼續練習。

或許因為本身基礎雄厚的原因,施展套「流星拳」的威能,遠遠超功法記載應的威能。

「刺啦」

隨着最後的蓄勢一擊打,劉玉半身的衣衫直接炸裂。

露高低起伏的肌肉,皮膚一層亮晶晶的汗液,充滿一種力量的美感。

「嘶」

劉玉深深吸了一口氣,就此收功結束煉體修鍊。

一番體修的修鍊,但覺得勞累,反而感覺神采奕奕。

彷彿全身都使完的氣力,氣血翻騰十分活躍。

「或許,體修方面,真的賦。」

劉玉微微一笑,閃念頭。

第一次煉體十分順利,戰技「流星拳」也很快就手,一切的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也難怪此感想。

以肯定的,至少體修方面著錯的賦,比「鍊氣」方面的賦好少。

「看,花費一些靈石,打造一更堅固的練功房了。」

「現樣脆弱的練功房,根本施展開。」

望着被踩一洞的地板,劉玉心閃念頭,隨後離開了三樓練功房。

一棟三層閣樓,第三層練功房,第二層卧室、盥洗室等,第一層則會客場所。

至於靈獸室,則旁邊一房間單獨建造,用給青居住。

鶯歌、燕舞已經準備好了熱水,劉玉清洗一遍身體換嶄新的衣袍,便重新回到練功房,開始了鍊氣的修鍊。

「星辰真身修鍊的非常順利,以目的情況看,唯一限制修鍊速度的便星辰之力。」

「只找到能夠儲存星辰之力的器物,便能將仙府的星辰之力帶,煉體一突飛猛進。」

「相信用了幾年的間,就能完成繁星階段的修鍊。」

蒲團,劉玉默默想。

隨後摒棄雜念,取「玄元丹」與「養神丹」,開始「青陽功」與「存神妙法」的修鍊。

自從突破築基後期的瓶頸之後,各方面都了長足的成長,並且原本的限制也復存,修為實力每一都進入。

滴水穿石,積流成海。

所以成為真傳弟子刷了一波聲名后,劉玉便低調,也打算接取任務,只低調的修鍊著。

目雲霞山百廢待興,靈田等都發佈任務,安排手打理,所以江秋水、紀如煙兩女都待山。

的洞府,也已經建造好。

一場燕國之戰,劉玉確實賺取了少靈石,減些年的修鍊消耗,依然還著差多十萬塊靈石。

故而索性就將「玉丹堂」都關了,打算先處理好雲霞山邊的事情再說,反正又缺少點靈石。

當然,收集儲存星辰之力器物的事情,半點都能停,反而增加手做。

隨着間推移,一切都慢慢走正軌。

短短三間之後,江秋水便將座新的靈山安排的井井條。一切都需劉玉操心。

而三后,練功房也重建的差多了,並且居住的閣樓也進行了一番結構調整。

新的練功房,採用極為堅硬的黑曜石建造,對攻擊的承受能力極強,相信未很長一段間內都足夠用了。

……

一月後。

雲霞山洞府,閣樓一層。

劉玉端坐主位,靜靜聽着手修士的彙報,面看喜怒。

谷貇

隨着晉陞真傳,威嚴日益深厚,手修士面對的候也愈發心翼翼。

「退吧。」

聽完彙報,劉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輕輕抬了抬手。

「,青陽師叔!」

職責同的幾名鍊氣期修士,聞言恭恭敬敬行禮,然後輕手輕腳走了。

唯獨伍昌一,卻站原地動,似乎還事情單獨彙報。

「啟稟劉師叔,師叔先吩咐尋找的,那種能夠儲存星辰之力的器物,現已經找到。」

伍昌彎腰拱手,口快速說。

儘管兩相識了幾十年,如今的身份差地別,根本敢半點逾越之處。

「哦?!」

「么快就找到了?」

「錯,速速拿看看。」

聞言,劉玉神色一動,開口說。

「遵命。」

伍昌一摸儲物袋,取一黑色的盒子,恭恭敬敬捧手。

劉玉抬起右成抓,對準方向輕輕一抓,黑色盒子便被攝入手。

放眼,目光細細打量。

黑色盒子入手冰冰涼涼,似乎用金鐵之屬的材料製造,里裏外外一片漆黑,沒任何多餘的紋路與裝飾。

約長一尺,寬三寸,高兩寸。

看,倒普普通通沒任何特異之處。

但劉玉的靈覺何其敏銳?

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內殘留濃濃的星辰之力氣息,說定久便裝星辰之力。

的確凡物!

「說說看,此物如何使用?」

打量了黑色盒子幾眼,劉玉心轉諸多念頭,淡淡開口問。

「稟劉師叔,此盒的使用極其簡單。」

「夜晚只需將此盒放星光,便能自動吸收星辰之力,無需修士操控。」

「將盒子關閉,其內的星辰之力,以儲存兩日的間。」

「至於能夠儲存多少,由於得到的間尙短,還沒試驗。」

「弟子收購到此盒,便第一間趕雲霞山,所以也只知么多。」

伍昌敢耽誤,快速說着黑色盒子的資料,最後提了一嘴自己對此事的心程度。

據所說,此盒從一散修手收購到的,那名散修也如何重視,所以只花費了很代價,便把此盒收購到手。

「很好。」

得到了能夠儲存星辰之力的盒子,星辰真身修鍊速度便能加快很多,劉玉因此心情很錯。

「說吧,想什麼獎賞?」

心情好之,直接開口說。

只貪得無厭,一些分的求,都能夠答應。

現實且殘酷的修仙界,談什麼感情與理想都虛空的。

辦好交代的事情,就顯而易見的好處,才能更好調動手修士為賣命。

「弟子分內之事,弟子敢居功。」

伍昌口對心。

劉玉聞言露一絲笑意,笑罵:

「呀,么多年了還沒沒變。」

「劉某賞罰分明,此物對的作用,需什麼賞賜儘管提,只合適都能考慮。」

「了村,就沒店了。」

伍昌訕訕一笑,生怕錯機會敢推辭,當即彎腰又鄭重行了一禮,請求:

「回師叔,弟子已經找到侶,並且娶了幾房姬妾,也算宗門開枝散葉。」

「弟子一子身具靈根,如今十二歲,正到了開始修鍊的年齡。」

「所以弟子斗膽,想請師叔網開一面,讓犬子能夠雲霞山修鍊。」

伍昌咬了咬牙,一口氣把話說完,隨後深深俯首發一言,等待着命運的宣判。

隨着劉玉威嚴日益深厚,原本敢提樣「膽」的求的。

為了自己兒子的途,心一橫,還說了。

雲霞山二階極品的靈脈,能夠此靈山修鍊,知比外門諸多靈山好了多少。

就算資質普通了一些,也足以贏起跑線,早一點修鍊到鍊氣圓滿,築基的能性也會更一些。

聽了話,劉玉的第一反應便拒絕。

能夠與長居一座靈山的,只江秋水紀如煙,兩女都被種了元神禁制,會什麼問題。

之的耿雲松,也因為剛築基,耿元章對的幫助的確。

還心魔誓言的約束,才勉強同意。

至於打理靈田等產業的內外門弟子,會居住靈山,完每日的工作便會離開,所以並算內。

一看伍昌此的模樣,知為何,劉玉卻忽然升起幾分唏噓之感。

伍昌原本就比了二十歲左右,算一算間應該八十多歲了。

此相貌已經呈現明顯的衰老之色,頭髮黑白參半,臉開始現老斑與皺紋。

從外表看,精氣神已經如。

當年沒服用築基丹,就強行衝擊築基,築基失敗傷到了元氣,壽命低於正常修士一些。

鍊氣期的極限壽命一百二十歲,算一算,此已經沒多少年活了。

「與自己同一期的修士,已經開始凋零了嗎?!」

「罷了、罷了。」

「看到些年交情的份,還此些年為辦事,也算勤勤懇懇,就滿足求吧。」

劉玉心一嘆,已經了決定。

「。」

「選合適的間,把那身具靈根的孩子帶,劉某親自看一看。」

「行了,沒什麼事情就退吧!」

劉玉輕輕頷首,答應了伍昌的請求。

說完,忽然覺得些意興闌珊,就連得到儲存星辰之力器物的喜悅,也被沖淡了。

於,再也沒敘舊的興緻,揮了揮手示意對方退。

見自己斗膽的求,師叔居然乎意料的答應了,伍昌頓面色一喜。

聽到後面的話,敢怠慢,立刻行禮告退。

一路向山走的路,此臉的笑意卻怎麼也止住。

另一邊,望着伍昌消失的背影,劉玉目光幽幽,知想些什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章:枯萎凋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