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利益永恆

第四百五十八章:利益永恆

「既然寶友如此信任,那洪某就客氣了。」

遲疑了片刻,劉玉接代表丹方的玉簡,抵額頭一縷神識探入其查看。

瞬間,一股信息湧入腦海。

紫猴花、靈果、幻心草......

一株株靈草靈藥的名字,以及配方比例湧入腦海,以現的煉丹造詣,只需稍稍推理便判斷份丹方的真假。

「八成真的。」

劉玉念頭一轉,迅速做判斷,隨即心些複雜。

論行論心,確實一值得交好的同,為處世各方面都帶著滿滿的誠意。

但心的複雜,僅僅一瞬間的事情,瞬間便重新平靜。

修仙世界,

信任只一,利益方為永恆!!

「待離開秘境之後,洪某會好好研究丹方,必負寶友所託!」

種種思緒閃,一瞬間的事情,劉玉當即拱手笑。

「洪友的煉丹造詣,家都目共睹,寶自然放心的。」

唐寶說到此處,眾皆爽朗一笑,氣氛其樂融融。

插曲,七接著路,沿著山間一路行。

穿行於光影之間,似乎走向光明的未!

……

……

「叮叮」「嘭嘭」

丹方一事後,七約又走了約二十幾里,遠方忽然響起聲勢浩的鬥法動靜,讓七腳步一頓。

「方向......」

感知到動靜,唐寶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就算第一層,遇到魔門修士,也沒么的反應。

只因秘境二層事關重,聖火教傳承的關鍵,

雖然聖火教現沒落了,但只第二層什麼問題,憑藉秘境第二層的資源,還以隱秘發展。

相而動。

若第二層變故,等於教派傳承的根基了問題!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楊臉色也非常難看。

隊伍總共七從未分開,既然自己,那意味著又入侵者!

第一層通往第二層的通,著聖火教先留的種種布置,僅憑魔門剩一的隱匿法術,絕無能悄無聲息進。

意味著,新的入侵者!

一次,除了魔門修士,還其修士闖入!

「好!」

「聖火峰的方向!」

「快,阻止些闖入者,聖教的三階品靈藥園,就建立聖火峰!」

事關重,唐寶再也無法淡然,快速闡明了利害關係。

接著便施展御風術之類的法術,加快速度向秘境心的聖火峰趕。

劉玉、楊叔、周子文六,同樣施展法術緊跟后。

一行加快速度,火急火燎往秘境快速掠。

遠遠的,一座高約兩百多丈,鍾靈毓秀的山峰現視線,並且越越清晰。

兩百丈的高度放外界算得什麼,但秘境二層山峰普遍幾十丈的情況,也稱得「一枝獨秀」了。

其林木野蠻生長毫無規律,品種各異的花朵開得奼紫嫣紅。

全速趕路之,到半刻鐘的間,七便接近了聖火峰十里之內,也看清楚了里的具體情況。

兩男兩女四名白衣修士,圍攻著一隻山般的黑虎傀儡。

,更準確的說其一主攻,另外三充當輔助角色,釋放各種法術給黑虎傀儡造成干擾。

「金丹傀儡!」

「還相當於金丹期的三階品傀儡!」

看清楚聖火峰的景象,劉玉瞳孔一縮,忍住心頓一驚。

能將金丹傀儡打得落入風,種實力的修士,會什麼修為境界?!

思及此處,心一寒。

強忍扭頭就走的衝動,放開靈覺細細感應。

秘境壓制了所修士的神識,但靈覺卻受到影響,所以十里距離,還勉強處於劉玉的靈覺感應範圍內。

「咦?」

「築基巔峰。」

劉玉還以為自己感應錯了,反覆觀察之後才確定,心由鬆了一口氣。

隨之,一疑問浮現。

僅憑四名築基修士,就算修為最低也築基後期,又如何能抗衡金丹傀儡,還相當於金丹期的傀儡?

樣想著,目光一轉,看向場那把威勢赫赫的金色飛刀。

金色飛刀看起毫起眼,被一名築基巔峰女修操控著,表面浮現一層淡淡的金光,與尋常法器沒什麼兩樣。

但卻能將黑虎傀儡牢牢壓入風,其軀體留深刻的刀痕,一隻腿都已經被毀,看無比凄慘。

劉玉的靈覺,此刀的威勢如山入海深測,比起面對金丹修士的危機感還濃烈,已經超越了法寶的界限。

甚至讓升起一種,自身渺卑微的無力感。

「種威勢......絕對法器或者靈器,普通符寶也沒般強。」

「莫非,元嬰修士使用的「真寶」?」

劉玉心一動。

所謂「真寶」,就元嬰修士使用的法寶。

金丹修士的本命法寶以收入丹田,用法力蘊養緩緩提升威能。

而修鍊到了元嬰期,經歷漫長間的蘊養,還修為提升的蛻變,法寶的威能會思議的提升。

候的法寶,與金丹期之相比,威能已經了質的差距,為了區分開故而稱為「真寶」。

兩者的差別,就像江河比之海、荒山比之珠峰,根本具備比性。

「沒錯,能夠被築基修士使用,還將黑虎傀儡牢牢壓入風,也只真寶製成的符寶了。」

分析清楚,劉玉鬆了一口氣。

總之高階修士就好,符寶的威能總歸耗盡的,遠沒高階修士的威脅那麼。

就像鍊氣期修士激發符寶,準備較長的間一樣,築基修士激發真寶製成的特殊符寶,同樣需較長間準備。

秘境神識受到壓制,自己只被困住,完全以趁機拉開距離。

只離開對手的神識範圍,威脅也就了許多。

至於對方使用特殊符寶,將黑虎傀儡牢牢壓入風,一點劉玉到覺得奇怪。

傀儡畢竟死物,著種種局限性,知變通只會直直往。

如果提做好準備,總歸辦法克制的。

「一宗?」

谷癉

觀察了一會,楊叔眉頭緊皺低聲說。

活了快二歲,又聖火教元老級別物,自然見多識廣。

此根據四穿著風格,還其手的法器法術,一眼就認了四的身份。

「一宗?」

「楊叔沒看錯吧?」

「如果真一宗修士,麻煩就了。」

築基後期的女教眾低聲問。

「錯了。」

「老朽年輕之,曾經到正範圍遊歷,也執行任務。」

「一宗又與魔宗毗鄰,老朽能認錯。」

凝望一宗修士與黑虎傀儡交手,楊叔緩緩搖頭。

此言一,幾盡皆沉默了,臉色都非常難看。

如果只魔宗修士闖入,還能偶然泄密,還現又遇到一宗的修士,就絕什麼偶然以解釋的了。

意味著,秘境的消息很能徹底泄露了,里已經再隱秘與安全。

而秘境聖火教最重的根基,里若了問題,影響實嚴重了。

而且,消息又如何泄露的呢?

七凝望聖火峰方向,想到了問題,一間些六神無主。

金丹長老剛剛隕落,秘境消息又被泄露,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如果秘境再根基,那麼聖教的未又何方呢?!」

楊叔等忠心教眾,都想到了沉重的話題。

即使身經百戰的築基修士,一刻也些六神無主,對教派的未感到迷茫。

劉玉隱藏一顆枝繁葉茂的古樹,透樹葉間的間隙,觀察著聖火峰的戰鬥。

對於現聖火教的情況,由想到了世的一說法。

「當家裡現一隻蟑螂的候,意味著還兩隻三隻甚至一窩蟑螂,隱藏著黑暗處。」

「同理,聖火教里的叛徒,能止一。」

說法,深以為然。

管信仰多麼堅定,總鬆懈的候。

沒想一輩子隱姓埋名,隱藏黑暗見得光,像老鼠一樣躲躲藏藏。

或許當初對教派的信仰,堅定如金石般的全心全意。

但再怎樣堅定的信仰,面臨現實考驗,也總動搖的候。

或許一次動搖改變了初心。

只現狀改變,就一直面臨現實的考驗與誘惑,一次次考驗總真正動搖的候。

到了那,背叛只需一借口罷了。

或許面臨性命之危,或許想再躲躲藏藏,或許為自己而活。

管原因如何,背叛都爭的事實。

而聖火教三千年,處境越越艱難,就算再怎麼重視「思想工作」,現一些背叛者也正常的事情。

「唉~」

唐寶無聲嘆息,眼閃頹廢與落寞。

一刻,感受到了使命沉重。

原,當初長老肩的擔子般沉重!

自己真的能背負使命,負重行走到最後嗎?

背對其它教眾,望著聖火峰方向,唐寶瞳孔失焦距,想都了很多東西。

突然,一隻手拍了右肩。

楊叔。

回頭看,只見楊叔目光堅定微微點頭,似乎明白現的壓力。

「.....」

唐寶終究心性堅定之,方才只因為一連串的消息情緒低沉,得到鼓勵后很快便振作起。

無論如何,能倒。

管放棄秘境,現都將靈草靈藥採摘到手,所以必然能讓一宗修士得逞。

眼對方憑著符寶逞威,避其鋒芒。

但符寶威能總耗盡的候,已經無路退,到了那必一戰!

振作起之後,唐寶恢復往日的氣度,冷靜與劉玉、周子文等商議對策。

最後決定,待到那張符寶威能耗盡便一同手,誓將一宗四斬殺秘境之內!

於,劉玉七藏暗處,靜靜觀看聖火峰對戰的發展。

「叮叮叮」

表面平凡的金色飛刀,卻蘊含了莫測的威能,使得黑虎傀儡觸之即傷難以抵擋。

每一次正面抵擋,都會它軀體留一深深的刀痕。

如果修士的話,受到種程度的傷勢,早就已經隕落了。

但好黑虎傀儡體型龐,種傷勢雖然嚴重卻並致命,只關鍵害被摧毀還能繼續戰鬥。

「吼吼!」

它發穿透山林的怒吼,讓十幾里範圍里的飛禽走獸驚慌失措。

即使間隔了十里之遠,咆哮聲依然清晰聞,傳到了劉玉等的耳邊。

催動金色飛刀符寶的女修,修為築基巔峰。

身材凹凸致,即使寬的白袍依然能完全遮擋,容顏精緻秀眉修剪整齊,透著一股英氣果決。

但令感到惜的,此女右臉一塊如火燒一般的傷疤,破壞了整體的觀賞性。

就像一塊潔白的美玉染了污點,價值立刻打折扣。

此疤臉女修面色凝重,呼吸粗重鼻尖冒著細汗,顯然操控特殊符寶的消耗非常之。

雙手急速掐著法訣,操控金色飛刀符寶靈活的騰轉挪移。

或斬數丈長,鋒銳驚的刀氣,

或變化無數刀影,如雨點一般密集落,攜帶無物斬的殺機。

或使金色飛刀變化到閣樓,勢力沉給予傀儡重創。

「吼吼吼!!!」

黑虎傀儡怒吼連連,想靠近四一一撲殺,但一宗四的配合非常默契,讓它的戰鬥意圖盡皆落空。

由疤臉女修操控金色飛刀符寶,頂住壓力正面進攻,化解黑虎傀儡反擊的同還將之壓制。

而剩三,則全力施展纏繞術、流沙術等輔助法術,影響黑虎傀儡的行動,使得它能完美髮揮實力。

「叮叮叮」

一臉英氣的疤臉女修微微皺眉,手法決停變化,眼睛緊緊盯著黑虎傀儡,一但尋找到破綻便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四攻勢一環接著一環,就像疾風驟雨一般毫停息,顯得些急切。

也由得疤臉女修急切,符寶終究只能保存法寶一部分的威能,種高強度的攻擊維持了多久。

若威能消耗殆盡,還沒擊毀傀儡,那就危險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八章:利益永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