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長老福利

第四百九十三章:長老福利

因為手差使的修士少,故而劉玉幾就吩咐了,讓紀如煙著手辦此事。

而金丹典,則主由江秋水負責。

青陽峰高丈,著三階品靈脈存,靈氣濃郁程度非比尋常,幾乎怎麼需處理,就靈田數十畝之多。

如果認真經營一番,開闢一百畝靈田再話。

就算想建造一座三階靈藥園,也並非能的事情。

靠正常經營靈山,賺取靈石的速度還慢,眼劉玉需量的靈石,還真怎麼放眼裡。

但好端端放著一座三階靈山打理,坐著就以收靈石都經營,就顯得疑了。

故而,掩飾一番還很必的。

劉玉之所以想挑選一些侍女,也全為了自己方便,也打理靈山的意思裡面。

「既然都安排好了,面試就安排明日吧。」

點了點頭,淡淡。

對於么多修士想加入青陽峰,並覺得奇怪。

自己現的身份,已經躋身宗門特權階級,想將一名外門弟子提拔為內門弟子,只需傳一句話即。

但就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便無數修士求而得的機緣。

一好的機會擺面,並且追求的門檻高,試問誰願意試一試?!

退一萬步說,打理青陽峰的任務,比正常的宗門任務輕鬆多了,以騰更多間用於修鍊。

就算能獲得師祖的青睞,只能留青陽峰,也能改變自身的處境。

「,夫君,如煙明白了。」

紀如煙乖巧的點頭。

「好了,如煙先吧。」

劉玉輕輕頷首,示意紀如煙退,把江秋水一留洞府。

很快,洞府就只剩了兩。

或許因為犯錯被訓斥的原因,江秋水此非常乖巧,安安靜靜低著頭髮一言,一種安靜之美。

換做別的候兩獨處,早就換一坐的地方了。

劉玉心暗暗一笑,也準備安慰,就算自己的女,寵了也行。

該敲打還得敲打,然就容易亂了規矩。

想了想,解腰間七儲物袋,將之一一放桌開口:

「裡面著一些資源,需售賣換成靈石,就交給秋水了。」

些正聖火秘境之行的收穫,再次排除了極品法器品靈器后,價值約莫十三萬靈石左右。

將之一些用的賀禮,約價值靈石左右。

眼晉陞金丹境界,又極度缺少靈石,候將些售賣了。

至於極品法器品靈器,劉玉另用。

而且法器靈器種東西,往往一名修士的招牌與標誌,如果直接售賣的話,很能暴露自己聖火秘境最的受益者。

事關靈寶,種風險還冒為好。

就算賒賬給江秋水、紀如煙的兩件極品靈器,劉玉也囑咐了兩女,到萬得已的候使用。

以兩女一直待宗門,也確實沒多少機會使用便了。

聞言,看著桌案的七儲物袋,江秋水眼眸微微一亮:

「,夫君。」

「秋水一定會讓失望的。」

劉玉還願意安排事情讓做,證明先的錯已經了,又怎麼高興呢?

隨後,兩相對而坐,又聊了一會兒關於典收尾的事情。

「如果沒其它事情,就先吧。」

「些資源,儘快換成靈石。」

「從一樣,此事盡能隱秘。」

聊了半刻鐘,劉玉最後如此說。

「秋水明白。」

江秋水輕輕點頭。

些事情一直都辦的,早就架設好了專門的渠,做起輕車熟路。

只一刻,當此女拿起其一儲物,神識往裡面一掃后,美麗的眼眸卻由閃震驚之色。

兩萬靈石!

以江秋水的眼光,只神識略微一掃,就致判斷了其資源的價值。

由於長期接觸些東西,十分清楚市場,故而比劉玉的估算還精確。

「一儲物袋就兩萬資源了,那麼七儲物袋,豈......」

「么多資源,夫君從哪裡得到的?!」

江秋水壓抑住心的好奇,抬頭看著劉玉,眼閃問詢之色。

就算兩認識了么久,但的候,依然覺得眼些神秘的地方。

只惜,劉玉根本沒回答的意思,此已經取書寫書本的「存神妙法」第三層,開始認真參悟起。

見對方沒解釋的意思,也沒其它動作,江秋水咬了咬嘴唇,只好起身離開了閣樓。

些事情會解釋,些事情從頭到尾都沒解釋,已經習慣了。

今日的修鍊已經完成,江秋水走後,劉玉並沒做其它事情,只一心一意參悟「存神妙法」。

爭取早一點領悟第三層,然後開始修鍊。

「存神妙法」共,每一層都一獨特的神識秘術,關鍵刻往往能夠發揮奇效。

第一層「驚神刺」,第二層「碎靈搜魂術」。

第三層則「琉璃惑心術」,正影響控制其修士的秘術,能夠強行改變一些修士的思想甚至性格,使得其完全淪為被自己控制的傀儡。

「琉璃惑心術」對同階修士使用,幾乎沒什麼效果,但如果對低階修士使用,效果卻非常強。

尤其對鍊氣期修士使用,幾乎存擺脫影響的能,效果比最專業的洗腦還強。

雖然能直接增加實力,對發展勢力卻著奇效。

劉玉完全以憑藉此術,控制一些鍊氣修士,再用元神禁制雙重控制,然後花費資源將之培養到築基期。

那樣一,就得到了一批完全忠於自己的手,以為自己做任何事情。

先之所以升起培養死士的想法,也正因為「琉璃惑心術」。

種秘術也著缺陷,那就強行改變了一的性格,使得一的「自」再完整,凝結金丹的幾率遠低於正常修士。

培養一名金丹修士的花費,劉玉目自己的資源都夠用,所以並沒種想法。

一批築基死士做爪牙,做一些自己方便做的事情,目已經夠用了。

……

……

第二日。

青陽峰,洞府廳。

「夫君,兩百名女弟子已經外等候,都想加入青陽峰之。」

「否現就如進。」

紀如煙稟告。

為夫君挑選侍女,此臉雖然掛著笑容,但心卻還些吃味。

自從劉玉開始煉體之後,便些承受住恩澤,也沒與分享的想法啊。

所以,為了防止些狐狸精迷惑夫君位,紀如煙便暗暗將一些煙視媚行的女弟子淘汰。

比如,一名峰巒格外挺拔的女修。

「嗯,讓進吧。」

聞言,劉玉也了幾分興緻,放手書冊淡淡。

紀如煙應了一聲,動用音法術,朝門外喚了一聲。

很快,便一名名女弟子的身影現,扭著婀娜的身姿魚貫而入。

雖然紀如煙吃醋,但也敢挑選相貌醜陋的女修,青陽峰當侍女,只打壓了一些感受到威脅的潛對手。

故而,兩百名女弟子的姿色,總體而言還非常錯。

只女生便擅長演戲,一見到青陽師祖侍妾負責初步篩選,許多機靈女修早就做好偽裝。

篩選普普通通,現確實花枝招展。

「哼。」

紀如煙見此一聲冷哼,但也無奈何,畢竟總能做得明顯了。

雖然穿的都內外門的灰袍白袍,但精心打扮之,一名名女修還各千秋,看起令賞心悅目。

此邁門檻步入廳,廳內瞬間便瀰漫著一種種香味。

清新、妖嬈、艷俗、高雅......

也知真體香,還化妝品腌制入味了。

「錯。」

劉玉面無表情一本正經,懷著一種欣賞的態度,打量步入廳的女修,心暗暗贊了一聲。

欣賞歸欣賞,身為宗門長老宗門長輩,當然注意自己的儀態,故而面無表情看喜怒。

風老祖神龍見首見尾,金丹長老已經元陽宗的高層,許多鍊氣期弟子一生都見到幾面。

所以當一位金丹長老真的盡眼,部分弟子還比較緊張拘束的,低頭步行走步入廳,敢抬頭看劉玉一眼。

也少數極為「膽」的女弟子,甚至趁著空隙暗送秋波,眉目之間閃春情。

對於些,劉玉心毫無波瀾。

並會沉迷於女色,身邊也缺少女。

昨日才與嚴紅玉一起探討陰陽,積蓄的火氣已經消失。

此管相貌如何,任風情萬種,如聖如佛的狀態,也就那樣了。

對於些行為膽女弟子,劉玉雖然當場沒什麼表示,但心已經將之淘汰。

咳咳,主還找侍女,而選秀挑女。

現就敢如此膽,等加入青陽峰之後,豈後院得安寧?

「弟子拜見青陽師祖!」

沒多久,兩百名女弟子便隊列整齊的站廳,鶯聲燕語斷。

劉玉打量了一會兒便收回目光,抬手讓些弟子起身,而後朝紀如煙示意流程正式開始。

紀如煙輕輕點頭,看著兩百名女弟子,說了一些場面話,然後便講述此次挑選的基本規則,最後宣布挑選正式開始。

當然,最終的決定權,還劉玉手。

「弟子韓心蓮,四靈根資質,琴棋書畫皆涉獵,擅長......」

紀如煙一聲令,便一名姿色俗的女弟子站了,再次向劉玉行禮之後,開始介紹自己的特長。

只挑選侍女而已,當然能向選秀一樣,先舞蹈什麼的展示才藝。

足足兩百需面試,如果每女弟子都展示一遍才藝的話,只怕一間都夠用。

劉玉沒那麼多間消耗,所以只能用最簡單的語言,介紹自己的特長與優點。

只被點名,相應的女弟子才展示的機會。

就算漏掉了好苗子,也根本存後悔,以金丹長老的身份,只吩咐一聲,把的女修想攀附。

「弟子文綵衣,木水進三靈根資質,精通琴棋書畫等等,對靈植方面也了解。」

「曾經學習煉丹,雖然沒能成為煉丹師,但打理一些靈田靈草,還拿手的。」

「打理靈田方面,絕對會現失誤。」

「青陽師祖若選弟子,弟子絕會讓師祖失望。」

一名發間插著簡陋木簪,鵝蛋臉、妝容樸素、儀錶端莊女修,行禮之後簡紹自己。

與其它女修同,語氣顯得卑吭,倒也些與眾同。

「哦?!」

劉玉了一絲興趣。

的眼裡,三靈根確實一加分項。

畢竟如果雙靈根的話,多看一侍女的位子,弟子之位還差多。

而且青陽峰的靈田正好需手打理,精通一些打理靈田照顧靈草的知識,同樣一加分項。

「本座問,什麼樣的環境適合清靈草生長?」

「幾日施展一次雲雨術,幾日松一次靈土合適?」

劉玉提問看到。

倒想看看,名叫做「文綵衣」的弟子,到底真材實料,還故作姿態引起自己注意力。

女,成功引起了的注意力。

「啟稟師祖,弟子認為清靈草喜陰,應該放日光能直照的地方最為合適。」

「又因為對水分需求較多,應該栽種含水量較多的地方。」

「至於幾日施展一次雲雨術,弟子認為七日施展兩次,每次間隔三日最為合適。」

「因為......」

沒思考多久,文綵衣便條理分明的說了答案,面對金丹老祖的詢問,語氣也沒現明顯的慌亂。

只握一起些發白的指節,還暴露了此女內心的緊張。

「錯。」

「七成以正確,先到一旁等候結果。」

劉玉輕輕頷首,露一絲笑意說。心已經判定通。

「遵命,青陽師祖!」

被宗門長老看,文綵衣語氣還現一絲驚喜,連忙答應。

而後,便許多女修隱含妒忌的目光,脫離部隊施施然走到一邊等候。

顯然,此女通了。

「弟子隆真儀,四靈根資質......」

很快,就又一名女弟子越眾而,開始介紹自己特長優點。

……

面試兩百名女弟子,即使每隻花費一點間,也足足用辰,才讓所女弟子都介紹一遍。

「此次收招多少侍女合適呢?」

「一百?」

?」

面試的同,劉玉也思考問題。

金丹長老著種種特權,除了剛結丹成功,以直接領取一件法寶一枚儲物戒外,每年還一千靈石的福利。

除此之外,若選擇靈山修鍊,還著一定的免費差使弟子額度。

並說些弟子就沒報酬了,而些弟子的報酬,全都由宗門支付。

而經營靈山的收穫,則完全歸金丹長老。

如此,便減輕金丹長老修鍊負擔,也用為雜事而分心。

按照修為計算,每一境界宗門提供的免費額度都等。

金丹初期三十名額,名額,後期八十名額。

對比散修金丹勢力金丹,宗門金丹修士福利好多了。

即使冒險,只經營靈山按部就班修鍊,也基本能夠滿足最低限度的修鍊資源。

當然,這根正苗紅的宗門金丹,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途加入的客卿,待遇差了數倍止。

一邊面試一邊思考辰之後,劉玉心漸漸了決定。

當,便嘴唇蠕動神識傳音,告訴紀如煙自己的決定。

紀如煙點了點頭,拿一本名冊寫三十名字,然後當眾宣布:

「文綵衣、李思思、方憶霜......」

「以念到姓名的三十弟子,以加入青陽峰成為老祖座的侍女。」

「爾等回好好考慮一番,現反悔還得及,倘若沒其它意見,三日便青陽峰報到。」

「另,著文綵衣為侍女長,負責統籌安排侍女的日常工作。」

紀如煙平靜傳遍廳,立刻引起一陣嘩然。

「師祖,否再給弟子一次機會,弟子什麼都願意做。」

「師祖,能否再考慮一弟子,弟子願意.....」

幾還看清楚形勢,甚至連跪哀求的都。

劉玉見此眉頭一皺,心無動於衷,沒半點心軟的意思。

沒說話只看著紀如煙,想看看此女如何處理種情況。

「膽!」

「長老當面竟敢如此放肆!」

「念情原,便繞一次,立刻離開青陽峰,否則嚴懲貸!」

厲聲呵斥的同,紀如煙放築基期的靈壓,籠罩整廳,特別壓迫向幾名失態的弟子。

此言一,廳立刻安靜。

部分沒被選的女弟子,保持著理智行了一禮,便默默退了廳。

至於幾名姿色佳、行為膽的弟子,接受了沒被選的巨落差些失態,但強的靈壓也清醒。

認清楚現實,懷揣著甘心,最終還離開了廳。

廳里,只留文綵衣、李思思等三十名侍女。

「看經些年的歷練,當年那如鄰家妹的女修,也成長起了啊。」

看著紀如煙指揮序,劉玉暗暗感慨。

簡單的訓練幾句話,就將些侍女交給紀如煙安排,則向洞府外走。

青陽峰的規矩禮儀,自江秋水、紀如煙告訴三十名侍女,些需自己費心。

——————————————

ps:根據友的建議,文做了一些修改。

江秋水的修為,依舊築基後期,紀如煙則改成了築基期,樣比較合理。

------題外話------

感謝病變5000點幣、愛走了風停了1500點幣、空琉璃夏1500點幣、20211227222522836_500點幣等友的打賞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三章:長老福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