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失控的陣法

第四百五十三章:失控的陣法

視野一黑,旋即恢復。

因為只極短距離的傳送陣,故而對各方面的負擔都很,場都並非一般的築基修士,很快就恢復。

,終究還些影響。

受此影響,一間劉玉心神些分散,無法集。

常年經歷煉神之痛,對自身精神狀態的把握,已經爐火純青。

幾乎到一息的間,便強行收束心神,神識放往四面八方蔓延,看清了自身現的處境。

映入眼帘的,一排排帶著西沙特色的建築,但許多建築都已經腐朽的痕迹,看歷經了短的歲月。

空氣微微些灼熱,頭頂蔚藍的空,而褐色的石壁,光線顯得略微昏暗。

「......地底深處?」

看清楚了秘境的景象,根據種種痕迹,劉玉閃念頭。

隨後,注意到了位於建築之間,一條條街的位置,一形狀各異的「傀儡」。

些傀儡的形狀體分為兩類,形的獸形的,但表面無一都蒙了一層灰塵,只偶爾露的軀體還閃爍寒光。

傀儡沒開啟,如果專業的修士,很難從表面判斷品階。

傳送陣布置廣場,視線並怎麼發達,四面八方都老舊的街。

而街的傀儡,更隱隱將廣場包圍,既捍衛又警惕的意思。

劉玉目光微微一凝,暗月劍握手,部分心神聯繫儲物袋的靈器,隨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唐寶、楊叔、周子文等也恢復。

「額~」

傳送似乎給一些帶了些許適,意識搖晃腦袋,口發聲音緩解種適。

一舉動的動靜極,片極為寂靜的地建築,卻顯得清晰聞傳老遠。

「好!」

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唐寶眉頭一皺。

見眾目光望向自己,還沒解釋,迅速一拍儲物袋取聖火令。

隨即,念動咒文數法訣打其。

聖火令懸浮於空,正面央位置的火焰印記閃耀紅色靈光,地空間暗淡的光線,顯得美輪美奐。

只管唐寶如何催動,聖火令都沒一步的反應。

讓些焦急,臉色些難看。

「咔嚓」「咔嚓」

就,各方向的街傳動靜,似乎因為動靜觸動了什麼機關,一隻只傀儡逐漸復甦。

眼亮起各色靈光,關節機械的轉動,發難聽的咔嚓聲。

「快用令牌控制些傀儡。」

周子文似乎知一些什麼,目光掃視一隻只逼近的傀儡,聲提醒。

「些妙。」

「似乎因為年久失修,秘境些陣法能失了控制,聖火令正聯繫陣法確認身份。」

「掩護一,為爭取一些間。」

唐寶臉色逐漸凝重,手停變換著各種法訣,同開口低聲說。

自從聖火教被滅,處秘境建立之後,已經三千多年的間。

因為建立秘境的元嬰老祖知於何種考慮,並沒給到足夠的許可權,以及聖火教力量衰弱的原因,導致後者無法效的維護秘境。

如此漫長的光里,早幾百年,便現些陣法失控制的情況。

只一次特別嚴重,居然無法第一間識別身份。

「。」

聽到「聖子」的話語,眾臉色一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臉色皆變得些難看。

如果無法被識別身份,那豈成了瓮之鱉?

放眼望,廣場四周的傀儡密度低,而且能夠充當秘境守衛的,自然能全一些濫竽充數的低階貨色。

想一想,將面臨整層傀儡守衛的追殺,眾都由覺得些頭皮發麻。

「二階傀儡」

劉玉面色一沉。

遠比普通修士敏銳的靈覺,使得能更快察覺到些傀儡的品階。

根據其軀體逸散的能量波動,能體判斷傀儡的品階,雖然純粹根據能量波動判斷品階些偏頗,但也差差。

傀儡品階的高低與實力的強弱,很程度取決於軀殼的強度,成越強的軀殼,驅動所需的「能量」也就越強。

樣判斷的話,也就八九離十了。

也排除一些特殊情況,比如一些傀儡銘刻了極為高明的法陣、符文,能夠非常效的收斂能量波動,那麼面那一套自然就行通了。

「啪啪啪」

一隻只傀儡僵硬的移動,致使塵封已久的地面塵土飛揚。

劉玉面色同樣凝重,神識斷掃視著廣場附近的傀儡,心沒半分意。

根據的感應,些傀儡品階最低也二階品,相當於築基初期修士的程度。

但多數都二階品,二階品的也再少數,偶爾還能看見二階極品傀儡的身影,那相當於築基巔峰修士,而且悍畏死。

粗略一數,廣場附近的傀儡加起便接近三十隻之多。

遠方還更多的傀儡的影子,只秘境神識受到壓制,劉玉的神識也只能向外蔓延六里左右,所以並清楚具體的數量。

「好的手筆!」

暗暗感嘆。

即使只只傀儡,也普通修士難以想象的手筆了,只能說愧元嬰修士一手建立的秘境嗎?

何況秘境多,現還清楚呢。

「滋滋」

一隻雙眼冒紅光,高約一丈左右的狼形傀儡,張口吐一粗的紅色光柱。

紅色光柱帶著熾熱高溫,內部蘊含炸裂般的能量,沿途所發噼里啪啦的聲音。

根據劉玉估算,威能較之操控極品法器的築基期修士,絕對會遜色多少了。

「砰」

最終,紅色光柱被楊叔,用一面盾牌輕易擋住消弭於無形。

雖然攻擊相當於築基期的程度,傀儡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缺乏變通直直往。

所以只實力差距,就基本能被傀儡擊敗。

劉玉運轉功法,身形頓節節攀升與膨脹,到了丈許左右才停止,同體表覆蓋薄薄一層的銀藍二色光華。

面對一隻靈活跳動而的猿形傀儡,神情鎮靜,沒半點退讓的意思。

谷哊

右臂沿著玄奧的軌跡揮動,帶起陣陣強勁的破空之聲,「流星拳」從容迫揮。

與之爭鋒相對!

「咚!!!」

猿形傀儡四肢粗,雙手與整身體的比例遠比類,粗的拳頭泛著幽光。

但就樣看粗的拳頭,還粗壯的手臂與軀殼,卻被簡簡單單的一拳擊退。

足足被擊退,才堪堪停止。

「嘭」

猿形傀儡雙腳著地,加了對體內靈石靈力的抽取力度,一股新力生馬克服了慣性。

沒咆哮、沒怒吼,它只一無情的工具,克服慣性之後立馬又朝目標對象撲。

死休!

劉玉體修方面,也只二階品的程度,但卻能夠輕易壓制普通修士,一照面便將猿形傀儡擊退。

「星辰真身」的強勢,一刻展露無疑。

「嘭嘭嘭」

腳踏「追星趕月」步法,揮舞「流星拳」,劉玉將猿形傀儡全面壓制。

看冰冷兇狠的傀儡,一刻卻像玩具一般。

「嘭嘭」

眼神平靜,雙拳閃耀藍色靈光,兩拳幾乎分先後轟擊猿形傀儡胸痛,將之直接擊飛。

然後等其落地,雙腳一蹬跳了,將之按倒地無法起身,一拳又一拳轟擊著鑲嵌能量核心的位置。

「砰砰砰」

暴力而樸實無華的七拳后,猿形傀儡的能量核心被毀壞,眼紅光慢慢暗淡,掙扎力逐漸減。

最後,徹底沒了動靜。

搞定!

「果然,以暴制暴錯的方式。」

劉玉面色平靜,隨手將核心被毀的傀儡收進自己儲物袋。

身為體修,應付種近戰傀儡,沒任何壓力,解決起非常簡單,后也十幾呼吸的間。

如果遠程攻擊傀儡,反而麻煩一些。

沒修士的操控,傀儡品階再高也只死物,除非品階高,或者形成一定的數量優勢。

否則,根本值錢忌憚。

解決猿形傀儡,劉玉轉頭望,映入眼帘的結果並讓意外。

周子文、楊叔等輕易擊退了傀儡的第一波攻勢,甚至比更快,早已經解決一隻傀儡,正對付第二隻。

六牢牢將唐寶護衛心,因為第一波感到的傀儡品階最高二階品,而且數量也就九隻,所以並沒感覺到特別的壓力。

,六臉的神情依舊凝重。

一開始的動靜,故而只最近的幾隻傀儡被吸引,但隨著鬥法的展開,更多的傀儡被驚醒,壓力只會越越。

遠處,甚至更遠處,正形狀各異的傀儡源源斷趕。

面對如此多數量的傀儡,遲早會抵擋住的,如果能激發令牌轉為「友軍」,只怕探索秘境就逃勉強了。

別的說,走廣場都困難無比。

唐寶雖然一直掐動法訣,但神識卻將廣場的景象盡收眼底,見此情景掐動法訣的速度由更快了幾分。

「叮叮」

劉玉、周子文等斷抵擋著傀儡的攻擊,將各種形式的攻勢一波波化解,總算沒什麼意外。

其劉玉的表現,讓周子文等暗暗點頭頗為佩服。

僅僅築基期修為,但論表現的話,比任何一名築基後期修士差。

如此,又了二十呼吸的間。

圍攻七的傀儡,數量已經達到了十八隻之多,其六隻遠程傀儡,十二支近戰傀儡。

傀儡之間的攻擊方式各相同,但彼此的配合卻沒想象那麼僵硬,即使無控制的情況。

七的壓力,越越,眼看就堅持住。

就候,聖火令終於了反應,一紅光沒入空石壁,隱沒的法陣顯現了。

「成了。」

唐寶吁了一口氣,面露笑意。

話音落,空石壁投射一白芒,沒入聖火令之,最後隱消失見。

廣場的傀儡像接收到了什麼命令一般,立刻停止了進行的攻擊,又慢慢變成原本的模樣。

「走吧。」

「離遠,否則沒聖火令庇護,還會受到秘境守衛的攻擊。」

叮囑一聲,唐寶目光掃視四周建築,似乎辨認著一些什麼,最終朝西北的一條街走。

「聖子,既然能夠控制傀儡,為何等將些傀儡收取了呢?!」

「使用能增加教派的實力,售賣也能緩解現的資源壓力,豈一舉多得?」

一名身穿綠袍的女修問,語氣帶著解。

通一年的幾次接觸,劉玉知此女名為侯巧雲,修為築基後期各方面實力都弱,一「花瓶」。

「放肆!」

「些守護傀儡先輩祖師的安排,等怎能擅作主張,破壞祖師長遠的布置?」

「此事休再提,自會想辦法。」

「再說進了秘境,歷代宗門從留的遺澤,等又何須如此行事?!」

「還,聖火令只能讓等免受傀儡的攻擊,並能控制些控制傀儡。」

「如果強行收取,那後果...」

聽聞手如此「逆」的想法,唐寶面色一冷呵斥。

「...「

侯巧雲說到一半,見聖子冰冷的眼神還幾名同門好的臉色,最終還沒繼續說。

「或許離開的候,以趁些傀儡沒蘇醒收取幾具,再使用閃靈秘術跑路?」

深深望了沉寂的傀儡一眼,劉玉也些動心,還加快腳步跟隊伍。

秘境禁空禁制能飛行,很快想到了別的辦法。

七離開后,廣場恢復了以往的寂靜,但份寂靜還沒持續多久,便被一陣空間波動所打破。

白朦朦的靈光,現了十身穿黑袍的修士身影。

緊接著,又一陣普通修士無法察覺的空間波動,又十黑袍修士現。

留原地沒散的傀儡感知到動靜,馬蘇醒,一場戰隨之爆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三章:失控的陣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