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七釘鎖神

第五百零四章:七釘鎖神

那血色披風迎風招展,更為驚的,那一頭如鮮血一般的紅髮。

單單看了,沈山便感覺絲絲縷縷的煞氣衝擊心神。

呼吸之間,似乎一股鮮血的味瀰漫鼻間。

對方話音落,那無無刻散發的強靈壓,也讓身體本能的顫慄。

築基修士!

沈山閃念頭,心頓一驚。

心無數想法閃,卻無論如何也想到,一名築基修士能看重自己什麼?

「難看了自己的血肉與精魄,用修鍊某種魔功?!」

閃個想法,沈山看冷月心的眼神也驚懼起,彷彿對方什麼洪水猛獸。

怪么想,冷月心此的氣質與外貌,確實與魔修差別,而且也修鍊了魔功。

一些修士甚至元陽宗同門看,就折扣的魔修。

一十六歲少年的心思,冷月心概能夠猜到,卻以為意,根本沒解釋的想法。

畢竟如果以,真的很想用些雜役練功!

「輩將晚輩帶到此處,知...所為何事?」

了一會兒,沈山勉強壓心的驚懼,壯著膽子心翼翼問。

說話非常心,生怕惹怒了名築基修士,導致白白丟了性命。

「閉嘴!」

「事情的龍脈,待會兒些都醒了之後,會解釋一遍。」

「但現,給老老實實閉嘴休聒噪!」

冷月心根本沒回答的意思,直接就嚴厲呵斥。

雖然因為劉玉的警告,此女暫按捺住了嗜血的慾望,但看向沈山幾的眼神,依舊泛著一絲血色。

仿若餓了幾的野獸,欲擇而噬!

「。」

強的威勢壓迫,沈山心一顫,意識答。

場,一間陷入詭異的寂靜之,只剩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處於一艘飛舟之,正極速朝著一方向進。

「此行的終點哪裡,會會到達終點之後,就被築基魔修取了性命?!」

沈山心裡些擔憂,種擔憂很快就被放。

以築基魔修的強,碾死就像碾死一隻螻蟻那般簡單,如果直接取了性命,也用等到現了。

「而且,就連法力也沒封禁。」

注意到了一點,沈山安心了少,才心情轉頭觀察同伴。

「心媛」「徐浩然」

依舊昏迷的九,赫然著兩熟悉的身影。

沈山想查看宮心媛的情況,但還顧忌冷月心的警告,只能焦急的停留原地等到。

間一晃,又十幾息,昏迷地的幾少男少女,開始陸陸續續醒轉。

沒乎意料,都發了如沈山先一般的疑問,著相似的心路歷程。

但一刻,便被冷月心無情鎮壓!

「的每一,都本應淪為卑賤的奴隸,從此失自由與尊嚴。」

「能到里,既幸運也幸。」

「幸運的,被選作為死士培養,才能夠到此處,再次擁攀登閑到的機會。」

「幸的,就算做死士,也並非每一都資格,需通層層篩選。」

「成活堅持到最後者,才能成為死士。」

「而淘汰者...桀桀~!」

看著勃然色變、冷汗淋漓的十名少年,冷月心眼盡冷漠,話語最後怪笑幾聲,帶著一股森然的寒意。

雖然沒說,但沈山等都以猜到,被淘汰者的場——死亡。

「、,參加那什麼死士試煉,回,回挖礦!」

「位輩,您就發慈悲,放回挖礦好好?!」

聽見失敗的代價死亡,一眾少年惶恐已知所措,一名還算些姿色的白衣少女,當即跪倒地面求饒。

對死亡的恐懼,一刻壓倒了一切,讓失了思考的能力。

「哦?」

「還誰想一起嗎?」

「想的話,以站。」

看著求饒的少女,冷月心眼閃危險之色,沒第一間回應,反而面向正觀望的幾名少年問。

「......」

見「女魔頭」沒暴怒,觀望的幾名少年當即些意動。

但看著女魔頭眼的危險之色,本能覺得些對勁,最終還沒踏那關鍵的一步。

而少女,依舊跪地求饒,甚至惜磕頭。

「很好。「

冷月心無聲冷笑。

但一刻,便對著求饒的白衣少女,揮袖甩一片血光。

血光顏色暗紅,現伴隨著陣陣令作嘔的腥臭味,一看便知好東西。

「呃啊~!「

白衣少女發一聲短促的慘叫,一刻便失了生命氣息。

的皮膚、血肉,如蠟燭一般快速融化,一呼吸的間,就變成了一灘血水。

然後又化為一團血霧,融入血光之,讓血光的顏色更深沉了一分,而後便冷月心收回。

原地,只留一件染了紅色的白衣。

「身處蹲遁風舟,屬實等的考驗就已經開始。」

「想退者,就只一場——死!」

開葷之後,冷月心眸的血色更濃郁了一分,警告了一聲之後便再言語。

目光停從少年身掃,似乎期待一崩潰,好親自手宰殺。

惜,了白衣少女的車之鑒,沈山等哪裡還敢亂動?

見少年徹底老實,冷月心眼閃一絲失望,當即法訣一掐,遁風舟速度又提升了一截。

劉玉雖然允許借任務之便,開殺戒滿足自己的嗜血慾望,但處決幾名被淘汰的少年,還以的。

極品法器遁風舟,也為了讓任務更為順利,才暫借給此女使用。

半辰之後,遁風舟一座風景秀麗的靈山落,落一片平地。

「么多同窗?」

老老實實跳飛舟,沈山目光一掃,就發現了許多熟悉的面孔,都同一批的別院弟子。

粗略一數,至少幾十。

「如此費周章的將等擄掠,真的只為了培養死士?」

少雜役都非常解。

被強行擄掠,根本就符合的心意,沒忠心又談何死士?

投入的資源再多,也打水漂而已!

「如此多的同輩,都被擄掠到了此處,幕後黑手的能量,簡直想象。」

沈山一臉凝重,與宮心媛聲討論。

「沒錯,分院之,著兩位數的築基修士鎮守,還著金丹真坐鎮。」

「況且那一晚還戒嚴。」

「幕後黑手能夠做到一點,能量手段通!」

說到里,宮心媛嘆了一口氣,感覺逃離的希望渺茫,真剛狼穴又入虎窩。

「能瞞金丹修士的耳目,多半另一名金丹修士,甚至......」

遠處,許浩然也猜測紛紛,居然還真被胡思亂想窺見了一絲真相。

就幾十百名少年惶恐安的候,消失了一會兒的冷月心再次現,並指揮幾名鍊氣圓滿,開始分發資源。

「聚靈丹!」

「一階品靈泉」

很快,就少年聲,了聚靈丹、靈泉水等種種修仙資源的名字。

都一階品資源,能夠效的輔助鍊氣初期修士修行,從少年的夢寐以求之物。

倘若早一點些資源的輔助,那麼畢業考核的結果,會會同?

群,頓爆發一聲聲驚呼。

「些些些資源,很快就能修鍊到鍊氣三層,甚至突破到鍊氣期,到候就再也墊底的修士了!」

「倘若組織,能夠多提供一些資源,似乎也錯的處?!」

眼的一種種修仙資源,差點讓許浩然挑花了眼,忽然升起念頭。

當然,並說此甘願當死士,只想利用劉玉發放的資源修鍊而已。

或許因為執念,讓此子的心態想法,已經與常現了一些同,慢慢偏向瘋狂與極端。

「付才會收穫,如果組織每月都發放么多資源,也能效力。」

「只當送死的死士就好。」

沈山低聲說著。

想既眼饞資源,卻又想冒生命危險。

「恐怕沒那麼簡單。」

宮心媛非常擔憂。

沒白吃的午餐,從就明白理。

雖然認為自己會被「洗腦」,但宮心媛依舊很安,畢竟高階修士的手段,總低階修士難以想象的。

「存神妙法」第三層的「琉璃惑心術」,劉玉培養死士之,根本沒多少顧忌,甚至用考慮目標否自願。

以金丹期的修為施展「琉璃惑心術」,鍊氣期修士的任何抵抗都徒勞,根本無需目標的忠誠與信仰。

總之,最後的結果會變。

唯一的限制就資源。

但著仙府為後盾,劉玉完全沒方面的後顧之憂,以放開手腳做。

而分院一畝三分地,憑藉手的權柄,也足以掩飾掉很多事情。

正少年議論紛紛之,一股極其強的靈壓,忽然籠罩整平地。

場,立馬陷入了寂靜。

「第一月的資源,但對於少而言,也最後一次領取資源。」

「一百還多,所以第一輪篩選,便淘汰二十。」

「而淘汰賽,就一月之後開始,只一月間準備。」

「抓緊間提升實力吧輩,組織收廢物,失敗者的場,爾等都清楚。」

「桀桀~」

冷月心面無表情宣布著消息,說到最後竟然露興奮的笑意,似乎正期待著什麼。

話音落,更發令普通修士毛骨悚然的笑聲。

隨著修為的精進,受「血煞魔功」的影響越越深,性格已經發生了的變化。

只宗門高手如雲,此女一直努力壓抑,但此一眾鍊氣期修士門,終於以無所顧忌。

一輪篩選,足足淘汰二十。

經后后的補充,平地總共也一百,竟然直接淘之一!

樣的作風,許多少年心魔無疑了,早已經將幕後黑手,當成陰狠毒辣的邪修魔修。

管少年作何感想,冷月心宣布消息后就離,只留一名名鍊氣後期的黑衣,冷冰冰給少年安排住處。

間緩緩流逝,轉眼間便一月。

……

永泉山,山巔洞府。

「果然還差了一些,自己所知的元神知識。」

「卡一難點,存神妙法的參悟,已經停滯了兩月。」

廳,劉玉看著書寫成冊的存神妙法,臉色些難看。

想了想,最終還將書冊收入了儲物戒,放棄了強行參悟。

缺少了關鍵知識,想堪破難關,至少數以十年計的間。

而且強行參悟的東西,修鍊起未必沒隱患。

劉玉等了那麼久,也想冒無謂風險,故而放棄了強行參悟。

「既然如此,就只用那方法了。」

思及此處,劉玉瞳孔深處冰冷之色一閃,起身離開洞府。

沒多久,就一青色遁光沖而起,向著永泉山西邊飛。

以兩里每辰的遁速,幾十百里的距離,根本算得遙遠。

足半刻鐘的間,劉玉便到了名為「朝陽山」的二階靈山,此靈山正死士培訓基地所。

第一輪淘汰便如此殘酷,自然因為的授意。

想獲得元神方面的知識,自然需用到修士的元神,而最方便搞到手的渠,自然就群落選的別院弟子了。

「此第一輪篩選,應該已經結束了吧?」

劉玉閃念頭,悄無聲息落。

正主持第一輪淘汰賽的冷月心,神色忽然一震,但很快恢復如初。

沒講興緻,將二十名鬥法失敗者,統統從山腰押解山。

……

一座普通的洞府,冷月心恭恭敬敬的行禮。

此女的對面,正黑髮黑袍的劉玉,淡淡開口:

「些便第一輪的淘汰者?」

「沒錯,師叔。」冷月心立即回,只神色依舊顯得冰冷僵硬。

「無表現突,值得重點培養者?」

神識一掃,確認少年只昏迷狀態依舊完好,冷月心沒「偷吃」后,劉玉淡淡開口。

「回青陽師叔,目幾,表現勝多數修士一籌。」

「但由於於間尚短,並能確認潛力,還需觀察一段間。」

冷月心一絲苟回答,又將表現優異的那幾資料告知。

「嗯。」

「既然如此,那便繼續留意觀察,以退了。」

劉玉輕輕頷首,平靜的說。

「,師叔,弟子告退!」

冷月心聲領命,向著洞府之外走。

對於昏迷地,那二十名淘汰者的命運,心已經猜測。

正因為作風接近,此女才最終選擇投入青陽長老麾。

冷月心走後,劉玉對著身後牆壁,隨意打一法力。

「轟隆隆」

嚴絲合縫的石壁,竟然緩緩開啟,露裡面一的空間。

裡面竟然別洞!t.

空間央,布置了一奇怪的祭壇,旁邊還一桌,桌放著七枚黑釘。

祭壇,繪畫著許多如鬼畫符一般的血色符文,形狀極其扭曲,令一看就一種目眩神迷之感。

「踏」

劉玉步入暗室,右掌輕輕一動。

一刻,廳二十便被無形之力托起,一齊湧入了房間,重新摔倒地。

檢查陣法無誤,劉玉將一名少年放祭壇,雙手開著掐著古老的法訣。

套陣法,名為「七釘鎖神陣」,顧名思義真針對元神的陣法。

此陣的力量,能夠滲透到泥丸宮,鎖定修士的元神雛形,故而常被用於奪舍。

劉玉使用,當然因為奪舍,而想憑藉此陣鎖定修士的元神,更方便於自己實驗與觀察。

「探索真理的路,總伴隨著犧牲與坎坷。」

「的犧牲,並會毫無價值,至少能給劉某提供一點元神方面的資料。」

樣想著,劉玉將七枚黑釘法器,依次射入身少年的七穴位。

每一穴位,都與神元關。

隨著劉玉再次掐動法訣,「七釘鎖神陣」頓紅光盛,絲絲縷縷的紅光順著插入的七枚黑釘,滲入了少年的身體。

彷彿永恆黑暗的泥丸宮,一雞蛋、些模糊的綠色光團,正無憂無慮的到處移動。

忽然間,一縷縷紅芒自虛空現,凝聚成了七枚紅色長釘,向著綠色光團釘。

綠色光團本能覺得對,於扭頭就跑,但還沒飄多遠,便再次發生了意外。

綠色光團分,一片血光浮現,瞬間縈繞光團周身,使之行動緩慢無比。

就拖延的一點間內,七枚紅色長釘追了,縮到一定比例,徑直射入綠色光團的軀體。

被七枚長釘貫穿,綠色光團立刻失了所反抗力量,卻奇怪的沒消亡。

「成了。」

外界,劉玉閃念頭,由輕輕頷首。

才正確的發展。

堂堂金丹真,親自手對付鍊氣修,還意外那才正常。

隨後,劉玉一指點少年額頭,強的神識之力瞬間蔓延而,突破進入到了少年的泥丸宮。

一瞬,便黑暗的泥丸宮,看到了那顆綠色光團。

劉玉當心念一動,強行將量神識之力,勉強壓縮凝聚成一柄刀的模樣,慢慢向少年的元神切割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四章:七釘鎖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