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途中變故

第四百四十三章:途中變故

還剩一年的間,秘境便開啟。

三元果事關重,對之後仙途影響深遠,所以劉玉決定利用一年的間,親身打探情況。

雖然從未聽說秘境的消息,但此秘境能被宋昊蒼知,未必想象那麼隱秘。

如果放眼整七國盟乃至南,知內情的修士,很能少數。

屆,免了一場慘烈的廝殺與爭奪。

故而事先「踩點」,先熟悉熟悉的秘境周圍的情況,給自己準備好退路,還很必的。

畢竟聽途說得的消息,總會一些偏差誇,比親身所見所聞。

沒收起遁風舟,劉玉取一蒲團,就地黃沙盤坐,雙手各握著一塊品靈石恢復法力。

神識與靈覺暗暗放開,以自身為心向四周蔓延,將任何細微的動靜都盡收眼底。

倘若危險到,心念一動便激發「護體焰盾」,抵擋能到的攻擊。

二十四年間,由於築基後期到築基巔峰沒瓶頸,故而就算青陽功修鍊的法力異常精純,還經歷「魔火煉元」,劉玉的修為依舊提升到了築基巔峰。

並且顯露外的修為,也升到了築基後期。

畢竟外看,本身一名二階煉丹師,還著一位金丹師尊的指點,修鍊速度比普通修士快一點,也算比較正常的事情。

多數築基修士困頓於一境界,修為數十年得提升一步,除了修仙資源缺少原因外,多因為瓶頸的存。

而劉玉身為真傳弟子,還一名煉丹師,顯然能弄到突破瓶頸的丹藥。

如果加一點點運氣成分的話,二三十年突破也就合情合理了。

除了修為提升到築基巔峰以外,「魔火煉元」方面也到了第八次,實力了長足的進步。

雖然沒與頂尖築基生死搏殺,但根據劉玉的觀察與估算,自襯實力絕對會弱於「三英四傑」。

甚至,足夠的信心戰而勝之。

畢竟三齊修,著自己得獨厚的優勢,任何一方面都存明顯的短板。

鍊氣方面,已經達到了築基巔峰的程度,並且經歷了第八次魔火煉元,即將完成築基境界的修鍊。

煉神方面,更以傲視群雄,神識達到了驚的二十里,足足普通築基巔峰十里範圍的一倍!

按照神識強度越往提升越難的規則,其的差距,遠止字面的一倍那麼簡單。

到了種程度,神識秘術「驚神刺」的威能,已經極其驚。

並且對任何築基修士施展搜魂之術,都幾乎能失敗。

至於煉體方面,劉玉同樣多年以,便「九星連珠」完成了「繁星」階段的修鍊,進入了「皓月」境界。

如今二十年,體修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品的程度,相當於築基期境界。

「皓月」階段的修鍊已然完成一半,只差臨門一腳的契機,便進入最後階段的修鍊。

憑藉任何一的造詣,劉玉都以面對普通築基修士,立於敗之地。

而三方面的實力相加,已然立於築基境界的絕巔。

除非高階修士手,然面對任何危險,都足夠的把握全身而退。

實力身,自然俯仰無懼!

也劉玉為何敢孤身一,往西沙謀求的「三元果」的主原因。

倘若沒足夠的把握,絕對會一往,完全以通同的形式與手段,召集許多幫手相助。

以真傳弟子二階煉丹師的身份地位,隨隨便便找十數信得的築基修士,還非常簡單的。

以樣做,但沒必。

「三元果」事關重,知自己往西沙的修士,還越少越好。

憑藉自身現的實力,即使身陷同階修士的包圍,全身而退也難。

倘若面對高階修士,幫手的多少也就失了意義。

多,候反而一種累贅,會讓自身受到諸多掣肘施展開。

心,一種複雜的東西,就算到了現,就算著諸多手段的鉗制,劉玉依舊沒把握絕對的掌控。

故而事關途的關鍵刻,乾脆選擇孤身一往。

或許,的內心深處,終究還只相信自己。

正因為諸多方面的考慮,江秋水、紀如煙等親信,才被劉玉留宗門打理產業。

而次外,對外的宣傳則遊歷散心。

修為達到築基後期,門遊歷尋找結丹機緣,再正常的事情。

所以理由,很難引起其修士的懷疑。

某種程度說,「三元果」也的確的結丹機緣,只此機緣非彼機緣罷了。

法力了長足的進步,「護體焰盾」的防禦力,自然呈直線升。

現就算品靈器的攻擊,劉玉站著動,也能抵擋好一會。

故而才布置陣法防禦,就么咧咧的席地而坐恢復法力。

漠黃沙,風沙陣陣。

一身穿黑袍的身影,靜靜盤坐黃沙之,久久沒動靜如同雕塑。

視線所及,方圓數里皆被一望無際的黃沙所覆蓋,生機極為稀少。

就樣惡劣的環境,還零星幾株適應了沙漠環境的植物,頑強的生長,像遍地黃沙的點綴。

,也能看見幾隻沙蠍、沙蛇的影子。

似乎高等生物對低等生物,那種生命本質的壓制,使得它感受到了危險。

它無一例外選擇遠離黑袍影,更說靠近襲擊了。

狂風吹起細的沙塵,黃沙漫飛舞,即將落黑袍影衣衫的候,卻被一層青色的靈光阻擋。

漫黃沙,一塵染。

……

……

法力恢復完全之後,劉玉又假寐休息了一會,恢復精力與消耗的心神。

兩辰之後,方才睜開眼眸,連日趕路的疲憊已經盡皆消失。

隨手收起蒲團,輕輕一躍跳遁風舟,劉玉打幾簡單的法訣,遁風舟立啟動沖而起。

由於已經離西沙坊市遠,一次沒耗費法力加速,只憑藉靈石驅動法器,保持一普通築基修士的遁速。

原地,遁風舟留的那坑,漫飛舞的黃沙,很快便被掩埋。

所的痕迹,久后都消失見。

「按照現的遁速,距離西沙坊市應該也就兩辰的路程了。」

「穩妥起見,還改頭換面一番,以免暴露身份。」谷瞏

看慣了沿途的漠黃沙,劉玉負手眺望遠方,暗暗思索著。

心閃念頭,立即開始行動,摸一瓶精心調製的易容靈液,均勻塗抹自己臉。

「咔嚓」

接著,體內傳一陣骨絡移動碰撞的聲音,身高突然增加半尺。

按照世的話說,就身高接近兩米的漢。

「錯。」

神識一掃,將自身現的面貌收入眼帘,劉玉輕輕點頭頗為滿意。

隨著實踐次數的增加,改頭換面的功夫愈發熟練了,就算極為熟悉的江秋水站面,也很難認真實身份。

現的相貌一身高接近兩米,身材精瘦孔武力,皮膚呈古銅之色的漢。

像極了世某「平平無奇」的明星。

「只修為收斂一些,就全無破綻了。」

劉玉閃念頭,周身靈壓迅速發生變化,轉眼間就從築基巔峰跌落到築基期的程度。

沒錯,次打算用原本的身份行事,而且打算扮演一築基期的體修。

平用體修的方式對敵,正好磨鍊一番方面的戰鬥經驗。

夜幕降臨,漫黃沙依舊吹拂,一烏色遁光快速朝西方飛行而。

隨著間推移,距離西沙坊市也越越近。

皎月今夜罕見的隱沒,空地昏暗且寂靜,但就一片寂靜的外表,暗地裡卻殺機隱藏,

待遁風舟行某一巨的沙丘,卻意料之外的變故忽然發生!

烏色遁光后左右四方向,皆現一築基級別的靈壓,四名築基修士駕馭法器,風馳電掣般快速接近遁風舟。

四遁光呈包圍之勢,封死了遁風舟所的退路,顯然者善!

面對突如其的變故,劉玉心卻絲毫慌,當瞬間打幾法訣,控制遁風舟調轉方向試圖突重圍。

只一動,四方向的遁光也隨之一動,依舊牢牢呈包圍之勢,封死了所的退路。

往任何一方向飛遁,都必然碰到敵修,只被稍稍糾纏,便將面臨四名築基修士的圍攻。

濃濃的惡意,絲毫加掩飾!

「既然如此......」

見此情景,劉玉面色頓一沉,心殺機漸漸瀰漫,當即控制控制遁風舟往沙地一落。

初乍到,只想先打聽消息,本欲節外生枝,沒想到麻煩卻主動找門。

「看,西沙之地,秩序比想象還混亂。」

「,誰獵、誰獵物,猶未知。」

「正好,青陽魔火距離第九轉還一段距離,正需一批「燃料」。」

落沙地,劉玉隨手收起遁風舟,負手遙望四方,眼底閃寒光。

西沙坊市位於西沙之地的門戶,距離聯盟部最近的一型修仙者聚集地。

還沒接近西沙坊市,就遇到了種事情,認為巧合,只能說明此地秩序比想象還差。

種情況,叢林法則會愈發赤裸裸,好好理論沒用的。

用實力說話,方最正確的打開方式!!

兩息后,四遁光先後落,呈四角將劉玉團團包圍。

四名築基邪修男女,能因為西沙之地的特色,衣衫無一例外布料極少。

修為最高的一名築基後期女修,身段玲瓏、體態妖嬈、容貌佳,眉目間風流婉轉。

面系著紅色面紗,全身的布料都極少,只用紅色紗衣遮住了峰巒與森林,露片片的白皙。

但透些透明的紗衣,依舊隱隱以看見其後的風景。

顯然,女修男女之事怕經歷了少,性格應該比較放蕩。

「諸位友何意?!」

「為何攔住洪某路?」

劉玉開口沉聲,想先打探一對方的底細。

沒說自己的真名,習慣性又用起了「洪浩」身份。

「咯咯咯~」

聞言,紅紗女修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面紗后的紅唇微張嬌笑連連,聲音甜膩誘。

也急著進攻,似乎吃定了劉玉。

「位友,等並無惡意。」

「只缺少靈石,想借友儲物袋一用罷了。」

「只友乖乖交儲物袋,妾身擔保放友安然離開。」

「如何?!」

一會兒后,笑聲方才休止,紅紗女修如此說。

說話間,秋波暗送媚術施展,見劉玉反應,由些無趣。

如果能以媚術影響對方,趁機費吹灰之力的拿,自然最好。

紅紗女修看,眼對方已經瓮之鱉,就算媚術成功也沒什麼了的。

說話,其三名男修發一言。

看女修才領頭者,而且著非同一般的威信,才能讓三心服口服。

做殺奪寶的勾當,稍意便身死消。

故而三名男修雖滿懷惡意盯著劉玉,口冷笑連連,但手法器緊握引而發,沒半點放鬆。

「交儲物袋?!」

「哼,真當洪某三歲孩?」

說完,似乎想到了什麼,劉玉面色忽然一緩,露幾分奇異的笑意。

從三言兩語,已經明白了四的身份。

根據事先收集的資料,四名築基修士,應該經常活躍西沙之地的一夥邪修。

由於戰績圈點,殺奪寶的成功率頗高,當地修仙界還著的名聲。

為首的女修外號「紅粉夫」,但實力凡,還精通媚術與采陽補陰之術。

男修落此女手,少了落得被採補而死的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三章:途中變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