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百年金丹

第四百八十三章:百年金丹

莊子陵愧八面玲瓏的物,此刻意交好之,一路的氣氛倒也顯得僵硬、凝重。

並且,此放得架子,歲數比劉玉一倍多,自稱師弟也半點覺得好意思。

莊嚴氣的宗門殿,兩七拐八拐,約走了半刻鐘的功夫,才到了一寬廣的走廊。

走廊寬約,兩旁存放各種物品的庫房,房門的牌匾,用修仙界通用語寫着庫房的名字。

「一階丹藥」「制式法器」

「一階靈草」「一階靈藥」

「一階靈材」

劉玉目光隨意一掃,便將一庫房的名字收入眼底,自然而然也就明白了其用途,知了裏面放的什麼東西。

庫房雖然,如果裏面用儲物法器,裝着一寶物,又該裝了多少?

看着蔓延到視線盡頭的數十庫房,心只稍稍估算了一,劉玉就由暗暗咂舌。

自己的那一點身家,與里的任何一庫房相比,都什麼算了。

「如果......」

忽然,劉玉心又生一「膽」的想法。

但一想到自己領取結丹資源,回準備衝擊金丹瓶頸的,還放棄了先的想法。

最關鍵的,此處金丹長老鎮守。

雖然明面只一位,但暗地裏多少,就得而知了。

而且,就算只一位,也能輕易鎮壓現的啊。

「劉師兄,里便宗門寶庫了。」

「嚴長老就路的盡頭,從進入寶庫的那一刻開始,的一舉一動,就老家的注視之了。」

莊子陵邊走邊介紹。

「寶庫乃宗門重地,但常年金丹長老親自鎮守,更一套元嬰祖師設的四階陣法守護,謂固若金湯。」

「師弟雖然的掌門,但每一次從寶庫取資源,都經長老的同意,才能開啟寶庫陣法。」

「一些重資源,或者數量比較,甚至需徵求數位長老同意,由數位長老共同開啟陣法,才能從寶庫提取。」

「劉師兄乃真傳弟子,領取結丹靈物依照宗門規矩,自然用那麼麻煩。」

「只需請示一番嚴長老即,長老會同意的。」

莊子陵含笑。

「嗯,劉某明白了。」

「勞庄師弟引路。」

劉玉點了點頭,便再言語,只打量著左右一間間庫房。

「二階丹藥」「二階靈草」

「二階靈材」「極品法器」

「築基靈物!」

越靠近走廊內部的地方,其內存放的修仙資源也越珍貴。

金丹長老的眼皮子底,兩終究能自的交談,悶頭走路很快到了路盡頭。

一張寬的桌案,一條舒服的躺椅。

一劉玉些熟悉的修士,正躺躺椅,似乎假寐。

正嚴家老祖,嚴長老!

「金丹寶庫」「結丹靈物」

看着嚴長老身後兩寶庫的名字,劉玉忍住心一震,呼吸都現了一絲紊亂。

「裏面存放的,莫非法寶還結丹靈物?」

暗暗猜測,但身體的動作卻沒停頓,順勢微微彎腰行禮,恭敬:

「弟子青陽,見嚴長老!」

行禮之後,兩安安靜靜站案,等待長老的回復。

了數息,嚴長老慢慢睜開雙眼,直起身子看了一眼兩,最後目光落劉玉的身,輕輕咦了一聲。

「咦?」

顯然,認了劉玉。

數十年見,嚴長老的外表沒一絲一毫變化,氣息依舊那麼深測。

劉玉的靈覺,數十年間,嚴長老的修為似乎並沒多少精進,仍舊金丹後期踏步的樣子。

似乎,已經失了碎丹成嬰的能。

「稟長老,劉師兄修為已經到了築基巔峰,已經打算衝擊金丹瓶頸。」

「此次,為了領取屬於真傳弟子的結丹資源。」

莊子陵拱了拱手,恭敬稟告。

「嗯,老夫明白了,先吧。」

嚴長老微微點頭,一揮手。

「,弟子告退。」

莊子陵再次行禮,又對着劉玉拱了拱手,便轉身原路返回。

此走後,嚴長老細細打量劉玉,眼帶着些許感慨。

想到,當年只感覺些潛力的普通修士,如今數十年,竟然走到了一步。

但百歲之,就修鍊到築基巔峰,還能成為真傳弟子,超越了無數同輩。

而且,竟然做好了衝擊金丹的準備。

嚴長老觀劉玉氣息沉穩、凝練,顯然法力打磨得極為精純,築基巔峰已經停留了斷的世間。

衝擊金丹,顯然一衝動。

「當年,的確看走眼了。」

「竟然放了一塊璞玉。」

到了地步,嚴長老得承認自己當年看走眼。

當年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儘管着嚴紅玉、嚴裙兒的強烈推薦,還打算收徒,而選擇推薦給了李長空。

如果早知劉玉的潛力如此巨,一匹黑到種程度的「黑馬」,那也以,打破自己之的決定。

「唉~」

一想到嚴紅玉金丹失敗,嚴裙兒才剛剛修鍊到築基巔峰,而自己剩餘的壽元足兩百,嚴長老由輕聲一嘆。

害怕家族青黃接,自己死後沒了金丹修士,就從此沒落。

「很好、很好。」

「一別數十載,劉友竟已修鍊到築基巔峰,已經勝無數同輩。」

「老夫承認,當初的確看走眼了。」

「如果早知友的潛力,又如何會推薦給李長空那廝?」

嚴長老誇獎了幾句,坦然。

搖了搖頭,臉帶着深深的惋惜,為錯一才弟子而後悔已。

如果當初選擇收徒,日後就算嚴家沒金丹修士誕生,但劉玉如果結丹成功的話,也至於很快沒落。

多風光一些間,說定就新的金丹修士誕生呢?

嚴長老遍尋家族後輩,也只找到了寥寥數,著一些結丹的能。

惜,都先後失敗了。

目,只剩剛到築基巔峰的嚴裙兒,還沒嘗試結丹。

「長老如此高的讚譽,劉玉愧敢當。」

「即使與長老沒師徒之緣,也妨礙劉玉與嚴家的親近。」

「數十年,一直非常好密切嗎?」

對於讚譽,劉玉連連擺手,隨後認真說。

嚴家、李家,與關係最親近的兩家族,更因為嚴家,才加入了家族一脈。

關係,自然維護的。

根基尚淺,就算日後凝結金丹,也會多少改變,同樣與兩家族保持親近。

劉玉雖然身別院一脈,但身早已打家族一脈的烙印,又哪裏那麼容易洗掉的?

就算結丹成功,也打算改換陣營。

家族一脈沒什麼對自己的,反而提供了很多便利。

公然背信棄義,只會讓所宗門高層唾棄,讓自己顏面掃地。

左右逢源,那麼容易的。

「嗯,錯。」

「友能么想,那老夫就放心了。」

「真傳令牌拿吧。」

嚴長老面露笑意,顯然劉玉的一番話,讓心情很錯。

劉玉一拍儲物袋,依言取真傳令牌,然後遞了。

嚴長老接令牌,驗證無誤后,又交還給了劉玉。

接着起身到「結丹靈物」庫房,取一陣盤,開始掐動法決。

「轟隆隆」

厚重的青銅門一震,然後緩緩升。

「知友曾想,與嚴家的關係還能更近一步?」

目睹青銅門緩緩開啟,嚴長老忽然如此說。

此,的語氣忽然變得些怪異,似乎一絲絲說清明的曖昧。

「......」

劉玉心一動,自然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除了收徒,以及正常的交際以外,想讓一名修士與一家族的關係更進一步,無非就聯姻了。

種方式修仙界並少見,宗內宗外的家族都經常使用。

「弟子愚鈍,知長老何意?」

劉玉故作知,輕聲問。

以嚴家的體量,倘若嚴家聯姻的話,對方無疑看準了自己「侶」的位置。

的秘密多,根本能找親近的侶,所以自然拒絕的。

「聯姻。」

嚴長老面對寶庫,看清楚表情,淡淡的聲音傳了。

「......」

劉玉故意露一絲為難之色,心卻快速思考,最終還決定直白的說:

「還請長老知曉,劉玉此生心向,想男女之情分心。」

「所以聯姻之事......」

話說到份,對方都聰明,想必已經明白了意思。

至於心向,而找侶,純粹只一借口罷了。

心向,找侶衝突嗎?

放普通修士身,說定還能相互扶持走得更遠。

「紅玉如何?」

對於劉玉的回答,嚴長老置否,只輕聲。

「嚴紅玉?!」

劉玉心一動。

原本以為聯姻的選,會嚴裙兒。

仔細一想也,嚴裙兒與自己差多的年齡,凝結金丹的能性,又怎麼會用聯姻呢?

一想到嚴紅玉,劉玉心頭忍住一熱。

那如熟透了的西紅柿一般,成熟動的風韻...

那寬袍,光滑細膩的皮膚、凹凸妙曼的完美比例......

只短短一瞬的色慾,心的漣漪很快消失,劉玉用沉默語表示拒絕。

「轟隆隆」

「其實,也一定非做侶。」

青銅門徹底開啟,嚴長老自顧自接着。

言之意,就一定侶的名分,做一妾室也行。

樣安排,固然些輕賤嚴紅玉,為享受家族的種種好處,被家族培養到築基巔峰,也確實該為家族犧牲一自己。

嚴世寬心,些都值得的,也家族修士,必少的覺悟。

享受了好處,自然承擔責任。

劉玉承認,自己那麼一瞬間心動,一想到嚴裙兒,最終還決定拒絕。

管怎麼說,都通嚴裙兒才與嚴家建立聯繫,使得初期宗門行事順利。

如果納姑姑為妾,那少女應該會很好受吧?

嚴裙兒的心意,劉玉都明白,一份善因善果又何必破壞呢?

最重的,嚴家相比李家,差距還很的。

與嚴家聯繫緊密,未必一件好事。

保持目種關係,劉玉看就很錯,必更近一步捆綁。

那樣符合自己的利益。

「走吧。」

「看劉師侄潛力,日後為的份,裏面的結丹靈物,師侄以任意挑選一件。」

嚴長老語氣恢復正常,像什麼都沒發生,風輕雲淡。

「多謝長老,弟子銘記於心。」

劉玉拱手謝。

火液、菩提果、塵丹、三陽之精、冰火靈液......

普普通通的貨架,擺放着一隻只造型精緻的玉盒,玉盒標籤寫着一種種結丹靈物的名字。

少則能夠增加半成結丹幾率,多則能夠增加兩成結丹幾率。

任何一種資源,都足以讓普通築基修士瘋狂,乃至於豁性命!

寶庫,就么簡簡單單放普通的貨架。

「三十一種!」

劉玉神識一掃,就發現寶庫的結丹靈物,足足三十一種之多。

而且,其並沒「結金丹」。

元陽宗么龐的宗門,顯然能沒,只結金丹等更為珍稀的資源,並沒放此處。

「愧宗門啊。」

劉玉心暗暗感慨。

以真傳弟子的身份,想兌換結金丹的話,比普通修士容易了少。

為之努力幾十年,還很希望的。

自己煉製,自然也沒必兌換了。

了結丹之後,透露從華家得到火靈果的消息,用理由糊弄。

仔細分析各種靈物的作用,一呼吸劉玉已經做決定,當拱手:

「弟子選擇菩提果,勞煩長老了。」

菩提果,效果與塵丹類似,同樣針對心魔劫,效果更好一點。

按照修仙界的統計,能夠提升一成到一成半的結丹幾率。

嚴長老輕輕頷首,用陣盤打開陣法,將菩提果還一份結丹心得、一件渡劫法寶,一起交給了劉玉。

「多謝長老!」

「弟子閉關結丹之,還著諸多準備做,就告辭了。」

將三物收進儲物袋,劉玉拱手說。

「吧。」

「切記,結丹之,戒驕戒躁。」

嚴長老恢復往日的威嚴,雙手負背。

「弟子告退!」

最後行了一禮,劉玉退結丹靈物寶庫,向宗門殿走。

關於嚴紅玉的事情,也被拋之腦後。

……

「咦?」

才剛走宗門殿,劉玉就看到一熟悉的影,從山腰走了。

居然顏開!

此周身的靈壓,赫然到了築基後期的程度,而且非常凝練穩固,看起距離築基巔峰,也沒多遠的模樣。

「位好師弟,看最近的際遇錯啊。」

劉玉閃念頭。

顏開看其些風塵僕僕,神色透著些許疲憊,一路低頭似乎思索一些事情。

直接到劉玉觀察了好一會兒,靈覺所感應,才抬頭一看。

「劉師兄!」

「幾年見,恭喜師兄修為更近一步,日金丹期!」

顏開快步走,拱手打着招呼。

「承顏師弟吉言。」

「劉某確實打算閉關結丹。」

劉玉含笑。

一次,沒選擇謙虛,而坦然接受。

到了一步,也確實沒必再遮掩了。

裝了。

「原如此。」

「顏開祝劉師兄馬到成功,此次閉關金丹成!」

顏開一愣,臉的笑容燦爛了幾分,立刻恭喜。

兩私交錯,如果劉玉結丹成功,對也好處。

「相識已久,必如此客氣。」

「幾年間見,顏師弟也精進啊。」

微微搖頭,劉玉笑。

隨後,看着顏開風塵僕僕的模樣,微微一皺眉好奇問:

「顏師弟為何如此模樣,莫非最近遇到了什麼難事?」

顏開聞言輕輕一嘆,甩了甩衣袖,些無奈:

「接了一駐守橫斷山脈支脈的任務,本以為能夠撈一筆油水,也好購買一些資源加速修鍊。」

「近些年,些妖獸知為何,突然活躍了很多,特別喜歡攻擊修士。」

「但如此,還屢屢沖山脈,襲擊各駐點。」

說此處,左右看了一眼,接着:

「接着任務能途取消,現進退兩難啊。」

劉玉聞言心一動,本能感覺此事些同尋常。

妖獸一般都具領地意識,一般會輕易離開自己的領地,而且種類還如此之多如此頻繁。

眼閃思索之色,臉色凝重:

「妖獸頻繁沖支脈,襲擊類修士聚集地,此事確實很尋常。」

「莫非......獸潮臨的徵兆?!」

所謂獸潮,便妖獸形成的潮流。

一但妖獸繁衍的多,原本的棲息地無法滿足種族繁衍的需求,就會遷徙尋找更合適的地方。

么搶奪其它妖獸的領地,么侵佔類的地盤。

低階妖獸靈智極低,血脈本能的驅動,會本能盡能繁衍更多的後代。

久而久之,就必定會現妖獸數量多,而資源無法滿足的情況。

一旦到了候,靈智極高的妖獸驅使,就很能形成獸潮,向著類的地盤席捲而,侵佔類的生存空間。

直到多餘的妖獸消耗掉,或者高階妖獸放棄進攻的意圖,獸潮方才會休止。

而楚國處於七國盟最北方,毗鄰橫斷山脈,青州又楚國靠近北方的位置,境內還少橫斷山脈的支脈。

一旦發生獸潮,那一件事情。

而能改變楚國、七國盟乃至南格局的事,很能威脅到元陽宗的存亡,乃至巔峰宗門對青州的統治。

單支脈的獸潮,只一件事情,每幾十年就會發生一次。

元陽宗只需派遣幾位金丹修士,還一些築基鍊氣修士就以解決。

但如果從橫斷山脈內部,自內而外發生的獸潮,集整楚國乃至七國盟之力,也一定能夠抵擋得住。

一次超規模的獸潮,還三四千年......

那一站,導致了「玄冥宗」的覆滅,奠定了數千年楚國修仙界的格局。

「幾處支脈,同發生妖獸暴動,也巧合了一些。」

「就擔心獸潮的兆,故而匆匆返回宗門報告情況。」

「請宗門諸位長老,派修士往支脈內部查看,屆獸潮一查便知。」

顏開臉色沉重,緩緩點頭。

「萬一數千年難得一遇的規模獸潮的話,確實一件驚動地的事,宗門必須早做準備。」

「此事萬萬能耽擱,顏師弟快稟告吧。」

顏開拱了拱手,快步向宗門殿走。

劉玉目睹的背影消失,同樣駕馭遁光返回雲霞山。

管獸潮,自己凝結金丹的打算,都能放棄。

……

青辰峰,元陽宗數的三階靈山之一,其內的靈脈品階高達三階品。

雖然三階靈山,但此山卻一直沒被哪一位金丹長老佔據。

只因自宗門建立開始,青辰峰就被劃分為,築基弟子衝擊金丹瓶頸之所。

專為宗門衝擊金丹瓶頸的修士,提供樣一合適的環境。

而且收取任何靈石。

由於常修士渡金丹雷劫,山山以看到焦黑的痕迹,那劫雷所造成的。

以劉玉真傳弟子的身份,衝擊金丹之,青辰峰申請一洞府當然沒問題。

真傳弟子相比普通弟子,結丹的幾率更,也理所應當受到更多的優待。

青辰峰山頂,靈氣最濃郁的一洞府。

劉玉盤膝坐蒲團之,身放置著一玉盒,正為金丹準備的一件件靈物。

三元果、結金丹、玄元冰晶、菩提果、渡劫玉冊......

三月果,古第一結丹靈物。

此靈果對於精、氣、神三方面,都能的提升,而且沒任何隱患。

能短暫的勾連精氣神三者,使之短間內相互轉化,至於相差於懸殊,達成較為完美的「平衡」,從而提升金丹的品質。

對凝結的金丹幫助還其次,最重的能夠提升金丹品質,極的增加了未的能性,故而才能被譽為古第一結丹靈物。

結金丹,如今修仙界對凝結金丹幫助最的丹藥,足足以提升三成左右的結丹幾率。

強的功效眾所周知,所築基修士夢寐以求的結丹靈物。

此丹對液態法力固化的程,著弱的催化作用,而對於金丹凝結之後穩定,也著非常錯的穩定效果。

衝擊結丹的修士了第一關,完成了法力固化凝結金丹,卻因為金丹穩定崩潰,最終導致功虧一簣。

而了結金丹,凝結金丹方面,就會著極的提升。

玄元冰晶,同樣對法力固化,著一絲催化的作用,相比結金丹的效果弱了少。

但此靈物著一種特殊的冰寒力量,能夠撫平晉陞后法力的「躁動」,對金丹穩定着很錯的效果。

據修仙界統計,約能夠增加一結丹幾率。

菩提果,能夠金丹凝結之後,當心魔劫到之,牢牢護住修士的心神,使得修士保持一絲清明,至於徹底沉淪了進。

一旦倒心魔劫一關,但衝擊金丹境界失敗,性命也會十八九保。

並且即使恢復,心志也會受到的影響。

四種結丹靈物,約能夠提升七成結丹幾率,加劉玉的「魔火煉元」秘術的一最後達到了驚的八

如果再算三齊修,充沛無比的精氣神,似乎已經沒失敗的理。

當然么算的,衝擊金丹瓶頸的候,任何一細節的失誤,都能導致最終的失敗。

即使準備的再充分,達到了理論的「十成十」,但只實際操作程失誤,該失敗的還會失敗。

所以即便了十足的準備,衝擊金丹的候也全力以赴!

以劉玉現的身家,完全以想辦法弄到更多的結丹靈物,但那沒必。

結丹靈物也越多越好,還考慮各種靈物的功效衝突,尤其同使用的候。

眼的搭配,深思熟慮的結果,紙面的成功率已經達到了八

結金丹、玄元冰晶,對應法力固化、金丹穩定兩關。

三元果提升精氣神,使之達到理想的平衡,提升金丹最終的品質。

菩提果丹成之後的心魔劫。

看着眼的幾件靈物,劉玉無比滿意,將玉盒一一關,以防靈力流失。

最後,又把目光放渡劫玉冊。

渡劫玉冊一件特殊的法寶,即使修為但金丹境界,同樣以將之煉化。

樣一,只修士事先煉化,結成金丹的那一刻,便能夠催動件法寶。

抵禦最後的難關「金丹雷劫」,渡的幾率也能提升。

「法力固化」

「穩定金丹」

「心魔之劫」

「金丹雷劫」

輕輕念叨著四關卡,劉玉心漸漸了把握。

確定沒遺漏之後,便拿起渡劫玉冊法寶,注入法力開始煉化。

雖然件特殊法寶降低了煉化求,但築基修士煉化起依舊困難,劉玉都花了一日一夜的間,其它修士想必更久。

一日一夜后,劉玉成功將渡劫玉冊煉化,將之收入儲物袋。

隨後,又開始打磨法力、鍛鍊氣血,靜靜等待結丹契機的到。

雖然,各方面都差多達到目的巔峰,已經進無進,但卻一定完美。

總之精益求精,一定會錯。

該交代的事情,劉玉都已經交代,便宜師尊那邊也打招呼。

自己沒宣佈關之,會任何修士打擾自己。

……

「啪啪」

練功房,劉玉肆意宣洩肉身的巨力。

「流星拳」所之處,一聲聲音爆聲響起,拳影經久散。

體內的氣血澎湃滾燙,一絲絲強的精氣透體而,形成一長虹直衝雲霄。

氣血如虹!

「呼~」

十套「流星拳」結束,劉玉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長長呼一口氣。

「咦?!」

「莫非就...等候已久的氣息。」

忽然間,劉玉心頭一震,感受到一種水到渠成的圓滿之感。

根據冥冥的感覺,福至心靈覺得,現就衝擊金丹瓶頸的最佳刻!

此,距離劉玉閉關結丹,已久足間。

一年,剛好一百歲!

「機失。」

顧得多想,劉玉能放才等到一次的機會,立馬蒲團盤膝做好。

各種結丹靈物,都拜訪身,隨以取用。

心神沉入體內,全力運轉功法「青陽功」。

知錯覺,拒絕今日的法力格外活躍。

因為法力已經圓滿,需再吸收靈氣煉化,故而劉玉只一次次運轉周循環。

盡能壓縮著液態法力,尋求那一絲絲固化的氣機。

第九次魔火煉元之後,原本淡青色的法力,已經轉變為純粹的青色,沒一絲其它的雜質。

就像最純凈的溪水一般,清澈透明。

而且,劉玉法力遠比普通修士精純,更容易達到法力固化的臨界值。

隨着青陽功的運行,青色的法力經脈內一遍遍運轉,而後又歸於丹田的「法力之湖」。

一遍遍周循環,丹田、經脈內的靈壓越越。

而法力之湖的體積,也漸漸縮,其內的液態法力進一步壓縮凝聚。

待到第七十二周循環,法力已經「濃稠」無比,距離臨界值只差一步!

「候服用結金丹了。」

劉玉閃念頭,

一直運轉周循環,對經脈的壓力。

肉身雖然還能夠承受的住,但如果體內靈壓的話,說定會發生意料之外的變化。

繼續增加靈壓的話,卻能使法力達到臨界值,又更好的方法。

「咕嚕」

拔開瓶塞取火繫結金丹,劉玉放入嘴,喉結聳動吞咽了。

結金丹一進入腹,化為了一股極為特殊的火靈力。

但如火焰般炙熱,反而些冰冰涼涼的感覺。

隨着周循環,結金丹藥力融入了青色的法力之,最終都歸於丹田法力之湖。

沒多久,所的青色法力,表面都覆蓋一層淡淡的紅色光華。

法力因此越某臨界點,一絲固化的跡象,更進一步壓縮凝聚。

劉玉心湖古井無波,一遍遍運轉功法,努力控制法力塌陷、壓縮。

「轟!!!」

介乎存與存之間,劉玉耳邊似似無之間,似開闢地一般的靈音響起。

聲音清脆動聽,蘊含着一種說的味。

「或許,就「韻」吧?!」

劉玉閃念頭,但此已經及多想。

因為一瞬,經結金丹藥力的催發,那宛如江流的青色法力,已經一細的「石子」誕生。

那一顆極為細的晶體,比塵埃還渺。

與液態法力一樣,外表晶瑩剔透,呈現純粹的青色。

「滋滋」

第一次固態法力誕生后,如同多米諾骨牌反應一般,一顆顆同樣的青色晶體,如雨後春筍一般冒了。

劉玉心神高度,知現已經到了關鍵的候。

神識控制着所「青色晶體」,法力之湖方匯聚,試圖凝聚成金丹的形狀。

法力固化,操控起困難了許多倍。

如果普通修士,很現控制住的情況,只能白白坐看結丹機緣的喪失。

但劉玉神識超超越普通修士多少,即使固化之後法力,依然能夠較為輕鬆的控制。

此,心只剩一念頭,那就凝結金丹。

斷控制着固化后的法力,匯聚于丹田央。

青色的法力之湖,一顆顆青色晶體破水而,方相互糾結繼續壓縮。

「滋滋」

成了多長間,一顆黃豆的圓珠,現了法力之湖方。

金丹!

,更確切的說,應該金丹雛形。

青色的金丹雛形一現,像青破殼而一樣,就自然而然鯨吞法力之湖的「湖水」,斷壯著軀體。

隨着「湖水」的漸漸減少,金丹凹凸平之處漸漸圓潤,了一絲圓形的形狀。

————————————————————————————

ps:還一點沒寫完,先複製一段,一點鐘改。

繼續增加靈壓的話,卻能使法力達到臨界值,又更好的方法。

「咕嚕」

拔開瓶塞取火繫結金丹,劉玉放入嘴,喉結聳動吞咽了。

結金丹一進入腹,化為了一股極為特殊的火靈力。

但如火焰般炙熱,反而些冰冰涼涼的感覺。

隨着周循環,結金丹藥力融入了青色的法力之,最終都歸於丹田法力之湖。

沒多久,所的青色法力,表面都覆蓋了一層淡淡的紅色光華。

法力因此越了某臨界點,了一絲固化的跡象,更進一步壓縮凝聚。

劉玉心湖古井無波,一遍遍運轉功法,努力控制法力塌陷、壓縮。

「轟!!!」

介乎存與存之間,劉玉耳邊似似無之間,似開闢地一般的靈音響起。

聲音清脆動聽,蘊含着一種說的味。

「或許,就「韻」吧?!」

劉玉閃過這念頭,但此已經及多想。

因為一瞬,經結金丹藥力的催發,那宛如江流的青色法力,已經一細的「石子」誕生。

那一顆極為細的晶體,比塵埃還渺。

與液態法力一樣,外表晶瑩剔透,呈現純粹的青色。

「滋滋」

第一次固態法力誕生后,如同多米諾骨牌反應一般,一顆顆同樣的青色晶體,如雨後春筍一般冒了。

劉玉心神高度,知現已經到了關鍵的候。

神識控制着所「青色晶體」,法力之湖方匯聚,試圖凝聚成金丹的形狀。

法力固化,操控起困難了許多倍。

如果普通修士,很現控制住的情況,只能白白坐看結丹機緣的喪失。

但劉玉神識超超越普通修士多少,即使固化之後的法力,依然能夠較為輕鬆的控制。

此,心只剩一念頭,那就凝結金丹。

斷控制着固化后的法力,匯聚于丹田央。

青色的法力之湖,一顆顆青色晶體破水而,方相互糾結繼續壓縮。

「滋滋」

成了多長間,一顆黃豆的圓珠,現了法力之湖方。

金丹!

,更確切的說,應該金丹雛形。

青色的金丹雛形一現,像青破殼而一樣,就自然而然鯨吞法力之湖的「湖水」,斷壯著軀體。

隨着「湖水」的漸漸減少,金丹凹凸平之處漸漸圓潤,了一絲圓形的形狀。

成了多長間,一顆黃豆的圓珠,現了法力之湖方。

金丹!

,更確切的說,應該金丹雛形。

青色的金丹雛形一現,像青破殼而一樣,就自然而然鯨吞法力之湖的「湖水」,斷壯著軀體。

隨着「湖水」的漸漸減少,金丹凹凸平之處漸漸圓潤,了一絲圓形的形狀。

成了多長間,一顆黃豆的圓珠,現了法力之湖方。

金丹!

,更確切的說,應該金丹雛形。

青色的金丹雛形一現,像青破殼而一樣,就自然而然鯨吞法力之湖的「湖水」,斷壯著軀體。

隨着「湖水」的漸漸減少,金丹凹凸平之處漸漸圓潤,了一絲圓形的形狀。

成了多長間,一顆黃豆的圓珠,現了法力之湖方。

金丹!

,更確切的說,應該金丹雛形。

青色的金丹雛形一現,像青破殼而一樣,就自然而然鯨吞法力之湖的「湖水」,斷壯著軀體。

隨着「湖水」的漸漸減少,金丹凹凸平之處漸漸圓潤,了一絲圓形的形狀。

------題外話------

好意思,作者昨放了屁qaq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三章:百年金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