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死於安樂

第四百三十八章:死於安樂

若沒有察覺當初的惡意,又是初次見面的話,劉玉說不定還真被其外表所蒙蔽了。

不過就算心中有數,從前的那點齷齪,也沒必要馬上清算。

畢竟,現在大家的立場都發生了變化,都是家族一脈的人,勉強算是「友軍」。

「相愛相殺」這種事情,自然就不能出現在明面上。

就算還想著回報當初的惡意,也需因時而動,而不是直來直往的莽夫行為。

「好茶、好茶!」

「想不到庄師兄日理萬機,修身養性的功夫也沒有落下,不愧是我輩楷模!」

放下杯盞,劉玉連連稱好,言談之間釋放著善意的信號。

「哈哈,劉師弟過獎了。」

「在你這位真傳面前,我可當不得楷模之稱。」

「不過師弟若是喜歡的話,倒是可以常來飲茶。」

「有道是三人行必有我師,門中的諸多事務,也好聽聽師弟的意見!!」

莊子陵哈哈一笑,對於讚譽一笑而過,隨後認真的說道。

同時,他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宗門中的這位新晉真傳,能夠不計較當初的那點不快,不成為敵人確實是最好不過了。

雖然他莊子陵,表面上雖然是「掌門之尊」,修為也到了築基巔峰。

但是實際上,已經沒有了更近一步的潛力。

正是因為無緣更近一步,才選擇了這個處理宗門雜務的掌門之位,想藉此機會給身後的家族多留下一點東西。

論潛力的話,真傳弟子凝結金丹的可能性遠超普通修士,自然不是他這個前路斷絕的人可比。

論地位,他說得好聽是「掌門」,其實只不過是一個「總管」而已。

在諸多長老心中的地位,能不能比得上一位真傳弟子,那可就難說了。

真傳弟子的多少,一定程度體現了宗門的興衰與否,可不是說說而已。

「既然庄師兄如此要求,那劉某也就不推辭了。」

「有空,一定來找庄師兄坐而論道!」

劉玉端起杯盞,含笑說道。

有空,自然是指有需要的時候,這一點兩人都有默契。

此言一出,兩人相視而笑,索性以茶代酒,將杯盞中的靈茶一飲而盡。

不需要明說,三言兩語之間,兩個心中各有想法的修士,就此達成了一些默契。

又相互客套了幾句,劉玉便說起了此次前來的主要目的,提出要更換一座更好的靈山。

「這是自然。」

「劉師弟如今貴為真傳肩負重任,換一座更好的靈山修鍊,是理所應當之事。」

「師弟稍等,我這就去取來靈脈地圖。」

莊子陵沒有半點阻撓的意思,當即起身往後殿走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殿中。

「這就是現實啊。」

看著香爐中裊裊升起的煙霧,劉玉微微感嘆。

隨著修為與地位的提升,從前接觸的一些修士,態度都發生了不小的改變。

這個修仙界,就是如此現實,又如此維持著微妙的平衡啊。

沒有讓他等多久,僅僅過了數個呼吸,莊子陵的身影便重新出現,手中握著一副精緻的地圖捲軸。

「劉師弟請看,這些都是靈脈品階最低二階上品的靈山靈地。」

「這些靈山靈地,一直被宗門妥善打理,普通同門可沒有資格選取。」

「只有劉師弟這樣的宗門真傳,或者是為宗門立下大功的同門,才有資格選取擁有。」

「規則都是一樣的,黃色光點代表該靈山已經有主不可選取,綠色光點代表無主可以選取。」

地圖在桌案上緩緩攤開,佔據大半個桌面,莊子陵同時介紹道。

「這些可都是普通同門求而不得的靈山靈地,劉師弟選一個吧。」

將地圖擺好,重新坐了下來,莊子陵客氣的說道。

劉玉心中一動,目光一轉看向地圖。

一個個黃色綠色的光點映入眼帘,靈山靈地分佈也一覽無餘,總體來說選擇的範圍還是比較多的。

一座座普通修士求而不得的靈山,就這樣擺放在了面前,任他的心意隨意選擇。

修鍊環境的好壞,確實可以決定修士的命運,可惜普通沒有資格坐擁。

「實力,確實可以改變命運。」

「投資自己,永遠是上上之遠。」

遙想當年外門青木峰的小木屋,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對修仙界的認識又深刻了幾分。

收斂心神,他開始篩選符合自己要求的靈山。

目光在一個個綠色光點上轉動,伸手觸碰光點便可得到靈山靈地的資料,心中一個個念頭升起,快判斷著一座座靈山的優劣。

使用「排除法」,去除掉不符合自己要求的靈山,選擇起來並不困難。

僅僅半刻鐘后,可供選擇的目標便只剩下了四個,劉玉還在做著最後的比較。

莊子陵見此,老神在在的端坐,也沒有出聲催促。

「庄師兄,就這座「雲霞山」吧。」

又過了數個呼吸,劉玉一指地圖一角的某個綠色光點,平靜道。

「確定是這座「雲霞山」嗎?」

「師弟可要仔細想想,這種等階的靈山變動,可是要請示諸位師叔的。」

「若是不滿意想更換,頗為麻煩。」

莊子陵起身,習慣性的又問了一變。

「就是「雲霞山」,劉某心意已決,不會再更改。」

劉玉平靜注視著對方,又重複了一遍方才的話。

「那好。」

莊子陵輕輕點頭,手上掐了數個簡單的法訣向地圖一指,代表雲霞山的綠色光點就變成了黃色。

這表示,從現在開始,這座二階極品的靈山便有主了。

只要劉玉不出什麼意外,就能一直擁有這座靈山,直到死亡之後,才會再次變成無主之地出現在宗門列表。

地圖上的靈山靈地雖然不少,但靈脈大多數都是二階上品,能夠達到二階極品程度的,卻是寥寥無幾。

上品與極品的差距可不小,劉玉將目光放在二階極品靈山上,做起選擇自然不困難。

「劉師弟稍等,雲霞山令牌還在長老手中,請示與解封都需要一段時間。」

莊子陵收起地圖捲軸笑道。

見劉玉點頭,他便再次朝後殿走去,看樣子是去向長老稟報此事。

真傳弟子選取更好的靈山,是宗門一直以來的規矩,沒有任何違規操作的地方,劉玉也就安心坐在原處等待起來。

他如今與李家、嚴家關係密切,在宗門長老中也有人幫說話,並不怕此時會出現意外。

畢竟真傳晉陞都通過了,這點「小事」還會出什麼意外嗎?

正如如劉玉所想,沒有出現任何意外,此時坐鎮在青雲峰的長老,也沒有要「磨礪磨礪」他的意思。

大約半刻鐘后,莊子陵便順利返回,將一枚黑色令牌與一面玄色小旗交給劉玉。

谷檴

令牌是代表著「雲霞山」山主身份的令牌,小旗則是控制洞府陣法的陣旗。

真傳弟子不但擁有更好的靈山,連防護洞府的陣法也是免費贈送,品階同樣高達二階極品,算是真傳弟子的福利之一。

「此次麻煩庄師兄了。」

接過令牌與陣旗,劉玉口中謝道。

「哪裡哪裡,職責所在罷了。」

「既然「雲霞山」已經劃歸到師弟名下,那麼先前的「彩蓮山」,師弟可要交還給宗門了。」

「不過劉師弟不必急著搬遷,一年之內交還給宗門即可。」

莊子陵笑著道。

「劉某明白。」

「不過還是要多謝庄師兄辦理。」

「手中還有要事,這就告辭了!」

隨手將令牌與陣旗收入儲物袋,劉玉平靜道,說完拱了拱手。

莊子陵見狀,亦是拱手回禮,一直送到了殿外。

殿外,兩人再次相視一笑,呈現「兄友弟恭」的模樣,似乎已經前嫌盡棄。

沒過多久,便有一道烏黑遁光衝天而起,向著彩蓮山方向飛去。

遁風舟上。

劉玉負手而立,黑袍飄飄遙望遠山。

他決定立即搬遷住處,到了新的住處之後,再開始參悟「星辰真身」。

途中,已經傳訊給江秋水,以及伍昌等一些手下,準備回到洞府便立即進行搬遷工作。

在彩蓮山,已經居住了三十年,需要收拾的東西可不少。

別的不說,一畝畝靈田中成熟的靈草靈藥,是絕對不能留下的。

雖然心中並不在意這點靈石,不過有修士這麼大手大腳的話,也實在太過「奇怪」。

以劉玉謹慎的性格,自然不會留下這麼明顯的破綻。

……

雲霞山,靈脈品階高達二階極品。

主靈氣節點上的靈氣濃郁程度,能夠滿足所有金丹期以下修士的修鍊需求。

就算同時有十幾名築基修士在此修鍊,靈氣也是綽綽有餘,並且修鍊速度還能大大提升。

日積月累之下,足以與在普通靈地修鍊的修士,還有無根浮萍的散修,漸漸拉開差距。

待到數十年後,同樣資質的修士,修為相差一個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

雲霞山高約五百丈左右,在元陽宗眾靈山中也算小有名聲,景色秀麗靈氣濃郁,是許多宗門修士夢寐以求的上好靈地。

於高空俯瞰而下,可以看見一片鬱鬱蔥蔥。

青翠山腰之間,有成群的仙鶴飛舞,時不時發出一聲長鳴,自由自在的任意翱翔。

山腰山腳,被規劃出來的靈田阡陌縱橫,根據靈氣的濃郁程度,種植著品階不一的靈谷。

這時正是成熟的季節,青翠中摻雜著片片金黃,微風輕輕吹拂,稻穀便自然而然落下。

除了靈田之外,還有一片片簡陋的靈樹種植區,樹枝上懸挂各色的果實。

這座無主的靈山,被宗門打理的井井有條,沒有造成半點資源浪費。

不過今天,雲霞山迎來了它的主人。

現在正是春光爛漫的季節,青翠的綠色成了主題,一座座挺立於大地上的靈山,似乎連天空的顏色都改變了。

青色天空下,一道烏黑遁光自遠方而來。

盾風舟變化到極限大小,於群山之中穿行,快速臨近雲霞山。

甲板上,劉玉負手而立。

漆黑如墨的瞳孔中,倒映著錦繡青山,微微點頭心中頗為滿意。

他的身旁,站著江秋水、紀如煙兩女,船艙中還有鶯歌、燕舞、伍昌等數人,都是投靠在手下的修士。

很快,烏黑遁光便在雲霞山山頂落下。

「見過師叔!」

聽到動靜,接取任務在雲霞山勞作的內外門弟子,很快前來拜見。

劉玉沒什麼表示,只是展開神識掃視靈山。

江秋水很立馬前吩咐,與這些弟子做著交接工作,熟練地將一件件事情吩咐下去。

既然雲霞山已經歸他所有,那麼山上的靈田自然也不列外,都是他個人的財產。

一般已經成熟的靈植,會被宗門安排人手收割,至於還沒有成熟則會留下,這是默認的規矩。

「好了,這裡沒你們什麼事情了,退下吧。」

江秋水幾十年下來,對這些雜務已經非常熟悉,處理起來得心應手,三言兩語便將趕來的弟子打發。

至於紀如煙,則是跟著前者學習。

就算成為了劉玉的侍妾,也不能「白吃白喝」,早晚也要體現出自己的價值。

不過看在「通靈之氣」的份上,她有足夠的時間去適應環境,去學習那些需要學習的知識。

十五里的神識展開,劉玉將雲霞山上下的模樣盡收眼底。

隨後邁步來到靈氣最濃郁的一處節點,看著獨立於山崖上,奢華無比的房屋,或者說「宮殿」。

他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

眼前宮殿的建造,可以說極盡奢華,有著各種閃閃發光的精緻裝飾。

看得出來,上一任雲霞山之主,確實在享樂一道上有些心得。

不過這種建築風格,卻不為劉玉所喜。

金丹都沒有凝結,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剛剛踏入仙途的普通修士罷了,他深知現在遠不是沉迷享樂的時候。

見微知著,之前的那位真傳,最後金丹無成不是沒有道理的。

「師兄,你不喜歡這座宮殿嗎?」

這時,江秋水安排好事務,見師兄臉色有些不對,便輕聲問道。

紀如煙也跟了過來,不過卻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把這座宮殿拆了。」

「就建造成......宅邸大院的模樣吧。」

「裝飾風格方面,要盡量樸素自然一些。」

「對了,秋水、如煙你們兩人,也可以在雲霞山各自建造一座洞府。」

眉頭舒展,劉玉轉身淡淡吩咐道。

他如今在門中地位,已經是今非昔比,就算與江秋水不明不白的關係被公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如果被長老問責,大不了睜著眼睛說瞎話,只要自己不高調的「宣傳」,就基本不會有什麼麻煩。

「是,師兄!」

聞言,江秋水精神一振,面露笑意立即答應道。

紀如煙一直跟師兄住在一起,她原本有些擔憂長此以往,自己會逐漸被冷落。

不過如今同樣待在雲霞山,紀如煙那點優勢就沒有了,之前的擔憂也自然就不復存在。

心中高興起來,似乎就容顏都明媚了幾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八章:死於安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