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隱有不安

第四百六十章:隱有不安

方才的鬥法,劉玉沒放任何細節,自己選定的那名一宗女修,似乎非常擅長輔助方面的法術。

實力方面,能相對較弱,比較好對付。

柿子先挑軟的捏,劉玉對《魔修略》已經倒背如流,當然會客氣。

門外,還穩健一點。

心駛得萬年船,能少一點力就少一點力,能多保留一分實力,就盡量多保留一分實力。

將底牌捏手裡,關鍵的刻再用,一般會錯的。

林間的氣氛稍稍放鬆了一點,但卻依然凝重。

劉玉與名為紫衫的女教眾,對付一宗輔助的那名女修。

唐寶楊叔對付疤臉女修,周子文對付一名男修,剩兩名築基後期教眾對付最後一名一宗男修。

七對付四,原本應該比較輕鬆的。

但一宗修士方才的表現,眾都看眼裡。

連三階品的傀儡都被摧毀,雖然取巧的成分內,但也足以說明實力。

故而,七根本敢半分意,分配好目標后便馬商議作戰細節。

「先著急,靠近.....」

「樣......樣」

唐寶緩緩說方才想好的計劃。

若覺得些地方合適,眾也會提商議修改,楊叔、周子文說自己的見解。

唐寶快速思考,些意見採納,些意見模樣駁回。

劉玉很少發言,一語既往的寡言少語,將一切都看眼裡內心毫無波瀾。

明白,雖然自己一年,用盡手段獲得信任,算進入了聖火教的核心,才能被帶進入秘境。

但,相比於周子文、楊叔兩,卻又算真正的核心,就如那兩名築基後期的教眾。

對此,劉玉卻沒什麼遺憾的。

一年間短,所能做的事情實限,而能夠混入秘境,就已經達成目的。

想更進一步,付回報完全成正比。

能混進聖火教跟著唐寶等進,劉玉已經比較滿意了,一年間總算沒白費。

若獨自一進,面對第一層秘境的傀儡,也沒什麼好辦法處理,搞好便會性命之憂。

畢竟自己沒魔宗無眉男修那麼高明的隱匿秘術,沒信心瞞秘境的傀儡感應,處理好會事的。

「形勢,重於蠻力。」

候,劉玉由想到世易師說的一句話,深以為然。

沒絕對的實力之,智謀便顯得非常重,一昧的蠻力並取。

七神識傳音,交流得非常迅速。

一會兒,便商議好了對策具體的行動細節,紛紛用「隱身術」之類的法術,盡顯減動靜向聖火峰靠近。

……

「品靈石!」

從黑虎傀儡遺骸,掏兩顆幾乎透明的靈石,疤臉女修臉喜色一閃。

兩顆靈石皆呈幾乎透明狀,巧精緻、靈氣盎然,散發的靈氣極其驚。

根據外相及表現,確實品靈石無疑。

就算其內靈力消耗了許多,對低階修士而言仍舊多得的隗寶,兩顆加起勉強比得一顆完整的靈石了。

「將兩顆品靈石交給師叔,老家定然十分欣喜。」

「最重的,還完成師叔吩咐的目標,一定將拿東西搞到手。」

「若任務失敗......」

疤臉女修想到自家師叔的手段,由打了寒顫。

一宗雖然正宗門,但折磨的手段一點比魔門差,能修鍊到金丹境界的又幾心慈手軟之?

想到一點,將兩顆靈氣消耗半的品靈石收進儲物袋,準備進行一步計劃。

「任師姐,里已經收拾好了,接等該怎麼做?」

一名長相溫柔、氣質寧靜,額垂長長留海的女修走問。

看著疤臉女修,眼帶著一絲敬佩。

溫柔女修眼,任紅顏任師姐一直同輩的翹楚,但年紀輕輕就高深的修為,還登了真傳之位。

無數修士難以企及的存,也讓心服口服。

一次能進入「遍地黃金」的秘境,也多虧了任師姐提攜,所以溫柔女修心服口服。

儘管任師姐對任務目標諱莫如深,但還願意聽從指示。

「嗯。」

「既然如此,那等就破了靈藥園陣法,開始收取其的靈藥。」

任紅顏淡淡應了一聲,目光一掃聖火峰周圍,向著山靈藥園的位置趕。

沒多久,轟隆隆的轟鳴便再次響起。

「好,一宗修士已經攻打靈藥園陣法了。」

「聖子,......」

名為紫衫的女修臉色一變,帶著些許焦急之色,望向唐寶。

「稍安勿躁。」

「既然些修士窺伺靈藥園的靈草,那就讓攻打一會兒,正好以消耗一些法力。」

「秘境第二層,屬位於心的聖火靈藥園最為重,先輩此單獨布置了三階陣法,那麼好攻破的。」

七已經摸到了聖火峰山腳遠,聽了紫衫的言語,唐寶望著靈山靈光閃耀的方向,眼冷色一閃。

而聽到靈藥園還三階陣法守護,紫衫等也再心急。

根據法器法術傳的動靜,以概判斷一宗修士的位置,距離七最多三里左右。

距離,如果神識強的話,已經能便觀察看。

故而七的動作十分心,行速度也放緩了許多,幾乎一步一步往挪移。

又了約十呼吸,七正式進入三里範圍之內。

「等等,能再進了。」

「先看看情況。」

唐寶傳音。

說完,站原地,放神識往靈藥園蔓延而。

聖火教傳承的根本功法,著些許錘鍊神識效果,所以唐寶的神識比普通修士強了少。

秘境受到壓制,將將還以蔓延三里,勉強以觀察到靈藥園所之地的情況。

而楊叔、周子文等,神識沒那麼強,只能暫分開轉動到其它角度,觀察靈藥園方向的情況。

只由於遮擋的原因,能將所情況都看眼。

劉玉同樣與幾分開,站草木野蠻生長的靈山。

表面尋找角度觀察,實則神識早已蔓延而,將一切都收入眼底。

黑色的土地,形狀各異六色的靈藥,一土黃色的護罩將葯園保護其,防止野獸妖獸的與意外的破壞。

「叮叮叮」

「砰砰」

一聲聲轟鳴響起,一宗四驅使著法器靈器攻擊陣法。

「沒先那種特殊符寶了吧?」

看到里,劉玉鬆了一口氣,又覺得理所當然。

畢竟真寶製成的符寶,就算對金丹修士而言,也一種強的手段,甚至以當成殺手鐧使用。

秘境的資源再多,也一定能得到的,能孤注一擲投入多。

一張特殊符寶,確實差多了。

而以如今的實力,只沒種極具威懾力的手段,那麼進退自如立於敗之地。

二,渾渾噩噩的。

「叮叮」

放一頭雪豹靈獸攻擊之餘,一宗的溫柔女修還操控一件白色玉如意靈器,遺餘力向陣法砸。

「嘭!!!」

只惜,一聲響亮的轟鳴后,一切都歸於平靜,陣法形成的土黃色護罩依然紋絲動。

見狀,溫柔女修沒放棄繼續攻擊。

「師姐,樣辦法呀。」

「想讓陣法靈力耗盡攻自破能能的。」

「陣法靈脈靈力的補充,等攻擊根本撼動了,其靈力恢復速度遠高於消耗速度。」

「樣,只怕等的法力先消耗殆盡了。」

攻擊之餘,傳音任紅顏。

「別急。」

任紅顏沒多解釋,只簡單回答了一句。

眼睛一眨眨盯著陣法,觀察著陣法每一細微的波動,眼盡平靜與認真之色。

「就此處!」

忽然,任紅顏眼精光一閃,死死盯著陣法某一塊相對薄弱的區域,眼神瞬間變得銳利逼。

接著,從儲物袋摸一枚彈丸、通體漆黑的圓珠。

「破禁珠?」

神識觀察到里,劉玉心一動。

對於三階陣法,一階二階破禁珠能說沒效果,但效果都非常限。

能起到一錘定音效果的,唯三階破禁珠!

「莫非除了真寶之外,一宗修士為了此行,還準備了三階破禁珠?」

「真捨得本錢啊。」

「難投資此次的一宗高階修士,就怕竹籃打水一場空,最後什麼都沒撈到嗎?」

思及此處,劉玉心忽然一種好的預感。

付了么多,四背後的高階修士,一定所求甚多。

進入秘境之後,著四階陣法的阻隔,加秘境又地底深處的因素,就算元嬰修士也能同步掌握裡面的情況。

但就算如此,都投入了么多進,足見其決心。

知,進入秘境之後能親自指揮,最終收入多少很多確定因素的。

就算秘境里處最精華的三階靈藥園,因為長年沒修士打理,靈草靈藥自然生長,年份數量也肯定比外界靈藥園差了很多。

對方就那麼肯定一定能回本,甚至付遠高於收穫?

「未必!」

劉玉心暗。

加隊伍的「叛徒」還沒表明身份,漸漸一種詳的預感,隱隱覺得些安。

莫非,自己無意捲入某漩渦了?

「到底為了什麼呢?!」

劉玉左思右想,都毫無頭緒。

打定主意,待會兒交起手保留實力,也急著與唐寶等翻臉。

思及此處,劉玉神識一動,往周圍蔓延而。

一陣無形的波動蕩漾開,動用「存神妙法」的技巧,以自身為心,周圍二十丈內構建了一「神識之牆」。

樣一,除非神識方面遠超自己,否則就算神識掃視,也只能看見「正常景象」。

隨著神識範圍的提升,劉玉神識方面的手段也多了起,「存神妙法」的一些技巧也漸漸能夠運用。

比如種構建神識之牆的技巧,以效欺騙其修士的神識觀察,又被其修士發覺自己的動作,候能起到非常錯的效果。

當然,鬥法沒半點效果的。

構建神識之牆后,解腰間的靈獸袋往一倒,一綠色的影子便竄了。

馬,劉玉發覺褲腿一緊,些痒痒的感覺。

「噝噝」

許靈獸袋呆得久了,青些幽怨,使勁用腦袋蹭著的褲腿,又帶著一點以自由活動的興奮。

就像靈獸袋裡坐牢,頗一種「放風」的直視感。

劉玉笑了笑微微搖頭,現安慰傢伙的候。

馬臉一正,通主僕契約的聯繫,達了自己的命令。

「噝噝」

收到命令,青儘管些情緒,但還老老實實服從命令。

它巧碧綠的身影,很快消失叢林。

「錯。」

「看些年的訓練效果非常好,傢伙倒非常乖巧,學會了服從,而跟鬧脾氣。」

望著青消失的方向,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神識一動撤銷「神識之牆」。

,唐寶的神識傳音剛好傳了。

「與匯合,準備動手!」

收到傳音,劉玉、紫衫、楊叔等朝唐寶處趕,七重新匯聚到了一起。

神識快速交流了一遍,都沒發現問題。

「轟!!」

,靈藥園方向一聲巨響傳。

使用三階破禁珠后,葯園陣法搖搖欲墜,一宗四正全力進攻,眼看攻破就旦夕之間。

也正常之事。

首先陣法存了三千多年,就算聖火教修士每百年進的候,都會維護一次。

但隨著聖火教的漸漸衰落,能能效維護,那就難說了。

相比正常三階陣法,各方面肯定差了少的。

其次沒修士主持,缺乏靈活變通,威能方面理所應當又降低許多。

種種原因疊加之,一宗四能夠攻破,也就足為奇了。

雖然神識早已將一切收入眼底,但劉玉表面還一般,露解與驚訝之色。

------題外話------

ps:均訂正式達到兩千,從明開始日!

從明開始,盡量把更新間放七點。

如果七點更新,就十一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章:隱有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