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星辰真身

第四百三十七章:星辰真身

「太陰之力危險無比,用來淬體的話,稍有閃失便有殞命的危險。」

「不過這些困難,只要準備好足夠的輔助資源,都可以想辦法去克服,將危險程度降到最低。」

「重要的是,「太陰鍊形」的確頂尖的煉體功法。」

看到這裡,劉玉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太陰鍊形」確實讓他比較滿意,在如今的修仙界更是難以尋覓,如果沒有更好選擇的話,應該就是這本功法了。

「四十三點功勛。」

看了一眼功法價格,劉玉面色不變。

這個價格雖然高昂,大多數築基修士一生都難以企及,不過他現在有五十五點功勛,完全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也就是現在體修沒落,法修一枝獨秀,這本頂尖體修功法才如此「賤賣」,四十三點便能將全本搞到手。

如果是頂尖的法修功法,最少是六十點功勛起步,還只能兌換金丹期以下的部分。

至於鎮宗功法「三陽焚天功」,沒有一百功勛根本不可能兌換到,而且最少需要真傳弟子的身份,才夠資格兌換。

將「太陰鍊形」沒有被遮掩的部分快速看完,劉玉心中愈發滿意,輕輕頷首心中大定。

不過他還是暫時放下了這本功法,最後一個書架還沒有看完,說不定還能有更好更合適的功法呢?

玉簡輕拿輕放,書頁輕輕翻動。

沒過多久,這第七層最後的一個書架,便已經基本被看完了。

「看來,「太陰鍊形」就是目前所能尋找到的,最好的體修功法了。」

劉玉暗道,不過總算有了收穫,心中也並不失落。

接著,他手伸向最後一本。

這是第七層,最後一本典籍。

如果沒有意外,「太陰鍊形」,就是宗門中唯一的頂尖體修功法了。

在如今法修一枝獨秀的修仙界,沒落的體修並不受到重視,各方面價值相比之下相差甚遠。

第七層的這些體修功法,可能就是宗門中的全部了。

至於通天峰的藏經閣,可能有更好的功法,但更大的可能性是沒有。

有了收穫,懷著平和隨意的心情,劉玉拿起最後一本典籍。

這本典籍似乎歷經了悠久的歲月,儘管宗門一直注意保養,但書頁上還是出現了腐朽的跡象,邊邊角角都留下了歲月的痕迹。

泛黃古籍放在書架最下一層,一點都不顯眼,看起來非常普通。

與表現不凡的「太陰鍊形」相比,簡直判若雲泥。

劉玉看著這本典籍時候,心中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但是沒有放棄翻看。

細節決定成敗,王者絕非偶然。

翻開古籍第一頁,原本的四字書名,因為歲月的腐朽,已經出現缺失。

只有下面的兩個大字,還能夠勉強辨認出來。

這兩個大字,比起當今修仙界的文字,筆劃更多更繁瑣了一些,似乎是出自上古年間。

不過上古時代到如今,雖然幾經動蕩,但傳承一直沒有出現斷層,可以說一脈相承。

所以文字只是簡化了一些,劉玉依舊可以認出來。

「真身」

故事神差的,他念出了兩個上古年代的「繁體字」。

看到這裡,劉玉心中一動,不禁有了幾分興趣。

據他所知,上古時代的功法取名,可是有著各種規則的。

一般不會出現名不符實的情況。

能夠以「真身」命名的,最少也是上品功法。

心中升起幾分期待,劉玉輕輕翻動書頁往下看,生怕因為用力過猛,將這本腐朽到一定程度的古籍毀壞。

雖然宗門肯定有備份,不過「原本」有著特殊的意義。

好在這本古籍,雖然已經腐朽到了一定程度,但接下來的字跡,還是能夠辨認清楚的,沒有出現缺損的情況。

隨著觀看的進行,劉玉不禁睜大眼睛,感到不可思議!

原來古籍中記載的功法,名為「星辰真身」,與「太陰鍊形」類似,同樣是吸收星辰之力淬體的功法。

不過功法立意,卻比後者更高更廣!

「太陰鍊形」只是吸收月華中的太陰之力,而「星辰真身」卻在理論上,可以吸收所有的星辰之力淬體。

包括「太陰之力」與「太陽之力」,以及其它所有星辰的力量。

功法修鍊到最高境界,化為真正的「星辰真身」,足以匹敵化神大成的修士。

只可惜立意雖高,但就連功法的創始者「觀星神君」,都沒有修鍊「真身」的境界。

只留下一句「甚憾」的嘆息,告誡後來之人。

根據功法描述,「星辰真身」層層遞進,每個階段都需要吸收不同的星辰之力。

整本功法分為五層,對應鍊氣期到化神期的大境界,每個境界都有不同的稱謂與特徵。

修鍊「星辰真身」第二層圓滿,體內太陰之力充盈,達到「皓月」的境界,就算是極品靈器也難以肉身造成有效的傷害。

看到這裡,劉玉已經是心動不已。

這種前景廣闊、戰力強大的功法,才是他最鐘意的啊!

但隨之,心底卻浮現出一個疑問。

「如此強大的功法,為何會蒙塵至此呢?」

不過只是稍稍一想,劉玉就明白了原因,不由感到有些為難。

隨著上古大戰結束,整個天地間的靈氣都在不斷衰落,星辰之力也不列外,漸漸變得稀薄。

如今與上古年間相比,已經存在非常大的差距。

體修之道需要消耗的各種資源,本就比法修多出許多,加上修鍊「星辰真身」的話,星辰之力吸收一定程度才能進階。

隨著星辰之力的稀薄,這本功法無人問津也就不足為奇了。

劉玉想到這裡,也感到些許為難。

「在如今的修仙界,選擇修鍊條件如此苛刻的功法,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嗎?」

對世界之內的億兆生靈而言,日月星辰近乎永恆,星辰之力的濃郁與否也難以更改。

就算借用陣法之力提升,也總是存在一定上限。

如果選擇強行修鍊「星辰真身」,可能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面臨的很可能是一條死路。

每個階段,不吸收足夠的對應屬性星辰之力便無法進階,這個限制限制實在太大了!

「「太陰鍊形」前面兩個境界,對太陰之力的要求沒有那麼高,或許它才是最合適的選擇?「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心中陷入思索之中,不斷權衡利弊。

一手「星辰真身」,一手「太陰鍊形」,目光不斷在兩本典籍上游移,有些難以抉擇。

一者修鍊條件苛刻異常,但是前景十分廣大,更夠直接修鍊到化神境界。

一者修鍊條件寬鬆了一點,只是戰力稍稍弱了一些,前景也沒有那麼廣大。

倒是兩者對修仙資源的消耗,都是數倍於同境界法修,這個對於擁有仙府的劉玉而言,反而不是問題。

藏經閣第七層,一片寂靜無聲。

拿著兩本頂尖功法,劉玉陷入猶豫之中。

片刻后,他卻忽然面露笑意,為自己的一葉障目感到好笑。

「兩者同為星辰屬性的功法,轉修起來並不是十分困難。」

「完全可以先嘗試「星辰真身」,若是此路不通,再換「太陰鍊形」這條路。」

「兩本功法屬性相近,尤其是在前期,有著一定的共通之處。」

「就算是轉修,也不至於從頭再來。」

這樣想著,劉玉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成為真傳弟子之後,藏經閣第七層可以隨意進出,只要功勛足夠,隨時可以兌換另一本功法。

而且仙府世界中有一顆「虛幻星辰」,他完全可以找到儲藏星辰之力的工具,將濃郁的星辰之力帶出來最為煉體之用。

這樣一來,「星辰真身」第一個境界,應該可以快速修鍊完成。

至於第二境、第三境,就到時候再說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仙府「創造」出一顆虛幻星辰之後,已經沒有了後續的變化,那麼現有的星辰之力,能不能轉化出月華與日光呢?

這一刻,劉玉手中拿著兩本功法,心中閃過諸多念頭。

這是之前從未想過的,他打算回去之後就好好試驗一番。

「五十二點功勛。」

心中做出決定,劉玉便不再猶豫,將兩本功法放下,看了一眼星辰真身的兌換價格。

只能說體修之道現在是真的沒落了,如此頂尖的體修功法,現在居然只比法修上品功法的價格高了一點。

這不得不讓人感嘆歲月變遷,

滄海桑田!

走到櫃檯,劉玉朝正在假寐的長老拱手,恭敬道:

「文師伯,弟子想兌換星辰真身。」

放在第七層藏經閣中的,都是功法的「原本」或者「孤本」,具有特殊的意義。

修士若是兌換,當然拿不到「原本」、「孤本」,只是用玉簡複製一份。

聞言,發色花白、皮膚褶皺,充滿暮氣的文長老睜開了雙眼。

渾濁的眼眸打量著劉玉,頓了頓道:

「星辰真身?」

「如果老夫沒有記錯的話,這是一本體修功法吧?」

「你這小輩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築基中期,還是真傳弟子,如果不分心的話,凝結金丹都有一定可能。」

「為何要分心他顧,浪費大量時間,去修鍊這已經沒落的體修功法?」

文長老的語氣,初時比較平靜,到了後面卻漸漸變得嚴厲,就像是長輩訓誡晚輩一般。

他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宗門中度過,對宗門有著深厚的感情。

所以年老之後,就主動為宗門駐守藏經閣,也算是養老了。

如果是普通弟子選取功法,文長老並不會在意或者過問,但真傳弟子不一樣。

真傳弟子是宗門築基中最優秀的極少數人,凝結金丹的可能性遠超普通修士。

他不想見到一名真傳弟子,因為分心最終達到無成,故而才有此一問。

「迴文師伯,體修之道的種種弊端,弟子皆已知曉。」

「但弟子心意已決!」

劉玉堅持道。

這文師伯儘管語氣嚴厲,但他能夠感覺到淡淡的關切。

不過仙府的秘密,自然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便只是堅持自己的想法,沒有過多的言語。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的師尊應該是李長空吧?」

「那個油滑之輩,可曾知道你的選擇?」

文長老問道。

「回師伯,家師不知,這是弟子自己的選擇。」

「還請師伯成全!」

劉玉如實說道。

說完又行了一禮,雙手奉上真傳令牌。

真傳弟子才那麼點人,對於自己的資料被長老們知道,他一點都不感覺奇怪,也更加小心了。

「也罷、也罷。」

見劉玉一意孤行,文長老微微搖頭,有些可惜。

但還是接過真傳令牌,找到「星辰真身」的玉簡,開始複製。

修士最終選擇什麼樣的道路,外人難以干擾,就算是師尊父母也無法強行改變。

他話到這份上,已經是盡到宗門長輩的責任,在插手就過了。

五十二點功勛扣除,星辰真身前三層複製完成。

文長老又說了幾句不得外泄功法,以及其嚴重後果的話,便將玉簡交出。

五十二功勛,兌換的是全本功法,能夠一直修鍊到化神期。

但是現在只給前三層,修鍊到金丹境界后,再來領取剩下的功法,也算是保密措施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在晉陞真傳弟子的誓言中,同樣有不得外泄宗門功法的條約。

一但違反,將會有極其嚴重的後果。

「多謝文師伯!」

「弟子告退。」

接過「星辰真身」的玉簡,劉玉心湖微微泛起漣漪,不過還是按捺住了心緒。

行禮之後,才退出第七層向下走去。

一舉一動之間滴水不漏,沒有任何失禮之處,不留下任何把柄。

來藏經閣的目的已經達到,劉玉無意久留,直接離開了此處。

片刻后,便有一道烏黑遁光衝天而起,離開青泉峰往青雲峰方向飛去。

一般來說,築基修士要麼居於通天峰,要麼在宗門範圍選擇一座二階靈山,兩者各有優劣。

不過一旦選定,就基本不可能更改了。

但是劉玉晉陞真傳之後,倒是可以換一座更好的靈山,趁此次離開洞府,便打算將此事一併辦了。

他對外界靈氣的依賴不大,可身邊的人卻不一樣。

……

半個時辰后。

青雲峰。

宗門大殿的一處偏殿。

古香古色的殿內,劉玉與掌門莊子陵相對而坐,相互寒暄客套逢場作戲,一副相談甚歡的模樣。

不知道的人,說不定還會以為多年不見的好友呢。

桌案上,放著一杯熱氣騰騰的靈茶,由莊子陵親自倒滿。

「劉師弟,如何?」

「我這靈茶可還行?」

莊子陵含笑問道。

他態度十分友好,彷彿從前心中的想法,從未存在過一般。

此人不愧能成為「掌門」,確實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與人相處之間十分自然,能夠讓人十分舒服。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七章:星辰真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