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特殊鐘聲

第四百四十七章:特殊鐘聲

此言一,包間頓一靜,三名歌舞助興的女修與兩名陪酒女修盡皆停了。

低着頭噤若寒蟬,神色慌張敢說半字,只能依言而行。

對方築基巔峰的修士,若惹得對方快,取性命比捏死螻蟻困難了多少。

就唱了一首帶着些許凄涼的曲目嗎?為何會如此?

女修心解。

劉玉的動作亦微微一頓,對於對方的反應些解,還繼續喝酒吃肉逗弄女修,並沒多說什麼。

「看,唐友也故事的啊。」

心閃念頭。

「行了,里沒的事情了,吧。」

了一息,唐寶的神色恢復正常,揮了揮手隨意。

「,唐輩。」

三名歌舞助興的女修低眉順眼,慢慢退了並且關房門。

「讓洪友見笑了。」

「幾真知好歹,等興緻正好的候,唱些凄凄涼涼的歌曲。」

「真掃興。」

「,洪友,繼續。」

唐寶神色如常的勸酒交談。

意識到方才的失態,並沒解釋什麼的意思,只隨意找了理由搪塞。

「啪」

又一碰杯,兩皆一飲而盡。

菜三巡酒,兩皆放緩了吃喝的節奏,愜意的交談著。

唐寶也主動說起一些西沙之地的事情,開始著痕迹說着自己的勢力及影響力,隱隱約約透著拉攏之意。

劉玉故作知,含含糊糊的應付著,只說自己還繼續尋找突破的機緣。

通一番交談,確實收穫少,了解到了西沙之地的許多事情,對此地的認識更深了一層,再只流於表面。

懷抱着女修,劉玉靜靜聽唐寶說着西沙之地的一些事情。

一頓靈食,足足吃了兩辰之久,兩各心思的也算賓主盡歡。

酒樓本身還以住宿,唐寶此地的常客,當讓店二安排了兩房間。

劉玉也沒拒絕,於便酒樓住了。

……

……

寬、乾淨的房間,劉玉盤膝而坐。

「呼。」

稍稍一運功,便煉化了一頓所吃的靈食,吐一口帶着酒氣的濁氣。

睜開眼眸,開始回憶與唐寶的交流所得,以及思索接的打算。

「唐寶此,怕些故事啊。」

「嫉惡如仇?除魔衛?」

「此的所作所為,真的只因為心的正義嗎?」

「應該沒那麼簡單。」

劉玉微微搖頭。

相信會那麼簡單,尤其西沙之地種環境的修仙界。

就算真心幫助別,也會想收穫感激,唐寶數十年如一日擊殺邪修,恐怕僅僅為了那點懸賞。

「一團伙,周子文算唐寶的手。」

「如果唐寶拉攏自己,周子文的態度應該樣。」

「奇哉怪哉。」

正思索間,目的地已經到了,兩到一間廳堂。

劉玉面改色,平靜的步入廳堂,漆黑如墨的瞳孔順勢四一掃。

便看見了唐寶,以及一名名築基修士。

粗略一數,至少三十名左右,沒一的修為低於築基期。

「看樣子,些就西沙坊市本地的散修,以及勢力的修士了。」

「此的號召力,屬實些怕。」

劉玉表面神色如常,心卻微微動容。

種強的號召力,即使以元陽宗真傳弟子的身份,也所及。

唐寶西沙諸國低階修士的號召力,由此見一斑。

「種威望與號召力,此真的會安心當一名賞金獵嗎?」

閃念頭。

,唐寶開口了,熱情的向劉玉介紹西沙坊市本地的修士,讓雙方互相認識。

「位洪友。」

「但一名罕見的體修,而且還一名二階煉丹師,諸位千萬能看與怠慢了。」

體修也就罷了,一聽竟還二階煉丹師,座部分修士紛紛精神一振,熱情的起身拱手見禮。

劉玉沒托,微笑着拱手還禮,與那些見禮的修士一一打招呼,隨後廳堂左側的一座位坐。

就樣,憑藉二階煉丹師的身份,成功接觸了西沙本地的修士,並且融入進打成一片。

唐寶召集些修士,除了交換消息討論修鍊心得意外,最主的目的還互通無。

一些對修鍊益的靈物丹藥,多數修士都簡簡單單變現為靈石,除非到了極其缺少靈石的候。

為了顯得設更加真實,劉玉用一瓶養元丹,換取了一份對築基期效果的煉體靈物。

先交流修鍊心得,然後再互通無。

唐寶的主持,一切倒井井條,氣氛十分諧。

通一番交流劉玉知,些修士雖然歷同,所屬的勢力甚至立場也同,但無一例外都一共同點,那就受唐寶的恩惠。

或者,被其非凡氣度與魅力所折服。

由於西沙修仙界混亂的秩序,唐寶的主導,些歷同的修士,形成了一看似鬆散的組織,名為「光明會」。

對外宣傳,光明會只防禦邪修的一鬆散同盟。

至於真實的情況,劉玉卻得而知,畢竟還只一外者。

就算唐寶心拉攏進,也經一番觀察,能一開始就毫無保留。

間推移,交換靈物結束,一次的聚會也到了尾聲。

聚會的最後,三十幾名築基修士的注視,唐寶向劉玉發了邀請,邀請加入「光明會」。

言說只入會,遇到麻煩便以花費代價請成員手相助,甚至以請動本。

甚至隱約暗示,止於受到邪修攻擊的候,若其它麻煩也以商量。

同被三十幾名築基修士矚目,如果普通修士能會承受巨的壓力,變得些緊張。

但劉玉心卻異常平靜,甚至沒多少波瀾。

此地坊市,金丹真駐守,就算答應些修士也能動手。

,還順利答應了。

「既然唐友與諸位同如此抬愛,洪某也就恭敬如從命了。」

先推辭了一番,劉玉最後才「勉強」答應。

「哈哈,洪友的本事,已經所了解。」

「友於自謙了。」

見對方的答應,唐寶臉的笑意更勝幾分,爽朗一笑。

此,廳堂的氣氛又一松,既然都光明會成員,那麼家勉強也算自己了。

劉玉剛入會,自然能立即獲得信任接觸核心隱秘,只互相留聯繫方式,便沒了文。

「諸位,此次到里便圓滿結束了,等日再會。」

「諸位友,仙運昌隆!」

唐寶起身朝座拱了拱手,說了幾句場面話,聚會便正式結束了。

與會修士紛紛起身,客氣了幾句開始向外走。

劉玉混戰其,同樣向廳堂外走。

此才剛剛加入光明會,算剛接觸唐寶的圈子,就算想了解更多也能急於一,心急只會留破綻。

「洪友,現色尚早,如同喝一杯如何?」

「做東,知洪友否賞臉呢?」

一名雙眉火紅的年修士邀請,態度十分之誠懇。

此修為築基後期,通三言兩語的交流,劉玉只知附近綠洲的築基家族族長。

「豐友盛情相邀,洪某又怎麼拒絕呢?」

「初乍到,正好一些事情,想找一名同了解一番。」

「豐友倒得正好!」

心平靜如水,劉玉面露幾分笑意客氣。

見狀,其想邀請「洪浩」位煉丹師的修士只好作罷,暗罵豐老鬼動作真快。

築基修士三三兩兩結伴散,方才還熱熱鬧鬧的廳堂,轉瞬就變得冷冷清清。

邁門檻,劉玉回首隨意一掃。

只見周子文雙手環胸,站唐寶身邊面無表情,雙眸漠然透著拒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現回想,整聚會從頭到尾,此一直模樣。

遇見修士主動打招呼便,便面露笑容,但那隻皮笑肉笑,笑容之盡冷漠與寒意。

似乎,還隱藏着為知的東西。

此與唐寶平易近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能對某些事物的理念與認知,都存巨差異。

按理說,差別如此之,很難走到一起成為夥伴。

但兩就走到了一起,唐寶還將當成了心腹,甚至手足的樣子。

「莫非,此唐寶的「黑手套」?」

目光一觸即收,劉玉馬行空的猜測著,繼續向緩緩而行。

還沒走幾步,突如其的聲響,便讓停住了腳步。

「咚、咚、咚」

沉悶、響亮的鐘聲忽然響起,響徹了西沙坊市每一角落,帶着絲絲冰冷與肅殺。

突如其的鐘聲,讓坊市多修士停了手的動作,靜靜駐足四處張望。

七聲鐘響后,原本喧鬧坊市變得一片寂靜,兩三息后才稀稀落落的聲音響起。

「......」

聽了鐘聲,劉玉心一動。

根據與唐寶的一番交流,還事先收集到的資料,已經明白了鐘聲蘊含的特殊意義haptere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七章:特殊鐘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