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艱難抉擇

第四百六十二章:艱難抉擇

「砰!!!」

這一摔,攜帶萬斤巨力,讓天一宗溫柔女修精緻的臉龐,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咔嚓」「噗」

率先與地面接觸,溫柔女修頭顱與身體直接分離,斷口處鮮血不斷噴涌而出。

在這樣的巨力下,即使是築基修士經過靈氣淬鍊的肉體,也像紙張一般脆弱。

而沒有修鍊到金丹境界,元神沒有經過事先的準備,並不能直接出竅,肉身要害便是真正的要害。

「啪」

斷裂的頭顱拋飛一段距離掉落在地,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那張精緻的玉臉上,還殘留著驚慌的神色,但目中已然失去了色彩。

在劉玉的靈覺中,天一宗女修的生命氣息飛速減弱,就像緩緩燃燒的燭火被狂風吹拂,幾乎眨眼間便徹底熄滅。

「撕啦」

劉玉雙手捏住其殘屍輕輕一用力,女修屍體便被撕得四分五裂,血水飛濺流了一地。

這倒不是他有什麼「奇怪」的癖好,而是為了防止此女「詐屍」。

修仙者到了築基境界,已經是步入了修仙的大門,說不定就有什麼詭異奇特的秘術,能夠「死而復生」。

所以穩妥起見,毀屍滅跡就成了常態,劉玉也一直如此。

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

他劉某人手下的亡魂,想有全屍是不可能的。

「撲通」

劉玉雙手一甩,將手中的殘屍隨意丟棄,就像丟棄微不足道的物件。

接著目光一轉,看向天一宗其餘三人。

不管秘境之外有什麼算計,也暫時影響不到秘境之內,聖火教眾人再怎麼說也是友軍,是暫時可以藉助的力量。

故而,他才打算在不暴露自己情況下,暗暗推波助瀾。

既然此行的目的「三元果」已經到手,劉玉還是比較希望接下來能夠安安穩穩離開秘境的,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就更好了。

而隨著溫柔女修的死亡,局勢頓時發生了極大變化,朝對聖火教有利的方向發展。

在確定目標死亡后,女教眾紫衫沒有歇息,繼續調轉目標對著另一人出手,將天一宗四人盡數滅殺於此的決心不言而喻。

這一下,任紅顏立刻壓力大增。

「該死!」

她暗罵一聲,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此女以一敵二不落下風已經是極限,根本騰不出手去救援,否則必定給唐天寶可乘之機,故而只能眼睜睜看著同門師妹隕落。

「叮咚咚~」

隨著壓力增加,任紅顏動作更急促了,那隻彈奏朱紅古琴的手幾乎出現殘影。

一件件虛幻的刀槍劍戟等十八般兵器被凝聚而出,看上去凝實無比,每一件都散發不低的威能波動,向唐天寶與楊叔的方向不斷激射而出。

「叮叮」

一件件刀兵很快與靈器法器相遇,激烈的碰撞中有火花乍現,爆發出刺耳的轟鳴。

但縱然任紅顏全力以赴,局面也得不到丁點改善。

唐天寶兩人合力,就算拿不下此女,可將之牢牢壓制還是沒有問題的。

除非使出新的手段,否則幾乎不可能打破僵局。

「師姐,情況有些不妙。」

「這樣下去的話,我等堅持不了多久,最後只怕是凶多吉少!」

溫柔女修死亡后沒過幾息,一名天一宗男修便向任紅顏發出神識傳音,言語中充滿急促不安,退縮之意已經什麼明顯。

要不是冒然逃命只是死路一條,以他們現在的戰鬥意志,只怕早就開溜了。

「閉嘴!」

聽出了兩名同門師弟話里話外的意思,任紅顏臉色有些難看,在傳音里呵斥了一句。

不過她眼眸中,卻有莫名的光澤閃過,還是順勢傳音道:

「但這樣下去的確不是辦法,待會我會使用符寶,你們兩人緊緊跟著我不要落後,否則後果自負!」

局勢到了現在,已經比較明朗,繼續下去不過是等死而已。

所以對天一宗修士而言,必須做出改變。

「是!」

傳音剛剛發出,天一宗兩名便迅速回應。

滅殺溫柔女修后,劉玉同樣沒有休息,與那隻雪豹靈獸你來我往好不熱鬧。

他雖然大戰上風,將之拿下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情,卻並不打算快速結束。

表現的太亮眼,有時候也不太好。

用使用秘術消耗太大,實力暫時下降這個原因,與雪豹靈**戰消磨時間也說得過去。

畢竟這種瞬間爆發速度的秘術,有一點副作用再正常不過,要是能連續使用才奇怪。

故而劉玉和雪豹靈獸你來我往,唐天寶等人並沒有懷疑。

「吼!!!」

主人死亡,雪豹靈獸變得狂暴無比,非但不選擇逃跑,反而像是不要命一樣的瘋狂攻擊。

不知是因為刺激還是因為其它的原因,其原本雪白的皮膚變成了血色,實力忽然暴漲了兩成不止,威脅性大大提升。

如果是普通築基中期修士,還真有可能手忙腳亂。

但劉玉是何人,區區築基中期靈獸,就算陷入狂暴狀態奮不顧身的攻擊,也無法讓他高看一眼。

「星辰真身」可是上古最頂級的煉體功法,修成的實力遠不是普通同階修士能夠相提並論,尤其是近身搏鬥這方面更是擅長。

要不是特意收斂,縱然只憑煉體方面的實力,不出二十個回合劉玉也能取了雪白靈獸的性命。

眼下正好,拿它練習拳法。

不過練手的同時,劉玉也沒有放鬆警惕。

神識全面放開,籠罩三里範圍,不放過任何一絲風吹草動。

但凡發生變故,一念間便可使出「護體焰盾」,保證自身的安全。

隨著境界的提升,以及法力的愈發精純,功法附帶的「護體焰盾」,威能也會越大越大。

如今劉玉境界已至築基巔峰,法力也經過了八次魔火煉元,護體焰盾的防禦力,已經足以與上品靈器相提並論。

只要不遇到極品靈器的蓄勢一擊,或者是符寶的忽然偷襲,自身安危基本不會出問題。

何況,他本身還是一名體修。

正是因為藝高人膽大,劉玉才有心思用雪豹靈獸來練手,而不懼意外的發生。

「吼~」

肩高一丈五、體長兩丈的雪豹靈獸,仰天發出一聲咆哮,這咆哮中飽含憤怒的情緒。

它變得血紅的眸子死死盯著劉玉,充滿了暴虐與殺意。

「咻咻」

雪豹靈獸一張大嘴,噴出一片片晶瑩剔透的藍色冰晶,威能竟然比最初交手時還要高上一大截。

接著,它四肢一矮,化為一道血紅色的影子向劉玉撲去。

「好一個主僕情深。」

看著鋪天蓋地落下的藍色冰晶,劉玉漆黑如墨的瞳孔中一片平靜。

忽然暴漲的威能,自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因為主人的死亡,雪豹靈獸不惜消耗元氣,才能使得天賦法術的威能有立竿見影的提升。

一般的妖獸靈智不高,情感方面往往非常樸素,沒有人類修士那麼複雜的心機,只要用合理的方式收服一般不會背叛。

「但你之愚忠,與我何干?」

劉玉冷冷一笑,掌心閃耀蔚藍靈光往前一張,在身前撐起一面蔚藍色的光幕,將自身護在其中。

「嘭嘭嘭」

藍色冰晶接連不斷的落下,落在蔚藍光幕上,發出密集的轟鳴之聲。

但薄薄的一面蔚藍光幕,卻讓鋪天蓋地的藍色冰晶無法前進分毫,最後稀稀落落消耗殆盡。

冰晶消耗殆盡后,一個黑影忽然將劉玉籠罩。

發狂的雪豹靈獸高高躍起,兩顆雪白獠牙纖毫畢現,距離他已經不足兩丈。

面對這種情況,劉玉依然面色不改。

以「神闕穴」為中心,胸膛上九處大穴如星辰一般閃爍,勾連成一個圓形光弧形成閉關,銀藍二色靈光向身軀各處蕩漾。

「流星拳」

他腳踏「追星趕月」步法,雙拳銀藍二色靈光閃耀,沿著玄奧的軌跡揮出,帶起陣陣強烈的勁風。

電光火石之間,劉玉不僅沒有後退,反而向著雪豹靈獸衝去!

寸步不讓,針鋒相對!

「嘭嘭嘭」

谷蘸

一人一獸眨眼間便交鋒了十幾次,拳鋒與利爪碰撞,響起沉悶的響聲。

劉玉盡情宣洩著肉身中的力量,將雪豹靈獸牢牢壓入下風,體內氣血開始沸騰。

「啊啊啊~」

戰至酣處,他忍不住一聲長嘯。

嘯聲結束,劉玉高高躍起,右臂微微向後傾斜蓄力,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揮出。

「流星拳」

「嘭」

這攜萬斤巨力的一擊,落在雪豹靈獸的腰上,直接將之擊飛了十幾丈。

不算平坦的山腰上,它總算在空中調整好了姿勢雙腳落地。

「騰騰騰」

可落地后,依然不能卸掉那股巨力,一直後退了十幾步方才停止。

「呼呼」

血紅的眼眸盯著劉玉,雪豹靈獸喘著粗氣。

如此仔細看去就能發現,它方才卸力的後腿微微抽搐,顯得有些無力。

如果不是這樣,以這靈獸失去理智的狀態,只怕在第一時間就發動了攻擊。

劉玉只是靜靜望著,沒有在第一時間乘勝追擊,否則這個時間差不多已經可以結束其生命了。

不過那樣一樣,這個「陪練」也就沒了,還要轉頭加入對付天一宗三人的隊伍中。

所以他表面上揣著粗氣,像是調整自身狀態。

實則這種程度的消耗,以他強悍的肉身與雄渾的氣血而言,不過是毛毛雨罷了,只是剛剛熱身好的程度而已。

「咦?」

忽然,劉玉似有所覺,轉頭看向唐天寶等人的方向,鎖定了天一宗任紅顏。

只見此女又取出一張巴掌大小的符籙,其上用金色線條繪畫了一支笛子的形狀。

「符寶」

「對方竟然又拿出了一件符寶!」

感受到符籙上與眾不同的威勢,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旋即心中一沉。

天一宗一行人準備得太充分了,一切的一切無不說明有備而來,讓他不得不展開聯想。

聖火教目前所經歷的一切,會不會是安排好的「劇本」呢?

如果是「劇本」,那他豈不是也身處算計之中?

只是就算看破也沒有辦法,誰叫他不知道另外的傳送陣的位置,還是只能跟著聖火教隊伍走?

另一邊,拿出符寶后,任紅顏立刻注入法力激發。

不同於鍊氣期,修士築基后法力液化質量大大提升,已經可以較快激發金丹法寶煉製而成的符寶。

激發的時間極其短暫,同境界修士一般來不及阻止。

一陣刺目的青光閃耀,一股強大威勢突然浮現,籠罩整個山腰的範圍,隨後青光又快速暗淡。

整個激發時間不到一息,唐天寶等人根本來不及阻止。

待到青光徹底收斂,一支長約一尺的玉笛,便出現在任紅顏身前。

被她雙手捏住放在嘴邊,開始有規律的吹奏起來。

「滴滴滴滴~」

很快,一首有些熟悉的曲子,便在劉玉耳邊響起,回蕩於秘境中的群山之間。

相比於法器法術的轟鳴,笛聲其實並不大,按理應該被轟鳴聲掩蓋,卻詭異傳到了每一個修士的耳邊。

這笛聲清脆悠揚,初時婉轉低沉,卻漸漸高昂激蕩。

「浴火重生」

劉玉心中浮現這首曲子的名字。

「浴火重生」這首曲子,在七國盟的坊間流傳甚廣,許多修士都會吹奏。

紀如煙就會這曲子,閑暇的時候偶爾會吹奏,故而他才會感到熟悉。

「滴滴滴滴~」

隨著「浴火重生」的吹奏,一縷縷深紅色的火焰從笛孔冒出,很快就有了一隻火鳥的形狀。

此鳥翼展大約三尺左右,並且形象越來來越清晰。

待到有了大體的輪廓之後,火鳥開始展翅向唐天寶飛去。

它口中吐出的火焰,輕易就焚滅了一道道劍光,輕輕揮動利爪,便在楊叔的法器留下一道划痕。

僅僅三個展翅的時間,就跨越了遙遠的距離,並且形象越來越清晰,看上去與傳說中流淌真靈血脈的鳳鳥十分接近。

火鳳強大的威能,讓唐天寶不得不避其鋒芒,不敢在第一時間直攖其鋒,只是遠遠的斬出劍光消耗其威能。

以玉笛符寶為載體,這首流傳甚廣的曲子,開始展露不凡之處!

一隻火鳳出現后,隨著任紅顏的不斷吹奏,很快又有一隻體型稍小,翼展大約兩尺的火鳳凝聚成型,展翅向著楊叔飛去。

面對玉笛符寶激發的火鳳攻擊,兩人顯得束手束腳,只能暫時不斷閃躲。

在兩支火鳳出現后,似乎是到了極限,任紅顏停止吹奏。

她一手抱著朱紅古琴,一手捏著玉笛符寶,身形一動順著鬆開的包圍圈向山下快速逃去。

「不好,她們想逃!」

紫衫、周子文等教眾見此,不由感到有些焦急,想要騰出手來纏住對方。

但是很快,面對兩顆閃耀藍色靈光的圓珠,他們立刻臉色一變。

祭出防禦法器擋在身前,同時身形向後爆退。

「天雷子!」

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在任紅顏撤退的同時,天一宗兩名男修均是掏出一顆彈丸大小、閃耀藍色微光的圓珠,向攻擊自己的聖火教修士丟去。

不同於陰雷子,威能最多超出築基後期修士全力一擊些許,對後期修士的威懾力十分有限。

天雷子乃是採集金丹劫雷製作而成,威能方面要遠遠超出。

即使築基後期修士稍有大意,也有身死道消的可能,是築基境界非常有名的一種一次性手段。

「嘭嘭」

兩聲巨大的轟鳴前後響起。

面對天雷子的攻擊,聖火教眾人只能暫時避讓,天一宗兩人趁機逃出不短的距離。

逃跑的同時,他們還丟出一張張符籙,減緩聖火教眾人追擊的速度。

不一會兒的時間,就逃到了山腳。

眼看天一宗三人就要消失在視線中,聖火教眾人正想追擊,卻被唐天寶傳音阻止。

「不要追了。」

唐天寶走了過來,凝眸望著逐漸遠去的三人,臉色非常難看。

隨著距離變遠,任紅顏與火鳳的聯繫也在減弱,加上火鳳本身威能的消耗,所以這時已經被他處理掉了。

「為什麼?」

「若放任這些賊子在秘境中,很可能破壞聖教先輩的布置,還會掠奪我等的資源。」

紫衫等教眾面露不解之色。

要不是唐天寶身為聖子,又有著不錯的威信,恐怕這時已經要被認定為叛徒了。

望著三人消失的方向,唐天寶閉上眼眸深深吸了一口氣,方才開口道:

「對方的實力不弱,還有符寶等手段。」

「若是這麼追上去,就算滅殺了他們,我等也必定有不輕的死傷。」

「聖教到了現在,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他語氣低沉沒有睜眼,話語中透著深深的無奈,顯得有些痛苦。

「為了聖教,我等又何惜生命?!」

女教眾紫衫激動道,她一名「狂信徒」,信仰堅定無可動搖。

「天魔宗和天一宗的修士能夠進來,說明聖教內部出了大問題。」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再是滅殺這些修士,而是收集資源清除隱患。」

「聖教的傳承,才是最重要的。」

睜開眼眸,唐天寶神色已經恢復如常。

此言一出,眾人沉默了下來,不再開口反駁,也不再提追擊的事情。

「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收集資源。」

「秘境的消息已經泄露,我們得儘快收集好資源,然後離開這裡,解決聖教內部的隱患。」

說著,唐天寶帶頭轉身朝靈藥園方向走去。

而就在六人離開的短短几息時間裡,劉玉「勉強」擊殺了雪豹靈獸,將之屍體收入儲物袋。

他看上去非常老實,沒有趁機進入靈藥園。

而是倚靠在一棵樹下,大口大口揣著粗氣,似乎正在恢復體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二章:艱難抉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