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又十五年

第五百零五章:又十五年

「參見主!」

雖然清楚修為,但僅僅無意間泄露的一點氣息,就讓自覺顫慄,顯然此的實力遠超「冷教官」。

或許,就幕後黑手!

四年間,經一輪又一輪的淘汰,當初滿滿的一百,此已經只剩左右。

還因為,後面放緩了淘汰速度的緣故。

數量雖然了,但「質量」卻提高了。

四年間,所的備選死士,修為都提升到了鍊氣期以。

一些資質優秀者,更達到了鍊氣後期。

比如說沈山、宮心媛、許浩然。

諸多備選死士行禮后,卻久久沒得到回應。

恐怖的氣息瀰漫於室內,冷月心面色肅然站立一旁,沒得到允許,誰也敢擅自起身。

「滴答、滴答」

僅僅十息功夫,一些心理素質較差的修士,額頭已經浮現縷縷細汗,滴落地面發清脆的響聲。

「......」

瞬間,發動靜那名修士,瞳孔便縮到了極致,心驚恐背後冷汗淋漓。

所接受的,都最為嚴格的訓練,候錯,誰也無法預料後果。

「幸好沒被追究。」

見冷月心目光望了又移開,沒其它動作,名修士頓鬆了一口氣,竟一種劫後餘生之感。

管窺豹,由此見眾對於「冷教官」的恐懼,以及幾年的「訓練」多麼嚴格。

的插曲后,洞府又恢復平靜。

對於劉玉、冷月心而言,只短短十幾息間,但對多名備選死士而言,卻度日如年!

「起身吧。」

終於,十二三息后,一冰冷帶莫名威嚴的聲音響起。

「謝主!」

眾死士如同聽到了籟之音,聞言紛紛起身,動作整齊劃一快慢。

劉玉轉身,用一種審視的目光,居高臨觀察著每一名修士。

此,面戴一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銀白面具,只露一雙攝心魄的眼眸,渾身的氣質又一變。

變得邪氣凜然、陰狠毒辣,如果將之當成一位魔梟雄,竟然完全沒違感。

「很好,做得很錯。」

「能夠堅持走到一步,相比同樣的靈根資質,已經足以稱得「精英」,已經超越了絕部分同輩。」

劉玉淡淡。

語氣冰冷無情,聲音帶着一種機械質感,宛如無情的機器。

能夠修鍊到鍊氣期,確實已經超越了部分同資質修士。

偽靈根資質但修鍊速度極為緩慢,遇到瓶頸的概率,也比普通修士得多。

就算鍊氣初期到期的境界,都以的能遇到瓶頸。

正因為偽靈根的種種缺陷,管靈氣親度否優秀,多數宗門都會將偽靈根資質拒之門外。

無,付與收穫完全成正比。

培養一名偽靈根築基的資源,精打細算一些的話,都足以培養數位三靈根築基了。

孰優孰劣一目了然,該怎麼選擇並困難。

也只劉玉,仙府為後盾財氣粗,才能如此豪橫的培養些。

每月都一瓶對應境界的丹藥,種待遇就連元陽宗內門弟子都比,而且遇到瓶頸還能提供一次破境丹藥。

如此優渥的條件,如果還能達到鍊氣期,那就真的無用之了。

無用之註定被淘汰,臨死之,還能發揮一點作用。

為劉玉元神方面的研究,做一點貢獻......

也算回報期的投入了。

「......」

聽到「主」的誇讚與肯定,少修士忍住暗暗自得,二十歲修鍊到鍊氣期,比之差一些三靈根都差了多少了。

而自得的修士,許浩然正好其之一。

嘴角微查的一勾,很快又消失見。

受到刺激后,此選擇了期進階速度最快的魔功法,並且修鍊異常刻苦乃至到了自殘的地步。

四年間后,許浩然成功躋身同輩頂尖,成為數幾鍊氣後期之一。

「神秘組織將等聚集到里為什麼?」

「終於執行任務了嗎?」

「屆......」

許浩然默默想着,已經打定主意,一旦接取到外的任務,就立刻遠走高飛。

什麼「主」「死士」,都見鬼吧!

沒錯,四年表現的順從,都裝的。

花費如此的代價培養死士,終究使用的候,屆便趁機「越獄」。

看似恭恭敬敬的群,與許浩然持相同想法之再少數。

畢竟,倘若放散修之,鍊氣期修為已經算平均水平,以得聲色。

而鍊氣後期,已經算「高手」,一般散修都高看一眼。

如果以,誰又甘心做牛做馬呢?!

看着廳垂手而立,表面恭恭敬敬多名備選死士,劉玉目光毫無波動。

對於些年輕修士的想法,概能夠猜到很多。

想白嫖劉某,還年輕了!

就一名名備選死士,渴望接取任務、獲得自由的候,劉玉忽然開口:

「雖然爾等都「精英」,本座需的,精英之的精英。」

「故而,還再進行一輪淘汰。」

聲音冰冷,帶着一種容置疑的味。

「什麼?!」

想起一輪輪淘汰的恐怖,那種死亡迫眉睫的感覺,一些修士禁當場變色,升起一種好的預感。

但容多想,因為一刻,劉玉的聲音再次響起。

「現,所都抬頭。」

聲音低沉冰冷,卻彷彿擁牽動心的力量,讓意識按照話語的內容做。

「存神妙法」的一技巧,神識強里之後方能使用,能夠略微影響神識境界差距的目標。

冰冷的聲音,法術效果之,瞬間傳遍洞府每一角落。

聞言,備選死士意識抬頭,卻被一雙閃耀七彩琉璃之色的眼眸吸引,陷入其無法自拔。

就連意識,也變得混沌起。

「琉璃惑心術」

劉玉運轉「存神妙法」第三層才能使用的秘術,雙眸瞬間變得精光閃閃,進而又轉變為七彩琉璃之色。

凡直視眼眸的低階修士,無一被影響,根本無法掙脫。

已經與意志否堅定無關,巨的境界差距之,意志再怎麼堅定也沒意義。

無意義的堅持!

備選死士的感覺,彷彿了很久,又彷彿只一瞬。

當醒,發現竟然只三七竅流血當場死亡,而其則安然無恙。

「剛才發生了什麼?」

一些修士呆愣愣站立原地,努力回想方才的事情,卻只能追溯到一片空白。

那一段空白之發生的事情,完全回想起。

「為什麼?」

「為什麼會種感覺?」

沈山看着自己的雙手,心知為何,遏止的升起一種悵然若失之感,彷彿失了極為重的東西。

但到底什麼東西,卻無論如何都記起。

止,宮心媛、許浩然等同樣種感覺,那遏止升起的強失落感,使呆愣原地知所措。

抬頭看,一切的幕後黑手、神秘無比的「主」,知何已經消失見。

「很好,爾等部分,都通了次關鍵的考驗。」

「幾年花費的間與精力,總算沒白費。」

「現爾等以散了,返回洞府休息,今日暫停訓練一。」

,目睹了整程的冷月心冷冷說,嘴角露一抹奇異的笑意。

說完,便當先朝洞府外走。

「女魔頭難得發善心,今日竟然以休息一?」

「管那麼多,既然今日以休息,那等好好放鬆一。」

「走走走,喝幾杯!」

儘管心一些失落,但備選死士還被以休息一日的信息吸引,部分修士都沒細想到底哪裏對。

「走吧,沈山。」

旁邊,宮心媛。

「噢,噢。」

沈山回神,連忙答應。

雖然以休息一日,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為什麼總覺得失了更為重的東西呢?

為什麼些高興起呢?

一些修士隱隱覺得哪裏對,檢查一遍自身卻又毫無發現,只能放一邊。

所修士都沒注意到的一點,原知覺,竟然都沒逃離的想法。

當一名死士,好像也沒什麼好的?

至於理由,會自己找一借口,使得更容易接受現實。

……

「錯。」

「「存神妙法」的秘術,果然沒讓失望。」

山巔,觀察了數辰之後,劉玉輕輕頷首。

對「琉璃惑心術」的效果,感到非常滿意,心再也沒疑慮。

僅僅施展一次,就了立竿見影的效果,讓備選死士接受現狀,接受了自己「主」的身份。

雖然現讓為自己而死,能還一點困難,但只多嘗試幾次,也就差多了。

只再施展兩次,思想鋼印便會根深蒂固,使得死士再也升起反抗的念頭。

就算將晉陞築基期,種烙印也會變淺。

畢竟雙方的境界差距夠,而且又鍊氣期種,已經產生逆轉的影響。

一旦施展「琉璃惑心術」,就算劉玉主動解除秘術,受影響目標的精神狀態也難以回到從。

更的能,直接陷入瘋狂。

秘術的影響,一旦生效便難以逆轉!

「如此,配合元神禁制使用,就能達到最佳的效果。」

「縱然執行任務被抓到,也能主動觸發元神禁制,保證消息泄露。」

靜立良久,劉玉目光幽幽,似乎洞穿了所障礙的阻隔,將一切盡收眼底。

達到七範圍,堪比金丹期的強神識,早已將整座靈山籠罩。

對於自己的傑作,還頗為滿意。

「如此,用了多長間,就能擁一支完全忠於自己的修士隊伍了。」

「而且到候,還用付任何酬勞。」

樣想着,丹田法力略微運轉,劉玉便化為一青色遁光遠。

雖然相對於金丹境界的而言,築基修士還弱,到底一,若事情多還會分身乏術。

些難的事情,完全以交給手做。

而一些需鬥法的任務,顯然江秋水、紀如煙並適合,兩女並擅長鬥法,實力同階修士並眾。

候,死士作用就體現了,能夠為劉玉節約量間。

並且著雙重保險,基本能夠放心,縱然任務失敗,也會泄露自己的消息。

……

……

修仙無歲月,彈指。

,妖獸暴動愈發頻繁,七國盟已經確定,此次就數千年難得一遇的獸潮。

為此,整七國盟都開始動員,並且積極聯繫正魔兩,求立即兵增援。

畢竟同為族,數千年難得一遇的獸潮,誰也別想置身事外。

唇亡齒寒!

數千年難得一遇的獸潮面,縱然元陽宗、楚國、七國盟,力量依舊顯得單薄。

光靠一宗一國,根本能抵擋。

只集齊整南的力量,才抗衡的能,但也僅僅能、

畢竟,隔斷了陸與南聯繫的橫斷山脈,誰知裏面多少厲害的妖獸族群?

而一隔開,便二三十萬年之久,從近古,一直延續到了現!

間雖斷斷續續的聯繫,但距離建立真正的通,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自從失聯繫,整南總體而言,其實一直處於縮的狀態。

劉玉雖然對外宣傳閉關,各種任務能推脫就推脫,但關於妖獸之潮的各種消息,還通各種渠源源斷進入到手。

隨着妖獸之潮的消息傳開,南修仙界心惶惶,局勢逐漸朝混亂方向發展的趨勢。

種緊迫的局勢,劉玉更抓緊間提升修為實力。

「咻咻」

伴隨着強的靈壓,青色遁光朝陽峰落。

冷月心很快趕,行禮之後稟告:

「啟稟師叔,經一輪輪篩選,目已四十到達鍊氣圓滿,隨以準備築基。」

「至於一輪被淘汰的死士,也已經安排好了處。」

被種「琉璃惑心術」與「元神禁制」,那些鍊氣修士總算還一點價值,故而免了死亡的懲罰,以發揮剩餘的價值。

還那一句老話——殺雞焉用牛刀。

些任務派遣鍊氣期修士執行即,也非築基修士,候弱反而一層很好的偽裝,以更好的完成任務目標。

正了種種考慮,「琉璃惑心術」與「元神禁制」都種后,被淘汰的修士才免於一死。

畢竟經一輪輪篩選,各方面的表現,至少已經弱於普通修士,直接殺了還惜。

「嗯,做得錯。」

「達到鍊氣圓滿者,馬安排築基!」

劉玉吩咐。

說着,儲物戒微微一亮,十瓷瓶便現手,接着遞了。

「......」

「裏面莫非全築基丹?!」

冷月心瞳孔一縮,心震撼已,以至於剎那間失神,沒第一間接丹瓶。

此女知劉玉煉丹術高超,所以對於能夠拿量丹藥培養死士,絲毫覺得奇怪。

但築基丹同,一些靈藥楚國及周邊幾國早已絕跡,只「血色秘境」還少量存。

也就說,築基丹種戰略資源,即使煉丹術再高超,也能量煉製。

「莫非劉師叔還著為知的渠,以輕易拿到煉製築基丹的戰略資源?」

「亦或者...」

一間,冷月心閃無數猜測。

「嗯?」

直到劉玉催了一聲,此女才回神,連忙伸手接丹瓶:

「,青陽師叔!」

管着特殊渠,還著的機緣,都絕對能泄露,哪怕半字都以。

否則,元神的禁制,瞬息便會取了性命!

「沒什麼其它事情的話,就立刻安排,築基丹每三顆。」

劉玉雙手負背,風輕雲淡的說。

一百二十顆築基丹交到手手裏,彷彿只一件微足的事情,根本無法讓動搖。

如今劉玉結金丹都能煉製,築基丹自然算得什麼了,確實只一件事。

兩種丹藥,都極其重的戰略資源,能夠改變局部勢力的實力對比。

就算市價同品級丹藥的數倍,乃至數以十倍,劉玉也會冒險售,以免引起各宗門的注意。

側臉對着日,一半溫的日光,一半幽深的陰影。

但冷月心眼,卻無比的高深莫測。

即使已經認識了幾十年,感覺自己了解到的,依舊只青陽師叔的冰山一角。

「,弟子告退。」

冷月心領命,旋即懷揣著足足十幾瓶築基丹,慢慢向山走。

「什麼都用做,就築基丹送到手,相當為了築基......」

一刻,冷月心得承認,自己居然一點點羨慕些死士。

目送此女的背影消失,一次劉玉卻沒直接返回永泉山,而就朝陽山住了。

雖然著元神禁制,但還打算留觀察一段間,以確保萬無一失。

之所以直接對冷月心施展「琉璃惑心術」,還因為此女已經達到築基巔峰,此術的效果能會很好,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而且被「琉璃惑心術」影響的修士,「神元」便再圓滿,結丹成功的能性將直線降。

故而劉玉眼,冷月心的價值還超一般死士的。

但想得到金丹境界的打手,靠「琉璃惑心術」先洗腦再培養,種方式便行通了。

樣想着,劉玉到朝陽山的別府。

一次,卻沒拿功法典籍研讀參悟,而取一塊塊低階靈礦,用金丹修士獨的丹火開始提純起。

竟打算煉製法器!

,雖然收集靈材的速度,比預想慢了一些,但也差多收集齊全了。

僅差三樣輔料,最多一兩年就能收集到。

而煉製本命法寶的準備,劉玉就已經進行,每日都會抽一定間學習煉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五章:又十五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