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突飛猛進

第四百四十一章:突飛猛進

良久,他才低低一嘆。

拿起黑色盒子,轉身朝樓上走去,啪啪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閣樓中,又恢復寂靜。

……

練功房,劉玉盤膝而坐,膝蓋上放着黑色盒子。

閉上眼眸,心神沉入泥丸宮,觸動碧綠光點。

一陣熟悉的引力傳來,他周身的靈壓驟然降低,元神已然進入仙府世界。

當劉玉回過神來,又變成了一個紅色小光團,出現在青色結界中,黑色盒子就漂浮在不遠處。

結界之外,依舊是無窮無盡的黑暗虛空,似乎亘古以來就是如此。

只是相比第一次進入時,多了一點朦朧的微光,一顆米粒般大小的藍色星辰,出現在了黑暗虛空中。

若光憑感覺,星辰似乎存在於無窮遠、不可知之處,難以真正觸摸。

黑色靈田中的靈草靈藥茂盛生長,三間小木屋依舊如故,斑駁古井的井口冒着絲絲靈氣。

劉玉看着這一幕,卻覺得分外安心,彷彿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默默查看了一番靈草靈草的情況,他「抓」著黑色盒子,順着冥冥中無比緊密聯繫,開始動用自己在仙府世界許可權。

下一瞬,劉玉只覺靈感在無限拔升!

似乎凌駕於萬物之上!

順着從無窮遠之地照射下來的星光,他心念一動就消失在了原處,與之一同消失的還有黑色盒子。

再下一瞬,紅色光團便突兀出現在了虛幻星辰內部,眼前被刺目輝光所佔據。

虛幻星辰的本質,還是那一團介乎存在與不存在之間的銀色本源。

劉玉不知道這是什麼,卻不妨礙自己利用它。

稍稍欣賞了一會兒過後,他便神識控制着黑色盒子的上層擋板,往外輕輕一拉。

頓時,黑色盒子露出一道縫隙,內部漆黑一片。

可是下一刻,四周濃郁的星辰之力彷彿受到牽引,緩緩通過露出的縫隙,進入了黑盒之中。

「很好,這個黑色盒子,果然能夠暫時儲存星辰之力。」

見此情景,劉玉頓時一喜。

虛幻星辰根源的銀色光團,不斷向四周散發着藍色星光,只是相比於無窮無盡的黑暗虛空,依舊顯得渺小。

只是星體內部,卻被星光充滿。

透過縫隙,濃郁的星辰之力不斷湧入黑色盒子之中,速度似緩實快。

沒過多久,盒子的內部空間便被星辰之力所填滿,再也裝不下半點。

濃郁的星辰之力將鐵盒包裹,形成了一個藍色光團。

「這下修鍊星辰真身第一層,最大的掣肘不存在了。」

劉玉按捺住喜色,見此神識一動,控制擋板一動回了原來的位置,徹底封閉住了縫隙。

通過神識的感應,他分明感覺到相比空着的時候,此時黑色鐵盒明顯要沉重了許多,控制起來要費力了一點。

不過這點重量,還算不得什麼。

輕輕飄到近前,仔細打量著黑色鐵盒,確認沒有星辰之力外泄的跡象。

見盒身沒有任何花紋與標記,劉玉暗暗思索:

「此盒應該要用很長時間,沒有一個名字的話,總感覺怪怪的。」

「從此以後,你就叫「納星盒」吧!」

話音落下,他動用在仙府世界中的許可權,引動莫名之力,在黑色盒子上留下「納星」兩個小字。

別看納星盒體積很小,但同樣採用了煉製儲物袋的空間材料煉製,內部空間比想像中大,能夠儲存的星辰之力也比想像中多。

更為關鍵的是,劉玉在虛幻星辰中收集的星辰之力,要比外界精純與濃郁太多了。

無需種種複雜的手法工序提煉,直接就可以使用。

相比之下,外界的星光駁雜不純,星光需要煉化之後才能夠得到星辰之力,吸收的時候還要祛除一部分雜質。

無論是效率還是質量,都比不上前者。

納星盒中直接就存在精純的星辰之力,劉玉只需稍稍煉化打上自己的印記,便可以化為己用。

小小的一盒星辰之力,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使用一個月都不成問題。

只是納星盒只能儲存兩天,故而兩天之後,必須重新進入仙府吸納星辰之力。

「功法第一層,只需要吸收星辰之力即可。」

「可是到了第二層,必須吸收足夠的月華之力,才能夠完成進階。」

「外界現在星辰之力都稀薄無比,更不要說月華之力了。」

「想靠自然吸收進階,不知道要猴年馬月,還是得指望仙府。」

在為納星盒取名后,劉玉心中恢復平靜,閃過諸多念頭,隨後來到亮眼的銀色本源之前。

銀色本源的「渺小」,只是相比於虛幻星辰的體積,與無窮無盡的黑暗虛空而言的。

在代表他元神的紅色光團面前,依然顯得龐大無比。

「這就是虛幻星辰的「本源」?」

「太陰之力是比星辰之力更高級的能量,一般只能從月華中少量提取,而月華是由月亮照射而出的。」

「按照前世的某些理論,月亮也屬於星辰的一種,只是本質更高一層。」

「這銀色光團能夠生成星辰之力,不知能否生成太陰之力和太陽之力呢?」

「值得一試。」

漂浮在亮目的銀色光團前,感受着其中龐大的能量波動,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太陰之力之力事關煉體的前路,所以他立即就有了行動。

順着無比緊密的聯繫,劉玉靈覺再次無限拔高,通過仙府世界的許可權加持,撬動世界的偉力,嘗試對銀色光團施加影響。

在這種許可權加持的狀態下,心神之力的消耗極大,僅僅過了片刻,他便感覺到了疲憊。

一息、兩息......

足足過了三息左右,銀光本源才有了變化。

其內部,似乎有不可理解的變化在產生,有危險的波動由內而外蔓延,散發着極其危險的氣息。

但劉玉見此,卻是絲毫不慌。

自從領悟許可權加持的狀態后,他只需心念一動便可移動到標記過的位置,故而根本不懼危險。

就在他觀察的時候,銀色光團的波動越來越大,一絲絲強大的能量在其內部生成,不過速度極其緩慢。

待積累到一縷的數量之後,才向外飄蕩而出。谷醬

這絲絲縷縷的強大能量呈銀白之色,剛飄蕩出銀色光團,就散發着極致冰冷的氣息,其周圍的星辰之力退避。

卻又沒有散開太遠,只是始終抱着足夠的距離。

「哼~」

劉玉神識剛想探入其中,仔仔細細觀察這縷銀色光華,下一瞬便有一種凍徹靈魂的冰寒傳來。

緊接着,那縷神識失去了感應。

「這種外表與特性,應該就是「太陰之力」,錯不了的。」

他不驚反喜。

這意味着星辰真身的第二層,也不用為「太陰之力」發愁了。

太陰之力極致冰寒,號稱能夠凍徹外物,能冰凍無形的神識也是正常。

觀察了一會兒,結合其特性與外表,他初步認定這就是太陰之力。

劉玉的元神還是太過弱小,維持許可權加持靈感拔高的狀態,本就消耗極大。

加之心神波動起伏,稍不注意就退出了那種狀態,對銀色光團施加的影響也就此結束。

一切回歸原本,其內部再也沒有太陰之力生成。

心神中強烈的疲憊感襲來,不過劉玉還是勉強打起精神,通過精神干涉物質,使得幾縷太陰之力消散。

他現在根本用不上太陰之力,而元神又極其脆弱,根本抵抗不了太陰之力。

以後收集星辰之力要常來這個地方,如果一不小心碰到那就欲哭無淚了。

所以,這幾縷太陰之力不能留,還是穩妥一點為好。

心念一動,這片充滿輝光的星體空間,就已經不見紅團光團的影子。

下一瞬,劉玉再次出現在了青色結界。

帶着納星盒,收割配置「寒星液」的靈草靈藥,然後再將近期需要使用的靈草種在靈田中。

心念一動,他便離開了仙府世界。

至於虛幻星辰中的銀色本源,能不能生出太陽之力,劉玉已經不抱希望了,最起碼現階段基本不太可能。

總結來說,有兩個難點。

其一,他的心神之力太過弱小,不足以維持到許可權加持靈感拔高的狀態太久。

影響銀色本源,轉化太陰之力已經如此艱難,轉化太陽之力需要的時間只會更久。

其二,銀色本源的本質太低。

正常狀態下,銀色本源生成的還是星辰之力,能夠強行轉化出少量太陰之力,差不多已經是極限了。

而純正的太陽之力,隱隱比太陰之力還要高半個層級,幾乎沒有可能轉化生成。

也有可能是劉玉現在的境界太低,不能夠很好的掌握仙府許可權,對銀色本源的影響有限的緣故。

不過不管是第一點還是第二點,都會隨着他境界的提升而發生改變。

但那都是之後的事情,至少在築基境界,基本不可能有大的改變了。

當然,目前這些還只是劉玉的猜測,到底如何還要慢慢驗證。

……

外界。

雲霞山洞府,閣樓練功房。

元神回歸肉身,劉玉眼皮一抖,隨後猛然睜開眼眸。

周身靈壓,也在剎那間驟然提升,回到了原本的強度。

而納星盒與裝有靈藥的玉盒,則出現在身體四周不遠處。

來不及多想,劉玉揮出將納星盒與玉盒一同收入儲物袋,隨後到了二樓卧室,躺着鬆軟的床榻上立刻睡了過去。

冒然動用仙府許可權進入加持狀態,消耗比想像中還要大,對現在的他而言,難以維持太久。

這種消耗不是元神的消耗,與神識的強弱沒有絕對關係,是心神上的消耗。

僅僅數息時間,劉玉的心神之力就消耗了大半,感到疲憊不堪需要休息。

否則以這種狀態練功,還真有可能行差踏錯。

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之久。

整整一天過後,劉玉眼皮抖動,才悠悠醒轉。

打開閣樓窗戶,遠望宅邸中的庭院與小湖,放眼遠方錦繡青山。

迎著日光,他只覺神清氣爽,先前的疲憊一掃而空。

雙手放在放在窗沿,劉玉享受着這份寧靜。

在此整理了一會兒思緒,半刻鐘后才轉身朝練功房走去,再次投入修鍊之中。

雖然納星盒已經到手,不過收集儲存星辰之力器物的事情,卻沒有就此中斷。

納星盒各方面,只能說勉強滿足他的要求,現階段能夠將就使用。

儲存普通的星辰之力尚可,倘若儲存更高級太陰之力,只怕用不了幾次便會報廢,所以還是要收集更好的器物。

「寒星液」他自己便可配置,無需向外界購買。

而且為了保證效果,每一種靈草,都催熟到了最佳的葯齡。

有着「寒星液」與精純星辰之力的輔助,劉玉「星辰真身」上的修鍊,可以說是突飛猛進也不為過。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點亮了兩顆星辰,第三顆星辰也點亮了一半。

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就算越到後面修鍊難度越高,大約三年的時間也能將第一次繁星階段修鍊圓滿。

而戰技「流星拳」的練習,同樣是一日千里,不敢說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但「登堂入室」還是沒有問題的。

「流星拳」配合著「閃靈秘術」,就算劉玉不動用法器光憑肉身,對付鍊氣期修士也是綽綽有餘。

一個月後,雲霞山的大小事務,也被江秋水、紀如煙兩人安排的妥妥噹噹了。

目前出售二階丹藥的玉丹堂,已經開設了兩間,兩女各負責一間。

江秋水那邊,不需要他操心。

而紀如煙縱使不太熟練,但有着精明手下的輔助,也不至於出什麼大問題。

畢竟不看僧面看佛面,一位真傳弟子的分量,足以讓一些修士認真思考得失利弊,看看得罪一位真傳弟子是否值得。

目前劉玉售賣丹藥,還是保持謹慎的態度,並沒有因為地位提升就大肆斂財。

只要能夠維持修鍊所需,再有一點點入賬即可。

有道是財錦動人心,如果被人得知他的身家,就連一些老怪物也會動心。

說不定哪次外出,就被堵住了歸路,所以還是小心為上。

目前儲物袋中雖然還有十萬靈石,但劉玉每年的修鍊花費可不小,如果一直沒有進項的話,也堅持不了太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一章:突飛猛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