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同室操戈

第四百六十七章:同室操戈

「就失敗了?!」

看着缺了劍尖的聖火劍,劉玉心頭震動。

感覺思議,仔細一想又理所當然,只遺憾所難免。

如果靈寶種足以毀滅地的存,能夠輕易被煉製,那麼世界早就亂套了。

七再次踏足心浮島,望着破損的聖火劍,一間安靜的怕。

「何至於此?!」

怔怔看着破損的劍刃,唐寶眼眸微紅,心情非常平靜。

堂堂築基巔峰修士,竟然滿臉失落,想此事對的打擊多。

「......」

此情此景,楊叔、周子文等也神色沉重,心緒非常低落。

雖然沒唐寶那麼沉重使命身,但對教派的情感卻沒半點作假,完全能夠感同身受。

看着煉製失敗的聖火劍,從一連串的變故回神,劉玉卻心一動。

「煉製失敗於自己而言,未必好事。」

心閃念頭。

靈寶之威毀滅地,元嬰修士催動都限制重重,只能發揮極部分力量,更難以連續動用。

只到了化神境界,才能較為輕易地催動靈寶。

如果聖火劍煉製成功,劉玉即使到了金丹境界,依然催動了,更煉化了。

很長間內,與沒得到沒什麼區別。

但眼煉製失敗,聖火劍依然處於法寶層次,威能卻超越法寶真寶多,未必好事一樁。

若能奪得此劍,日後結成金丹便煉化,就算只能發揮一部分力量,也一張強力的底牌。

憑藉此劍的威能,縱橫金丹境界話!

想到里,劉玉心頭一熱,臉沒露任何異樣,暫按捺發。

……

火海熊熊燃燒,浮島碎片斷落沙石,岩漿湖面濺起陣陣漣漪浪花。

「三千多年的努力,終究功虧一簣嗎?!」

「為了煉製此劍,致使山門破敗,教眾死傷計其數,教派因此一蹶振。」

「祖師,當年您的選擇,或許真的錯了。」

「弟子無能,能承擔興之任!!」

唐寶喃喃低語,言語自責痛苦。

對當年火真君選擇的正確性,生了一絲懷疑。

數息后,忍住心的悲意,一步一步,想帶着此劍離開秘境。

其餘六緊隨其後,同樣向聖火劍掉落的那處坑走。

法寶!

多麼耳熟能詳的辭彙,對築基修士而言,經常以聽見。

但多數修士親眼見的次數,卻屈指數。

那麼熟悉,那麼遙遠,又那麼陌生!

現機會接觸,即使沒據為己的想法,眾也想近距離觀察一,甚至親手觸摸一番。

「倘若聖火教「叛徒」動手的話,現就最好的機了。」

閃念頭,劉玉暗暗留意身邊幾的動靜。

注意到,周子文的眼神閃爍,一手慢慢向儲物袋摸。

楊叔、紫衫等教眾,心神都放聖火劍,所以沒注意此的動作。

「混水摸魚。」

「隔岸觀火。」

種種跡象無表明,周子文叛徒的能性最,但劉玉卻完全沒提醒的想法。

雙方最好兩敗俱傷,才最符合的利益。

「踏踏」

劉玉的注視,唐寶到坑旁,正彎腰拿起聖火劍。

而周子文的一隻手,已經按了儲物袋。

經脈內法力暗暗運轉,心神聯繫熔火刀與赤炎塔兩件靈器,劉玉漆黑如墨的瞳孔,似青色的火光跳躍。

已經做好動用全力的準備,待會兒一旦交手,便見機行事隨即應變,做好了給予聖火教修士重創的準備!

引而發準備動手的夕,間似乎分外緩慢。

微微彎腰,唐寶的手慢慢向聖火劍摸,距離漸漸接近,眼看就到手!

「鏗鏘」

電光火石之間,一抹寒芒乍現,以迅雷及掩耳之勢向唐寶射。

劉玉的靈覺,一股強烈的殺意忽然現,再也沒遮掩的意思。

手者,正周子文!

兩的距離足兩丈,如此之短的距離遭受襲擊,多數修士根本及反應。

劉玉神識刻刻留意著每一,其手的第一間便發覺,但為了坐收漁之利,選擇故作知無動於衷。

如此珍貴的法寶,最後倘若奪取到手,必然能傳一點風聲。

否則,必定一場滅頂之災,即使躲宗門也沒用。

說定手者,就那些平日裏「藹親」的師叔師伯。

倘若懷揣著聖火劍法寶,縱然著宗門作為靠山,劉玉也還能放心,能泄露半點消息。

所以,場的所修士,能留一活口!

從將自身安危,寄託於的承諾,也從考驗性!

修仙者的內心,裝着整世界敗壞!

一瞬之間,劉玉心閃無數念頭,洶湧的殺意澎湃於胸膛,但卻露分毫。

眸光瞬間變得銳利,又漸漸歸於平靜。

說遲,那快!

築基修士的靈覺已經足夠敏銳,唐寶手掌剛觸碰到聖火劍,便感受到身後忽凌厲的殺機現。

「好!」

猛然想到泄露秘境消息的叛徒,目露駭然之色,法力護罩瞬間浮現周身。

然而,兩者的距離施展接近,短短間根本及做更多。

唐寶猛然回頭,周子文驅使的那把黑色刀閃爍冷光,已經近咫尺。

黑色刀極品靈器,憑藉築基修士基本的法力護罩,想抵擋幾乎方夜譚,死亡似乎已經避免!

唐寶瞳孔,映照着黑色刀的冷光,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

目眥欲裂,心底卻升起深深的甘還遺憾。

能死!

「死了,聖教怎麼辦?!」

唐寶閃念頭。

想死,因為害怕死亡,而怕聖教從此短了傳承。

教派已經衰弱到極致,真的能現任何意外了!

思及隕落的諸位長老,以及歷代聖子的遺憾,還自身背負的使命,唐寶心萬分甘!

生死關頭,間似乎變得緩慢,腦海快速閃很多往的記憶。

「!!!」

一聲怒吼,楊叔一把年紀經歷的危險無數,經驗豐富率先反應,

危急關頭,奮顧身挺身而。

知用了什麼方法,竟然瞬間現唐寶身,雙手撐起一片帶着血色光幕。

但顯然,種秘術極為消耗元氣,使用的代價極其嚴重。

瞬移后,楊叔的氣息與靈壓都急劇衰弱,本將皺紋遍佈的面容更加蒼老了幾分!

「呵呵~」

周子文平苟言笑的臉,露低沉殘忍的笑意,目閃極端瘋狂之色,沒半分停手意思。

動手的同,周身靈壓迅速攀升,與唐寶相。

築基巔峰境界!

瞬手的一瞬間,周子文便算計好了一切,控制黑色刀靈器的同,還摸一疊二階符籙。

快速激發,化為一二階法術,射向紫衫、劉玉等。

「幽冥黑風術」「葵水驚雷術」「金風散形術」

黑氣森然的狂風、震心魄的玄色雷霆,蝕骨銷魂的金風......

剎那間,一張張二階符籙便被激發,化為威勢驚的各種屬性法術向眾席捲而。

「楊叔!」

「快閃開!」

看着擋住自己身的影,唐寶目眥欲裂,一種感動瞬間充盈於胸膛。

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傳音。

爾虞詐的修仙世界,種舍己為的感情尤為珍貴!

眼的老與教眾,已經為教派付了多,應該安享晚年的。

「......」

楊叔收到傳音,卻只嘴角處理一絲笑意,根本沒移動的意思!

築基修士的反應速度遠超凡,同樣的間之內,以做更多的事情。

眾一連串的反應,實則短短兩瞬而已。

「嘭」

黑色刀化為寒芒,迎頭撞了楊叔撐起血色光幕。

就像玻璃破碎,血色光幕連僅僅堅持了一瞬,便被一擊而破。

黑色刀毫停留,唐寶置信的目光,從楊叔胸膛一穿而,留一碗口的血洞。

死亡降臨,楊叔面閃複雜與追憶之色,隨後便失了神采。

現種情況並奇怪,周子文築基巔峰境界,而且早又準備蓄勢已久,黑色刀還極品靈器,全力一擊任何築基修士都能看。

楊叔雖然同樣築基巔峰,但年事已高,實力已經處於滑狀態。

況且間緊急,就算使用了自損秘術,也能發揮多少實力。

了用性命爭取的一瞬間,唐寶終於取一面紅色圓盾,匆匆注入法力擋身。

但匆匆激發的防禦靈器,如何能夠抵擋周子文的全力一擊。

「嘭」

一聲沉悶的轟鳴,電光火石之間,黑色刀已然轟擊紅色圓盾,竟然連盾帶全部擊飛。

了緩衝,唐寶總算沒丟掉性命,只身受重傷。

「噗」

飛二十多丈落地,猛然噴一口鮮血,胸膛已血紅一片血肉模糊。

及多想,唐寶立馬取一顆療傷靈丹吞,才向楊叔看。

以的角度,只能看見楊叔的背影,透其胸膛碗口的孔洞,以看見周子文冷笑瘋狂的面孔。

「撲通」

嘴角、胸口,兩處停流淌鮮血,聖火教的元老撲通一聲倒地,生命氣息迅速流逝。

鮮血徐徐流淌,順着自然的軌跡,竟然了坑底的聖火劍,讓把「聖劍」更添了三分詳的色彩。

一死一重傷,其被法術擋住暫能阻攔。

周子文身形一動,快速掠到坑旁,顧還沒冷卻的血液,將聖火劍一把抓手裏。

心念一動,就想將此劍收入儲物袋。

卻知為何,遲遲能成功,一連試了數次皆失敗。

及多想,否則被唐寶等反應圍攻,場凶多吉少!

周子文當機立斷,身形往心碎片外爆退而,明顯想沖向口逃離此處。

一連串的交鋒,發生一息間里。

而,符籙激發的玄色雷霆,還劉玉撐起的蔚藍護罩僵持。

「滋滋」

帶星辰之力特性的體修法力撐起的護罩,全力施展防禦力非常觀,二階品的癸水神雷也能立即攻破。

面驚怒交加,實則內心平靜如水,劉玉游刃余的應付著雷屬性法術。

「好機會。」

「現手?」

刻觀察著場的動靜,劉玉一眼就看破了周子文的行動路線,心快速權衡利弊。

對方通往秘境三層口的必經之路,距離僅僅十八九丈。

距離,若使用閃靈秘術,突然現其身,心算無心一擊必殺的能性。

「此知的信息真少。」

「樣看,消息很能便此泄露給一宗、魔宗的。」

「一宗準備那麼充分,還帶真寶製成的符寶,應該就圖謀聖火劍無疑了。」

思及此處,劉玉先的疑惑迎刃而解,但新的疑問又升起。

「聖火劍已經現,那麼一宗魔宗修士又哪裏呢?」

「付么代價,相信兩宗只為了秘境的些許資源。」

快速思考。

秘境的資源,對普通修士當然珍貴無比,但對一宗、魔宗兩龐然物,那就未必了。

對高階修士而言,普通資源更唾手得,能打動高階修士的唯珍稀資源及靈物。

比年靈草、千年靈草、法寶、古寶......

「還再看看。」

「如果能盡數擊殺些修士,那聖火劍寧奪取,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怎樣都會虧。」

閃念頭,劉玉冷眼放周子文退走,暫沒選擇暴露自己。

區區一築基修士,卻懷揣金丹元嬰修士都覬覦的法寶,睡覺都難以安穩。

儘管已經做了偽裝,但誰知高階修士會會什麼詭異的秘術,以追查自己的蹤跡?!

些親眼見自己的修士死光,劉玉就算拿着聖火劍也能安心。

畢竟還只一築基修士,處於整修仙界的階層,遠做到無視危險放肆而為的地步。

弱的候,還以穩妥為主。

就劉玉思索的兩息間,周子文已經脫離心浮島,踏着一塊塊浮島碎片,快速向口方向掠。

急速飛掠間,取兩枚特殊傳音符,化為兩紅色流光,眨眼消失黑黝黝的入口深處。

顯然,此聯繫「同夥」。

望見一幕,劉玉眸光微查的一閃,「全力」破除身的癸水神雷。

「砰砰」

連續幾聲轟鳴傳,紫衫等三名築基後期教眾,突破了法術封鎖。

方才一幕盡收眼底,面皆驚怒交加,待唐寶吩咐,便急急忙忙朝周子文追。

「滋滋」

與蔚藍光幕僵持,癸水神雷消耗了少的威能,威勢由盛轉衰。

見機差多了,劉玉結束划水,揮動暗月劍蓄勢而發,一連斬幾劍光。

舉重若輕!

「嘭嘭嘭」

雷球崩潰,電弧飛濺。

幾絲細的雷霆,竄到劉玉手掌手臂,立刻傳絲絲麻麻痒痒的感覺。

但肉身經星辰之力與陰之力的淬鍊,強度已經今非昔比,法術抗性也了顯著的提升。

一點法術餘波,所以沒任何礙,完全影響行動。

「錯。」

劉玉微微點頭,對「星辰真身」的效果感到滿意。

隨後身形一動,跟紫衫三後面,快速向周子文追。

畢竟境界低了一階,實力自然弱一籌,破除法術比三慢一點,才更合理嗎?

只還沒翻臉,就將角色扮演,劉玉非常演員修養的。

幾一追一逃,快速接近口。

雖然四後面全力追趕,但周子文畢竟先走一步,所以暫沒被追的危險。

「叮叮叮」

周子文臉恢復苟言笑,但神態相比以往卻為同,眼已經冷漠疏遠,而瘋狂與殘忍。

仗着靈器精良修為更高一籌,的逃跑之路驚無險。

眼看入口近眼,此回頭看着紫衫、劉玉四,嘴角露嘲弄之色。

似乎,笑話幾的無能。

紫衫三狂怒已,卻又無奈何。

全力催動法器靈器,施展各種法術攻擊,卻被對方穩穩的抵擋。

「呼呼~」

唐寶喘著粗氣,氣息漸漸平穩。

吞服一顆極為珍貴的療傷靈丹,儘管傷勢還沒痊癒,但也穩定了以行動。

只實力的發揮,難免受到幾分影響,約只全盛期的八成左右。

看着奪路而逃的周子文,唐寶痛苦已面目猙獰,雙眸通紅隱水光。

「為什麼!!」

從喉間擠幾字,語氣低沉,聲音嘶啞更咽。

眼看對方接近口,唐寶快速取聖火令,打數法決操控令牌,引動口處的陣法將口封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七章:同室操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