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大義私心

第五十一章:大義私心

劉玉將獎勵與懲罰都說得清楚,恩威並施賞罰分明。

話落之,釋放一絲靈壓,壓迫林勇身,使由自主的跪倒地。

「謹遵劉仙師之命,的一定竭盡全力每日交足夠的礦石,赴湯蹈火也完成仙師吩咐的任務!」

林勇跪地欣然領命,一副兢兢業業的模樣,知重點哪,每日挖倒足夠的礦石,那榮華富貴皆休談,命也保。

「行了,以了」

劉玉見此,又交代了幾句,揮了揮手讓林勇。

打算參與礦場的具體管理,只每月產的礦石份額足夠就行了。

至於林勇管理礦場的手段,殘酷或者懷柔,並很意。

從十二歲開始修仙至今已經接近十年,劉玉學會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

得到了許多,也失了許多。

變得更適應殘酷的修仙界,與世相比已經面目全非,一切都為了仙途走得更遠。

劉玉目光重新落四身,囑咐了一些細節便遣散幾,讓開始自己的工作。

單獨留伍昌,待幾走遠,拍了怕的肩膀頗為親近,語重心長:

「伍師弟,若真遇到敵方修士,力敵的話,還以保全性命緊。」

「留得青山,怕沒柴燒!」

語氣誠懇,言語之間很親近,如同多年的老友一般。

伍昌卻些受寵若驚,與位劉師兄兩面之緣,思想也明白為何如此「看重」。

難段間的站隊讓師兄滿意,經多次的表態證明自己的立場,終於把當自己了?

「多謝劉師兄關心,師弟一定認真執行任務,見機行事!」

伍昌哈哈一笑,心裡猜測著劉玉的想法,卻敢把話說得直白,免得留把柄。

劉玉神識觀察到已經遠的周貴波三看到了一幕,笑容更加燦爛幾分。

只三心留一根刺,對伍昌就會保持懷疑的態度,很難抱成一團,更便於自己掌控團體。

「伍師弟先看一礦場吧,記住剛才說的話」

劉玉收回手,讓伍昌熟悉礦場。

真碰到了敵方修士襲,就憑四加一座普通的一階陣法就能抵擋的住?

別開玩笑了,敵方如果派遣一隊鍊氣期修士潛入搞破壞,隊伍再怎麼樣也會兩三名鍊氣後期的精銳修士,根本四鍊氣期同門抵擋得住的,即使四比普通修士強一點。

當然對於劉玉說還構成威脅,以現持極品法器子母追魂刃的實力,相當於宗最精英的鍊氣修士,除非築基期修士當面,否則即使打保住性命還沒問題的。

目送伍昌幾遠,把礦場的種種安排妥當,劉玉收回目光。

取金龍劍化為一金色的遁光,向著寒月城飛。

劉玉身為此次任務的主事當然需刻駐守寒鐵礦脈,留寒月城總攬全局即,比四外門弟子多許多修鍊的間。

也算一的特權吧,之接取任務的一直么乾的,算一潛規則,現成了受益者。

能夠避開場靈石礦所引發戰爭的弟子終究少數,以其愈演愈烈的趨勢,恐怕絕多數鍊氣期修士都參加場戰爭。

並非所都想逃避戰爭,一些弟子記事起就宗門長,對宗門很深的感情,宗門提供吃住、讀書識字、修鍊功法以及每月發放的靈石與丹藥,早已把元陽宗當成了真正「家」。

此到了宗門利益而戰的候,早已躍躍欲試,恨得馬為宗門立功勞,恨得敵的法器正胸膛,讓看看抹鮮血的亮色!

但管持著積極態度的弟子,還消極態度的弟子,到了宗門需的候,都得聽從宗門安排,為宗門利益而戰!

所的弟子無論內外門,正式入門之宗門都留一氣息,元陽宗築基修士借著氣息,只超一定範圍就以施展秘術追蹤行跡,到真無路遁地無門。

到萬得已,又幾宗門弟子願意叛逃宗門淪為無依無靠的散修呢?

當然,終究只鍊氣期的弟子而已,元陽宗也會設高級的手段,如果能找到一築基期的修士幫忙施法還很能破解的。

富貴險求,緣險取。

所謂風險與受益成正比,場危險的戰爭若立奇功,就連築基丹都很能賞賜,讓許多沒門路得到築基丹,接近築基的最後期限,也願意放棄仙途的定決心捨命一搏,視為最後的希望!

劉玉元陽宗也待了十多年,非草木孰能無情?對元陽宗還一絲淡淡的歸屬感,如果危及性命的情況還願意為宗門辦事的。

但戰場刀劍無眼,就算以的實力,被十數圍攻話也凶多吉少,或被某一高階修士注意到,更九死一生。

到真就生死聽由命了,對於立志追尋長生掌握自己命運的劉玉說難以接受的,很喜歡種感覺。

以劉玉御使品法器的速度,到半辰的間寒月城就現視線。

城主府廣場落遁光,馬就守衛認了昨日的仙師,派通知了柴文正,劉玉城主府廳坐久,柴文正便趕了。

柴文正還原的裝束,心翼翼行禮:

「參見仙師,已經城南安排了一處清凈的宅子,知劉仙師現否看看?」

「如果仙師滿意的話,還別處清空了幾處宅院,包劉仙師滿意!」

柴文正搓著雙手、站著說,絲毫沒一城之主的架子。

仙師發話敢坐,強者的眼裡,沒弱者的席位,理早就明白,就仙凡之別。

劉玉微微頷首,緩緩說: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吧。」

說完起身朝門外走。

柴文正見狀連忙跟為引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大義私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