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雙雙死亡

第四百七十章:雙雙死亡

「叮叮」

通朱紅古琴凝聚的虛幻刀兵,與法器靈器高頻率碰撞,發如實物交擊的聲音。

種通靈器施展的攻擊方式,確實其獨到之處。

相比法術,施展速度更快,而且威能也很觀。

相比法器靈器直接攻擊,更節約法力,而且變化更多容易被克制。

當然,音攻擊能如此效果,任紅顏本身的實力或缺,換一持朱紅古琴,未必能發揮般威能。

周子文的黑色節杖靈器也類似,似乎同樣以輔助施法,提升法術的威能減短施放速度。

劉玉並眼熱後者。

根據的觀察,黑色節杖能僅僅只對血法術效果,也自己屬性合,能發揮最的效果。

除了正氣青年邊毫無進展,任紅顏與另外一名一宗修士,短短數回合就已經佔據了絕對風。

一宗三看,假如滅了唐,保持現的格局非常優勢。

倒候三對無眉男修一,佔據非常的優勢,周子文選擇的餘地就多了。

所以一宗三,整體還比較賣力的,並沒多保留實力。

「叮」「叮」

對任紅顏,紫衫抵極為吃力。

只能被動挨打,沒半點還手之力。

兩女修為本就差了一境界,再算靈器等方面的差距,實力相差一點半點。

繼續樣,紫衫的敗亡只間問題。

「轟隆隆~」

間唐寶與周子文兩之間,對決就更為激烈了。

極品靈器與極品靈器全力碰撞,劍光縱橫、血芒閃閃,兩鬥法的威能波及到其它。

周子文既然「扭曲之影」,自然什麼心慈手軟之輩,恰恰相反擇手段。

或許為了證明自己,或許奪取聖火教的「正統」,此手便全力以赴!

而經兄弟背叛、楊叔死亡、聖劍被奪一系列事情后,

唐寶此已經再抱幻想,手之間同樣也招招留情,誓斬殺眼的叛徒。

而且,能輸的理由,更一定戰勝「叛徒」,否則後果想像。

至於魔宗無眉男修,與聖火教最後一名築基後期教眾的鬥法,就完全以用「聲色」形容了。

聲勢雖然浩,但兩竟然回的樣子。

以此的實力,居然與後期教眾回,想而知多劃水。

顯然此也明白,一旦按照現的格局結束戰鬥的話,而一宗三實力沒受到影響,那將會處於極為利的境地。

到候說完成任務,能灰溜溜離開保住性命就算錯了。

但空手而回,顯然了宗門長老那一關。

故而選擇偷偷放水,急着斬殺聖火教教眾,指望聖火教能多多消耗一宗修士的實力。

與之對戰的那名教眾很快察覺到了一點,倒也樂意配合,甚至還騰手支援紫衫。

無眉男修根本管,反正與一宗修士的關係,家都心知肚明,候也懶得遮掩了。

種行為,引得任紅顏怒目而視,立馬傳音指責。

但無眉男修行素,根本沒改變的意思。

雙方交手后的十息間里,因為魔宗無眉男修的故意拖後腿,局面倒維持住了脆弱的平衡。

得益於另一名教眾的支援,紫衫短間倒支撐住了。

兩女的巨實力差距,種脆弱的平衡註定維持了多久,的敗亡只間問題。

表面與一宗正氣青年斗得難分難解,劉玉實則游刃余,分一部分心神,將平台甚至更遠處的情況都收入眼底。

「一旦紫衫支撐住,脆弱的平衡馬就被打破。」

「或許候暴露一部分實力,斬殺一宗一,使得局面一直維持一平衡,讓雙方的實力持續消耗?」

鬥法,劉玉心念急轉,馬就了決定。

……

……

「咻咻」

清微的破空聲響起,六枚飛鏢法器空急速移動。

正氣青年手緩緩掐着法訣,額頭慢慢浮現顆顆細的汗珠,也知因為空間溫度高,還因為其它一些原因。

「怎麼能?」

正氣青年臉色些難看,心一片凝重。

對方持劍而立,明明鬆鬆垮垮滿破綻的模樣,竟然給了一種無從手的感覺!

此長相普通黑髮黑袍,修為也只築基期非常一般,為何會給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正氣青年的靈覺,甚至傳絲絲威脅的感覺。

靈覺一直比普通修士敏銳,憑此必了好幾次危機,故而對於靈覺的感受十分重視。

「對方看明明非常普通,最多一名實力的體修,為何會帶給種感覺呢?!」

正氣青年百思得其解。

平常若現危險直覺,一般會選擇避開,但現長老親自安排的任務,避無避只能硬著頭皮。

「以為露破綻,就沒辦法了么?」

體修手段終究簡單,正氣青年當法決一變,控制六枚黑色飛鏢變化飛行軌跡,遠近飄忽定。

原本六枚黑色飛鏢圍繞着劉玉旋轉移動,始終保持着兩三丈的距離,其策略變化之後,逐漸靠近甚至進入兩丈之後。

距離非常危險,如果劉玉稍疏漏,便能被攻擊到肉身。

即使以現的肉身強度,若被築基後期修士驅使極品法器,沒防護的情況攻擊到脆弱之處,也絕對會好受。

劉玉看着四周近遠的黑色飛鏢,明白能繼續樣了,能將主動權完全交到對方手裏。

那樣的話,也託了。

就算實力了巨的增長,但保持種托的態度,遲早翻船的候!

劉玉心做決定,一刻便身形一動。

「啪啪」

沉重的腳步聲響起,踏着步法「追星趕月」,飛速向對方掠。

樣一,對方就無法安然試探了。

然被一體修近身,即使修為高了一階,也極極為危險的事情,修仙界無數年的經驗。

劉玉一動,六枚告訴旋轉的黑色飛鏢法器隨之一動,輪流從各角度攔截的路。

「該死!」

正氣青年心暗罵一聲,只能法決一變再次改變策略,控制法器阻止劉玉的靠近。

情況也意料之,對方能坐以待斃完全被動挨打。

因為靈覺淡淡的危險感,做完些還放心,又從儲物袋取一白色畫軸注入法力。

白色畫軸閃耀靈光迅速攤開,漲至兩丈左右將團團環繞,其一只鱗甲分明的異獸栩栩如生,一看便知防禦俗。

竟一件珍稀的品防禦靈器!

異獸畫卷環繞周身,正氣青年心定,接着雙手掐動了法決,一陣金火屬性的波動蕩漾開。

「金焱火蓮術」

一朵朵金色的蓮花其身凝聚,燃燒金色烈焰的同,還散發着金屬性的鋒銳之氣。

看美輪美奐,卻又隱藏着致命的殺機。

隨着正氣青年最後一法決落,七朵金蓮合二為一膨脹至接近三尺,威能甚至接近二階極品法術,似慢實快輕飄飄向劉玉落。

施放法術,此呼吸加快了少,應該消耗。

金焱火蓮術的波動,也引得少注意,旁邊的紫衫更擔憂已,此自身難保愛莫能助。

對手的動靜,劉玉第一間察覺,立刻做了應變。

蔚藍靈光自胸膛閃耀,瞬間蔓延至全身!

將暗月劍暫插入地面,雙手左右撐開形成了一蔚藍護罩,將自身全方位無死角保護內。

「叮叮」

黑色飛鏢法器高速旋轉,如雨點一般高頻率落,卻只能緩緩消耗蔚藍護罩的威能,而能一擊攻破。

方才的交手,劉玉往暗月劍灌注了少極寒之力。

所以此黑色飛鏢法器,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響,威能降低了少。

星辰真身皓月階段的修鍊,目只完成一半,附帶極寒之氣特性的法力,或許對品之的靈器效果顯著。

但對極品法器的影響,效果還非常觀的,尤其高頻率的接觸。

撐起蔚藍護罩的一瞬間,劉玉胸膛靈光又一變,變成無暇的銀色,瞬間蔓延至全身。

拔起漆黑的暗月劍,將極寒法力覆蓋其,將此劍染成銀色。

遠遠看,宛如一把冰霜之劍!

做完些,那一朵燃燒金色烈焰的金蓮,已經盡咫尺!

絲絲鋒銳熾熱的氣息,使得蔚藍護罩表面泛起絲絲漣漪。

其的熾熱高溫,甚至透護罩傳遞到體表,使得汗毛倒豎。

「呼呼~」

劉玉當即舉起暗月劍,自而、自而連斬七劍,蔚藍護罩那之已經打開了一口子。

藍色巨劍揮舞,絲絲極寒之氣透體而,形成七淡藍光刃,向近咫尺的金色火蓮激射而。

斬七光刃之後,看也看看結果。

蔚藍靈光瞬間再次蔓延全身,右臂稍稍蓄力,便將暗月劍一擲而。

驚鴻一擲!

一瞬,

接連七聲炸響,幾乎分先後響起。

「嘭嘭嘭」

金色的焰火飄飛,無形的冰寒之氣四溢,聲勢極為浩。

「金焱火蓮術」終究二階品法術,威能更直逼二階極品,而以目劉玉的體修造詣,斬的淡藍光刃威能終究限。

故而金蓮只體型縮了一圈,便接着被正氣青年控制,向劉玉輕飄飄落。

但,它馬撞了迎面而的一藍色流光!

「轟!!!」

連環的炸響餘波未盡,一聲巨的轟鳴緊隨其後。

金色火蓮消失見,縷縷金色的焰火四溢,地面留一坑洞。

而暗月劍也到飛而回,插距離劉玉遠處的地面,劍柄鏗鏘作響。

巨的動靜,甚至引得任紅顏再次側目,知同門師弟邊順利。

此女想快點解決紫衫,故而沒選擇插手。

暫失暗月劍,劉玉此卻無暇撿回。

因為擲此劍的一瞬后,護衛周身的蔚藍護罩,已經頻率破碎。

雖然威能所降,但畢竟成套的六枚極品法器,還以比擬甚至超越一般品靈器,而且由築基後期修士操控。

以劉玉目的體修修為,任由攻擊蔚藍護罩短暫支撐,但堅持了長間。

「啪啦」

就像玻璃破碎,蔚藍護罩裂紋遍佈,於暗月劍擲兩瞬后四,化為無形的靈氣消失。

劉玉處變驚,面對種情況依舊平靜異常,心湖甚至沒泛起一絲波瀾。

只心念一動,「護體焰盾」便瞬間凝聚,極品法器的攻擊幾乎能攻破。

為了隱藏身份實力,並沒樣做。

對方所看到的,只故意顯露,故意讓對方看到的。

電光火石之間,劉玉體表蔚藍光華流轉,已經爐火純青的「流星拳」,從容迫揮舞而。

剎那間,四周響起獵獵拳風!

身體周圍,拳影重重,蔚藍光華璀璨如星辰!

「叮叮叮」

憑藉着遠超築基境界的神識,劉玉能精準捕捉每一枚飛鏢法器的運行軌跡,然後以精準的拳鋒應對,將肉身強悍的優勢盡數發揮。

一息之後,六枚黑色飛鏢法器盡數到飛而回。

「錯。」

全身力量盡情宣洩,體內氣血火熱沸騰,劉玉咧嘴一笑。

隨後,一躍數丈。

趁著對手攻擊間「回氣」的短暫間隙,將暗月劍重新拿手,繼續向逼近。

「自己全力而為精心準備的一輪攻勢,就樣被對方化解,竟然沒佔到半點便宜?」

「此絕非普通體修!」

望着重拾暗月劍的劉玉,正氣青年臉色十分難看。

心警惕,立馬提升到了極致,敢再因為對方的路與修為,再如一開始那般看。

一輪攻勢被化解后,原攻擊節奏被打亂。

眼見劉玉斷迫近,連忙操控法器、釋放法術攔截,同加了對異獸畫卷的法力輸。

只件優秀的防禦靈器,才能激烈的交戰,給正氣青年帶一絲絲安全感!

「紫衫堅持住了。」

注意到旁邊情況,劉玉心一動。

唐寶一方與周子文一方保持均勢,雙方實力持續消耗,才最符合的利益。

「能樣繼續划水了。」

「得快點解決正氣青年,與紫衫一同「對抗」一宗疤臉女修,維持住平衡。」

念頭落,劉玉再次撐起蔚藍護罩,腳踏步法「追星趕月」,管顧向對手快速迫近。

而將正氣青年精心準備的攻勢被化解,反而打亂了自己的鬥法節奏,一間居然很難阻擋。

憑着豐富的鬥法經驗,劉玉見招拆招。

對方斷使各種手段,但都被條紊的化解,雙方距離已經。

的二三十年,雖然一直宗門潛修鬥法的次數較少,但劉玉一直沒落方面的練習。

每日必定抽間,進行鬥法方面的練習,每隔七到十日,都溫養一遍法器靈器。

故而戰鬥意識方面,反而降反升。

……

「叮叮」「砰」

劉玉拳劍齊,將六枚黑鏢法器盡數擊退,步入正氣青年三丈之內。

望着環繞其周身的異獸畫卷,目光微微閃爍。

思考着該如何手,盡能少暴露實力的情況,儘快擊殺對方。

注意到,紫衫那邊的情況越越兇險。

萬一疤臉女修提騰手,與眼對手一同對付自己,那麼自己將提暴露身份,很能會壞了事。

心無數念頭升起又落,劉玉漸漸理清思緒,制定好了一快速「擊殺」的計劃。

對任何法修而言,被同境界體修近身到十丈之內,都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更說三丈之內了。

所以正氣青年,一面用法器法術阻攔劉玉迫近的同,一面抽身向後面的同爆退而,試圖拉開距離。

「叮叮叮」

火花迸射,隨着極寒之氣的影響加深,對手法器的威能進一步降。

劉玉應對起,也愈發輕鬆寫意。

望着向通爆退而的正氣青年,目光微閃,意放緩了幾分速度。

讓對方能夠後退的同,又給予足夠的壓力,使其得後退。

知覺間,兩先後消失了黑暗的通,只一聲聲法術法器的轟鳴,從黑暗傳到平台。

「差多了。」

劉玉閃念頭,胸膛的殺意到達頂峰。

此已經深入通三里,估摸著唐寶、周子文等的神識,應該蔓延到里。

至今未曾見,同境界修士的神識,能夠與自己媲美,就算稍差一籌的也沒。

陣法的壓制,三里已經絕多數修士的極限了,縱然偶機緣,一般也達到了三里之外。

為了更穩妥一點,劉玉決定再加一保險。

「神識之牆」

無形無質的神識,瞬間從眉心傾斜而,蔓延至身後通。

按照「存神妙法」的技巧,構建一神識之牆。

樣一,除了自己之外。

管正氣青年還平台的眾,都無法通「神識之牆」,觀察通內外的情況。

「好!」

正氣青年立刻臉色變,第一間便知事情對。

神識再也無法察覺對手身後的情況,就像被一睹無形的牆壁擋住了一般,能越某界限分毫。

仔細回想,從一開始交手開始,對手便一直處變驚。

后更將鬥法節奏完全掌握手,意無意將自己往通裏面趕。

此正氣青年哪裏還知當了,但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求援同門,只能繼續向後爆退。

但還沒等此行動,神識便傳一陣強烈的刺痛,緊接着便失了意識。

「驚神刺」

構建了神識之牆后,劉玉一瞬就使驚神刺秘術。

瞬間,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力按照特殊的方式,便壓縮凝聚成了一根「神識之刺」。

眨眼跨越數丈的距離,射入對手的眉心之。

手則已,一手便絕殺!

正氣青年意識模糊后,黑色飛鏢法器與異獸畫卷靈器失主動操控,靈光瞬間暗淡了幾分,依舊按照原的軌跡運行。

神識二十里與十里之間,簡簡單單的一倍差距,而強度足足相差數倍。

以劉玉現的神識強度施展「驚神刺」,就算築基後期修士,一枚也足以使其失意識一息左右。

而築基境界的鬥法,半息就生死之隔!

「叮叮」

暗月劍橫掃,輕易擊飛黑色飛鏢,劉玉毫吝嗇接着施展「閃靈秘術」。

膻穴里的氣血精華,瞬間被消耗掉一部分,肉身爆發一股強的動力。

的身影,瞬間現正氣青年身。

「青陽魔火」

劉玉左手一翻,一團青色火焰便掌心乍現。

接着輕輕一擺手,青陽魔火便繞異獸畫卷的阻攔,撲了正氣青年肉身。

「噗嗤」

到半息間,其肉身便化為灰燼,成了魔火壯的燃料。

劉玉一連串的動作,正氣青年沒丁點反抗之力,至死都沒恢復意識。

「驚神刺」的威能,由此見一斑。

對付同階修士,隨着神識的差距越越,此秘術的效果也愈發明顯,常常以起到決定勝負的作用。

劉玉獨的優勢,其它修士防勝防。

就算只憑一手,也足以縱橫築基境界!

面對普通修士,一對一的情況,說殺雞屠狗,但差之遠。

而一般的修士,就算兩實力差距巨,也必須先摧毀對方的各種防禦,很難起到一擊必殺的效果。

相比之,神識攻擊的優勢確實了。

將正氣青年的法器靈器收入儲物袋,其儲物袋掛腰間,劉玉飛速收拾戰利品。

然後肉身力量與法術並用,快速向洞口折返而。

……

雖然身處通之,距離洞口外的平台,三四里距離。

但劉玉強的神識,卻刻刻將情況盡收眼底。

唐寶與周子文的激戰,周子文略站風,但一半刻還分勝負。

而無眉男修,依舊明目張膽放水,與築基後期都得「聲色」。

至於紫衫,任紅顏的狂攻之,已經瀕臨極限。

法器靈器的靈光暗淡,威能相比最初降少。

「紫衫仙子,務必堅持住,洪某助一臂之力!」

從洞口掠,劉玉立馬。

眼見紫衫命懸一線,急忙靠近想救援,維持住脆弱的平衡。

「洪友!」

對於劉玉的忽然現,紫衫顯得極為驚訝,面色露驚喜之色。

「叮叮」

只話音未落,一柄法器的靈光,便徹底暗淡並失控制。

一隻紅色羽箭,從此女胸口一穿而,留一瓶蓋的血洞。

而,劉玉才剛剛趕到其身旁。

「仙子,怎麼樣?!」

「堅持住啊!「

面露「驚怒」之色,劉玉將暗月劍舞得密透風,煉體實力全部暴露,擊散一件件虛幻刀兵。

話倒真心實意,想維持住脆弱平衡,希望此女候隕落。

憑藉築基修士強的生命力,就算心口被洞穿,紫衫也沒立即死亡。

只生命氣息快速衰弱,身體搖搖晃晃,最終還向後倒。

但此女的意識還沒消散,還勉強操控著那件品靈器,盡到自己最後的一份力量。

見狀,劉玉撐起蔚藍護罩。

一面應對着虛幻刀兵的攻擊,一面騰一隻手,將即將摔倒地的紫衫攬入手臂。

「咳咳」

紫衫氣無力的咳嗽著,嘴角流一鮮紅的血跡,雪白的玉臉顯得觸目驚心。

此,目的神采已經暗淡了少。

紫衫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一些什麼,但最後只輕聲:

「的、的。」

「都從該死的噩夢......」

「解脫了。」

的聲若蚊吟,修仙敏銳,幾乎都聽到。

說完,紫衫目的神采便徹底暗淡,生命氣息也徹底消失,就像油盡燈枯的蠟燭一般。

懷的身軀雖然還溫熱,卻已經一具屍體。

與此同,的靈器失主操控,靈光快速暗淡也掉落地。

沒多感慨,為了避免必的負擔,劉玉將之屍體放到平台邊緣。

幾十年的修仙生涯,早已見慣了生死,認識到一年的女修死亡,沒心湖泛起一絲波瀾。

只,難免些惜。

紫衫死亡,自己獨自一面對任紅顏,光憑煉體一的實力,能堅持得住。

露破綻,只早晚的事情。

眼,已經多想。

敵修的攻擊,會因為「隊友」的死亡而停止。

「叮叮叮」

肉身之,數萬斤巨力再無保留,劉玉面色凝重,借暗月劍將肉身力量肆意宣洩。

每一劍,都攜帶數萬斤巨力。

一面移動躲閃,一面防禦射向自己的虛幻刀兵,一面留意全場的情況。

------題外話------

感謝書友20211116122816830_1500點幣打賞!

ps:七千字,補四請假的一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七十章:雙雙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