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開始擺爛

第五百一十八章:開始擺爛

場戰,一直持續了三三夜。

即使以金丹修士的旺盛精力,也感到了些許疲憊,更別說那些鍊氣修士了。

每的臉,都掛著明顯的倦色,甚至席地而坐喘著粗氣,沒絲毫儀態言。

放眼望,城樓盡東倒西斜的修士,許多臉掛著深深的擔憂。

種持續日久的戰鬥,對鍊氣修士而言,還烈度高了。

期間,法力只怕都耗空了幾次。

收回目光,劉玉微微搖頭。

三三夜,即使以深厚的法力,加期間停用靈石補充,也只剩了四成到。

雖然因為陣法的緣故,暫還沒現死傷,但途卻怎麼光明。

沒援軍,一輪轉陣被攻破,那必定整城整城的死亡。

「但以三宗金丹修士的數量,防守如此廣的疆域,也確實難援軍了。」

劉玉閃念頭。

手兩塊品靈石靈氣耗盡化為粉末,便再次取兩塊,默運功法恢復法力。

獸潮雖然暫退卻,但那隻重整旗鼓,用了多久便會卷土重。

主動權再金戈城手裡,所以隨保持自身狀態的圓滿,萬能疏忽意。

就,顏開走了,行禮之後稟告:

「稟師叔,此戰消耗靈石......」

特殊期,此子語速極快,三言兩語就此戰的消耗,完整敘述了。

一場戰,光動用獵妖弩、神晶炮等特殊法力的靈石消耗,就達到了兩三萬之多。

雖說其想搓一搓妖獸銳氣,頻繁動用的原因,但也足以說明戰爭的耗費。

以後樣的戰鬥,止一場!

也只元嬰宗門的體量,才能勉強承受,一般的金丹級別勢力,怕兩三次就受了了。

一點,從司馬家面便窺見一二。

相比與三宗門,其動用特殊法器「摳摳搜搜」,一點也敢放開手腳。

聞言,劉玉微微一皺眉。

一戰就消耗兩三萬靈石,以宗門為防守金戈城準備的靈石,恐怕也堅持了多久。

招募散修花費十萬靈石,后宗門又支援靈石,按照目的趨勢,用了幾次就耗光。

心念一轉,便計算好了靈石還能支撐多久,劉玉皺眉:

「既然消耗如此之,那麼此次之後,便縮減動用獵妖弩、神晶炮的頻率,以減少靈石消耗。」

第一次之所以頻繁動用,一為了打擊妖獸的銳氣,二為了減少守城修士的壓力,讓一適應的程。

既然已經適應了,也就沒必像先一樣消耗靈石了。

「!」

顏開張了張嘴,最後卻只能轟然領命。

知宗門的難處,雖然樣一,壓力便全落守城修士身,但也別無法。

「將南城修士分為兩批,進行輪換休息,每次輪換間隔為六辰。」

「儘快安排。」

一掃城樓席地而坐的千百名修士,劉玉面色恢復平靜,吩咐。

殘酷的叢林法則,還體質方面的原因,導致妖獸的精力遠比修士旺盛一輪攻勢隨能到,必須隨做好戒備。

故而城樓,隨隨地都量修士站崗。

「弟子明白,方面早預案,很快就能安排好。」

顏開點了點頭。

部分散修,以說都花費靈石「套路」的,數的統計早已暗進行,此只需清點一遍然後分為兩批即。

至於情願?

此金戈城已經被妖獸圍得水泄通,早已經沒了退路,部分修士都只守城一選擇。

對所修士而言,也最好的選擇。

「嗯。」

「吧。」

淡淡應了一聲,劉玉揮手。

「弟子告退。」

顏開拱手,一臉肅穆之色,轉身匆匆離。

遠遠以看見,此帶著幾名宗門築基執事十幾名內門弟子,快速喚醒席地而坐還休息的修士,聲宣布元陽宗的安排。

首先,便發放靈石。

守城,需頻繁消耗法力,催動法器釋放法術。

光靠吸收空氣的靈氣恢復,無疑杯水車薪,激烈的戰鬥行通。

更何況,戰爭之靈氣混亂,吸收煉化的難度就更高。

如此一,便必須通其它方式補充,而直接吸收靈石的靈氣,還算最「便宜」的一種了。

休息之被打擾,原本許多散修還些怨氣,看六色的靈石擺近眼,頓什麼怨言都沒了。

當然,以目的靈石儲備而言,發放的靈石肯定會很多。

靈石發放后,才開始繼續安排,清點散修數目將之分為兩批。

經靈氣洗滌,修仙者體質也了極的提升,別看現疲憊已的模樣,六辰足以將狀態恢復圓滿。

很快,城樓便聲鼎沸,一片喧嘩的景象。

戰後的壓抑氣氛,總算沖淡了一點。

……

劉玉負手而立,獨自站立城樓高處,任由日光灑落身,神情微微些放鬆。

「星辰真身」修鍊到烈日境界后,便喜歡了種沐浴日光的感覺。

能長期吸收「陽之力」的原因,日光濃烈的候,體內體修法力的運轉速度都能快幾分。

法力運轉速度加快,自然能夠增加實力。

所以體修方面的實力,日光濃烈的候,隱隱能再増數分。

同理,星月光輝濃烈之,轉變為相應屬性的法力,也能夠提升幾分實力。

增加幅度,相比日光卻了許多。

「星辰之間,亦差距?」

「如果按照世的某些理論,也能星月距離較遠,星光與月光較為稀薄的緣故?」

仰望藍日,劉玉眼閃深思。

事實究竟如何,得而知。

修仙者雖然能夠飛行,但九之著各種罡風,能突破便見到日月的真正面目。

方面的資料,就連元陽宗都記載極少。

劉玉翻遍藏經閣,也只找到六層罡風的資料,后三層卻沒記載。

傳說,想突破九層罡風的束縛,窺見世界的真實,非煉虛期能。

種種思緒閃,劉玉收回目光,神情重新變得濃重。

的目光,似乎穿越了山山水水,看到普通修士看到的景象。

神識,妖獸正裡外斷聚集重整旗鼓,幾名三階妖修的氣息若隱若現。

尤其以其一氣息最為驚,足足達到三階後期程度,以媲美金丹後期修士,加之血脈的凡,勝同階修士話。

正寒鷹!

「戰開始之,已經發傳訊留影符。」

「知以宗門目的情況,否還能援兵到?」

劉玉忽然閃念頭,隨即搖了搖頭,抱什麼希望。

以三宗此的情況,還能援兵的能性極,還發了傳訊符作為嘗試。

「無論如何,做好最壞的打算。」

思索了一會兒,劉玉將諸多雜念放一邊,神識傳音卓夢真、蒼雲、司馬空三,便轉身向城主府走。

能否支援,身金戈城的能夠決定,想也沒益處,徒增煩惱而已。

到金戈城,宗門已經準備好了一張保命靈符,以作為城破之後逃遁之用。

激發后,以增加本身左右的遁速。

相比普通修士,只被厲害的妖修盯,全身而退的把握非常之,甚至需動用「瞬息千里符」。

正因為如此,就更能風頭了。

很快,城主府議事廳,劉玉見到了卓夢真三,開始詳談守城之事。

危急關頭,卓夢真也暫放成見,敵意收斂了少,沒繼續跟作對。

只偶爾對視之,還橫眉冷對。

……

「砰砰砰」

法器法術的轟鳴響徹長空,金戈城外煙塵漫,密密麻麻妖獸席捲而。

從遠方看,無數黑影又逐漸將金戈城掩埋,只輪轉陣」光華,偶爾從黑影透射而。

距離第一次攻城十一辰后,妖獸一方迫及待,再次發起襲擊。

劉玉的對手,依舊那一頭雪靈豹。

似乎一回合丟了面子,此豹一次的攻勢更為猛烈,發揮的實力隱隱更強幾分。

「叮叮」「吼!」

淡金色的槍蓮綻放,落日金虹槍如同閃電,強橫的威能橫掃四方。

只一次,卻被早準備的雪靈豹穩穩接,一間打得回,竟然佔到半點風。

「吼!!!」

找回場子,雪靈豹頓暢快已,鬥法一聲爆吼,將心鬱悶一掃而空。

當然此豹的實力忽然增強很多,而劉玉暗暗留手的緣故。

既然已經決定風頭,那麼還低調一點為好,只牽扯住一名三階妖修即。

發揮的實力強,能會引起眾多妖修的注意,城破之後便能被圍攻。

發的實力弱,同樣能被好幾隻妖修視為「獵物」,遭受同樣的待遇。

把握好的其的度,打得回,無疑最佳選擇。

擺爛一念起,剎那地寬!

盡到一名金丹初期修士的作用,對最終的結果抱期待,劉玉立輕鬆了少。

就連鬥法的法力消耗,都減少了許多。

只管盡到自己的責任,至於最後結果如何,都能坦然接受,反正......

「轟轟轟!!!」

鋪蓋地的妖獸潮流,從四方迅速向金戈城靠近,城樓「萬箭齊發」,數千法器法術落獸潮,片片妖獸當場死亡。

但即使如此,各種妖獸依舊赴後繼悍畏死。

依靠無窮無盡的數量,還妖軀強悍的防禦,還一點點逼近城牆。

獵妖弩、神晶炮等特殊法器的使用頻率減少,守城修士的壓力立馬了許多,但已經沒退路,只能咬牙堅持。

經歷了先的戰,此次所修士的表現,倒好了少。

對種「場面」的戰爭,知覺鎮定了許多。

每當守城修士接近極限,獸潮進入到危險的區域,輪轉陣」的最強攻擊手段颶風」便會開啟,給守城修士一點難得的喘息之機。

日升日落,此次妖獸準備得更為充分,足足四后才退。

就連陣都被撼動數次,讓許多修士揪心已。

「劉師叔,此次戰消耗......」

獸潮暫退卻,顏開很快統計好了消耗,匆匆彙報。

劉玉聽完,微微點頭。

此子對於些雜務,倒越越熟悉,手修士的輔助做得錯。

「此對待散修,宜簡單粗暴,應當溫一點。」

「儘力動員些散修,做好思想方面的工作,灌輸一些「努力戰鬥、美好明」的概念,切勿使之陷入絕望之。」

「一旦失了希望,就會變得難以控制,實力也會很影響,對於守城非常利。」

「單散修,宗門弟子、青州附庸修士也如此。」

掃目光空洞茫然、癱坐地的散修,劉玉頓眉頭一皺,稍稍沉吟了一會兒,指點。

活著,總需一點希望,哪怕那希望再怎麼渺。

「師叔的意思...?!」

顏開說到一半,若所悟停了,思索了一會兒才繼續:

「弟子明白了。」

「那立刻安排一支隊,負責思想方面的工作?」

「吧。」劉玉輕輕頷首。

「!」顏開轟然領命,隻眼閃掙扎之色,卻並沒直接離。

遲疑著問:

「弟子斗膽請問師叔,宗門與清虛派、合歡門,真的會增援嗎?」

「金戈城,否真的能夠堅守。」

面對鋪蓋地襲的獸潮,還妖獸一方勝己方的金丹級別戰力,即使顏開樣的築基巔峰修士,都現了迷茫與安。

即使身三階頂級陣法,也沒絲毫的安全感。

由此知,金戈城自而,修士到底什麼情況。

問題,劉玉也知如何回答,因為自己也沒答案。

只修為更高、實力更強,比之低階修士更為從容。

俯仰無懼!

「生命總能找到自己的路。」

稍稍沉吟,說了一句似非而、模稜兩的話語。

普通修士的路哪裡,劉玉也知,但當然能直接說,故而模稜兩的回答,確實故弄玄虛的嫌疑。

聞言,顏開卻若所思,沉默著拱手行禮轉身匆匆離。

命令自而,很快便安排了。

一支規模二三十左右,皆由貌美女修組成的隊應運而生,專門負責所修士的思想工作。

傳播希望,鼓舞鬥志!

就像某些白衣使一樣。

……

三月後,

城主府,議事廳。

此,廳陷入一片詭異的寂靜,彷彿暴風雨臨的奏。

「此事,諸位如何看待?」

自詡為四之首,蒼雲首先開口。

就方才,幾傳訊符突破重重阻攔,到了四的手。

那間隔了三月,三宗門的信。

此次信的意,目獸潮全面爆發處處烽火,多事態緊急的地方需鎮守,三宗實抽手增援。

但與其它修仙界的洽談,已經加急加速,聯盟也開始全面插手此事。

只堅守金戈,必然會援兵到。

「砰!!!」

「哼!」

,說得倒輕巧,那些又哪裡知金戈城此情況?!」

「別的地方事態緊急,難本城的形勢就緊急?」

「別的地方重,金戈城便重。」

卓夢真最為直接,驀然拍案而起一聲冷哼,桌案頓四,顯然對於命令十分滿。

銀環晃動,耳邊發清脆的響聲,此卻無欣賞的心情。

?照樣的趨勢,再堅都一件幸事。」

紅光滿面笑眯眯的司馬永,也沒了笑容,敢聲說三宗門的,只敢聲嘟囔發泄滿。

相比於三,劉玉臉色倒好看少,沉默著沒說話。

早就決定了「擺爛」,此心態十分端正,並沒多少負面情緒。

盡到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最終金戈城能能守住,與關係。

了見機行事,隨準備跑路。

反正著諸多底牌,只被多名三階妖修圍攻,風險其實並。

「或許金戈城被破,於自己而言,未必一件好事?」

「城破逃回宗門,更理由待後方,風險立刻便了許多。」

「屆縱然再攤派危險任務,也輪到自己,畢竟已經線一次。」

「反而此城一直破,風險還更一些?」

「距離橫斷山脈近,指定哪日便四階妖獸路,或者忽然現量三階妖獸。」

「樣一想,自己似乎沒擺爛的理由?」

劉玉神色如常,閃諸多念頭。

縱然如此,也只打算擺爛,並沒暗推波助瀾,讓金戈城被破的想法。

修仙界詭異奇特的秘術計其數,只做,難保會留痕迹被查。

一旦消息泄露,整七國盟乃至南,都將沒容身之地,風險實。

「故而此事,還順其自然為好。」

聽著三的議論,劉玉繼續沉默,心種種念頭閃。

------題外話------

ps:擺爛,指當事情已經無法向好的方向發展,於就乾脆再採取措施加以控制,而任由其往壞的方向繼續發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八章:開始擺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