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歸程截殺

第四百四十九章:歸程截殺

最後刻,仍舊氣十足的訟念著聖火教教義,只語氣難免帶著絲絲遺憾。

那奮鬥了一生的目標,至死都沒完成!

透披散的頭髮,石傑渾濁的眼眸精光減,仔仔細細的掃視廣場,像尋找什麼,把臨終的一幕牢牢記心底。

知,熙熙攘攘的群,或許聖火教的修士潛伏廣場。

只自己一聲令,就會奮顧身營救,但完全沒呼救的打算。

著黃沙真坐鎮,任何營救行為都徒勞的。

至今日,教派的力量已經衰弱堪,能讓為自己平白送死,做無謂的犧牲。

「希望老夫死後,教派快點誕生一位金丹修士,讓激進派與平派走向分裂,最終導致消亡。」

最後刻,石傑默默想,一點放心。

方一片沉默,廣場寂靜無聲。

對於神沙門而言,聖火教與邪修團伙沒什麼兩樣,危害甚至更甚於邪修。

畢竟者組織的「朝餘孽」,一心想顛覆宗門的統治,而後者只「打鬧」,成了什麼氣候。

但對於普通修士而言,卻未必如此。

自從神沙門統治西沙諸國以,秩序便愈發的混亂,普通修士早已苦堪言。

相比之,聖火教統治至少還算穩定,所以普通修士還一點懷念的。

更何況,現聖火教銷聲匿跡的年代,普通修士只聽說罷了,自然也就沒什麼印象。

雙方立場同,看待事物的角度自然就同,對於黃沙真的「邪惡魔頭」之言,普通修士嘴雖然反對,心卻以為意。

「......」

望著處刑台那名金丹真,劉玉一種說的感受。

就金丹修士,也會淪為階之囚嗎?

「果然,條修仙之路,還適合背負多。」

「背負的東西一旦多了,也就失了逍遙的真意,做起事情束手束腳。」

「或許修仙之路,便漸漸放一些東西,又漸漸拾起的程。」

廣場,劉玉默默想。

注意到,唐寶冷靜的怕,就像一真正的居然一般。

而被稱作楊叔的修士,愧久經世事之,候還能與別談笑風聲。

就連周子文,似乎表面也已經平靜,隻眼還異樣的光芒閃。

望著雙臂被鐵鏈束縛,只能跪倒處刑台的石傑,此眼閃痛苦之色,似乎與石傑關係淺。

劉玉漠然無語,將三的表現盡收眼帘。

台,石傑訟念著聖火教的教義,往方掃視一圈后便收回了目光,只聲音卻越發平靜。

黃沙真目光威嚴掃視全場,看向石傑確實冷冷一笑,沒讓對方將經念完的打算。

當使了一眼色,一力士便懂事的,手斷頭刀法器高高舉起重重落。

「噗~」

只見冷冽的刀光一閃,石傑便身首分離,斷口處鮮血噴涌,屍體也像凡一般倒了地。

「滋~」

又血肉摩擦的聲音響起,黃沙真也嫌臟,走右手冒著黃光,往石傑屍體丹田一插。

再次拿,已經握著一顆鴿蛋像丹丸一般的物品。

丹丸通體為淡紅之色,剛一現就散發濃郁的火系靈氣波動,靈氣盎然一看便知凡物。

金丹!

修士進入金丹境界之後,生命本質便會極的提升,單以使用法寶實力驟然拔升,而且還種種強的秘術神通以施展。

更關鍵的,壽命增長到極限八百年,肉身也再絕對害。

當肉身受到攻擊而死亡,金丹修士的元神雛形,便會自動轉移到金丹,只金丹沒被毀滅,依然以施展「奪舍」、「借屍還魂」等秘術重獲新生。

與鍊氣、築基想元神竅,需做足種種準備同,金丹修士元神竅就簡單多了,只用金丹承載元神即。

而且著金丹載體,元神雛形外界存活的間,也能延長許多。

修仙者到了一步,以說已經一絲絲擺脫了對肉身的依賴,頭顱、心臟等再一擊必殺的害。

像著靈性一般,金丹本能的開始掙扎,斷黃沙真手抖動想掙脫,但都無濟於事被輕易鎮壓。

黃沙真面色淡漠,像立威一般把玩了一會顆金丹,才用法決將之封印進了一玉瓶。

修士的金丹「寶物」,對許多極端的魔修士而言,管煉藥還直接吞服,都以增加修為。

對靈獸妖獸而言,也多得的補之物。

西沙本就資源匱乏,自然能就么直接損毀白白浪費了。

一名金丹真就么死了眼,而且還死得如此之慘,廣場多數修士都沉默了,感到些顫慄。

如果神沙門只為了立威的話,目的確實達到了。

倉廩實而知禮節,西沙之地等資源匱乏的地方,德禮儀等行通的,只絕對的實力方能震懾宵。

收回靈壓,黃沙真很滿意自己的傑作,隨口朝幾名築基弟子吩咐了幾句,便凌空飛渡消失了廣場。

處刑結束,神沙門築基修士開始收拾石傑的屍體,廣場聚集起的修士也開始散。

了事,豐陽焱似乎沒心情談笑風聲了,說了幾句抱歉便快速離。

順著流,劉玉往客棧方向走,打算回參悟功法。

離開回首一望,只見唐寶三依然站原處,周子文眼神些獃滯,似乎受到了非常的打擊。

但唐寶與楊叔的拉扯,也開始向廣場外走。

很快,處廣場便恢復如初,一攤位重新擺起,叫賣之聲絕於耳。

劉玉種預感,次「石傑」事件的影響,並會就么結束。

但還每日參悟功法打磨修為,靜靜觀察事務的發展。

就算想獲得唐寶的信任,從而得到更多秘境的消息,也急於一,或者著急只會適得其反。

……

發生了處決石傑的事件,西沙坊市很快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就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

但平靜之,卻暗流涌動。

七日後,西沙坊市外一連數遁光沖而起,帶著石傑遺體離,朝西方而返回神沙門復命。

坊市一角,早已此等候多,兩名一點都起眼的鍊氣期修士對視一眼,立馬分散離開發傳訊符。

今日久違的陰,但沙漠依舊風沙漫漫。

離開西沙坊市的遁光共七,每一都散發著築基級別的靈壓,就算凶名昭彰的邪修團伙也敢招惹。

姜樂生今年已經一百八十歲,修為雖然到了築基後期,但連築基境界都沒修鍊圓滿,除非的機緣,否則基本失了衝擊金丹瓶頸的能。

築基後期停留已久,法器靈器精良實力絕對非同,就算放眼整西沙之地的築基修士,也絕對算得流。

加資歷足夠,才成為了次任務的領隊,負責押送石傑遺體以及一些靈物返回宗門。

姜樂生放神識,隨意掃視一番,見沒異常便收了回。

看,自己等神沙門修士,整西沙之地都宗門的疆域,除非那些邪修找死,否則能招惹。

而聖火教餘孽的能性就更了,根據線的消息,石傑便聖火教最後一名金丹修士,現還安安靜靜躺儲物袋呢。

失了金丹修士定海神針,那些餘孽說定已經分崩離析,線的挑撥之,陷入自相殘殺之了。

候自顧暇,哪什麼襲擊?

想到里,姜樂生只覺一陣輕鬆,已經想怎麼利用次任務的功勛,回到宗門之後該為兒孫換取什麼靈物好。

思想,又想到了幾房姬妾,更加歸心似箭,於一再催促隊伍加快遁速。

遁光的速度越越快,對周圍環境的警惕卻漸漸降低。

些昏暗的,七遁光快速穿行,離地僅一百多丈。

原本為了安全起見,應該高空飛行的,但那樣一消耗法力,速度難免降許多。

姜樂生的催,加一路平安無事,才選擇低空飛行。

離開西沙坊市兩里途經數型綠洲后,種警惕更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七隻顧著飛行。

神沙門一行看,么久沒遇到襲擊,途發生變故的能性已經極了,就算聖火教餘孽心懷軌,也難以鎖定的行跡。

但意外,卻神沙門七放鬆警惕的刻發生了。

某一刻,遁光一如往常的飛行,但就行經一片沙漠,方一連串的炸響傳。

「嘭嘭嘭」

黃沙飛舞,殺機瀰漫!

黃沙九遁光沖而起,一柄柄法器靈器向著神沙門一行而,蓄勢已久的攻擊留餘力。

準備已久的法術一刻全力激發,手之間便全部實力,誓將對方置於死地以洗刷仇恨!

「好,敵襲!」

築基修士的靈覺畢竟敏銳,幾乎殺機顯露的一刻便發覺對,但還失了先機,只能匆匆催動法器護身與抵擋。

姜樂生畢竟老牌修士,一生鬥法無數經驗豐富,面對變故雖驚亂,條紊的操控靈器應對著各方攻擊,同還對同門發號施令。

「落地,結陣!!」

敵修數雖多,但卻沒多少慌亂。

姜樂生想,畢竟宗門修士,法器靈器精良功法也比散修邪修好,實力一般超普通邪修,只能夠穩住陣腳,說滅敵自保還沒問題的。

說遲,那快。

姜樂生的神識傳音剛剛發,雙方便依然交手。

「叮叮」「嘭嘭嘭!」

法器法術的轟鳴響徹長空,一陣陣餘威向四處逸散。

讓姜樂生跌眼鏡的,僅僅一瞬間的交手,便幾名同門師弟堅持住遁光被擊落。

其一劍氣斬,更讓勃然變色。

倉促之間,只能祭一面品靈器的盾牌,想憑藉盾牌的防禦力抵擋。

「砰!!!」

一股難以抵禦的威能盾牌炸開,隨後姜樂生的遁光,也如流星般向墜落。

與之同,心一沉,一種詳的預感升起。

「該死,絕普通的邪修團伙!!!」

僅僅一照面,神沙門遁光突襲被便擊,雖然至於死亡但也受到了輕的傷勢。

剩兩遁光見身處包圍之,四面八方都敵修,也急急向降落而,唯恐淪為「活靶子」。

「呃啊」

就,一名神沙門修士發凄厲的慘叫聲,看著穿胸而古銅色拳頭,眼的神采迅速暗淡。

劉玉面色平靜,又變成了星辰真身全力手的狀態,身高足足一丈左右。

一手捏著對方攻擊的極品法器,一手直接轟擊對方胸膛,留一臉盆的空洞。

「撲通」

手掌抽,屍體倒地。

劉玉將對方的法器收起,儲物袋別腰間,迎著神沙門剩六的目光,嘴角露一抹笑意。

一抹笑意落姜樂生六眼,卻「魔頭的微笑」,殘忍、邪惡且無情。

為了隱藏實力,方才沒施展「閃靈秘術」,之所以如此順利一擊滅敵,全因為對方注意放空,偷襲順利的緣故。

如果暴露更多的實力,劉玉想複製方才的成果,基本能的事情。

些姜樂生六並知,變故忽然發生還隕落了一名同門,使得此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

六圍一起互為犄角,神識仔仔細細掃視地,生怕再次被偷襲。

「唐寶!!!」

姜樂生瞳孔一縮,看到了幾熟悉的身影,認了唐寶的身份。

唐寶西沙鼎鼎名的賞金獵,而且實力極其強以比肩門內幾位金丹種子,自然見幾次面的,此一眼就認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九章:歸程截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