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開院大典與新弟子入門

第五百章:開院大典與新弟子入門

「用了。」

伴隨著石門升起的聲音響起,一平靜淡然的聲音傳。

文綵衣驚訝抬頭,卻只看到一高的背影,漸漸消失練功房。

「。」

低聲應,眼閃一絲失落,又莫名覺得些輕鬆。

原本的那些幻想破滅,子終於用糾結,到底走「捷徑」了!

境界身份的巨差距,使得文綵衣根本升起埋怨,更敢表現。

待練功房的石門關閉,此女只能帶著兩名侍女,繼續收拾著洞府。

……

練功房。

劉玉盤膝坐於蒲團之,一金色圓環、一桿黑色幡,擺放身。

正金玉環、萬魂幡兩件法寶!

率先拿起金玉環法寶,將法力注入其溫養,進行日常洗滌異種法力氣息的工作。

雖然兩件法寶,並非的本命法寶,無法通溫養提升威能。

但目,也並沒發揮最的威能。

洗滌其的異種法力氣息,使得兩件法寶更熟悉自己的法力,還能夠多發揮一些,本就的威能的。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對於能夠提升實力的東西,劉玉從會懈怠。

由無數比塵埃還細的晶體組成,淡青色清澈透明的金丹期法力,經丹田、經脈,最終流入金玉環。

隨著法力的注入,淡金色的金玉環散發朦朧金光,法寶級別的威勢瞬間瀰漫室內。

倘若凡置身樣的環境,恐怕會直接被威勢壓迫而死。

就算一般的築基修士,也會汗流浹背,根本升起戰意!

法力法寶,每流淌一次,的法力氣息就更強一分,能夠發揮的威能也更一分。

雖然每一次的提升,都那麼微足。

但,或許終一日,就驚動地的刻!

花費一辰,完成兩件法寶的溫養,劉玉手臂一揮,將萬魂幡與金玉環都收進儲物戒。

隨後取一玉瓶,拔開瓶塞倒一顆彈珠,通體圓潤乳白的丹藥。

正三階品培元丹!

此丹一現空氣,室內立刻便瀰漫起一股葯香,葯香蘊含絲絲精純的靈氣,凡聞之延年益壽再話。

就連劉玉乍聞之,都感覺精神一振。

愧三階丹藥,已然以稱之為靈丹!

劉玉打量著手丹藥,以清晰的看見,乳白色的「培元丹」,一色澤非常淺的紋路。

丹紋!

紋路呈銀白之色,彷彿地造化自然生成的一般,銘刻丹藥沒半點諧,看玄奧異常。

似乎,暗合某種冥冥的規則。

丹藥表面現丹紋的最低標準,便三階以,故而也唯三階之的丹藥,才以稱之為靈丹。

三階之與之,因為丹紋的存,形成了鮮明的分界線。

靈丹比之二階丹藥,也能加難以偽造。

能夠穩定煉製三種三階丹藥,並且成功率維持三成之者,方稱之為煉丹師!

相比古之,靈氣環境已經整體衰退一截的如今修仙界,因為高階靈草靈藥的缺少,高明的煉丹師晉陞也更為困難。

故而相比於古,如今修仙界的煉丹師,特別三階之的煉丹師,更受到修仙者的尊敬。

無,任如何資橫溢,理論知識多麼豐富,只沒足夠多次數的聯繫,依舊成了煉丹師。

沒足夠的實踐,管多麼豐富的理論,還多麼優秀的資,都浮雲而已。

而,恰恰劉玉獨一無二的優勢所!

儘管賦平庸了一點,但終究也「頑石」,只多看多練習,終產生質變的刻!

簡單說,就「氪金」。

打量了一會兒「培元丹」,劉玉凝神靜氣,將之輕輕放入口。

培元丹入口即化,短短半息間就化為一股溫熱的氣流,立刻從口腔傳溫溫熱熱的感覺。

見此,絲毫沒慌亂,對於如何服用靈丹,早已經心數。

「咕嚕」

喉結微微聳動,溫熱氣流便像受到了牽引一般,緩緩向腹流。

劉玉見狀,立刻雙眸緊閉,運轉青陽功第七層,開始煉化培元丹的藥力。

隨著功法運轉,腹培元丹藥力所化的溫熱氣流斷減少,化為一縷縷精純的法力,經三十六複雜的周循環之後,最終歸入丹田的法力之湖。

擴張了一圈的法力之湖,淡青色的水波微微蕩漾,一縷縷了細細的「水絲」,被淡青色的金丹吞吐。

水絲再次回到法力之湖,體積縮了六成,但卻變得更為精純。

雖然到了金丹境界之後,青陽功已經沒了魔火煉元方面的修鍊,但修仙者的金丹,本身就精鍊法力的效果。

而劉玉異於常的九品金丹,金丹法力方面,更遠非尋常修士比。

雖然,它已經再完美。

「呼」

一口濁氣吐,劉玉緩緩睜開雙眼,花費了三辰,完成了每日的修鍊。

感受體內法力增加的幅度,由搖了搖頭,微微些無奈。

並說培元丹的效果好,相比與單純吞吐靈氣的修鍊速度,服用此丹說坐火車一般也為。

兩者之間,至少相差二三十倍乃至更多。

但,服用培元丹增長的修為雖然觀,也禁住金丹期增長的法力修為多啊!

如果說,把鍊氣期需積累的法力,比作一號水壺。

那麼築基期,便一水缸。

到了金丹期,則池塘湖泊,每一境界需積累的「量」,都一境界的百倍甚至更多!

「看,煉丹方面的造詣,儘快提升了。」

「否則以正常的修鍊速度,修鍊到金丹初期巔峰,只怕還一十年。」

「燕國九國盟的門戶,入三聯盟的範圍,都非常便利。」

「或許......」

劉玉心閃無數念頭。

收集煉製「落日金虹槍」的靈材需靈石,嘗試煉製三階丹藥需靈石,培養死士又需靈石,現非常缺少靈石。

好,對於如何賺取靈石,已經了詳細的計劃。

畢竟被分割成幾國的燕國,對劉玉而言一好地方,各種勢力錯綜複雜。

暗售丹藥的話,更容易被發現,也更容易被追查。

只心謹慎一些,暴露多秘密,以現的境界,已經足以抵禦一些風風雨雨!

而就劉玉安安穩穩修鍊的同,江秋水、紀如煙、孫玉蘭、馬文才等手,也老老實實遵照之的吩咐,將分院的各種事務處理得井井條。

其,孫玉蘭、馬文才築基執事,還一鍾鍊氣期修士,負責分院日常的管理與運行。

而江秋水,則負責主導、監督對外溝通,比如說聯繫本地修仙勢力,配合分院招收新弟子的工作。

紀如煙則監督分院運行的工作,負責將一些高層與弟子的表現,以及各種比較重的事情,向劉玉彙報。

兩女一主外一主內,一環接著一環,重程度相差,都算作劉玉的耳目。

三都怎麼管具體的事情,只遇到困難才偶爾面,待一切都走正軌,兩女都足夠的間用於修鍊。

而一切安排妥當之後,劉玉便做了甩手掌柜,待洞府按照計劃靜靜修鍊。

隔幾日,便召見手修士一次,了解分院正式建立的情況。

而身為分院院長,掌管整分院說一二的存,隨著間的推移,劉玉的名聲漸漸傳遍整元國。

憶起當年「青陽老魔」動輒抄家滅族的狠辣,勢力無為之忌憚,祈禱老魔次搞什麼動作。

所以孫玉蘭、馬文才等的工作,進行得十分順利。

元國還算平靜的局勢,間於知覺間流逝,轉眼間便一月。

……

……

一月後。

永泉山。

「啟稟公子,孫師叔、麻師叔傳消息,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只需您一聲令,開院典與第一批弟子的入門儀式,都以立即開始。」

行禮之後,文綵衣輕聲細語稟報。

「嗯。」

「如此,便發吧。」

劉玉淡淡應了一聲,當先朝洞府外走。

其兩名侍女留洞府,文綵衣身為貼身侍女,則立即跟。

「咻咻」

體內法力稍稍運轉,劉玉攜裹文綵衣化為一青色遁光,徑直向山腳飛,響起強烈的破空之聲。

兩呼吸的間,便跨越了千丈距離到山腳。

「見青陽師叔!」

「拜見青陽輩!」

隨著劉玉露面,整永泉山山腳,頓響起山呼海嘯般的拜見聲!

一月里,雖然沒露面,但「青陽老魔」的聲音,早就元國暗暗流傳。

築基境界,就已經那麼狠辣決絕,到了金丹境界手握權,會會更加分?!

元國的許多勢力,都為此擔憂已,就算一些金丹家族也例外。

畢竟雖然把握勝新晉金丹劉玉,但對方一,身後站著整元陽宗!

直到一月間,就青陽老魔沒再做什麼怒怨的事情,元國修仙勢力才鬆一口氣。

收到元陽別院分院,即將舉行開院典的消息,還趕忙參加。

雖然目看,青陽老魔好像改了性子,準備像以一樣殺特殺、

但想,因為一點點事情,被老魔記本本,日後成了「算賬」的借口。

故而,元國至金丹勢力,到鍊氣勢力,都多多少少派修仙者參加。

並且還少心思靈活的勢力,備一份厚禮,準備拉近垃圾關係。

「好、好。」

「今日分院開院日子,諸位能夠捧場,本座十分欣慰。」

「作為院長,本座此謝諸位友。」

落高台,待山呼海嘯般的拜見聲稍減,劉玉面露笑容,朝四方輕輕拱手。

此一,彼一。

自身實力的變化,與身處的環境同,為處世的態度作風自然也同。

當年青鋒隊,以說孤軍深入。

而當的劉玉,又只築基期境界,自然以雷霆手段,狠辣果決震懾群修,才更好的選擇。

但眼同,已經成為了金丹期的高階修士,還元陽宗位高權重的長老,勢自己一邊,自然用當年那邊極端的手段。

此,手段自然稍稍溫一點,才更利於發展。

「青陽輩客氣了。」

劉玉話音落,台立刻傳陣陣迎合的聲音。

雖然未必多少真心實意,聽了未必多麼高興,但確實非常順耳。

「劉師弟,恭喜。」

就連向古板的齊雲,次抽間捧場。

雖然分屬兩脈,但面對其勢力之,兩的立場卻又一致的,總能互相拆台。

「敢,齊師兄日理萬機,能夠百忙之抽間捧場,劉某受寵若驚。」

劉玉方方回應。

縱然現站家族一脈那邊,輕易會改變陣營,但也並非一定與別院一脈為敵。

未的事情,誰又說得清呢?

多一朋友,總好多一敵,四面樹敵並非長遠之計。

齊雲客套了幾句,劉玉又與燕國本地的金丹修士,相互認識打著招呼,氣氛倒也其樂融融。

並沒現一些說,裝x打臉廢柴逆襲的情節。

恭賀的修士,基本每一身後,都站著一修仙勢力。

但管修仙勢力或或,元陽宗龐然物面,都螻蟻而已。

倘若敢破壞開院典,管原因如何,其身後的勢力都難辭其咎,必將受到牽連。

重演當年的慘劇,迎滅頂之災,也能。

劉玉放眼望,寬敞的校場之頭涌動,修為參差齊的修仙者粗略一數,至少三千之多。

其鍊氣期修士佔了半,築基修士也一兩百。

就連金丹期修士,也到場了十幾。

金丹修士,依舊著特權,以站高台,俯瞰開院典的進行。

「肅靜。」

與十幾名金丹修士打招呼,劉玉輕輕一抬手,動用音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

與此同,金丹級別的靈壓也釋放而,籠罩整校場範圍。

立刻,校場便安靜。

劉玉的示意,孫玉蘭站了主持著開院典的進行,完成一象徵性的儀式。

——————————

ps:碼字速度慢,先複製一段,兩點鐘刷新。深感抱歉!

一月後。

永泉山。

「啟稟公子,孫師叔、麻師叔傳消息,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只需您一聲令,開院典與第一批弟子的入門儀式,都以立即開始。」

行禮之後,文綵衣輕聲細語稟報。

「嗯。」

「如此,便發吧。」

劉玉淡淡應了一聲,當先朝洞府外走。

其兩名侍女留洞府,文綵衣身為貼身侍女,則立即跟。

「咻咻」

體內法力稍稍運轉,劉玉攜裹文綵衣化為一青色遁光,徑直向山腳飛,響起強烈的破空之聲。

兩呼吸的間,便跨越了千丈距離到山腳。

「見青陽師叔!」

「拜見青陽輩!」

隨著劉玉露面,整永泉山山腳,頓響起山呼海嘯般的拜見聲!

一月里,雖然沒露面,但「青陽老魔」的聲音,早就元國暗暗流傳。

築基境界,就已經那麼狠辣決絕,到了金丹境界手握權,會會更加分?!

元國的許多勢力,都為此擔憂已,就算一些金丹家族也例外。

畢竟雖然把握勝新晉金丹劉玉,但對方一,身後站著整元陽宗!

直到一月間,就青陽老魔沒再做什麼怒怨的事情,元國修仙勢力才鬆一口氣。

收到元陽別院分院,即將舉行開院典的消息,還趕忙參加。

雖然目看,青陽老魔好像改了性子,準備像以一樣殺特殺、

但想,因為一點點事情,被老魔記本本,日後成了「算賬」的借口。

故而,元國至金丹勢力,到鍊氣勢力,都多多少少派修仙者參加。

並且還少心思靈活的勢力,備了一份厚禮,準備拉近垃圾關係。

「好、好。」

「今日分院開院的日子,諸位能夠捧場,本座十分欣慰。」

「作為院長,本座此謝諸位友了。」

落高台,待山呼海嘯般的拜見聲稍減,劉玉面露笑容,朝四方輕輕拱手。

此一,彼一。

自身實力的變化,與身處的環境同,為處世的態度作風自然也同。

當年青鋒隊,以說孤軍深入。

而當的劉玉,又只築基期境界,自然以雷霆手段,狠辣果決震懾群修,才更好的選擇。

但眼同,已經成為了金丹期的高階修士,還元陽宗位高權重的長老,勢自己一邊,自然用當年那邊極端的手段。

此,手段自然稍稍溫一點,才更利於發展。

「青陽輩客氣了。」

劉玉話音落,台立刻傳陣陣迎合的聲音。

雖然未必多少真心實意,聽了未必多麼高興,但確實非常順耳。

「劉師弟,恭喜。」

就連向古板的齊雲,次抽間捧場。

雖然分屬兩脈,但面對其勢力之,兩的立場卻又一致的,總能互相拆台。

「敢,齊師兄日理萬機,能夠百忙之抽間捧場,劉某受寵若驚。」

劉玉方方回應。

縱然現站家族一脈那邊,輕易會改變陣營,但也並非一定與別院一脈為敵。

未的事情,誰又說得清呢?

多一朋友,總好多一敵,四面樹敵並非長遠之計。

齊雲客套了幾句,劉玉又與燕國本地的金丹修士,相互認識打著招呼,氣氛倒也其樂融融。

並沒現一些說,裝x打臉廢柴逆襲的情節。

恭賀的修士,基本每一身後,都站著一修仙勢力。

但管修仙勢力或或,元陽宗龐然物面,都螻蟻而已。

倘若敢破壞開院典,管原因如何,其身後的勢力都難辭其咎,必將受到牽連。

重演當年的慘劇,迎滅頂之災,也能。

劉玉放眼望,寬敞的校場之頭涌動,修為參差齊的修仙者粗略一數,至少三千之多。

其鍊氣期修士佔了半,築基修士也一兩百。

就連金丹期修士,也到場了十幾。

金丹修士,依舊著特權,以站高台,俯瞰開院典的進行。

「肅靜。」

與十幾名金丹修士打招呼,劉玉輕輕一抬手,動用音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

與此同,金丹級別的靈壓也釋放而,籠罩整校場範圍。

立刻,校場便安靜。

劉玉的示意,孫玉蘭站了主持著開院典的進行,完成一象徵性的儀式。

倘若敢破壞開院典,管原因如何,其身後的勢力都難辭其咎,必將受到牽連。

重演當年的慘劇,迎滅頂之災,也能。

劉玉放眼望,寬敞的校場之頭涌動,修為參差齊的修仙者粗略一數,至少三千之多。

其鍊氣期修士佔了半,築基修士也一兩百。

就連金丹期修士,也到場了十幾。

金丹修士,依舊著特權,以站高台,俯瞰開院典的進行。

「肅靜。」

與十幾名金丹修士打招呼,劉玉輕輕一抬手,動用音法術將聲音傳遍廣場。

與此同,金丹級別的靈壓也釋放而,籠罩整校場範圍。

立刻,校場便安靜。

劉玉的示意,孫玉蘭站了主持著開院典的進行,完成一象徵性的儀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章:開院大典與新弟子入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