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激昂演講

第四百九十一章:激昂演講

幾名金丹長老的言談之間,雖然沒明說一定會爆發獸潮,但言之意也差之多。

畢竟此次事件,實反常。

妖獸暴亂,並非一國一洲發生,而與橫斷山脈毗鄰的國家,幾乎都樣的現象。

劉玉些年一直處於閉關之,對些情況知之甚少,所以「獸潮」話題極少插話。

「萬魂幡與金玉環一攻一防,加神通「枯萎」的輔助,總算實實擁了金丹級別實力。」

「本命法寶的煉製,還加緊間。」

「功法青陽功,也只八層的內容,到了金丹期就沒了後續。」

「想辦法尋找。」

動聲色聆聽眾的談話,心閃種種念頭。

間漸漸,青辰峰的修士越越多,算山腳的修士,粗略估計已經千之多。

還因為,劉玉沒辦特辦的緣故。

否則辦特辦,讓宗門治的一些家族也參與進,數再翻兩倍成問題。

剛剛結丹,選擇辦特辦的修士確實少數。

畢竟新晉金丹,手頭緊拮据一些乃常之事,辦一辦金丹典,收取靈石也一條路子。

三辰之後,顏開進稟告,參加慶典的修士,已經得差多了。

劉玉當即起身,朝眾拱了拱手,方方說:

「吉已至,諸位師兄師姐,等就現身吧。」

「外面那些輩,恐怕已經等急了。」

「正應如此。」家族一脈的七名金丹長老,紛紛聲應。

金丹典禮重的儀式,家都同一陣營,當然會給面子。

而師徒一脈的徐冷燕,還別院一脈的曹元駒,見狀也點頭同意。

一行浩浩蕩蕩,朝着殿外的會場走。

……

「弟子拜見諸位長老,恭賀青陽長老金丹成!」

「恭賀青陽長老金丹成!」

像事先排練好的一樣,劉玉等剛走廳,便如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傳。

山山,無傳恭賀之聲,群山之間回蕩!

一聲接着一聲,一連持續了九聲次停止。

如山呼海嘯一般的恭賀,劉玉聽了也甚愉悅,自覺心情好!

就像讀書十年寒窗辛苦科舉,內心深處就想頭地,就為了鮮花著錦、衣錦還鄉嗎?

世詩曰:

昔日齷齪足誇,

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

種種念頭閃,僅僅一瞬間的事情。

李長空、嚴長老等,沒搶風頭的意思,只含笑點了點頭,把舞台留給了今日的主角。

劉玉毫怯場,清了清嗓子環顧四方,手掌輕輕往按,靈山的聲音便迅速消失,又重新恢復寂靜。

了兩三息,待雜音完全消失,才開口:

「今日劉某的金丹典,多謝諸位捧場。」

「吾心甚慰。」

「劉某能夠僥倖結丹,首先感恩宗門培養,其次師尊的栽培。」

「宗門的恩德.......」

隨着劉玉緩緩開口,一篇勵志、感恩、正能量的發言,便被一字差的說了。

發言裏面,自己的求之心堅定固然並少,但宗門與師尊的栽培同樣重。

正因為自己的堅持,還宗門的栽培,才今日的金丹成!

洋洋洒洒數千字,一番慷慨激揚的陳詞,聽得面一些年紀尚輕的弟子熱血沸騰!

彷彿只努力修鍊,並且好好報效宗門,就一定着光明的途。

一些特別年輕的弟子,甚至產生了「也行」的想法,更加堅定了報效宗門的信念。

唯一些「老油條」,臉同樣激動已、熱血頭的模樣,心卻毫無波動。

已經摸爬滾打了幾十年,遭受了修仙界的毒打,早就認清了現實,根本三言兩語能夠說動的。

但管怎麼樣,隨着劉玉一番慷慨陳詞,場面一度非常諧。

少年輕弟子口念叨著「好好修鍊、報效宗門」八字,讓許多手些權力的執事,心暗暗點頭。

對新晉陞的「青陽長老」,心多了一些認。

身為宗門弟子,已經勝了散修、勢力修士知多少,就應該多一點「正能量」。

「錯。」

差多一刻鐘,劉玉看着現場被調動起的氣氛,禁暗暗感到滿意。

如此熱烈的氣氛,枉專門讓江秋水,花費幾間打磨一篇幾千字的演講稿。

就種效果,滿滿的正能量,引導弟子好好為宗門效力。

如今修為提升到金丹境界,劉玉已經再弟子,而成為了宗門長老。

按照世的話說,就脫離「打工仔」的行列,成為了新的「股東」。

既然成為股東,那麼宗門的利益當然一致,多鼓勵弟子以自己為榜樣,多多報效宗門。

然,自己當晉陞金丹期,就以從宗門領取一件法寶,靈石從哪裏?

弟子與長老的待遇,同日而語!

劉玉轉頭,看向便宜師尊、嚴長老、徐冷燕、曹元駒等。

些也一臉溫的笑意,看對演講的內容說辭非常滿意,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終究變成了自己當年討厭的,心思深沉、老謀深算的模樣。」

看着方那些年輕弟子的臉龐,劉玉心暗暗感慨,彷彿看見了當年的自己。

心雖然感慨良多,但動作沒停。

演講之後,立馬進入一環節,示意所以修士坐開始宴。

比之當年燕國之戰,韋家舉辦「築基典」,劉玉金丹典知勝了多少。t.

青陽峰準備了三十桌席面,每桌以坐二十,山腳也準備了三十桌席面,每桌同樣以坐二十。

算,招待一千兩百名修士都綽綽余。

並且靈山的每一桌席面,都許多二階靈食,還著少二階的靈瓜靈果,就算築基修士食用也裨益。

縱然山腳的三十桌,每桌也至少一種二階的靈瓜靈果,讓許多弟子直呼「青陽師祖」氣。

靈瓜靈果,部分通仙府催熟得,成果方面足原的十分之一。

再加加模樣的採買一些,足以做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方面,劉玉非常經驗。

至於各種靈食,則李家幫忙籌備的,李長空手一揮,讓以先「賒賬」,等什麼候手頭寬裕了再償還。

短間內確實很難培養自己的「御廚」,方面劉玉沒客氣。

交情嘛,就幫、幫建立起的嗎?

宴的程必細說,應付起些劉玉輕車熟路,一番吃吃喝喝自然賓主盡歡。

……

演講、宴后,就到了金丹典的最後一環節——講解心得。

講解心得並沒靈山舉行,為了讓參加典的修士空手而回,講解地點放了山腳。

典開始之,山腳就搭建好了講法台。

按說只一新晉金丹衝擊瓶頸的心得,對於老牌金丹而言,根本算什麼。

但奇怪的,到場的九名金丹長老,一次居然沒一離。

或許因為隔數百年,宗門再次六品金丹誕生的緣故。

新晉金丹,金丹典講解一些衝擊瓶頸的心得,算元陽宗的老傳統了,也為數多保留的古習俗之一。

劉玉身穿玄色華服,長發用發簪插好,萬眾期待的眼神,風輕雲淡一步步走講法台。

走至最高處,一拂衣擺,了一瀟灑的轉身。

面向台眾,盤膝端坐蒲團。

漆黑如墨的瞳孔,閃爍著理性的光澤,劉玉於十丈高台俯瞰四周。

微風吹動衣袍髮絲,聲音獵獵作響,眼神卻沒一絲波動。

一舉一動之間,已然了宗師風範。

金丹宗師!

了兩三息,劉玉嘴唇開合,才開始緩緩講述金丹心得。

當登講法台的那一刻,台已經一片寂靜。

至金丹長老,至鍊氣弟子,皆屏氣凝神,做好了聆聽的準備。

法術的加持,淡然、平靜的聲音,傳遍了廣場每一角落。

就算間了數月,但衝擊金丹的每一細節,劉玉依然記憶猶新,並且沒三齊修,都著自己的見解。

當然,講法台,自然能全部說,那等於將自己的弱點暴露。

以結合金丹心得,加一些自己的心得,選擇的說一些,如此就沒礙。

觀眾得到了乾貨,自己也完成了任務,實雙贏之舉。

之七日間里,劉玉對自己該講一些什麼,早就打好了草稿,所以並會現停頓的情況。

此講解起,完全一氣呵成,只換氣的候才會稍稍停頓。

的思路由淺入深,按照衝擊金丹瓶頸的順序,從法力固化一關開始,到金丹雷劫一關結束。

一環接着一環,做到環環相扣。

衝擊瓶頸部分講完之後,再講一點火屬性法術修鍊的心得,就差多以結束了。

隨着平靜淡然的聲音響起,台眾聽得如痴如醉,特別一些築基後期的修士。

感覺收穫了很多東西,又感覺什麼都沒收穫。

此敢胡思亂想,紛紛排除雜念仔細聽着,生怕錯了精彩的內容。

間一分一秒,日最終隱沒於西山,夜色漸漸籠罩空與地。

知覺間,已經到了亥。

「火屬性法術的關鍵,其一便於利用火屬性的種種特性。」

「比如爆裂特性,等既克服其爆裂特性,使得其便於控制,又能完全祛除使之威能減。」

「做到一點,便算登堂入室矣。」

「好了,此次講法到此結束。」

隨着最後話音落,劉玉的身影從鬥法台消失見,再一次現,已經幾位金丹長老身邊。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青陽師叔好高深的火屬性法術造詣。」

「專門聽金丹心得的,為何聽了幾辰,卻好像什麼都沒聽一樣?」

「聽了,又沒聽。」

隨着劉玉退場,台弟子開始議論紛紛。

收穫匪淺一臉欣喜,向同伴分享著自己的收穫,直呼虛此行。

一無所獲,感覺白白坐了幾辰,浪費了修鍊間。

好像收穫,好像沒收穫,一間還沒回神。

但沒收穫,此次金丹典到里都結束了。

司儀顏開的安排,一名名修士被送走,廣場的修士數量開始減少。

「告辭,老夫就返回青秀峰。」

「青陽師弟留步,必遠送了。」

「空以多青秀峰走動走動。」

「師弟晉陞金丹,還返回洞府儘快煉化「金玉環」,快快擁一定實力才。」

臨走,嚴長老語重心長,似乎話另深意。

待劉玉追問,此便騰空而起,化為群山之間的一遁光,靈壓飛速淡。

而便宜師尊、徐冷燕、曹元駒等,也已經告辭離。

儘管一番講法,往其摻了許多的水分。

但劉玉對於金丹瓶頸的深刻見解,就算只透露一成兩成,也讓些收穫匪淺。

畢竟能將自己的修鍊私隱,講法完全透露,所以摻一點水分家都以理解。

雖然項古風俗傳承了,但此畢竟古!

「......」

搖了搖頭,劉玉管神神秘秘的嚴長老。

神識傳音,招呼江秋水、紀如煙、顏開三,吩咐收拾好手尾,便徑直向著洞府走。

講法之,那些賀禮已經到了的手,神識一掃便能估算概的價值。

「扣除舉辦典的成本,應該凈賺兩三萬靈石左右。」

「已經少了,都能買兩瓶金丹期的修鍊丹藥了。」

「還沒把防禦法寶「金玉環」算進的緣故。」

「看種典,還多多益善。」

「知將若結嬰成功,又該怎樣的場景?!」

「楚國名姓的修士,都差多會參加吧!」

「那又該多少賀禮?」

行走,劉玉計算收到賀禮的價值,心閃遐想。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一章:激昂演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