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唯光明故

第四百四十八章:唯光明故

特殊的鐘聲一旦響起,便意味著抓到了極具分量的邪修,公開場合進行死亡判決。

用種方式,狠狠打擊邪修的囂張氣焰。

「盪魔鐘響,看抓到了極具分量的邪修啊?!」

「而連續響七次的情況,似乎已經百年沒了,次處刑的魔修,到底什麼樣的狠?」

寂靜了一會兒,坊市的修士開始議論,紛紛猜測哪一無惡作的魔頭被抓住了。

當,像接受到了某信號,多數修士都往同一方向走,浩浩蕩蕩的倒頗為壯觀。

「公開處刑,豐友等也看看吧。」

劉玉輕聲說了一句,然後等對方回話,便當先朝群匯聚的方向走。

此光明會的成員還沒走遠,見狀亦結伴向處刑的方向趕,唐寶、周子文、楊老三亦如此。

順著流,劉玉很快達到了公開處刑的地方。

儘管方已經站滿了修士,使得距離處刑台較遠,築基修士還二階體修賦予的強目力,還讓看清楚了具體的情況。

世俗凡對待罪犯,如果公開斬首的話,一般菜市口進行。

而西沙坊市的廣場,正形形色色修士擺攤的地方,與世俗菜市口幾分相像,公開處刑一般都此地進行。

此,廣場央的空曠之地,已經一座處刑台被搬了。

處刑台高約兩丈,左右各一階梯,從表面看似乎使用黃色的靈木建造。

檯面邊邊角角暗紅色的斑痕浸染,像長久被鮮血浸泡導致,也知多少「英雄好漢」亡命於此。

此,檯面林立著兩根鐵柱,反射著深沉的寒光。

一披頭散髮的影,雙手束縛兩根鐵柱,雙手雙腳都戴著枷鎖,使得只能保持屈膝而跪的姿勢。

但就算滿身傷痕、衣衫襤褸,還面對無數修士異樣的目光,依舊沒選擇屈服。

透披散著的頭髮,因為血肉模糊已經看清楚面目,但以看見此緊閉雙眸發一言,面透著沉穩、堅毅之色。

似乎,已經看破紅塵,將生死置之於度外。

就算已然淪為階之囚,氣度也非尋常修士比。

「金丹真!」

劉玉望見此的第一眼,瞳孔就由自主的一縮,心極為震驚。

儘管此的法力與神識已經被封禁,儘管此滿身傷痕血肉模糊,儘管此的生命氣息已經極度衰弱。

但那種生命本質的壓制,卻依然以清晰的感覺到,築基修士絕然無法媲美的。

止,許多修士都發現次處決的竟然一位金丹修士,場面一度嘩然。

「竟然一位金丹邪修,難怪能引得盪魔鍾連響七聲。」

「愧首屈一指的宗門,竟然連金丹魔修都能夠生擒,神沙門的實力果然深測!!」

場修士議論紛紛,驚嘆於被處決的竟一位金丹修士,驚嘆於神沙門的手筆。

也暗暗皺眉,覺得神沙門此舉為妥,畢竟金丹真已經步入高階修士的門檻,應該如此折辱。

所謂「士殺辱」,便如此了。

修士的關注點同,但都沒離的意思,打算將場「戲」從頭看到尾。

神沙門此次派行刑的修士,同樣一名金丹真。

此正安排一名名神沙門修士,駐守廣場各處到維持秩序,看向即將被處決的金丹真,嘴角露一絲耐尋味的冷笑。

四面八方依舊修士到,似乎也急著行刑處決。

安排好了任務后,便拿一張師椅坐兩根鐵柱旁邊,平靜掃視四方老神的坐著,好像一切盡掌握之。

「黃沙真。」

身旁,傳一聲聲驚呼,修士了位金丹真的身份。

語氣心翼翼,顯然敬畏非常。

劉玉心一動,與事先收集的資料一對比,立刻明白了「黃沙真」何妨神聖。

根據事先收集的資料,黃沙真修為金丹後期,算神沙門最頂尖的金丹真之一,整七國盟也名聲。

相比「清微真」、「長風真」、「重玄真」等等,還差了一籌。

但對於築基期修士而言,位真已經驚動地的物,平等閑難得見一面。

「位成為階囚的金丹真,究竟何方神聖?竟然能讓黃沙真親自行刑!」

認了神沙門黃沙真,趕看熱鬧的修士,對於被行刑者的身份更好奇了。

「.......」

修士一言一語,廣場轉瞬便開始喧嘩起,神沙門見此也阻止。

劉玉努力回想著資料,回憶了關於西沙之地的所資料,也無法確實跪倒處刑台的那名金丹真的身份。

受到種種原因的限制,些年收集的信息,都只一些流於表面的信息。

對於一些隱秘的消息與傳聞,那就得而知了。

「唐寶、周子文些本地修士,或許能認位金丹真的身份。」

思及此處,劉玉著痕迹朝唐寶靠近。

聚會剛剛結束,盪魔鍾便響起,故而「光明會」的成員還沒離,差多都到了廣場觀看。

此,都聚集唐寶身邊。

劉玉悄悄靠近,只幾看了一眼便理會,氣氛稍稍顯得些奇怪。

喧鬧的群,所光明會成員皆發一言,與周圍此起彼伏的討論聲相比,顯得些差別與格格入。

成員暗暗握緊了拳頭,指甲深入肉,似乎內心十分平靜。

奇怪的氛圍,多數成員面色還維持平靜。

但劉玉的靈覺何其敏銳?

清晰察覺到了,那平靜的外表,其體內激蕩的法力與氣息!

「莫非,唐寶等竟然與名金丹邪修聯繫?」

光明會成員的態度,讓劉玉暗暗覺得奇怪,並且越想越覺得能。

「咳咳」

唐寶的神情冷靜的怕,似乎察覺到己方樣的態度妥,一聲咳嗽嘴唇蠕動神識傳音。

隨即,多數成員便恢復,面勉強擠笑容,心焉的閑聊著。

試圖融入廣場的氛圍,使得顯得那麼奇怪。

也幾,死死盯著處刑台的那身影,眼眸漸漸瀰漫血絲,呼吸變得些沉重。

就比如周子文,其收斂於袖的雙手微微顫抖,胸膛起伏的弧度頗,種種痕迹無彰顯了內心的極度平靜。

幸虧身處群央,周圍都修士遮擋目光,否則被神沙門修士發覺的能性非常之。

察覺到了周子文的狀態,楊叔一隻手搭其肩,似乎勸說著什麼。

但其眼瘋狂閃爍,儼然處於瘋狂的邊緣,根本平靜。

唐寶側身,看著從便相識的同伴,見其瀕臨失控的樣子忽然覺得些陌生。

但此無暇想,只能露笑容動聲色勸阻。

兩的勸說,周子文眸那抹癲狂依舊減,但似乎想通了什麼,總算開始慢慢平靜。

劉玉神識悄然放,將一幕默默收入眼底,但卻沒露異色,只一句沒一句與剛認識的豐陽焱交談著。

修士從四面八方匯聚而,廣場的數還斷增多,討論也越越,神沙門還沒控制的意思。

一眼望,頭攢動。

關於金丹邪修的身份,依然沒修士認,一點讓部分修士百思得其解。

只極少數修士若所思,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

……

一刻鐘后,廣場已滿為患,從坊市各處趕的修士漸漸減少。

能覺得機差多了,黃沙真順勢起身,好整以暇看向金丹邪修,揮手布置了一隔音罩:

「石友,考慮得如何了?」

「現供一切還得及,本座以代表門派做主,先許諾的條件依然效。」

態度沒想象的高高,此就像詢問一件微足的事。

被封禁了法力神識,受盡折磨血肉模糊的石姓金丹依舊無動於衷,緊緊閉著雙眼就像曾聽聞一般。

等了數息,見對方沒回答的意思,黃沙真也動怒,還笑著勸說:

「石傑、石友,能夠修鍊金丹境界多麼的易,以說歷經重重磨難也為。」

「還把的年華享受,又何必為聖火教陪葬,為此丟了性命呢?」

黃沙真態度誠懇,候還沒放棄最後的勸說。

其實心也十分無奈,自從生擒了石傑之後,神沙門的各種審訊手段早已輪番了一遍,此意志真的堅定非常,受盡酷刑竟然沒招供半句。

此軟硬吃,還精通一種神識秘法,就連元嬰老祖都無法對進行搜魂。

無奈,只能將此公開處決,發揮最微足的一點價值。

頓了頓,黃沙真繼續說:

「罷了、罷了。」

「既然石友忠心二,願意招供聖火教修士的信息,本座也讓為難。」

「只叫聖火秘境的消息說,本座便做主留一條性命。」

「如何?」

「螻蟻尚且貪生,石友為聖火教盡忠到地步,已經仁至義盡了。」

「接,妨為自己好好考慮一番。」

說著,石傑看到的角度,眼詭秘之色一閃。

凡事只零次無數次,只背叛了一次,就怕沒一次!

惜,黃沙真註定失望了。

濃密的黑須被鮮血浸染黏一起,石傑睜開渾濁的雙眸,目一縷精光一如當初。

「呵呵呵~!」

只冷冷一笑,便做理會。

黃沙真面色頓一僵,對方軟硬吃油鹽進,也沒什麼好辦法。

見此,也只能放棄勸說的打算,揮手解除隔音護罩。

但就,石傑忽然開口了,發憤怒的咆哮:

「想嗎?想聖火教數千年的積累嗎?!」

「靈物、法寶、丹藥、秘術,一切的一切應盡,盡秘境之!」

「秘境就西沙之地的某一角落,明年二月二便開啟之日!」

「想的話,就尋找吧!!」

沒法術的的加持,聲音其實並,但傳到每一修士耳邊,卻一種震耳欲聾之感!

短短三言兩語,卻吐露了驚隱秘!

法寶、靈物,還聖火教數千年的積累??

一石激起千層浪!

此言一,原本喧鬧的廣場頓一靜。

短暫的平靜后,卻爆發更勝數倍的喧嘩。

「聖火秘境何處?!」

「裡面真的法寶靈物,聖火教數千年的積累嗎?!」

無數修士目光熾熱的看著石傑,期待其說聖火秘境具體的位置,更膽者當場問詢。

「......」

劉玉也心一緊,生怕金丹邪修當眾將秘境位置說了,那樣一變數就多了。

幸好,將石傑已經被控制住,能繼續開口。

黃沙真冷冷看著石傑,但也手懲戒折磨的打算,因為知對方根本懼。

面對些失控的廣場,看著那些目光熾熱的修士,金丹後期的靈壓毫無保留的釋放,瞬間蔓延全場。

接著,厲聲喝:

「肅靜!!」

立,整廣場便安靜,沒修士敢做頭鳥。

黃沙金丹後期修士,如果敢候觸霉頭,翻手之間便會被滅掉。

強靈壓籠罩心頭,原本被聖火教秘境牽動內心貪慾的修士,都冷靜了。

寶物雖好,但還性命更為重。

雙目威嚴掃視平靜的廣場,黃沙真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開始宣布「聖火教餘孽」的一樁樁罪狀。

「名金丹邪修,名為石傑,乃聖火教餘孽。」

「此......」

「擾亂西沙、無惡作...,其罪當誅!」

劉玉靜靜聆聽,心湖古井無波,對於黃沙真的言語,卻左耳進右耳自動濾。

古往今、世今生,已經覆滅的「朝」,無一例外都邪惡的、合法的。

因為只朝「邪惡」,本朝奪取「」,才合理合法、名正言順的。

正常了...

最後,黃沙真解除禁言,問及階之囚的遺言。

只見石傑披頭散髮,雙目低垂看清表情,只低沉沙啞的聲音傳:

「熊熊聖火,焚殘軀。」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

「....,為光明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八章:唯光明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