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晉陞

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晉陞

雖說慢,但也沒慢到哪。

后,寒鷹那龐的身軀,已經消失見。

原地,只一團青色火焰緩緩燃燒,散發的威能波動更強了數分。

除此之外,還一枚枚數尺到數丈的黑色羽毛,以及一雙鷹爪一對鳥喙。

「一百度。」

通心神聯繫,劉玉瞬間感知到此次「燃料」增加的幅度,微微些驚訝。

二階生靈與三階生靈,差距也了吧?

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

二階到三階的差距,丹藥稱「靈丹」,法器蛻變為「法寶」。

法術之火到了三階,也稱之為「靈火」。

而此的青陽魔火,無疑漸漸超了法術之火的界限,慢慢接近靈火的範疇。

相信以此火的根基,只足夠的燃料,定然能晉陞「靈火」層次。

「看候找機會,好好收割一波燃料了。」

劉玉閃念頭,將青陽魔火吞入腹,隨後看向寒鷹留的材料。

三階妖獸一些重的身體部位,經年累月被靈氣淬鍊數百年,已然凡物,同樣稱為靈材。

就比如寒鷹,一雙鷹爪與鳥喙,乃其妖軀最堅硬之物,用煉製法寶綽綽余。

就算一身羽毛,倘若交到煉器師手裡,也未必能煉製成功效特殊的法寶,比如說飛行法寶。

「飛行法寶。」

「到以找嘗試一番。」

劉玉閃念頭,揮手將三樣靈材都收進儲物戒。

隨後法力一轉,徑直向地面落,開始打掃戰場。

方才的鬥法,少血液落地面,些東西絕對能留。

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神識掃視,所血跡都無所遁形。

劉玉為了節約間,直接將血跡連同周圍的泥土都挖,留一深坑。

還衣衫破碎掉落地面的布條,也一一收集起。

的動作十分之快,手法也非常嫻熟,僅僅兩三息就完成了善後之事。

神識仔仔細細掃視一遍,再三確定沒遺漏后,劉玉化為一遁光沖而起,向著青州方向飛。

而,雪靈豹與青狼兩名三階妖修,方才進入里內。

看著地面鬥法留的痕迹,感受著寒鷹的氣息自此消失見,兩妖對視一眼驚疑定。

很明顯,寒鷹隕落此了。

「三階期、實力強的寒鷹,都么短的間內隕落了?!」

兩妖遁光約而同一停,敢繼續追擊。

它兩妖加起,都一定寒鷹的對手,此對方都已經隕落,那它豈找死?

妖修確實莽了一點,但卻一定蠢貨,更會畏懼死亡!

……

夜空,一青色自際現,迅速由遠及近。

「一氣御空符」的效果還沒結束,所以劉玉依舊保持著每辰三千里的遁速。

朦朦朧朧的星光照耀身,與身體表面的靈光交相輝映,彷彿披了一件藍色紗衣。

兩種法力的作用,劉玉的傷勢迅速恢復。

身體各處一或深或淺的傷痕,正蠕動緩緩癒合,然後結痂脫落。

殘留傷口的妖力,也很快被本身的法力擊潰,無法阻止傷勢癒合。

傷痕纍纍的身軀,漸漸好轉起,但那古銅色皮膚的一傷疤,看依舊觸目驚心。

「三齊修,雖然築基境界,拖慢了少修鍊進度。」

「但此看,卻完全值得的。」

「自己任何一方面,都沒明顯的短板,對比其修仙者與妖修最的優勢。」

「換做普通修士被妖修近身,猝及防之,只怕第一輪攻勢便已經隕落了。」

「而自己,卻能憑藉煉神方面的突優勢,全面爆發化解危機。」

飛遁,劉玉思索著先的鬥法。

「樣的鬥法,也兇險了一些。」

「此次,也只險勝,次還知什麼結果。」

「稍意,便一命嗚呼。」

「越階而戰,種行為兇險,自己還老老實實面對同階對手吧。」

「長生路,爭強好勝並取,殺伐只手段。」

「此次還猶豫了一些,應該第一間祭破敗之劍,就沒後面那麼多事情了。」

「呵~」

樣想著,劉玉自嘲一笑,繼續總結著此次鬥法的得失對錯。

飛遁,接近兩辰轉眼即逝,青州邊境漸漸映入眼帘。

法力與肉身強的恢復力,劉玉傷勢已經恢復了半,至少身體表面的傷痕已經見。

此,整楚國已經兵荒馬亂。

金戈城雖然比較重的一防禦節點,但卻並唯一一,妖獸以從許多地方發起進攻。

比如各處支脈。

就連青州內部,都好幾處橫斷山脈的支脈,些都獸潮以進攻的方向,也元陽宗防禦的重點。

但極的實力差距,元陽宗也只能固守仙城,至於仙城之外的其它地方,也就無能為了。

元陽宗修士雖多,但疆域也十分廣闊,能面面俱到。

而就攻城的候,也極少數妖獸會繞仙城,往其它地方肆虐。

劉玉向望,就看到了么一幕景象。

村莊被摧毀,城鎮化為廢墟,一隻只妖獸肆虐其。

凡毫無反抗之力,只能驚慌失措的逃跑。

就算世俗最厲害的「武林高手」,妖獸速度、力量、防禦,還法術的碾壓,也臭魚爛蝦沒什麼兩樣。

往往一隻妖獸進村,凡便只四散而逃。

一名名凡倒血泊,屍體成為妖獸的食物,連全屍都沒留。

只妖獸吃飽了,攻擊的慾望才會稍稍減弱,讓許多僥倖撿回一命。

一幕,既諷刺又悲!

「倘若弱,本身就一種罪,那麼所,都帶著罪孽生。」

劉玉搖了搖頭,臉毫無波動,沒手的想法。

救贖自己尚且力殆,又如何救贖?

此地離青州邊境尚且一段距離,屬於任何一宗的庇護,救得了一救了一世。

隨著金戈城的告破,被獸潮全面席捲,只間的問題罷了。

而剩的一點間,以凡之力縱然翻山涉水,也到達了安全的地方,死亡命運似乎已經更改。

就弱者的悲哀!

劉玉繼續看。

世俗之雖然靈氣稀薄,但也少數修仙者存。

些修仙者選擇挺身而,頑強與妖獸激動,最終擊殺了妖獸,拯救了許多凡。

也一些修仙者冷眼旁觀,面對妖獸襲選擇獨善其身,只一獨自跑路。

荒原,或或的白骨。

白骨,密密麻麻的啃食痕迹。

腿骨、胸骨、腦骨......

以劉玉對體的了解,輕易辨認一枚枚白骨,究竟用幹什麼的。

男男女女、老孩,散落荒野的累累白骨,自同的群。

荒原、村莊各處,隨處見。

一路行,多數村鎮已經沒了跡,變成了一座「死村」。

少數還凡倖存的,也正被妖獸肆虐。

自而望,就像文明遭受蠻荒的入侵,許多文明的痕迹都被摧毀。

初,劉玉面無表情。

但看多多后,只覺得心,一股無名之火生,並且茁壯生長熊熊燃燒!

「此狀態基本恢復,法力也恢復到了六成。」

「正好,為青陽魔火收集一波燃料,使之早點晉陞「靈火」層次。」

「金戈城剛被破,一半內,獸潮應該會么快到。」

心無數念頭閃,劉玉找了一借口,隨後遁光一轉向落。

與此同左手一番,青陽魔火浮現而。

村莊,幾隻一階的雙頭狼真正肆虐。

高的堅硬妖軀,普通刀劍無法攻破的防禦,使得幾隻妖狼縱橫睥睨。

所處之處,一座座房屋倒塌,一名名凡殞命爪。

但幾隻雙頭狼還沒「威風」多久,便被從而降的青色火焰化為灰燼。

倖存的凡喜極而泣,由跪倒地對著空膜拜,直呼感謝「仙師」手,設長生牌位之類的。

劉玉無動於衷,沒與凡交流的意思,化為一青色遁光向青州趕,沿途停擊殺低階妖獸。

那些沒三階妖修存型獸潮,最受到的偏愛,往往會重點照顧。

為此,連趕路的速度都耽擱了少。

「吼~!」

一隻額頭著「王」字條紋的棕色妖虎,對著空發怒吼,似乎想展示自己的威勢嚇退對手。

但仔細看,就會發現此虎身軀緊繃,明顯非常些惶恐。

空那影,氣息如山嶽一般深厚,讓它極為安。

一青色火焰徑直落,縱然妖虎使渾身解數,最終還化為了灰燼。

只留一隻家貓的剛生幼虎,還獃獃愣愣沒反應,弱無助又愛。

它明白母親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會遭受樣的厄運?

老虎能什麼壞心思?

它只餓了,想吃一頓飽飯而已!

高空,劉玉面無表情。

心念一動,青陽魔火便撲獸身,將之化為灰燼,連慘叫都及發。

對類修士都毫留情,對於妖獸更會存什麼憐憫,管其外表如何。

「快了,距離晉陞三階,已經只一段距離。」

「原本些年的偶爾培養,就讓青陽魔火漸漸超二階層次,又吸收了一整頭三階妖修作為燃料,再加么多低階妖獸。」

「再認真收割一批燃料,也就差多了。」

樣想著,劉玉打消了立馬返回青州的想法,反而沿著青州邊境開始獵殺起。

所之處,低階妖獸盡皆化為魔火壯的燃料。

離邊境遠的地方獵殺,但妖獸數量少,收割燃料的效率極高,而且萬一遇到厲害的三階妖修,也能及逃回青州保證安全。

如此為之,就比較穩妥了。

……

極高的獵殺效率,邊境的妖獸都稀疏了許多,轉眼便一日一夜。

一日後,劉玉看著手雞蛋的青色火焰,臉浮現一抹笑意。

此,青陽魔火已經徹底達到三階,晉陞靈火層次。

原本純粹無比的深青色火焰,斷冒絲絲縷縷的黑氣,散發令心悸的威能。

青黑兩色交織,看分外邪異,一看就便容易聯想到好的場景。

表面么一變化,無疑更符合了魔火的形象,「青陽魔火」名副其實。

此,才算此火的完全形態,接只需斷補充燃料,就以緩緩提升威能。

越往後提升,需的「燃料」也就越多,規模殺戮避免。

亦或者,獵殺高階修士與妖修。

「如何獲得更多燃料,確實一值得深思的問題。」

「只一段間,獸潮應該已經接近,眼還先返回青州為好。」

「獵殺妖獸收割燃料,日後的機會。」

「萬一碰到那隻三階後期寒鷹,就妙了。」

劉玉閃念頭。

絲毫理會十幾名凡的感恩戴德,體內法力略微運轉,化為一青色遁光,朝青州東北最的仙城趕。

新月仙城,青州東北方向最的仙城,肩負防守青州東北方向屏障的重任。

地位與望月仙城等同,與之並列為青州四仙城之一。

甚至獸潮爆發的現,作為抵禦妖獸的線,比之望月仙緣城還重。

獸潮爆發,還未曾失聯繫,劉玉便聽說駐守此城的金丹修士達到了三。

而師姐李語,正駐守的金丹長老之一。

一路風馳電掣,接近一定範圍之內,便取宗門令牌聯繫李語,將金戈城被破的消息告知。

同,體內氣血之力運轉,臉色由正常轉變為蒼白。

配合特意留的幾傷口,還衣袍的血跡,看就像經歷一場慘烈鬥法,僥倖突重圍的模樣。

兩刻鐘,城牆高丈,左右綿延二十里的新月城現視線。

此城比之金戈城還高。

同於金戈城,新月城建立東北方向,初衷便為了抵禦妖獸。

故而布置的陣法、銘刻的符文等,都以防禦妖獸為主。

就對妖獸的防禦能力而言,至少超越金戈城兩籌以,看到真一種堅摧的感覺。

遠遠地,劉玉便望見一身穿銀色戎裝、英姿颯爽的女修身影,靜靜立仙城最高處。

乍看之,那盛世美顏,倒真如仙子落凡塵,食間煙火。

此女正李語!

劉玉心念一動,直接飛了,遠遠拱手:

「咳咳...見師姐。」

重重咳了兩聲,面色蒼白如紙,看元氣傷的模樣。

如果想一任務之後,就立馬一任務到,也就只此策了。

畢竟縱然金丹長老,也服從長老會的決議,並且面還元嬰老祖壓著。

「師弟,怎麼樣?」

「傷得重重?!」

見劉玉副模樣,李語臉露幾分關心之色,淡紅薄唇開合,輕聲問。

「咳咳...,緊。」

「被三階妖修追殺,受了一些傷勢,緊,休養一段間就好。」

劉玉發揮演技,再次重重咳嗽了兩聲,氣無力說。

「如此,那師弟趕緊說說金戈城的情況,然後返回宗門休養,千萬注意金丹本源能受損。」

李語眉頭微皺,隨後說。

因為性格原因,很難說溫柔溫暖安慰的話語,眼種程度,已經極限了。

見劉玉如此說,李語心也閃好的想法。

難才兩年,金戈城就被妖獸攻破了,獸潮真的如此恐怖嗎?

「金戈城...晚就已經失守了。」

「對方足足八名妖修,還無數低階妖獸,堅守了兩年,金戈城已經疲馬倦。」

「昨晚輪轉陣」被破......」

劉玉語氣沉重,言簡意賅。

快速將金戈城的消息說了一遍,只隱了反殺三階期妖修的那一段。

「所以獸潮隨能到,師姐儘快通知其幾位金丹同門,早早做好準備。」

「此次獸潮簡單,日後定會現更多三階妖修,師姐加倍心啊。」

劉玉語重心長。

李家關係錯,倒真的希望李語事。

「嗯~」

李語輕輕點頭。

見此,劉玉也再多說什麼,此女的帶領,向新月城傳送殿飛。

「嗡嗡」

一陣白色靈光閃,劉玉身影消失見。

李語面色轉瞬變得凝重無比,敢看師弟「死裡逃生」帶回的消息,立馬通知其它金丹修士。

與此同,金戈城。

地,放眼望盡一隻只低階妖獸,再也看到任何站立的影。

只城牆、地面等一處處處鮮紅的血跡,還隨處見的一法術殘留,昭示著此城經歷的慘烈戰鬥。

修仙者曾為此——浴、血、奮、戰!

「嘎嘎」

空,外表醜陋、羽毛凌亂食腐類的妖禽盤旋,瞳孔盯著方一具屍體,卻遲遲敢落。

只因一頭氣息更強的妖獸,正享受「餐「。

它敢冒然落,知莽撞的後果,那會導致自己也成為餐。

雖如此,但食腐妖禽也甘心就此離,依舊屍體空盤旋,靜靜等待機。

說定對方享用后,還能留一點殘羹冷炙?

食腐妖禽非常幸運,或許方那頭妖獸怎麼餓,很快就吃飽離。

見對方走到安全範圍,它急耐撲騰翅膀一衝而,落地面。

警惕四方的同,鳥喙快速落,啄著白骨「肉條」。

從金戈城空向俯瞰,只見城內城外白骨累累。

數千修士,還數萬凡無一倖存,此地已經成為了妖獸的樂園。

夜色,一種凄涼的氣息瀰漫,籠罩座失落之城。

正如歌曰:

冢孤雁愴然,

哀鳴戚戚盤桓,

嘉木成枯乾,

風罷枝寒,

古幾多憾.......

------題外話------

感謝低頭久了覺得抬頭好難1500點幣、寶月光王佛1500點幣等友的打賞支持!

ps:最近寫得點順,所以加更先延遲延遲,但最晚會延遲到一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二章:魔火晉陞

%