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裂痕分歧

第四百五十一章:裂痕分歧

己方修士但實力更強,而且數量也更多,從頭到尾都摧枯拉朽,並沒意外發生。

一切,都往預想的方向發展。

鬥法的同,劉玉神識全開,將所情況都盡收眼底。

轉頭望,只見其那邊的鬥法也早已結束,正輕車熟路的打掃戰場。

神沙門修士僅剩一,也已經被制服,正被周子文折磨的死活。

「呃啊~!」

神沙門修士發凄厲的慘叫聲。

似乎為了復仇,周子文砍掉了名修士,並且用刀一點點削其血肉。

血腥且殘忍,看觸目驚心!

場的皆聖火教修士,與神沙門著死休的仇恨,其或許就一些的親朋好友死神沙門手,所以對於種折磨絲毫沒覺得對,反而隱隱些暢快。

劉玉走了,平靜的注視著。

直接或間接死手的修士計其數,當然會覺得什麼適。

現扮演的一名築基散修,心性自然也關的,用特別做什麼表情與反應。

「夜長夢多,還快點結束吧。」

看著好友臉些癲狂的笑意,唐寶微查的一皺眉,走了如此說。

周子文臉閃悅,抬頭看了一眼,但也知現么做合適,隨能神沙門修士支援。

於刀法器微微一用力,便將手被削成棍的俘虜結果。

完事後,拿一張白布仔仔細細的擦拭法器,態度認真且平靜。

劉玉站一旁,一言發的注視著一幕。

能夠感覺到,自從石傑死後,周子文的態度似乎發生了變化。

似乎正漸漸疏遠唐寶,理念所分歧。

雖然唐寶實力強勁,但周子文的實力也弱,同樣擁極品靈器,只修為低了一些。

相比於普通修士,兩皆實力高強。

只一著「底線」,所為所為。

雖然算優柔寡斷,但行事風格還偏向柔、保守。

相比之,另一卻顯得激進許多。

石傑死後,隱隱走向一極端,往擇手段方向發展的趨勢。

劉玉心總結。

雖然兩的實力都極其強勁,如今三齊修的面,還些夠看。

就算身份暴露遭遇圍攻,全身而退還沒問題的。

萬一計劃成功,待落單的候抓住,施展搜魂之術錯的選擇。

「通段間的觀察,所謂「光明會」只一幌子而已,些修士真正的身份,八成聖火教餘孽。」

「而唐寶三,便聖火教餘孽的核心物。」

「若需使用備用計劃,最好制服三的一,卻些難辦啊。」

劉玉思緒閃動。

實力強了,著更多的方法以選擇,自然需像從一樣束手束腳。

唐寶三,實力都普通修士比,想擊殺容易,想生擒卻一件簡單的事情。

數息后,專業的清理,一些能暴露身份的行跡被抹。

很快,十遁光沖而起,往西沙坊市方向返回。

滅殺了七名神沙門修士,唐寶等看起都暢快了少,精氣神像那般低落。

而劉玉連殺兩,手沾了神沙門修士的血,與幾的距離一子就拉近了少。

築基修士白菜,神沙門能為了將探子打入內部,一口子犧牲七名築基修士。

至於戰利品,雖然兩劉玉親手擊殺,還多團隊的作用裡面,所以自然能一獨吞。

也乎點財產,於爽快的拿分配,最後唐寶的主持,還分得了少財物。

加為了請手,打底的八百靈石酬勞,對於普通修士而言,已經算菲的收穫了。

或許實力與價值的原因,劉玉倒沒遭受什麼公正的對待。

千里疾行,幾辰后,十趕回西沙坊市。

「洪友,幾還事處理,就此別吧。」

「此行之事還請務必保密,否則後患無窮!」

坊市外,唐寶借故事情處理,拱了拱手。

「洪某知輕重,定會守口如瓶,諸位友放心。」

「唐友、周友的難處都明白,那就此別吧!」

「改日再見!」

劉玉拱手回禮,笑著說。

或許親手擊殺神沙門修士「證明清白」的原因,一路幾倒相談甚歡,幾名成員都對刮目相看。

畢竟,一名煉丹師還實力強的體修,實力多見。

進入坊市,十就此分開。

劉玉獨自一往一間茶樓,點了一壺十塊靈石的靈茶,一靠窗的位置坐,打算探聽探聽消息。

西沙坊市作為交通地,每日往的修士少數,故而茶樓的生意還算錯,座率左右。

「聽說了嗎?修士發現了聖火教的秘境,從得到了許多靈物、靈石。」

「還沒得及消化,就被追殺得入地。」

「實愚蠢了,如果換做......」

耳邊,修士說著八卦。

因為什麼重的消息,而且也只聽途說,故而也沒布置隔音罩。

「聽說七百裡外的趙氏家族,發現了聖火教餘孽。」

「等湊湊熱鬧?」

「倘若僥倖抓住,拷問秘境的位置,豈一飛沖了?」

一名修士如此說,神色些躍躍欲試。

「嘩嘩」

靈茶從的壺嘴倒,流淌到精緻的茶杯,一直到七成滿才停止。

劉玉端起茶杯,輕輕呷了一口。

表面一飲茶,看起些孤僻,但實際神識早已蔓延而,肆無忌憚窺視著旁的隱秘。

神識達到二十里的程度,已經超越了築基期的範疇,配合「存神妙法」高明的技巧,足以神知鬼覺穿透多數隔音罩。

座茶樓並無金丹修士存,也沒高明的陣法,所以劉玉並擔心自己的行為被發現,才如此肆無忌憚。

藝高膽!

正如預料的一樣,沒任何修士發現神識的窺視,所修士的交談眼都沒秘密言。

修士聊的話八門,提及最多的,還「聖火秘境」。

石傑死爆料聖火教數千年的積累,都存放秘境之,試問誰心動?

什麼機緣?

就機緣!

就算只能得到邊邊角角的靈物,只能喝一口淡湯,築基也非常簡單的事情,甚至能夠窺視金丹境界。

故而消息一經傳,整西沙諸國都沸騰起了,也變得更為混亂了。

那聖火教數千年的積累!

只一聖火教的消息,便會引得無數修士蜂擁往,甚至為了爭奪消息打手,平白增添了無數的殺戮。

「呵~」

劉玉露一絲笑意。

神識全開查探了一會,發現所謂「聖火秘境」的消息,無一例外都假的。

就算聖火教,真正知秘境消息的也寥寥數而已,又哪那麼容易泄露?

宋昊蒼此,也藉助門派的便利,偶然抓到一名聖火教核心成員,才拷問了消息。

而石傑隕落後,剩聖火教修士只會隱藏的更深,又哪裡那麼容易被發現蛛絲馬跡?

現坊間流傳的相關消息,能說全部假的,只能說基本假的。

「怎麼樣,友否也對聖火教秘境感興趣?!」

「老夫里第一手的消息,只需三十塊靈石,就全部賣給友了。」

「老夫以性命擔保,絕對貨真價實的一手消息,只友得到,必定能從萬千修士脫穎而搶得先機。」

遠處的一隔音護罩,一名散修老者神神秘秘說。

需求就會市場,距離公開處刑僅僅到七,便投機者現,將「消息」售賣給需的。

「才啊。」

劉玉認真聽了一會兒,微微搖頭啞然失笑。

編得倒像真的一樣,頭尾破綻極少,只根據消息查探一番,才能驗明真假。

真等驗明真假,只怕早已樓空了。

茶樓靜坐一辰,一壺靈茶入肚,了解西沙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劉玉便起身離開茶樓,回到酒樓住處。

盤坐蒲團之,凝神靜氣閉眼眸,運轉「青陽功」開始打磨法力。

……

酒樓,一間隱秘的房。

幾影或坐或立,都散發著強的靈壓,竟然無一例外都築基期修士。

「屬辦事利,致使據點被神沙門發現,其名鍊氣弟子與一名築基友皆被擊殺,還請聖子責罰!」

一名修為築基期,光頭油亮、濃眉眼的修士,低著頭說。

像犯了錯的孩子,低著頭身體微微發抖,臉閃愧疚與害怕之色。

「砰!!」

周子文面色一變,一掌拍碎桌案,猛然站起怒:

「廢物!都廢物!」

「點事都辦好,還致名弟子與一名客卿喪命,留何用?!」

一聽又同門死神沙門手,比想象還憤怒。

「屬知錯。」

「還請聖子與護法責罰!!」

光頭修士撲通一聲跪倒地,認錯。

「知錯?」

「知錯又何用?!」

「死的客卿與同門就能因此死而復生嗎?!」

周子文怒遏。

劉玉坐右側第一座位發一言,作為新加入聖火教的客卿,沒冒然表態。

此,距離截殺神沙門修士、搶奪石傑遺體,已經了九月。

九月,展現了二階品煉丹師的造詣,受到了聖火教的力拉攏。

經再三與考慮,隱隱的威脅與監視,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當然,理由「報恩」,報唐寶當初驚退紅粉夫的救命之恩。

劉玉親手擊殺了神沙門兩名築基修士,著樣的把柄手,聖火教眾還比較放心的。

答應成為客卿后,唐寶等才正式坦白了身份。

憑著的演技,並沒露破綻,就樣成為了聖火教客卿。

並且幾月,已經煉製了十幾爐二階丹藥,成功率超尋常煉丹師,結結實實打了幾月的工。

「付,才會回報,都值得的。」

劉玉點鬱悶,樣安慰自己。

自修仙以,還第一次先付間與精力,就算宗門,也先培養自己。

聖火教秘境,確實存放了許多靈物,其止「三元果」,更其它珍稀靈物甚至法寶,暫的忍耐都值得的。

樣想著,面動聲色。

「聖教資源限的情況,還提供築基丹將培養築基境界,就樣彙報聖教的?!」

「犯如此錯,沒什麼好說的了。」

「按照教規,自行了結,以死謝罪吧!」

周子文面色森寒,語氣冰冷。

「自從長老隕落後,聖教便士氣跌,影響力減。」

「犯如此錯,按照教規,原本應該將之處死。」

「現聖教處境艱難,每一份力量都彌足珍貴,如就暫且留一命戴罪立功如何?!」

沉默許久,一直沒說話的唐寶開口,對著周子文如此說。

光頭修士也算聖教的「老」了,雖然辦事利但忠心耿耿,而且一築基修士就么處死,確實惜了。

「多謝聖子、多謝聖子!」

「屬今後一定加倍心,拋頭顱灑熱血報效聖教!!」

光頭修士聞言,連忙磕頭。

「哼。」

「無規矩成方圓,樣胡亂施恩,又如何服眾?」

「對得起從死的教眾嗎?」

「雖聖子,但邢堂由掌管。」

周子文眉頭一皺,毫退讓。

但唐寶以特殊期特殊對待,還方才理由,依然堅持讓光頭修士戴罪立功,同意直接處死。

「哼,好自為之吧。」

周子文原本還想堅持,但突然知想到什麼眼神微微一暗,冷哼一聲拂袖門而。

規矩能隨意打破,否則便失了意義,從的種種行為也就顯得笑,一點劉玉較贊同周子文的觀點。

片刻后,告辭離。

就樣,西沙躁動、混亂的秩序,間漸漸流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一章:裂痕分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