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最殘忍的玩笑!

第五百零二章:最殘忍的玩笑!

三年後。

元國,永泉山。

劉玉盤膝坐煉丹室,神情專註心神高度集,雙手緩緩掐着法訣。

身遠處,玄黃鼎鼎身微微顫抖,火門丹火熊熊燃燒,釋放熾熱的高溫。

使得煉丹室的溫度,提升了數十度止,空氣的微風都滾燙無比。

煉丹室特殊打造,早就毀於一旦了。

凝重的神情、顫動的丹爐,無說明煉丹到了關鍵刻,稍馬虎便能功盡棄!

強的神識蔓延而,劉玉刻刻關注丹爐內的動靜,盡量避免一絲一毫的差錯。

丹鼎了一分一毫的變化,都被收入眼,憑藉無數次練習得的煉丹術,熟練掌控著整程。

火門的丹火由盛轉衰,溫度稍稍降了一些,隨着間的推移,空氣漸漸瀰漫一股葯香。

「差多了。」

劉玉閃念頭。

豐富的煉丹經驗,讓判斷煉丹的最後一步,開爐的最佳機就到。

雖然此次煉丹就,但劉玉的神情卻沒絲毫變化,越到了關鍵的刻越容易差錯,最後一步沒少吃苦頭。

如今,已經能做到平靜面對。

畢竟縱然失敗了,還無數次重的機會。

「開!」

又了兩三息,劉玉手法決猛然一變,火門的金紅丹火猛然熄滅。

與此同,玄黃鼎鼎蓋也忽然升。

煉丹室內,若若無葯香再次濃郁了數分,變得十分明顯。

劉玉舉目望,只見玄黃鼎之內,七顆彈珠、通體乳白的培元丹靜靜懸浮。

「成了。」

伸手一招,七顆培元丹便落入手,確定都良品后,面由露一絲笑意。

劉玉心念一動,右手儲物戒靈光一閃,一玉瓶便現手,將新煉製的七顆培元丹都收入玉瓶。

隨後再伸手一撈,將身旁其它兩玉瓶也拿手,打量了一會兒由心情好。

「十分煉丹材料,最終成丹三爐,得到培元丹二十二顆。」

「樣算,自己煉製此丹的成功率,已經穩穩達到了三成。」

劉玉心閃念頭。

三階「靈丹」的煉製難度,至少二階丹藥的數倍以。

三年的兩年,通煉製量二階丹藥,賺取靈石同磨礪自己的煉丹技藝,終於讓自己的煉丹造詣更近一步。

煉製精元丹、養元丹等二階丹藥,成功率正式達到了驚世駭俗。

那之後,才開始煉製三階品培元丹。

依舊經歷了數百次的失敗,才終於近幾日,將煉製培元丹的成功率提升到了三成。

「錯,一切都預想的方向發展。」

「煉製培元丹的成功率達到三成,標誌着自己朝「煉丹師」的境界,又邁了堅實的一步。」

「只再兩種三階靈丹的成功率達到三成,就名副其實的煉丹師了。」

將三瓶培元丹收入儲物袋,收拾好煉丹現場,劉玉默默想。

「惜,自己的煉丹造詣,終究見得光。」

「暴露能夠煉製二階品丹藥,已經極限了。」

「能直接售賣三階靈丹,賺取靈石的速度,立刻就能快倍。」

站起身,輕輕一嘆,搖了搖頭。

煉製三階以的靈丹,必定用年份的靈草靈藥,年靈草靈藥尋常貨色,已經足以引起金丹修士的注意力。

自己明面,沒購買足夠年靈藥練習,倘若忽然暴露能夠煉製三階丹藥,就已經能用「些賦」形容了。

二階三階的差距,沒足夠多的靈草,用練手浪費的情況,已經簡簡單單的「才」兩字能跨越了。

如果「妖孽」還差多。

金丹修士都簡單之輩,倘若暴露三階煉丹造詣,根本能糊弄。

所以劉玉想賺取靈石,還的老老實實售二階丹藥,三階靈丹見得光。

若想「洗白」,勢必做做樣子,市面陸陸續續購買一年的靈草練手。

現剛剛晉陞,為了煉製本命法寶傾家蕩產才正常,又哪裏么一筆靈石,用使得煉丹造詣更進一步呢?

故而,至少未一兩百年內,劉玉都能暴露三階煉丹造詣,否則根本無法解釋。

「轟隆隆」

陣法開啟,石門緩緩升。

收拾完煉丹房,劉玉確認沒遺漏,便門而。

「婢女拜見公子。」

以文綵衣為首的三名侍女,見主結束閉關現,連忙躬身行禮。

「嗯。」

「事?」

劉玉淡淡點頭,坐師椅端起茶杯,隨意問。

「啟稟公子,距離本院第一批弟子入門,已經了三年。」

「今日,便第一批別院弟子進行畢業考核的日子。」

「孫師叔、馬師叔傳消息,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只待公子一聲令,畢業考核便能立刻開始。」

侍立一旁,文綵衣輕聲細語稟告。

「嗯,分院第一批弟子的畢業考核,本座的確應該看看。」

「既然如此,沐浴更衣吧。」

「讓那些輩先等著。」

劉玉一揮手,示意兩名侍女停止捏腳捏背,淡淡。

隨後起身,朝盥洗室走。

「,公子。」

文綵衣低聲領命,亦步亦趨跟後面。

因為數百修士等著自己,所以一次洗漱,劉玉稍稍加快了速度。

嗯,快了十幾息。

……

永泉山山腳,一片綿延的建築。

建築充滿著楚國的特色,經三年的間之後,已經變得完善了許多。

一高高圍牆,將成片成片的建築包圍裏面,彷彿分割了兩間。

圍牆之內,無憂無慮的別院生活,用每日提心弔膽,為修仙資源而發愁。

圍牆之外,爾虞詐的殘酷修仙界,稍意便能身死消。

一日,分院心的校場,數百修士寂靜無聲。

三年入門的別院弟子,已經等候了許久。

忽然,一陣令窒息的強靈壓現,籠罩所修士心頭,帶無與倫比的恐怖。

靈壓只一閃而逝,一瞬就消失見,否則半修士少得醜態畢露。

隨後一璀璨的青色遁光,便自山巔現,快速接近山腳。

「青陽師祖!」

群,少老弟子驚呼。

而新弟子則滿臉敬畏,經三年的學習,已經知金丹期怎樣的一境界。

那九成九修士都無法企及的高度!

青色遁光落事先搭建好的高台,靈光瞬間收斂,現一黑髮黑袍的身影。

正劉玉!

「恭迎青陽師祖(師叔)!」

幾名內門弟子的帶頭,一息校場便響起整齊的恭迎聲,整齊的聲音傳遍四方。

就連圍牆之外,也能夠清晰聽聞。

一些站排的弟子,叫得格外賣力,試圖通種方式,引起院長的注意力。

若能得到院長的看重,將就算踏入修仙界,也能一番風順了。

恭迎聲一連響了三次,才齊齊停止,廣場又恢復一片寂靜,再無半點雜音。

顯然,些都經事先排練的,負責管理的孫玉蘭、馬文才等沒少功夫。

「做得錯。」

馬金刀坐主位,劉玉深邃悠遠的目光,粗略掃廣場的數百弟子,淡淡贊了一聲。

「敢、敢。」

「都因為師叔坐鎮,分院才能安安穩穩,弟子等才了發揮的餘地。」

聽見一聲肯定,孫玉蘭、馬英才等頓心一松,但口還連敢。

隨後,幾名別院弟子畢業考核的事情,又簡單的彙報了情況。

「一切都已準備就緒,請青陽師叔指示!」

「既然都準備好了,那還等什麼?」

「即刻開始。」

收斂笑意,劉玉正色。

「遵命!」

孫玉蘭、馬英才等轟然領命,隨後立馬轉身安排。

命令一層層傳遞,分院的管理班子開始流暢運轉。

主處理分院事務,而江秋水、紀如煙等,則起到監督的作用,一般直接插手具體的管理。

作為劉玉的耳目,兩女掌握生殺權,地位又比些築基執事高一層。

畢竟,隨着劉玉的勢力越越,需費心的地方也越越多,如果兩女什麼地方都插手,勢必會耽擱修鍊。

而因為着元神禁制,又自己的女,劉玉對江秋水、紀如煙還較為放心的。

用兩女監督,那最好。

當然,此江秋水、紀如煙手,也著少親信辦事。

所基本能,現被蒙蔽的情況,也著足夠的修鍊間。

並且每年的靈石收入,也勝部分築基修士。

方面,劉玉還沒虧待兩女,畢竟主還為自己辦私事。

而且......

至於劉玉自己,既享受體制的好處,又承擔責任,把間用於修鍊。

會享受,並會貪戀權勢。

存超凡之力的世界,權勢實力的附庸而已,只自身實力足夠強,權勢唾手得之物。

當站立高處,權力、名聲、美等,種種世夢寐以求之物——

俯拾皆!

「砰」

數十斤重的測靈柱落,發沉悶的響聲,穩穩立地面。

「元陽曆八千九百四十年,元陽別院元國分院正式建立。」

孫玉蘭身為「總管」,面名分院弟子發表講話。

神色鄭重,首先訴說一段歷史,泛黃些皺紋的臉莊嚴肅穆。

頓了頓,才繼續:

「爾等作為分院第一批弟子,也同年入門,距今已滿三年。」

「如今,也到了畢業之。」

「老身宣佈,畢業考核正式開始!」

沉穩力的聲音,通音法術,傳遍校場每一角落。

隨後內門弟子站,開始宣佈考核規則。

意論資質,三年間修鍊到鍊氣三層者,以直接進入外門。

靈根、異靈根、雙靈根等,靈根資質卓越者,只三年內修鍊到鍊氣期,便能夠直接成為內門弟子。

樣的求,其實說難難,說容易也容易。

對於三靈根及以靈根資質者,只認真修鍊,三年間達到鍊氣三層並困難。

畢竟鍊氣初期三層,最容易進階的,需積累的法力修為並多。

就算一些偽靈根資質的少年,隻身後家族提供一些助力,自身也足夠努力的話,也的希望達到。

但對於從凡間接引,沒家族親以依靠,自身靈根資質又差的少年而言,就一難以逾越的障礙了。

同樣偽靈根資質,身修仙家族,通考核希望。

但如果凡間少年,希望就比較渺茫了,就算靈氣親度低,希望依舊渺茫。

既公平,也公平。

家族、親友的助力,又何嘗自身的資本之一,提升了自身的價值呢?

某種程度說,非常公平!

三年考核的求,早就分院之流傳,此被聲宣佈,歡喜愁。

歡喜之,自然已經達到鍊氣三層者,就算多服用了一些丹藥靈物,也並影響通。

失落之,則沒達到鍊氣三層者。

沒家族、親友的支持,自身靈根資質又差,就算拼盡全力學習修鍊,能三年達到鍊氣三層者也極少。

歡喜的只一少部分修士,失落者佔據了多數,與的悲歡並相通。

但管歡喜還失落,考核依舊照常進行,很快就一名分院弟子測試修為。

「如果沒記錯的話,自己結丹的間,就元陽曆八千九百四十年。」

高台,注視着考核的進行,劉玉閃念頭。

……

「蕭雨珊,修為煉,通考核。」

「達成晉陞內門條件,直入內門!」

主持測試的馬文才聲宣佈。

「蕭師侄,恭喜通考核,但日後同樣懈怠於修鍊。」

「以的資質,遲早會成為輩。」

「希望同輩相稱的那會久。」

宣佈結果后,馬文才聲開着玩笑,態度十分溫。

雙靈根靈氣親八十,築基成功的機會非常,所以並沒把少女當普通弟子對待。

「多謝師叔指示!」

少女恭敬行禮,轉身卻如驕傲的孔雀一般,巴微抬走到通者那一邊。

的確驕傲的資本,三年修鍊到煉,勝了所同輩,名副其實的「師姐」。

修為達到鍊氣三層者躍躍欲試,期待新的宗門生活,了多久就會往宗門,成為元陽宗正弟子。

而修為足鍊氣三層者,則滿臉失落甘,心的複雜一言難盡。

比如說沈山與宮心媛。

兩都偽靈根資質,又無家族與親友的修仙資源支持,儘管三年修鍊刻苦,但依舊停留鍊氣二層,離三層還的距離。

三年相處,兩已經成為好友,基本無話談,經常交流修鍊心得。

但此,兩都沒心情開口。

一旦能通考核,就被貶為雜役,終生為宗門服務,而且沒任何酬勞。

最關鍵的,將會足夠的間修鍊。

三年間,沈山改變了許多,再那山村少年,已經具備了一修仙者的基本素質。

但一切美夢,一場考核后,都煙消雲散。

隨着間推移,排隊的群漸漸減少,即將輪到沈山與宮心媛。

通考核者,以左邊自由走動,暢想美好的未。

考核通者,則統統站被安排右邊,由十名鍊氣後期的弟子看守,就連自由走動資格都被剝奪。

看,就像囚徒一樣。

「沈山,修為鍊氣二層,考核通。」

「貶為雜役。」

馬文才的聲音再次響起,態度十分冷漠,哪先溫的模樣?

嚴格說,雜役並算元陽宗弟子。

宗門給了許多少年踏仙途的機會,並期投入少量資源,如果能夠抓住機會就無限能。

如果能,就用一生回報宗門的投入。

非常公平,只少年並沒選擇。

對於那先通者而言,貶為雜役的昔日同窗,也只陌生罷了。

,才主角。

「。」

沈山失魂落魄的回。

隨後,便一名鍊氣後期外門弟子的「護送」,走向那一隻宛如囚徒的隊伍。

儘管早就知結果,但一刻真正到,沈山還覺得渾身顫慄。

彷彿眼一切,都了色澤。

塌地陷。

「嗚嗚~!」

身邊,傳輕微抽泣聲,忍住哭了起。

說到底,些都只歲的少男少女。

現實,對而言,或許殘酷。

此情此景,讓沈山由想起,藏經閣一本遊記的一句話:

「命運開最殘忍的玩笑——」

「就偶爾讓平凡的,看到觸及的希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二章:最殘忍的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