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同輩之中,僅有一隻

第五百零七章:同輩之中,僅有一隻

……

築基死士緊鑼密鼓的準備,一月間轉瞬即。

一月之後,一處霧氣朦朧的峽谷空,二十盾光如流星般划,落了峽谷之。

「得到玉牌者通,未得到玉牌者直接淘汰!」

「此次考核以使用任何手段。」

「玉牌就放峽谷幾處顯眼的地方,只使用神識掃描便輕易,但禁制收入儲物袋,必須待身!」

冷月心冷冷的宣布規則,十八名死士恭敬聆聽。

儘管都築基境界,但初期巔峰的差距那麼簡單,從十幾年留的威信,也一半刻能夠消除的。

候,已經明顯以看,築基死士已經隱隱分成了的團伙。

多,少則兩三。

也也實力弱的,沒修士願意與之聯合,被明顯孤立一邊。

許浩然、沈山、宮心媛三,加后加入的一名築基修士,共同組成了一團體。

四雖然最的團體,但綜合實力絕對弱,故而通考核的機會也。

實力幾團伙,絕對以排進三。

最的一團伙足,家實力相差多的候,無疑佔據了非常的優勢。

參加此次考核的修士只十八,如果能組建九的團伙,通考核便十拿九穩了,但十幾年的訓練生涯里,許多早已經結了解之仇。

想放成見聯合一起,幾乎能的事情。

「考核開始!」

沒多久,冷月心便將規則都說了一遍,然後聲宣布考核開始。

瞬間,場的氣氛便一變!

由輕鬆平靜,變得冰冷肅殺,某些實力弱的修士眼,更幾乎凝滯!

「轟!!!」

一瞬,接連十幾遁光沖而起,向著峽谷之沖。

「嘿嘿~」

修士臉冷笑連連,惡意幾乎加以掩飾,直接帶領團伙跟落單修士後面。

戰臨之,先清理掉「雜魚」,以免被撿了便宜。

也落單修士畏懼死亡,停留原點遲遲肯發,畢竟那些能「尊主」「教官」面動手吧?

種行為無異於慢性死亡。

冷月心眼閃一絲屑,並沒多說什麼,只飛高空向劉玉彙報情況。

「冷師侄,些死士都一手帶起的,依之見,哪些能夠走到最後?」

觀察了一會兒,劉玉笑著問。

堪比金丹期的強神識,早已將整峽谷的情況都收入眼底,任何情況都逃脫的掌握。

「回師叔,弟子敢妄言。」

「雖然的確弟子一手帶起的,但築基后的實力,弟子卻並清楚,此的行為也無法預測。」

「所以最後誰能關,弟子也確定。」

冷月心搖了搖頭。

「確實如此。」

劉玉輕輕頷首,既然手遠說,也沒強求。

畢竟好處自己都拿到了,總能一點面子都給屬吧?

……

「轟轟!!!」

「噗~!」

空蕩寂靜的峽谷之,響起了劇烈無比的法術轟鳴,打破了此處的平靜。

樹木成片成片的倒塌,法術之火熊熊燃燒,無辜鳥獸被波及,瞬間便丟掉了性命。

無數飛禽走獸被動靜,感知到那令它顫慄的威能,驚慌失措向峽谷之外逃。

鬥法的動靜並沒持續多久,很快就平靜了。

考核一開始,幾團隊無一例外,紛紛對著落單修士揮動屠刀。

將實力弱者優先淘汰局,以免最後被撿了便宜。

第一辰,數便減少到了十四,所落單者都被淘汰局。

滅殺落單修士后,幾團隊紛紛落遁光隱匿位置,開始搜尋死士玉牌的落。

雖然空飛遁的速度更快,但早暴露位置,很容易處於利的局面,所以幾團隊約而同的落了遁光。

畢竟,此次任務的目標玉牌,廝殺也只得到玉牌的一種手段。

如果運作當,就算實力高強也一定能夠笑到最後。

只樣一,方圓幾十里的峽谷,就夠些找一段間了。

接,進入到了一段相對平靜的期,幾團伙安靜尋找令牌。

第二辰,一塊塊玉牌被發現。

「踏踏」

樹枝承受重量,被壓彎了,隨後又快速反彈。

但一身影已經掠。

「已經一辰,卻還只收穫一枚玉牌,情況些妙啊。」

「知其它團伙的情況如何?」

快速山林間穿行,沈山臉色些難看。

幾十丈外的地方,還著三身影,正宮心媛、許浩然三。

一辰,卻只收穫了一枚玉牌,讓團隊內的氣氛極其凝重,隱隱一種安正蔓延。

但距離考核結束的間還早,雖然師利,但家總算還沒胡思亂想。

就樣,很快又一辰。

忽然,許浩然進的腳步一滯,只因的神識之,現了兩影!

「馮宏逸、舒成兩。」

許浩然很快認了兩,眼神隨之一凝,臉色露幾分激動之色。

因為兩腰間,赫然分別掛著一塊玉牌!

只能將兩的玉牌拿到手,作為隱隱的「第一高手」,怎麼也能分到一塊吧?

樣想著,許浩然悄無聲息收回神識,將發現告訴沈山、宮心媛等三。

「真的動手嗎?」

宮心媛微微皺眉,還些猶豫。

先擊殺落單修士,也沒手,而由許浩然另一完成。

「只能手了。」

「繼續樣,最後還免了動手,真到了那手沒令牌,只會更加被動。」

沈山沉傳音。

「沒什麼猶豫的。」

「如果讓兩帶著令牌離開,搶先完成任務,那為了爭奪剩的令牌,就只能與其它團隊火拚。」

「到了那,風險只會更!」

許浩然死死盯著宮心媛,神識傳音說。

看著對方,眼閃一絲厭惡。

看,往的淘汰考核之,沒少修士因為此女而死,此卻又惺惺作態婦之仁,簡直理喻。

「殺!」

最後一做了割喉的動作,只傳音了一字。

按照事先的約定,少數服從多數,三比一的情況,四意見很快達成一致。

神識交流極為迅速,從許浩然發現目標,到四做決定兩息間。

兩息后,四分別從同的方向,向著名為馮弘逸、舒成的方向包圍而。

兩意見拿到了玉牌,正想離開峽谷完成任務,所以進方向很好預測。

「動手!」

遊離對方神識範圍之外,到達了約定的間,四同一間手。

「裂地術」

沈山雙手泛著黃色靈光,快速往地面一按,一細細的裂縫便浮現而,向目標兩蔓延而。

「血蝠術」

許浩然劃破手掌,任由鮮血噴涌化為嗜血蝙蝠,撲騰翅膀飛向目標。

「萬葉飛花」

宮心媛也同一間手。

眸閃耀綠光,一片片綠葉身周形成潮流,每一片都能穿金斷石,也從叢林向目標涌。

因為能離開朝陽山,劉玉也沒發好一點的法器,故而所築基死士都沒驅使法器,只通法術對敵。

的法術,倒頗為熟練,顯然築基之後沒少練習。

「好!」

四動手的同,根據周圍的靈氣波動,名為馮弘逸的修士便察覺對。

但當神識一掃,一蔓延而的裂縫,已經接近十丈之內!

「好快退!」

容多想,兩飛快退。

但其它三方向,同一間也法術攻擊到,封死了兩所退路。

一間,兩險象環生。

「轟隆隆」

山林間,很快再次響起法術的轟鳴之聲。

四對二本就佔據優勢,何況先手更佔盡先機,所以場鬥法的結局早已註定。

短短十幾呼吸,山林間的轟鳴便已經停止。

「速速離開,方才鬥法的動靜,應該已經被其它隊伍察覺。」

「等的行蹤已經暴露!」

拿到令牌,沈山十分冷靜,快速毀屍滅跡然後。

「錯。」

許浩然同樣拿到了一塊玉牌,所以也想快點離開。

意見統一,四收拾戰利品,快速離開了鬥法之地。

……

第三辰,九塊玉牌都已經被發現。

「咦,傢伙點意思。」

「居然練成了「木隱術」,如果近距離神識仔細掃描的話,恐怕同階修士都能發現。」

「看,此應該就用獨門法術,說服了兩名隊友。」

「更意思的,三居然都拿到了玉牌。」

劉玉睜開眼眸,閃一絲驚訝。

木隱術,二階品法術,顧名思義就輔以草木植物,達到隱身效果的法術。

所處環境草木越繁茂,此術的效果就越強,而且隱身的同還能躲一般的神識探查,並且以移動。

只三帶著三枚玉牌消失,剩的九爭奪六枚令牌,無疑會導致競爭更為慘烈。

「意思。」

劉玉稍稍降低遁光,已經隨準備手,以免死傷超計算,讓數保持九名。

第四辰,已經了三枚玉牌的沈山隊伍沒發現令牌,此已經了三枚玉牌,故而並怎麼擔心。

六、七、十辰,依舊沒發現玉牌,漸漸感覺到了一些對勁。

因為此,沈山四已經差多將峽谷所地方都找了一遍!

「莫非,已經修士帶著玉牌離開?」

樣想著,沈山隊伍內的氣氛陡然一變,玉牌身的三,看向沒玉牌的一目光變得些微妙。

但就,許浩然的靈覺被觸動,猛然看向叢林一側,厲聲喝:

「誰?!」

聞言,三齊齊望了。

「啪啪啪」一戴著眼罩的男修鼓著掌,從叢林走了,身後還跟著四築基修士。

最關鍵的,居然只三枚玉牌。

「難辦了。」

沈山與宮心媛對視一眼,同閃念頭。

「幾位友的默契,當真非同一般,居然已經找到了三枚玉牌。」

「像等,現還收穫寥寥。」

「情之請,知幾位友,否借給兩枚玉牌呢?」

獨眼男修陰陽怪氣的說。

待說到最後一句,齊齊一步,靈壓向著沈山等壓迫而。

其實久久找尋到令牌,獨眼更加著急,知繼續樣,隊伍內部說定就會發生一場火拚。

以為另一隻隊伍,已經使用手段離開,故而找到沈山四,實力差距沒想象也願意放。

獨眼龍很清楚,對方隊伍也沒手都令牌,故而面對自己隊伍的候,未必就能齊心協力。

故而故意表現得很囂張,想冒險一試!

同階修士的靈壓,當然會對沈山、宮心媛等造成影響,但那種心靈的壓迫依舊存。

畢竟,對方多了一!

築基超一年,家實力都相差的情況,一的差距便足以扭轉戰局!

「等...」

沈山死死盯著對方,神識暗發傳音。

但話還沒說完,就感到一靈壓沖而起,由驚愕的轉頭看。

只見許浩然已經化為一血色遁光,向著峽谷口處飛,竟然丟了三獨自逃跑!

「孽障!」

沈山暗罵一聲,但此卻無暇多想,正想傳音安撫另外一,卻猛然感到身旁又一靈壓沖而起。

正沒玉牌的最後一!

此很清楚,獨眼龍需的令牌,只自己劃清界限,對方的目標就能,所以迅速做了選擇。

甚至還想,倘若雙方兩敗俱傷,以......

接連兩違背約定臨陣脫逃,沈山宮心媛對視一眼——逃!

一瞬,兩同樣祭法器,化為遁光直直往峽谷口方向飛。

只到了口,將令牌交給冷教官,考核通便算安全了。

以四許一些勝算,但以二幾乎必死無疑,跟送死已經沒多少區別,所以兩沒分毫戰意。

到一息的間,接連四遁光沖而起。

「追!」

獨眼修士確實沒料到種情況,反應也足夠塊,迅速令。

「轟」

三遁光遁光后,八顏色各異的遁光劃破白茫茫的霧氣。

許浩然沒直接朝口的方向飛,而選擇了迂迴的方式,所以並沒與八一起。

至於最後一,也一狠角色,居然就沈山、宮心媛兩的正方。

此的意圖很明顯,就想找機會,看看能能從「隊友」那裡,將玉牌拿回。

畢竟最後的機會,哪怕稍差池便能立即殞命,也冒險一試!

「砰砰砰」

火蛇、火龍、冰刃、冰針,法術碰撞的轟鳴響徹長空!

駕馭遁光的同,沈山體內法力決堤的洪水一般噴涌,自己與宮心媛身周形成幾面土遁。

「凝石術」

接著,雙手法訣狂掐,凝聚一根根土槍、土劍,扔向後方追擊而。

宮心媛也同樣沒留手,綠色的長發飛舞,萬千綠葉形成一片烏雲遮蔽空,向後方轟擊而的法術抵擋而。

此地的草木多,恐怕還無法發揮如此威能!

兩齊心協力,雖然看起兇險萬分,但居然真的險險抵擋住了。

照樣,完全以堅持到口!

意識到情況,兩同心一動,嘴角就露笑意。

但笑意還沒升起,就方忽然閃耀的火龍打斷!

「火龍術」

赫然方才的好隊友手!

繼續樣,兩平安達到入口,又如何機會奪取令牌?

豈等死?!

於,此果然手,悍然襲擊幾息之還隊友的兩!

察覺對,沈山立即控制土盾抵擋。

「砰砰砰」

一臉崩土盾,火龍的威能終於消耗殆盡。

沈山兩的遁光,因為也放緩了速度,被獨眼修追少。

面的「好隊友」再一次,兩定當萬劫復!

意識種情況,危急萬分的關頭,宮心媛做了一決定。

祭自己的品法器,義無反顧向著獨眼修飛!

「!」

沈山目眥欲裂。

「替活,好好看看,美麗的世界!」

宮心媛發最後一傳音,然後開始燃燒燃料法力,周身靈壓急劇升。

一刻,那一頭綠色秀髮格外耀眼。

「!」

管沈山怎麼呼喚,宮心媛都沒回頭。

危急的關頭,只能收拾心情,竭力提升著遁速。

然,宮心媛的犧牲就完全白費了。

了宮心媛的阻擋,獨眼修暫能追,而「好隊友」一也阻止了沈山向口靠近。

沒多久,當沈山再也感覺到宮心媛氣息的候,口終於接近了!

————————

還兩百字沒寫完,稍後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七章:同輩之中,僅有一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